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其他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其他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所有新冠病毒之首領的秘密 2021.12.16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十二月十六日週四,在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的另一場會議中,我們摯愛的清海無上師再次慈悲分享她的智慧,同時回答了有關各種主題的問題—包括一些與神職人員虐待事件相關的近期新聞。

(師父,教宗方濟各已同意與法國性虐待委員會會面,以討論一份報告,關於卅三萬兒童在一九五○至二○二○年期間,遭到法國天主教教會的神職人員、童軍團團長,及普通僱員性虐待的事件。師父對此進展有什麼看法嗎?)

又是這個人?好吧,如果他們同意會面並討論,那也許是好事。[…]我只是希望方濟各的負面能量不會影響這些正直的人,他們想澄清事實,為這些可憐、無辜、手無寸鐵、受虐待、受折磨、被強暴、被殺害的孩子們伸張正義。(是的,師父。)我希望他們足夠堅強。如果他們去見方濟各,那他們最好一直誦念上帝的名號,以保護自己,因為如果他們不夠堅強,結果就會與他們所希望的恰恰相反。(噢!)是的,是的。

你們怎麼想?這個所謂的教宗方濟各,根本不是天主教徒或基督徒。他什麼都同意。任何他希望發生的事,包括殺戮、謀殺無辜的嬰兒或胎兒或小孩,或是強暴—任何事情,他都不在乎。(對。)他同意任何事。甚至是婚外情,婚外性關係,他也同意。(了解,師父。)對他來說是小事一樁。什麼叫小事一樁?這會破壞一個家庭。(對,是的。)[…]

身為一個組織或國家的領袖,你肩負重任。必須在說話前三思而後行。(噢,是的,師父。)在中國,我們說:「說話之前,應在舌頭繞七圈。」(噢。)意思是,必須再三審思。要小心你說的話。(了解,師父。)因為它有可能傷害他人。就像這樣,他把整個天主教教會置於險境。什麼事都可以做。所有神父(牧師)可以強暴兒童,而且不會有任何處置,不會有任何後果。可以出去和自己妻子或先生以外的任何人鬼混,這樣也沒關係。

他把整個社會置於險境,(是。)不只是教會的聲譽,因為教會對社會的影響甚鉅。(了解,師父。)所以他只會「胡說八道」。我想他酒喝太多了,這就是原因。(噢。)他們允許喝酒。(是的,師父。)他們吃很多肉,然後喝很多酒,只是為了更有胃口,為了將那個大火雞、大雞肉餐或牛排、肋骨塞入口中。所有這些血淋淋的有情眾生的血肉,然後喝更多的酒,舉辦宴會等等。然後就胡說八道,說不對的話。(是,師父。)甚至還不道歉。他不曉得有什麼後果,已經這麼老了,不是說還是青少年或年輕人。(是的,師父。)[…]有時候我看他就像魔鬼。(噢。)我也嚇到了[…]因為[…]你真的看到他內邊真正可怕的那一面。

上帝給摩西十誡要他傳下去。(是的。)而他卻在摧毀它們。他讓社會變得更加混亂。(了解,師父。)更混亂、更腐敗。由於這一切,他真的必須下地獄。[…]

「Interview by EI Espectador Sept. 3,2017:這是一個非法的教宗。非法的,因為他不是由聖靈任命,而是由『一群紅衣主教幫』任命。『紅衣主教幫』?那個我不用的形容詞。這個詞用在陰謀的頭目丹內爾斯樞機主教身上正是分毫不差,歐洲紅衣主教陰謀的頭目曾說過『一群紅衣主教幫死於笑聲。』他自信而厚顏無恥地承認由於教會禁止政治操弄,並處以逐出教會的懲罰,那些紅衣主教們選了方濟各。所以,方濟各的來源就是源自非法。」

「Message from the Archbishop July 31,2021:我們已到這樣一個地步,即使是對教義問題知之甚少的普通人也明白我們有一位非天主教徒的教宗,至少在嚴格意義上是這樣。」

「Media Report from CBC News – Aug. 15,2018:今年早些时候,教宗方济各为一名被指控包庇该国最恶名昭彰的施虐者神父的智利主教辩护而遭到广泛的批评。」

