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願正義得勝(六集之三) 2020.12.24

2021-01-04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若拜登先生成為總統,會發生什麼事?)會發生什麼事?很難明確指出來。但也許美國會失去國際社會的信任。(噢,哇。)

你們問我為什麼他個性如此。(是的。)我先說外在影響,好嗎?(好。)有三個原因,為何他性格不討人喜歡。因為他直言不諱,他不講廢話。(是。)他的行事風格也不同於傳統的從政者,懂嗎?(懂,師父。)即使如此,也幫助國家、幫助世界。

他個性如此有三個原因。第一,是背景之故。他是美國人。(是。)有部美國電影「文化」,有嗎?(有,師父。)這部電影說明一切,各種咒罵、謾罵,諸如此類的冷嘲熱諷,是從小生長環境所致。(是,的確如此。)還有同儕影響,大眾或多數人都這麼講,很多學生也是這麼說話,甚至連小孩也這麼說話。年輕人、小孩一直以來就是這麼講話,了解我的意思嗎?(了解,師父。)直呼名諱、品頭論足等,因此他才養成習慣,不是嗎?(是的。)不假思索就講,是嗎?

我在美國時,有時候講出來的話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因為我直到現在也不會…也不敢用悠樂文(越南)或中文這麼講,懂我意思嗎?(懂,師父。)當我那麼說的時候,意思是太過份了。在美國我會講些俗語,也不是太糟的用語。但對我而言,這些英文不夠文雅,了解嗎?(了解。)這真的很糟糕。我竟能用英文說得出口,因為大家都習以為常了。但我無法用母語或中文這麼講,明白嗎?(是,師父。)我用德語或法語也說得出口,很抱歉如是。有時M字頭那個法語,也脫口而出。(噢,是。)(對,沒錯。)但並非每天或經常講,只是有些情況讓人自然脫口而出。有時話就從口中迸出來。因為已深入腦海中,每天都聽到別人這麼說或時常聽到,某天就會脫口而出。

這與整個文化背景有關。(是,師父。)皆因這些電影、文化和全美社會影響所致。(是的。)因此,不能只歸咎一人。他不是生在政治世家。(是,師父。)他本是生意人。(是。)但不知為何大家選他為總統候選人。因此,他必須順應民情。他未經訓練或培養成為專業政治家。(是,師父。)如果年輕時就加入政黨,訓練自己成為政治家,有政治規劃或動機,(是。)那就要學習,像其他人一樣。說話要圓滑,儘量不要冒犯大家。總是得和顏悅色,諸如此類。(懂,師父。)

美國法律並未明確申明總統、從政者需如何的與眾不同,其中很多都是一樣的。你們都知道從政者收賄、貪污等行徑…懂我意思嗎?(懂,師父。)因此,講幾句重話真的不算什麼,這不算犯罪。他講的那些重話,大家每天也都在講,並不算犯罪,這是個性所致,(是。)習慣使然。當然,儘管如此,如果他學習成為處事圓融的人,那就更好。(是。)不過美國律法沒有規定總統必須像外交官那樣能言善道,沒有法律這麼規定,是嗎?(是的。)(沒有。)沒有法律禁止總統講外面一般大眾講的話。(沒有,師父。)我不認為法律有此規定,身為律師的你告訴我。(法律沒有規定,法律無此一說,師父。)有或沒有?(沒有。)當然沒有,但人們期待,也許比較喜歡聽好話。當然,我們都喜歡聽甜話。但講甜話並非是善良人的本質。(是,師父。)或許因此他才不討喜。這是有人對他的評論,我在報紙上或新聞中讀到的。

現在,第二點。第二點是挫折所致。(噢,是。)身處其位,您可想而知他會多挫折。(是的,師父。)他一定很挫折。(是。)因為即使最高法院也不傾聽總統的申訴。(是。)更別提他也是一位美國公民,有權表達他認為對的看法。(是的,師父。)尤其當攸關國運(的確如是,師父。)和國際事務。他可能有些話就脫口而出,(是。)或許是不當的措詞。我是從沒聽過。但,無論如何…媒體也對他言論攻擊。這個我有看到。我以前喜歡看一個主流媒體電視節目,非常喜歡。(是,師父。)雖然不常看,但以前我觀看時,習慣看這家的電視節目。(是,師父。)一位深受歡迎、主流、資深的記者對總統言論攻擊,懂嗎?(哇。)(是。)

試問這和總統能力有何關係?更何況他還是一位總統,你理應尊重其地位和頭銜,(是。)因為總統代表憲法,代表貴國民主以及貴國榮耀。(是的。)如此稱呼他,也表明講者人格低俗。(是,師父。)我不贊同那種作法。在評論總統的個性前,他們應該反觀一下(是的,師父。)自己的個性。如此無關緊要的批判對總統是很挫折的,他需應付批評者的各種我執和出言不遜。(是。)這些人卻無視於他的優良政績。(是。)

