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出家的真義(九集之二)2019.12.26

2020-12-22
用語:English ,Mandarin Chinese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不是看外表而已,然後就一直批評老闆那些,或是批評政府啊,或是大官員等等。他們有他們自己的苦心啊。你要考慮清楚。即使要批評,也是善良的辦法。

 

沒關係啦。那個也不是說隨時能免的。任何工作都會有它的那個漏洞的地方,有時候會弄錯。不過是很容易講這樣啦。師父對他們很嚴啦。因為我們要貢獻給世界的話,要弄完美。能免的地方,就不可能弄錯的。如果能免的地方,然後又弄錯的話,那一次我就會很嚴啦。不過那麼大的團體工作,一定會有漏掉一些地方。而且偶爾我會一個人閉關幾天。現在不能閉關兩三個禮拜、一個月了。因為我知道,我一閉關,大家都亂掉。沒人管,沒人啦。

有人檢查,不過還是不一樣。不一樣啊。就比方說,你自己的小孩你照顧,跟給別人照顧不一樣。不一樣呢,是嗎?(是。)然後你工作職業的,你專心做,你很愛心做,叫別人來替代你,就不一樣啊。他專心不一樣,個性不一樣。注意力不一樣,口味不一樣,等等等等。你不會這麼滿意。所以也不能說,這樣丟給他們小孩弄就好了,不是啦。偶爾,OK啦,如果常常就不行啊。

以前有一個日本的故事。有一個和尚,他每天做照顧廚房的,或是什麼工作的。然後有一人來,那個信徒來就說:「師父,您那麼老了,您為什麼不找別人替您做就好了?何必那麼辛苦啊?您找他還可以啊。」他說:「他不是我。」意思說,他做跟我一定不一樣的。沒有完美那樣子,沒有那麼細心啦。你知道嘛?

外面的人,如果跟別人做工的話,也不要跟老闆什麼反抗啊。即使看起來他沒有做什麼,都是大家做的,不過他還是要有負責任。他全部那個錢都貢獻出來,冒險他的那個本錢。那個也是很重要的部分。然後如果有什麼事,他自己本人也要負責任,如果是工人弄錯,他也要負責任。所以當老闆沒那麼容易。當然我們都認為,他賺錢很多啊,比我們多啊。他們沒有做什麼,看起來沒做什麼。開很亮的車,太太穿很好看的衣服。今天去開會那邊,明天開會那邊。看重要人物,…等等。

我們沒什麼,每天是做工,然後回家也是一點錢這樣子。不是這樣啊。不是那樣啦。他要去開會,也是為了他的公司。也是為交往嘛,打官司啊,等等。要培養啊。然後去開會,看起來很好。他要穿整齊衣服,漂亮衣服啊。坐比較亮的車子,人家才尊重,認為:「他公司一定很成功的。」如果不成功,他怕跟他合作會虧本。所以這個外表是很重要,對老闆跟他老闆娘都很重要。不是那樣而已啦。就是在後面有別的事情。不是前面而已。不是看外表而已,然後就一直批評老闆那些,或是批評政府啊,或是大官員等等。他們有他們自己的苦心啊。你要考慮清楚。即使要批評,也是善良的辦法。

因為這個老闆是很多工作。然後要設計,要自己穿自己的設計。要照顧道場,要買道場。也不是第一個呢,不是第一個她買的。這個是一半一半。多數小的、大的,都是她買給同修的。沒人供養什麼。沒人買什麼道場給我們的。有一兩次、有幾次,有幾個人貢獻一個小塊地。以前啦,我還沒有很多徒弟。貢獻幾塊,等一下就拿回來了。我們蓋好房子,照顧好以後,就拿回來了,給兒子或是給女兒等等。都有啦。無條件地貢獻的人很少啊。不像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黃金鋪地。