「Speech at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New York – Francis, Sept. 25, 2015:以我自己的名義和整個天主教社區…」

「Puerto Rico June, 2015, Francis:喝一點酒會使舌頭鬆動,你就可以告訴我真相了。」

—預言來自愛爾蘭大主教喬治‧布朗—一五五一年:「但後來出現了一個新的兄弟會,他們自稱為耶穌會士,這將欺騙很多人,他們極為效法文士和法利賽人的作風。他們將在猶太人中努力廢除真理,並幾乎要做到這一點。這些人將遍布全世界,被允許進入王公貴族們的議會中,[…]人們對他們的罪孽視而不見。」

關於天主教教會的預言

「羅馬將失去信仰,並成為反基督者的所在地。」—來自拉薩萊特聖母(聖母瑪利亞)的訊息(素食者),於一八四六年九月十九日接收

「魔鬼的特工們已於羅馬被釋放並進入階級中的最高位置。這將是主教與主教,及紅衣主教與紅衣主教的對立,直到所有剩餘的人從淨化中挺身而出。」—來自主耶穌基督(素食者)的訊息,於一九七七年七月廿五日接收

「我們家的聖職者們,你們的迷途羔羊呢?你們不能斥責作惡的人嗎?你們要與撒旦勾結,允許在我房子裡有各種不道德的行為和可憎的事嗎?牧師,請清理你的門戶,因為你正受到審判。永恆的天父看穿你的內心,你的時間所剩無幾。所有的腐敗都會倒下…」—來自主耶穌基督(素食者)的訊息,於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一日接收

「New York City United States Sept. 24,2015:我們需要記住,我們是耶穌基督的信徒。而他的生活,按常理說是以失敗告終。十字架的失敗。」

「Villavicencio, Colombia Sep. 8, 2017:耶穌的血管裡流淌著異教徒的血液。」

「Interview by One America News Oct. 31, 2019:在梵蒂岡花園裡,他們放置了女巫雕像,他們帶來了兩座這樣的雕像。他們讓所有人膜拜它們,而教宗則坐在一旁,全世界的媒體和各地觀看開幕式的天主教徒都覺得:『這很奇怪—這看起來像偶像崇拜;看起來像膜拜金牛的情況。』然後在剩餘的兩到三週裡,這些雕像被放置在聖彼得教堂,在聖彼得教堂的祭壇旁,及特拉斯波蒂納的一座名為聖瑪利亞的教堂中,這座教堂離梵蒂岡很近。」

還有問題嗎?(是的,師父。「加拿大的寄宿學校系統直到近年一九九六年為止,一直將原住民兒童與他們的家人分開,然後將他們送到寄宿學校,在那裡他們營養不良,遭到毆打和性虐待。」甚至被殺害。)是。(現在,加拿大似乎要撥出四百億加幣或三百一十億美元)這是一大筆錢。(來補償這些原住民兒童和他們的家庭。師父,您認為這樣的補償夠嗎?)

不,永遠都不夠。但現在是他們該做點什麼的時候了。司法系統或法院早在二○一六年就要求他們進行補償。現在是二○二一年吧?(是的,師父。)已經五年多了。他們一直置之不理,(是。)只是在最近他們發現了那些墳墓,孩子們的無名墓,(是的。)他們在無人知道的情況下死去,連家人也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就像那樣,在暗處和極度痛苦中死去。然後他們現在才採取一點行動。

「Media Report from WION News July 2, 2021: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末,超過十五萬名原住民兒童被迫進入寄宿學校。這些學校是由天主教會代表聯邦政府所開辦的。這些學校是強制同化運動的幌子。孩子們被禁止說自己的語言。他們在學校當局手中遭受性虐待和身體虐待。」

「Media Report from CBS This Morning June 4, 2021:阿爾伯塔大學教授克里斯托蓋爾弗雷澤說,虐待行為很猖獗。」

「Media Report from BBC July 16, 2021:我被毆打,和這裡所有其他說自己語言的人一樣遭受到毆打。我們遭到毆打。當一個男孩開始哭泣時,會讓我們所有人都哭泣。那是種孤立無援的哭聲。出於這個原因,那個男孩會因為讓其他人哭泣而挨打。」

