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重拾愛與慈悲的力量(八集之三) 2021.01.08

2021-01-22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川普總統,您將永遠是全世界所有人心中摯愛的總統,而不僅僅是在美國。您是人民的總統,而這種總統的地位,沒人能否認。它會載入史冊,沒人能從您那裡偷走。上帝愛您。人們愛您,上帝保佑您,總統先生。

當一個人已經倒在地上,就不應該再打他。這是武術和戰場上的君子守則。在悠樂(越南)我們說,如果你打人,對方已經倒在地上,就不要繼續打他或踢他,因為這在武術上不是高尚的君子之道。(是的,師父。)但這些人繼續打擊他…他們指控他煽動暴力行為。噢,這真是全天地間的笑柄。天啊!難道人們沒羞恥心嗎?或只是被名利蒙蔽了他們的理智和頭腦。我猜就是這樣。不然的話,也許惡魔早就嚴重影響他們,使他們變成這樣了。

我今天在福斯新聞網上,看到新聞說,他們收集了所有資料,民主黨領袖這些年來一直指控川普的所有暴力事件。反觀川普總統,從來不曾指責任何人如此暴力的事情。你問我的意見,這就是了。我希望他們都能明白。不要刪掉這部分。我不怕他們。我怕的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世界,但我無所畏懼!懂嗎?(懂,師父。)當一位真正的靈性導師所承擔的風險,比任何人還多。你必須承擔最高的風險。(是的,師父。)

我希望他們能自我反省,並感到有點慚愧,其實是大大地慚愧。身為領導者,想法卻如此暴力。你內心想什麼,會從嘴巴講出來。(是的,師父。)此外如果他們這麼暴力,就完全沒有任何權利來指控川普總統。(是的,師父。)我可以一直講下去,因為我非常、非常挫折,內心十分惱火,看到所有不公不義的事加諸在一個好人身上。這些人也許現在正暗自竊笑,但是當他們面對上帝時,可能就笑不出來了。假如他們有機會面對上帝的話。

如果還有其他問題,請儘管問。

(師父,現在川普總統接受拜登的勝選,師父對此有什麼想法?)

我有什麼想法?我很害怕。我害怕你的國家和世界開始走下坡。我希望不要跌得太快。這種領導人,如何能領導國家?尤其是美國,應當是世界的主導國,卻有這種領導人。說這些,我不感到抱歉。我對貴國感到難過,我是指美國。我有什麼想法?這就是我的想法。我認為這場選舉已經完全不公平了。(是的。)

我之前告訴過你們,選舉不公平。但他們的行為,即使是不公平或舞弊,他們今天的行為方式就已經夠糟了。我深入了解福斯新聞網的新聞,他們收集了對方所有相關的言論和充滿暴力的評論等等,以及苛刻對待川普總統的支持者,與他們對待某些團體中其他暴力者的方式,截然不同。他們確實有點縱容,也不動他們一分一毫,或只是無視他們,或是鼓勵他們,甚至還稱讚他們,這樣他們才能一直持續下去,為什麼?只是為了給川普總統製造麻煩!他們卻樂在其中。我不尊重這種人。

很抱歉,即使他們位居世界最高職位,我也不尊敬他們。相反地,我想人們會鄙視這種人,特別是擔任領導職位的人。一直在指責別人。就像在悠樂(越南)我們說,「作賊喊捉賊」…強盜在搶劫別人,卻一直大聲呼叫,「救命啊,救命啊!」他是搶劫別人的強盜,卻不停地尖叫,製造譟音,就像「擊鼓遮雷聲」…意思是,有雷聲,但不想聽到雷聲,因此就用鼓聲蓋過它。(是。)搶劫別人時,卻在抱怨和大喊,好像自己是受害者。所以,人們很困惑,分不清誰是誰非,不知道誰是受害者。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是,師父。)所以,這種行為就像是作賊喊捉賊。我並不想客氣婉轉,如果對方不值得我尊重。

(師父,)是。(您有什麼要告訴唐納·川普總統嗎?)