所以他一定感到非常非常挫折,甚至不想競選連任。(噢。)他說自己不記得為何要競選連任,這代表他不想再連任了,懂我意思嗎?(懂。)不過後來,他的政黨和其他人簇擁、他的跟隨者、支持者和好心人士,讓他覺得他必須為自己的國家,為世界挺身而出,因此才繼續競選第二任。(是的,師父。)

但後來變成了,像這樣用機器來操作。你知道,其實用機器很容易舞弊。(對,師父。)他們用電腦做各種的事,更別說用其他機器了,對任何人來說都很陌生。(是,師父。)而那種機器,我聽說它早已經有了…在新聞中,據說它的設計是為了讓你可用它來進行詐欺。(噢,哇。)它是刻意設計的,並還在其他國家的某些地方惡名昭彰,為了能夠…(駭入。)嗯?(駭入並且…)對,駭入或更改,或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是的,師父。)

你只需懂某些科技。我不懂什麼科技…我甚至連我的電腦都沒能好好使用,那些你們都知道的事。但很多人懂得高科技,(是,師父。)是高科技。我們已經上了月球,接下來,還要去探索火星或者是金星,明白我說什麼了嗎?(是的,師父。)而我們已經可以看見數億光年之遠的地方;其他的行星,還有其他的星系。(是。)所以用機器來篡改,可能只是小事一樁了,對某些高科技人士來說,對嗎?(千真萬確。)若他們早已打算那樣做,他們鐵定做得到。(對。)而且你還可以數多一點,也可以數少一點…沒人在那裡真正地檢查你,對嗎?(是。)而即使他們檢查了,他們沒有去看你寫什麼,也不在你旁邊看著你在做什麼,不是嗎?他們只是坐在六公尺外或什麼的,且有時甚至不允許坐在那附近觀察選舉,這就是計票或投票系統。(是。)那全都根據報紙的報導,所有的壞消息。但這其中有些真相。

而另外這一個,更重要的是他來這世界前的合約。記得我曾跟你們說過,我也必須簽下合約,(是的,師父。)來到這個世界前簽訂的,某些事是不能做的。(是的。)我不能使用神通,也不能明顯地使用任何力量來醫治人們,比方說像那樣。(是的,師父。)因為那樣每個人都會來跟隨我。(是。)除了自然現象因我的存在,散發出來,或放射出來的之外,我不能故意表現出我任何的力量或神通,或像那樣的事物來引誘人們。(是的。)你們全都知道的。(是。)

所以同樣的道理,他命中注定要為他的國家和世界做偉大善事。因此,他必須簽訂合約。(是,師父。)他的外在不能看起來太過於完美,你明白我的意思?(噢。)比如像外交官說話圓滑。(是,師父。)諸如此類。那也許是他必須付出的一種代價。明白嗎?(是。)(明白了。)

因此,他的家人其中的一兩位,甚至還會跟他作對。同時還要與許多合不來的人,或者能力不夠好的人,或理想不一樣的人一起工作的挫折感。(是,師父。)就像他一切都為了和平。而他的國防部長卻想要轟炸所有的人,他是這麼說的。好比是像那樣。非常令人挫折,是嗎?(是的,師父。)

因此甚至是新冠病毒,他的內心告訴他,人們應當戴上口罩。而當時該國醫療諮詢的最高職位官員佛奇博士,卻告訴他:「喔,並不需要。」明白我所說的了嗎?(是的,師父。)而那時佛奇博士被讚譽得捧上了天,甚至他們還為他在華盛頓特區設計了一天,稱為「佛奇博士日」。(哇。)是第一天的事情,我對此不太感興趣,所以我不太記得。你們可以去查證一下。(是的,師父。)並且還說,我們應該更擔心流感,我們的普通流感,以前的普通流感嗎?(是,師父。)他那樣說的!

(Dr. Fauci:「所以現在不必擔心,比起冠狀病毒要更注意流感,流感正要進入季節第二高峰…」)

根據所有報紙的報導,他們引用了他所說的,我們更該擔心流感,不是這些小蟲子。(是。)是,看到那沒?(是的,師父。)真的!

(Interviewer:「我看到所有關於冠狀病毒的報導,我應該戴口罩嗎?」Dr. Fauci:「噢!完全不需要戴口罩。我意思是,關於冠狀病毒的議題,此時在美國境內,大家並沒有理由戴口罩。」)

所以這表示他並不鼓勵總統。而總統已經預訂了很多很多口罩,要分發給大家!當時佛奇博士是那樣說。(是。)而且那也誤導了總統先生,並且令他染病!他和他的家人都病了,因為相信佛奇博士說這沒什麼。(噢。)佛奇博士說:新冠病毒沒什麼,只是些蟲子,流感才更令人擔憂。明白我所說的嗎?(是,師父。)其實流感,人們早已習慣它了,而且已經沒那麼多了,所以若他告訴總統先生那不如流感那麼嚴重,當然,他就不戴上口罩,也不想做更多的預防。(是的,師父。)直到後來,當他看到情況變得非常地糟!總統不得不使出個人之力簽署巨款,供一家公司研發這種疫苗。(是的,師父。)人人都告訴他,這需要花五、六、七年或更長的時間,是嗎?(是,師父。)但他在五、六、七個月就做出來了!(是的。)沒人誇獎他什麼!有看到任何稱讚嗎?沒有。(沒,沒有。)沒看到任何報紙刊出:「真棒!總統先生!」沒有!是嗎?(是,師父。)噢,沒有!也許有一兩家報紙只是說:「噢,很好。」或說:「噢,做得好,」像那樣。(是。)噢,天哪!我也會感到挫折,即使我不是位總統。我覺得太挫折了,因為人們就像那樣!