「Media Report from CBS This Morning June 4, 2021:我們之所以自慚形穢是因為我們被告知我們很醜陋。他們讓我們覺得自己只是一無是處的塵土。這點至今一直伴隨著我。總覺得自己不夠好,而無法勝任任何事。(一位倖存者說,原住民們被天主教會貼上了『異教徒』的標籤,修女告訴那些孩子們,他們沒有靈魂。)有時孩子們沒有出現在教室裡。他們會在隔天消失,我們知道他們離開了,但我們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Media Report from WION News July 2, 2021:許多學生失蹤了。現在在無名墓中被發現。」

「Media Report from AI Jazeera June 25, 2021:原住民領袖表示,學校死亡人數被低估了,加拿大各地無名墓中的實際兒童數可能有數萬人之多。」

「Media Report from BBC July 16, 2021:我們從未談論它,沒有。只是保持沉默,因為我們很害怕。(發生在此地的種族滅絕。)」

我確實希望他們真能給出這筆錢。雖然遲了,但比沒有好。(是的,師父。)許多人已經死去了,要怎麼補償已經失去的生命。(對。)所以他們至少要照顧好現在和未來的孩童。這是他們至少能做的。(了解,師父。)他們至少應該這麼做。金錢永遠不足以補償失去的生命。甚至不只一條生命。(是的,師父。)還有他們死去的方式。

天主教系統和裡面的所有人,讓世界變得像地獄一樣。(了解,師父。)他們將在地獄為此負責。因為那是他們種下的因,就會承受那樣的果。若他們尚未承受的話,將會在地獄承受。相信我。(是的,師父。)這就是宇宙的律法,沒有人可以倖免。沒有人可以。[…]

我不明白為何這些戀童癖神父(牧師)能享有豁免權。沒有人能享有豁免權,在殺人、強暴、猥褻他人之後,尤其是對兒童。(是,師父。)連上帝也沒有這種權利。即使是上帝也不能要求這樣的權利來做這種事。(是的,師父。)我敢對上帝這麼說。上帝知道我說的是實話。[…]

「Code of Silence(2017)Documentary:自卡拉迪瑪神父被梵蒂岡證實犯有性虐待罪,他仍在這裡,仍在紅衣主教委員會。(只要教宗希望他們留在那,他們就能留下來。)非常感謝你。謝謝。

Narrator(m):似乎只有教宗才有權力懲罰他的紅衣主教。那麼他為何不採取更強而有力的行動?也許是因為早在他當選之前,他也曾在家鄉阿根廷面臨過指控。

Man:關於戀童癖神父(牧師)(教宗方濟各)說,在他教區裡沒有任何案件。(他不想承認這件事,這是個謊言。)

這裡有誰試圖聯繫伯格里奧(教宗方濟各)?(誰試過?)試過。(我試過!我們都試過!)誰有得到回覆?(從來都沒有,沒有人。)

(他接待了所有的名人,像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也向他展示他的奧斯卡獎,他們所有人,為他們敞開大門。對於我們卻連一封道歉的短信都沒有。)(我對他沒有任何期待,我不相信他。)(我受了很多苦,我很傷心,因為伯格里奧[教宗]什麼都沒有做。每個人都告訴我:『寫信給他,他一定會回覆的。』我很痛苦,而且我很失望。)

Narrator(m):在另一起涉及其他受害者的案件中,有人認為他故意試圖轉移司法的公正。這就是格拉西神父案,阿根廷教會最大的戀童癖醜聞。二○○九年,他被判處十五年監禁,但阿根廷教會竭盡全力讓他無罪釋放。該兩千八百頁反調查報告是一份機密的阿根廷教會內部法律文本。在裡面,孩子們被指控造假、撒謊、欺騙和捏造。結論很明確。法院的判決是錯誤的。在上訴時,法院必須宣判格拉西神父無罪。這項工作於二○一○年,由阿根廷主教會議委託,特別是由當時的主席紅衣主教伯格里奧,即現在的教宗方濟各,所委託製作。

Reporter(f):在格拉西案中,您是否曾試圖影響阿根廷的司法?(沒有,完全沒有。)沒有嗎?那您為何對格拉西案委託進行反調查?(我從未這麼做。)從來沒有嗎?」