是的,有。首先,要對大眾說。(是的,師父。)我衷心向美國人民致予我最誠摯的哀悼,對二○二一年一月六日發生的事件。對於所有不幸受此事件影響的家庭及公眾,那些不幸往生者的靈魂都回到他們在天堂的「真正家園」永遠自由。(噢,很好,謝謝師父。)我以我的名譽保證。

現在要對川普總統說。總統先生,不要太難過。您需要也應該好好休養,脫離在任職總統期間一直以來的所有動盪。時間會治癒一切。時間將幫助您治癒所有深深的傷口,那些曾對您造成的傷害,傷害到您的心、心智以及您的平靜,被那些您信任的朋友、家人、親戚、同事和您理想中的同志們,以及那些被認為是正義與真理的紙筆與喉舌。世界上依舊充滿著聰明、智慧和公正的人。他們知道所有發生在您的世界裡,每個伎倆背後的真相。

川普總統,作為美國總統和領導人,您所做的工作令人印象深刻,非常出色,超出任何人的期望。您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全世界都知道,請放心吧,請放心,總統先生。那些曾經傷害您的人,原諒他們吧,總統先生,請原諒他們。我們知道您會的,因為在您心裡只知道愛與和平。我很抱歉。我很抱歉,為您所經歷的一切。

總統先生,那些人曾經對您做過的,那些待您不公的人,對不起,我太情緒化了,請原諒傷害您的人。他們只是忘記了,我們都將面對上帝和審判。但是您,川普總統,川普總統,您將永遠是全世界所有人心中摯愛的總統,而不僅僅是在美國。您是人民的總統,而這種總統的地位,沒人能否認。它會載入史冊,沒人能從您那裡偷走。上帝愛您。人們愛您,上帝保佑您,總統先生。我就是這麼想的。(是,師父,謝謝您。)

哇,你們隨時都可以像這樣準備很多問題嗎?我是說多久…你們已經知道一切了,我在想,也許告訴你們,但你們知道的比我還多,所以有這些問題提出來。好,繼續。

(師父曾受到美國多位總統的讚揚和表彰。師父,您如何與美國結下如此的善緣?)

我沒空去查。我得去查阿卡西記錄。有時我很快就知道了,有時必須去那裡查。第一也許是因為有很好的緣分,第二是美國有很多靈媒。(是,師父。)他們能看到誰是誰。(是,師父。)但有時一方的靈媒贏了,另一方的靈媒沒贏,因為他們使用不同方法。再加上國家的業障。(是的,師父。)所以沒關係。

問題在於,這世界的黑暗勢力有時似乎更強大,因為人們的業力所致。(是的,師父。)業力推波助瀾。所以沒有人能成功,除非有業力來加強它,使它更強大。(是,師父。)共業也會促使好事或壞事發生。(了解,師父。)所以我也一直告訴你們,「不是任何人的錯」,儘管我內邊很生氣。那些不公不義的事,讓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是,師父。)

我可能與美國有很好的緣分。加上那些有天眼通的人,他們會給政府建議。(是,師父。)(哇。)我的其中一位弟子,也像是有天眼通,他說那些有天眼通的人告訴一些政府領導人,他們最好要善待我,(噢。)因為對他們國家有好處。也許是像這樣。讓我想想是否可以告訴你們。也許可以。

很久以前,當我還不是很出名時,(是。)我只有少數一些徒弟而已。沒有很多事情要做,擔憂不多,只是一些來自徒弟的少許業障,很簡單照顧。不像現在,要照顧世界。然後有一天,我看到一個境界,我跟天堂對話之類的。祂們告訴我,我和一些國家有緣,(是。)其實是跟很多國家有緣,但在這一世,我可以選擇支援一個國家。(是,師父。)然後祂們給了我一份國家清單,我可以選一個。

然後我一直在想。我在那種情境下思考,想得很仔細,我說:「噢,我想支援所有國家。」祂們說這不可能,您只能選擇一個。這是合約的一部分,當然。(是,師父。)因為我問:「我能為世界做些什麼,我還能做什麼?除了為眾生印心,我還能做些什麼。」我說:「我能以某種方式幫助世界嗎?」然後祂們說:「您也許可以選擇幫助一個國家。這種緣分或這種援助也會傳播至世界各地。」因此我一直努力思考,苦思冥想了許久,然後選了美國。(噢。)美利堅合眾國。

那時,我還沒得到任何來自美國的表彰。(是,師父。)那時,我可能只去過美國兩次。只是給一小型會眾講經。沒什麼大不了的。可能有幾百人。所以我說:「我選擇美國。」祂們說:「您確定嗎?您可以選擇任何國家,如果您想的話。」我說:「我選擇美國,因為那是一個大國,而且對世界上也有很大的影響力。(是。)美國發生的一切也將傳播開來,並影響整個世界。這就是為何我選美國。」

我根本不認識多少美國人。(是,師父。)只認識幾個,後來講經時,多半只有亞洲人來。並非因為我認識美國人才選擇美國。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會有後來的諸多結果。(是。)受到美國總統和政府的許多讚揚,正如你剛才問我的那樣。(是,師父。)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