為了買一塊地給他當道場,跟他的出家的和尚。很少,這個時代。他沒有傷害,沒有講閒話在你背後裡面,沒有殺你,已經很好了,輪不到什麼供養什麼東西。我不知道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如果道場沒有水,徒弟會不會跑到他那邊說:「佛,沒水!」還好那個時候沒電。所以他們沒有說:「沒水、沒電!」真的這個時代真是「末法時代」,真的不一樣啊。不過我們慢慢來,到那個黃金時代啦。慢慢來啦。世界有改變;還好。(好。)

那你們中國人有什麼大的問題嗎?多少個問題?(十幾個問題。)十幾個?OK。那你一個一個唸出來。(敬愛的師父,有幾個好消息要跟師父報告。)好,好消息我們喜歡聽。喜歡不喜歡?(喜歡,喜歡。)yes。(我們按照師父的指示,購買了三十噸的米,到平壤去捐助給他們。我們到了平壤之後,那邊接待的人員都說,非常歡迎我們清海團。)北韓?韓國?(對。)OK,那個師姊是嗎?OK,好。然後他們怎麼說?誰說?

(平壤的人民說,非常歡迎我們清海團。說從來沒有收過這麼好的大米。他們非常地感謝清海無上師。)他們不知道,師父以前默默貢獻,默默貢獻北韓啊。經過柬埔寨的,比那個多多多…很啊,經過國王啊,柬埔寨的國王。因為他們兩個要好,兩國要好。我們又不能溝通,那個時候,就麻煩國王跟柬埔寨的政府,轉給他們。以前好多,我不要講。大概八十萬美金那些啦。後來也還繼續送。

(那麼明年也準備再送六十噸的米。)六十噸米啊?(對。)好,很好。你可以跟我們那個會計的同修聯絡。我會多拿錢給你們,多買給他們。還有多買別的,不是米而已。米而已的話,好重。買一些什麼小孩吃的東西。小孩的,如果純素奶有的話,也可以買給他們。那個師姊在嗎?她在嗎?(在。)站起來一下。你跟那個另外一個一起工作啊?

(對,其實是我負責,因為師父指示。然後他們跟我要求,還要嬰兒吃的。因為嬰兒沒有吃的,跟我要牛奶。我說牛奶不好,也可以用米做的奶。我們的孩子都那麼餵。他說那OK,那你們就幫助我們買嬰兒吃的營養品。我答應了已經。)

本來是認為默默做的。後來你又寫信問說:「能不能用我們的團體做?」所以我才答應OK的。我們做為利益別人。不管我們團體不團體,都無所謂啊。(了解。)那你有寫信嘛,你說,能不能用「清海無上師禪定學會」,給他們這樣子,(了解。)比較正式。如果OK、合法、沒有造成困擾什麼,當然OK啊。(是。)你每次去那邊救濟,要先跟我們講,我們也要供應一些。好嗎?(好的。)

我怎麼聯絡你?要供養東西怎麼聯絡?(我的電話…)趕快寫下來就好了。叫她寫下來。對啊,要尊重你私人權。那邊有啊?有筆有紙嗎?那邊他有。給了。寫下來。

護法真的很有幫助。他們什麼都有,連鏡子也有,鏡子給我看口紅,都有。還有那個梳頭髮的。緊急的時候我說:「哎呀!我沒有。頭髮都亂掉,被風吹。」他馬上拿出來一個梳頭髮。我說那個訓練的人不錯。訓練他們非常好。

我本來要幾個女孩子啦,後來我怕女孩子就比較弱嘛,擋不了你們。我不知道啦。以後再說,我試看看啦。他們男孩子都當過兵嘛,最少就知道怎麼反應啊。有那種警覺心。女孩子有時候,那個月的時間來啊,就又弱、又脾氣、又…不知道啦。又不能等她過了三、四天以後才來當護法。那個時候是星期天哪,等到星期二她就OK啦,就時間就過去了。不是分別。我就考慮她們啦。男孩子他們比較壯啊。就跑,不容易被人壓到。就女孩子怕太弱了。多數女孩子都是比男孩子弱就對了。很少看到女孩子比男孩子高大的。是嗎?很少。很好。這個不亮啊?