像川普總統這樣的好人,人們卻企圖將他甩開。(是啊,師父。)而涉嫌貪腐和欺詐的人卻還想要你投票給他。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是,師父。)涉及到洗錢或其他的活動。但是,當然,這不會像是前副總統,他親自去做。(是,師父。)(是。)也許不是,因為也許他們還尚未想到那裡,但他的名字無處不在。(是的,師父。)在企業、企業辦公室、商業會議中,及所有各種事務中,由於他曾經是副總統,因此他的兒子就能擁有如此有利可圖的事業,無須有所作為。(哇。)賺數百萬,對嗎?(是的,師父。)(是。)

在過去,我不知道美國現在是否有那樣的法律,但是在過去…因為目前,這幾年來中國已成為美國所謂的敵人,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明白,師父。)競爭對手、敵人,以及美國的威脅,那就是目前他們所說的,我在許多報紙看到此事。所以如果你與敵人勾結、串通,他們就會以叛國罪起訴你。(對。)甚至不只是洗錢而已。(是的,師父。)就算你只是嫌犯也一樣。所以法國政黨才不投票給薩科齊先生。因為若你投票給嫌犯,就表示你也鼓勵該行為,或者你也是同謀。但在美國,是太自由或什麼?(是。)他們把自由看得太理所當然,他們不了解許多國家的情況。他們的所作所為或對自己總統的那種講話方式,已能被判入獄,早該坐牢了。(對,對。)即使他們不公開那麼做,他們也會找其他藉口讓你入獄,因為你說總統的壞話,知道我在說什麼嗎?(是的,師父。)

美國人被寵壞了,被寵壞了!希望他們繼續保有自由,因為若你認為任何事都理所當然,那它就會被奪走。(啊,是的,的確如此。)這就是宇宙的律法。你不需要的,會被帶走,你不感恩的事物就會消失,遲早會如此。類似那樣。所以我希望你們開心,感謝你們信任我。(感謝師父的回答。)

你認同我所說的嗎?(我很認同,師父。)那律師呢?(是的,我認同,師父。)你們認為根據美國法律,我說錯了什麼嗎?(沒錯,師父。)我猜是那樣吧?(是的,師父。)而且任何投票支持或力挺嫌犯的人,通常在多數情況下,法律也會調查他們,在美國也一樣吧?(是的,師父。)因為你被懷疑是共犯。(對。)因為他們和那個嫌犯在一起。嫌犯雖尚未被定罪,(是。)但在罪證確鑿前,他仍是嫌犯,懂嗎?(懂,師父。)所以薩科齊先生才無法再度當選總統,因為人民不想投票給嫌犯。(對。)明白我在說什麼嗎?除非他是清白的。(是,師父。)如果他曾經清白過,這要看是何種情況,何種罪行或什麼事情。但在美國,我不知是否允許那麼做。所以,你問我,我也不太知道如何正確回答。意思是完全正確。(是。)我可以只是一笑置之。但同時我也感到很難過。(了解,師父。)因為大家都把美國當成民主典範,(是,師父。)保護正義的典範。但看看他們所做的!他們沒保護正直善良的優秀總統。他們自己的總統。而他已多次證明自己真的值得總統一職。(是的,師父。)

(若拜登先生成為總統,會發生什麼事?)

會發生什麼事?很難明確指出來。但也許美國會失去國際社會的信任。(噢,哇。)因為這種不公不義,以及對國家最高領導人不尊重的行為,(是,師父。)種種蓄意反對他的行動,(是。)在很多方面。人民也會不信任主流媒體,那是我所擔心的。(是的,師父。)我只希望別發生,但它太明顯了,太明顯了。

若司法系統起不了作用,人民就不會信任司法。(是的,師父。)若媒體不報導真相,只報導假新聞和偏頗的文章,人們就不會信任媒體。(是的,師父,了解。)這道理很簡單。(是的,了解。)所以如果美國人民也無法信任司法系統,那麼國際社會要如何信任美國,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明白,師父。)那就是我所擔心的。

是,希望一切順利。(是的,師父。)好。我們為這位好總統祈禱。(是,我們祈禱,師父。)我還在祈禱,每次祈禱,我儘量每次祈禱。我只能告訴你們這些。(非常感謝師父。)(謝謝師父。)不客氣。願上帝保佑美國,願上帝使他們擺脫亂局。願正義得勝,這樣貴國才能繼續獲勝,成為全世界都可效法的優秀、正義的民主國家。(是的,師父,謝謝您。)(阿門。)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