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出家的真義(九集之四)2019.12.26

2020-12-24
用語:English ,Mandarin Chinese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們做什麼,這個時代,這一世我們回來,不管我們是佛不是佛。在我們的工作範圍裡面,我們尊重我們自己的生活,我們尊重的工作做到底,做百分,這樣就好啦。不用管我們是什麼位置,哪裡位置幹什麼嘛?都是虛幻的名字啊。

比方說哥斯大黎加有三個來,師父有付錢給他們買機票,因為我知道他們沒有錢,真的很想看師父。他們體驗都蠻好的,好好的,非常好,非常有信心。每一次我去看他們都是一模一樣呢。不過我很少能去看那些國家啦,因為忙在這裡嘛。在這邊,你們亞洲人比較方便。我去美國美洲,那些中南美對你們比較不方便。簽證比較不方便,走動不方便等等。語言不通,所以有時候我會迷路。因為中南美有很多國家,很多城市它們一樣的名字。

有一個人他要去聖荷西,聖荷西就是在美國也有一個聖荷西。他要去美國聖荷西,結果他們送他到哥斯大黎加聖荷西去了。這是真的故事啊,航空。我本人也有這種問題,我要去那邊,他們就送我到那邊。還好最後一秒鐘說:「啊!不對,不對,對不起!某某人啊,趕快過來跟我們報名,錯啦,錯啦!趕快來,我們就改機票給您。」然後我真的是統統都改了。行李還好,我沒有行李很多。不過已經有一些報到了,有一些上了。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我揹在旁邊,還好啦。後來我說:「那一些東西最好要照顧好,還給我喔。」他們也有照顧好。

真的是弄錯耶!飛機也錯,時間也錯,讓我跑了好累、好累。最後我跑不了了,我一個人跑不了了。我不知道那個時候去哪裡,忘記了。不管啦,就是有發生就對了。然後我走到半路,我受不了。我沒辦法再拉那個東西了,然後又拉又跑。我就看那個巧克力店哪,旁邊嘛,也是機場裡面巧克力店。我就丟我行李在那邊,我說:「看!我走了,我走了。」她說:「不,不,不!不行,不行!過來!過來,過來!」「過來,過來!」「不行!不行!」我不想聽啊。我就是這樣裝不懂,我跑了。因為等一下還要回來那邊嘛,如果拉過去就拉回來,等一下我就昏倒了。我人小嘛,弱啊。

最弱、最小的,又做最大的工作。哎呀,上帝不公平。然後越年紀大越多工作,是什麼意思嘛?人家都是六十就退休了,我現在七十歲了,還工作更多!比以前還要多。噢,開玩笑的。上帝會開玩笑啊,跟人家欺負我。我不能做什麼啊,我工作是要緊哪,祂自有規定好啦。要做好啦,又不能不做。而且我心也不能放啦,我不能放眾生,我放不下他們。人跟動物,我放不下。你們說你們執著什麼地方,我更執著。

我執著我那個工作,我放不下。我放不下他們的痛苦,我沒辦法忽略,我沒辦法說不知道,我沒辦法像裝聾賣傻不懂的,我沒辦法。我睡覺也想到,打坐也想到大家的痛苦。吃飯也有時候吃一半就掉眼淚,吃不下了,比方說這樣。我放不下,真的放不下。說你們執著什麼,你們家人、家庭。我執著更大,大家庭、大家。大的家人啊,我的家人很多。你們只有幾個,已經執著那麼多了。何況我那個家人很大,是不是很多啊?整個世界怎麼放得下嘛,還有包括動物啊。

你們也只有幾個小貓,幾個小狗而已。他生病啊、他往生,你們也痛苦死了。我有整個世界的動物掛在心上啊,放不下。即使生物,真正地放不下。有時候我自己狗,我會跟他們說:「我們要犧牲,有時候我看不到你,因為我忙著工作。不是忽略你們,你們自己活下去。我們有空就一起看,好嗎?有時候我不能看,就不能看。我不是不愛你們,不過我們要犧牲,為了大量,大量的動物、大量的人。」他們就懂了,都懂,都懂了很清楚、很清楚。

最後一次這次,因為以前要打禪,我自己打禪幾天。我有能夠安排的時間,我就打禪,我自己一個人閉關。最後一次,我要閉關三天。他們一堆狗來,我說:「明天我要閉關啦,我要一個人。我不能看你們了,你們要了解啦,不要傷心,也不要認為我丟你們。」噢!講錯了!馬上都要回去,馬上要離開我地方啊。在那邊哭哭鬧鬧,還要找人來叫他們帶走。我說明天早上啊,不過那個時候已經也是蠻晚了。他就吵到有人來帶他們走為止,就是這樣子。

有時候他們已經來了,睡著了。然後我工作完,我才跟他們講。他們知道沒有多久時間,一兩個小時也是回去,所以他們沒吵鬧。這次我講太快了,太早了。噢!整個吵吵鬧鬧。平常他們吵吵鬧鬧要來的,那一天吵吵鬧鬧要去。我說:「你們真的是生氣或是不愛我?為什麼今天那樣?」他說:「讓您自由,自由自在嘛,讓您自在準備。」這樣子。小小的狗不要認為他們不懂。還有嗎?對不起。(還有。)說。