這種眼鏡是反反光的。是嗎?很好。如果他們買,就是照那種。有兩種眼鏡。一種它可以反照嘛,一種沒關係。(目前看起來OK。)這個沒關係啊?因為有一些眼鏡它會反光,然後人家認為我眼睛發亮。說假冒的。

給我電話號碼。寫下來了嗎?(放在桌上。寫下了,桌上。放在桌上了。)你看,我看你們,什麼都忘了。我跟你們一樣。看到你們就什麼都忘了。不餓、不冷、不渴、不累。就等一下回家了,才知道累。像昨天我都不累,看起來一點都不累,有沒有?跟你們吃飯什麼,開玩笑,都很健康,很堅強。回去一坐下來,為了做工作嘛,為了文件要坐下來上電腦看。一坐下來就覺得:「怎麼啦?醒來!醒來!」一坐下來,就很想打瞌睡一樣。好累、好累啊。然後我還是出去嘛,出去外面冷的那個空氣,就比較好啦,就回來好一點了。不敢吃東西了。有時候能吃東西,也是會換一下氣氛,就會醒過來呢。吃一點而已,吃太多的話就不行了啦。而不是醒過來。就是不省人事了,已經累了,又吃很多的話。有時候好東西啊,合口味啊。就吃很多的話,就不行了,不省人事。所以出去外面呼吸空氣,運動一下。

回來也許還好啦,會還好啦。不然的話,繼續做下去的話,一定做不成任何了。一定睡在桌上啊。這個你們很清楚啊,你們很專業的嘛。是不是?在這邊都是沒有桌上,也可以這樣睡,靠自己的下巴。專業的,沒關係。你們坐得很好。坐得很好。坐整天整夜,這樣蠻不錯了。我對你們很驕傲了。靠下巴也OK啦。沒關係,偶爾啦。不然靠前面的肩膀,也比較安全。然後他靠前面;一個靠一個這樣子。就是這樣,靠下去,反正不傷害我的地板,就OK啦。這些地板很難做起來啦。知道?

就是這樣啊,師姊。不過你走以前,要跟我們講一聲。講久一點。不是說,就「明天走了。」就來不及了。我會告訴會計。她會跟你聯絡,然後你就給她你的電話等等。或是她會給你她的電話,然後你聯絡她。或是聯絡FG也可以,懂啦?(好的,謝謝師父。)國外組。(好。)國外組會報告,然後我就叫他們多送一些錢啊,給你們多買東西給小孩、給老人家,冬天等等。知道啦?(好。)給那些比較沒人照顧,比較緊急的。哪一國都會有的,不是韓國而已。你能夠照顧他們韓國那邊,我也很高興啊。多謝你跟大家。(謝謝師父。)謝你跟你的團體了。功德無量。(謝謝師父。)好,不客氣。謝謝。(謝謝師父。)

因為有時候你做完,你才跟我講啊。我一個人忙不過來。不能知道哪一個人去哪裡做什麼,如果不報告。(這次做的時候,韓國同修,還有台灣[福爾摩沙]同修,還有我們大陸的同修支持下,這次很完美地完成任務。)好,好。能夠幫忙別人,當然很好啊。(謝謝師父。謝謝他們。)

好,如果不需要的話,就不講沒關係。不過需要的話,要跟師父講啊。(好的。)我也要貢獻一些。(好,謝謝。)要幫忙他們。韓國人很好的嘛。所有的救濟什麼,他們都報告,師父才知道的。(了解。)如果不報告,我不會知道。(了解。)即使知道,我也不知道問誰啊。(是。) 好,謝謝。下一個,請說。

(師父,還有幾個好消息。我們跟十幾位的淨土宗,還有佛學院的上師他們合作。)在哪裡?是她嗎?一樣嗎?(是。)喔,那你說好了。你給她唸啊。這個師姊她會講中文很好的。你跟誰聯絡什麼?(今年的十一月二十四日。)這一年?(對,就上個月了。現在十二月份嘛。然後師父摧毀魔王那一天,剛好我們接到了那個消息,一個屠宰場要砍掉幾條生命的。然後我們大家得這個消息,我們同修及時地湊錢。他們給兩天的時間。這個兩天的時間,拿不到這個錢,這個就要宰殺了。)啊?怎麼殺?(殺那個牛,去賣牛賣肉。對。殺動物啊?)喔,了解,了解。

(我們及時把這個錢,同修就湊集之後啊,把這三條命給救出來了。然後第二天,又收到了一個消息。他們就是冬天做那個皮衣嘛,就是拿狐狸還有貂。毛衣的那個,動物的毛做的衣服。然後我們得到消息之後,因為那個大批量,都幾千隻啊。不是一百隻、兩百隻這樣,是幾千隻。光我們努力的話,就根本湊不到這麼多錢。五明佛學院就是藏區,中國的西藏,五明佛學院上師,就是一個出家人,喇嘛。還有淨土宗的幾位出家人,還有我們同修,這樣集合起來,那天救了差不多一萬零八十七隻狐狸。)噢!謝謝,謝謝,謝謝。(他們就是載幾車皮,一個車皮能裝幾百隻。)怎麼能夠這樣子呢?(就他們面前給他們宰下扒皮,給他們嚇到哭到不行了。小動物,我們就很心疼。就這樣。然後就從那天開始,我到昨天也是得到報告,昨天也救了一千多百,前天也救了一千多百。)

然後放哪裡去?(我們就送到一個護生園,專門保護他們的一個地方。然後他們就在籠子裡養嘛。我們把他們買下來之後,在野外給他放出去。)了解,他們自己。(然後他們跑來跑去,好高興啊!)自在的。(對,然後就他們幾位出家人,還有我們團體,給他們講了這個因果的關係。然後呢,那個養殖場的老闆嚇住了。他就說:「我現在就馬上改行,不做這個了。」)太好了!(他一年賣五千隻到四千隻的狐狸啊。您說一年就殺…就他一個老闆殺這麼多。)知道。

(然後還有一個,是專門賣肉的。也是通過我們跟他們溝通之後改行。他寫了保證書,他說:「明年我開始改行。」)改。(後來五天之後,他說:「我受不了了。我怕這個因果。我現在就馬上改行,給你們寫保證書。」又捐了五百塊錢。這個老闆也改行了。)很好。謝謝你,謝謝大家。(因為我們都是根據師父的指示,一直保護這些動物。然後每個月我們同修給他們送糧食,一個月兩次,就給他們送糧食。因為救出來的動物,要養他們嘛,還得要維護他們的生命。一直繼續下去嘛,就自然往生為止。所以我們就給他們保證,給他們的糧食,還有保護他們,一直保護出來。這樣子我們幾個:河北省,還有遼寧省,中國的遼寧省,還有我們吉林省,這三個地方,我們三個團體合作到現在。不到一個月內,已經四萬五千隻救出來了。)

哇!謝謝!謝謝!謝謝!我對你們很驕傲。謝謝!(還有,不是我們團體的,但是都是我們合作的夥伴。)大家啦。(有四位師兄,就是信佛的四位師兄,每週星期日去賣牛的地方,他們是賣牛宰殺嘛,吃肉嘛。每週日,他們就買三頭牛。)慢慢這樣子就買下去。(救出來,買下來救他們生命。這樣已經維持了五年,那一年下來七百多隻。)謝謝,謝謝。(也是一直在保護他們。)謝謝,謝謝。這個我也可以協助啊。(我們都是師父培養我們的結果。)我知道,不過如果需要協助,就跟我們講一下。反正幫助別人也有嘛,幫助你們也可以啊。(好的。)謝謝。(謝謝。)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