親愛的師父,我在打坐時睜開眼睛就看見師父的法相在不停地變化。)這個?(變成各種不同的形象。請問師父,這個就是所謂師父的千百億化身嗎?)哎呀,還要問嗎?天哪!象徵而已啦。千百億化身不是那樣而已啦。就是內邊化身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樣子,救不同的人。因為有一些人他不認識師父。比方說他就相信耶穌而已,不過他有緣哪,又誠心。他在他家裡要求耶穌幫忙他。如果我這個人跑過來,又不像和尚,跟他說:「我來救你。」他會嚇壞啊。所以就看成耶穌的樣子來幫忙他,讓他信心更高強。有信心就得救了,就是叫千百億化身,是這樣。宇宙總部的那個力量,祂會發出來不同的形狀,為了不同的眾生利益。不過那個是照片,就是大概你眼睛花了吧。不是啦,就讓你知道,象徵嘛,象徵。就不是一個照片而已,師父在的時候,就跟活生生的人一樣讓你安心,知道師父在,讓你也知道啦,讓你知道開心嘛。師父不是一個樣子而已,就好多樣子。連照片也可以改變這樣,讓你知道。是一種體驗嘛,恭喜。

(下一個問題。師父,我有三個問題。)說。(第一個問題,平時上班工作的時候,一直在使用我們的頭腦。請問師父,要怎麼樣才能夠改掉這個過度用腦的習慣?)意思說工作完以後,還是繼續用頭腦?(是。)沒辦法。多念五聖號吧。工作的時候能念就念,然後不工作的時候也要念。沒辦法。我們有頭腦也是要用,不然的話,頭腦壞掉呢,生鏽啊。頭腦是歸頭腦嘛。我們自己要念我們的聖號,然後打坐的時候念。我知道有時候難改啦,所以才要天天修行,不然印心完就夠啦。不好改,慢慢地改。沒關係,還有信心就好了。第二。

第二個問題,師父在早期講經的時候曾經提到,度眾生的都是那幾位佛,比方說像彌勒佛,觀世音菩薩,都是固定那幾位佛。想請問師父,這幾位佛是不是都是師父轉世的呢?)不,不是全部都是「我」。給別的眾生有機會,好嗎?有一些是,有一些不是。像釋迦牟尼佛不是我轉世的,有一些別的是。我不便講出來,怕大家認為我誇,不過不是任何佛或是觀音菩薩都是我。也不一定就變成像佛那樣子,也不一定全是就剃度光光,穿出家人的衣服。這一次我也很盡量,還是一樣被拉回來,穿這些「樸素的」俗世的衣服。沒關係,我心還是出家嘛。我出家為了救人的,救眾生啊,不是為了人家尊重或是相信我什麼。所以穿什麼都OK啦。嗯,好。

第三個問題,每個靈魂出生在這個宇宙裡,是不是都會有特別的定命?比方說,是不是會注定成為明師?或者成為天神?或者甚至成為天王?謝謝師父。)不是每一個當明師,當然啦,要不然的話競爭力太大了。「這是我的,我就是明師,過來,過來。別的,啊!不,不過去那邊。」不是啦,當什麼都好。比方說阿難,他也是成佛已經很久了,就是他轉世回來,當釋迦牟尼佛的侍者。以前他轉世回來,就當釋迦牟尼佛的親戚、朋友、侍者,等等等等。我們做什麼,這個時代,這一世我們回來,不管我們是佛不是佛。在我們的工作範圍裡面,我們尊重我們自己的生活,我們尊重的工作做到底,做百分,這樣就好啦。不用管我們是什麼位置,哪裡位置幹什麼嘛?都是虛幻的名字啊。

佛他也不管誰叫他佛不佛啊,就是我們尊重他,叫他那樣子。以前釋迦牟尼佛轉世也…他不是每次轉世回來當佛啊。既然他已經成佛百千萬劫恒河沙數的時間,他回來還是有時候當國王;有時候當一個普通的牛仔人;有時候當一個黃金的鹿。或是回來就當別的啦等等,當不同的眾生,不同的位置。佛菩薩他們不在意當什麼,他回來就是要幫助眾生。好啦,還有嗎?謝謝你啦,你滿意嗎?都開通了?不用再問什麼?(我就是希望這次打禪,我的功德能夠得到隨時能跟內在師父溝通的法寶。)我們再說。(好,我繼續努力。)謝謝,謝謝。那隨時都會溝通耶,就是你不溝而已…我通你不溝。

下一個問題,請問師父,我的兒子他跟師父印心了,也很努力修行。他一直待在寺院裡面工作,然後有想要在寺院裡面出家。請問師父,這樣子對他修行有影響嗎?)在寺廟裡面?(對。)出家。沒有啊,他要出家就讓他出家啊。他要出家讓他出家,就是叫他繼續修觀音法門。出家在寺廟裡面,也是一種工作而已啊。他那邊也是掃地啊,煮飯或是擦洗佛像啊,也是跟工作一樣嘛。反正我們每個都有一種不同的工作,然後繼續修觀音法門。像他在外面當開車的計程車的人,他還是修觀音法門啊。他在寺廟出家,也是修觀音法門就好啦。在裡面又好容易吃素,不會被污染,不錯。你不想讓他出家,為了要有孫子、兒子,是嗎?都是媽媽心,不用啦。(我很支持他。)好,就OK。(只是我怕影響他修行。)不會影響修行啦。(好,謝謝師父。)他喜歡出家讓他出家嘛。(好,謝謝師父。)他喜歡做什麼讓他做什麼,主要他不做壞事就好了。出家不會壞的。我也很想,喜歡出家。我想去寺廟打掃,然後每天吃飯,不用那麼多責任哪。我命不一樣,謝謝啦,謝謝。(好,謝謝師父。)不客氣。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