教宗方濟各,在他尚未當選時,從來不見那些向他投訴自己孩子遭受猥褻的一般民眾,當時他還待在阿根廷。他不見他們。但後來他見了所有的名人。這是有記載的;新聞上有報導。(是的,師父。)不是我說的。那些人還在世,他們說的是實話。我已跟你們說過;現在也一樣。他會見那些大人物,但他並不關心平民百姓。(是的,師父。)那些被壓迫的人。只會說:「噢,幫助窮人,幫助窮人。」這一切都是虛偽。(是。)只為了作秀。他做了一些所謂的「謙卑的行為」,親吻、洗滌罪犯的雙腳等等。(是。)只為了作秀。因為他知道這樣做,人們會崇拜他,認為他是聖人,是個好神父。這只是作秀。空有形式,沒有愛。[…]

一個神父(牧師)的一生中會傷害多少孩子,在身體上、精神上、心理上和靈性上;他們失去了信仰。這是最重要的一點。(是的,師父。)如果失去了靈性信仰,就完了,你什麼都不是,只是個空殼。這就是那些戀童癖神父(牧師)對孩子們做的事。比殺了他們還糟糕。(是的,師父。)他們在痛苦中死去,沒有任何信仰,往生時甚至不能向上帝祈禱。[…]

這些孩子們,待在上帝的住所,被上帝的子民照顧,卻在痛苦中死去,心中沒有一點信仰。[…]

明白這些戀童癖神父(牧師)是如何粉碎孩子的生命的嗎?(是,師父,我們明白。)粉碎他們所擁有的一切。粉碎上帝所賜予這些孩子的一切。由於他們對孩童的強暴惡行,徹底粉碎了這一切。(是的,師父。)

影響是深遠而永久的。這是在殺害、謀殺他們,不僅僅是身體上的。(了解,師父,是的。)在死之前應該記得上帝。這些孩子甚至不能。[…]

他們也不能上天堂,因為他們不記得上帝。他們在臨死時憎恨上帝,因為那些人毀了他們。如果沒有死去,那他們一輩子都恨上帝。為何上帝不幫助他們?為何上帝不照顧他們?為何上帝讓這些神父(牧師)過著奢侈生活,卻像那樣毀了他們?(了解,師父。)

所以,他們一輩子都生活在對上帝的憎恨中,他們也會下地獄。(噢,天哪。)這是你們應該思考並擔心的事情。甚至不僅僅是身體上的傷害或死亡。(是的,師父。)上帝創造了人類。人類必須始終記得上帝,這樣在臨終時才不會忘記,但身為一個小孩,他們的信仰早已被粉碎成了粉末,就像這樣。他們怎麼會再過著信仰上帝的生活呢?(了解,師父。)除非有什麼奇蹟發生,或者有開悟者以某種方式幫助他們恢復信仰,並從內到外修復他們所受到的傷害,不然這些孩子就被毀了,全毀了。[…]

天哪!從三、四、五、六歲時,就已經被強暴了!天啊!這是什麼樣的邪惡啊![…]

我認為父母們,他們現在醒悟了。我希望各地都能更多地刊出所有這些新聞,讓父母更加警惕,並試著信任自己的孩子—總是詢問孩子是不是有時候單獨和神父(牧師)待在教堂或學校裡。每天都打電話或當面詢問,他們是不是受到猥褻,或一切是不是都好,比方說,昨天,(了解。)他們是不是待在家裡。(了解,師父。)但也許對某些案例而言,這麼做已經太遲了。如果我有孩子,我不會把他交給任何神父(牧師)。我不再知道誰好誰壞。

看到嗎?他們玷污了整個教會,(是的,師父,確實。)整個天主教教會,(是的。)也影響到基督教和其他宗教,讓人們不再相信神父(牧師)。[…]

還有什麼嗎?有其他問題嗎?(有,我有個問題。支持墮胎的人,他們認為她們有權利墮胎,如果我們為她們做決定,那就像是侵犯婦女權利,師父對此有什麼看法?

沒有人有權利去殺戮。(是,是,師父。)這很簡單。婦女有她們想要的一切權利,但沒有謀殺的權利。(是。)因為那是一種犯罪,(沒錯。)違反任何國家的任何法律。(是,師父。)「權利。」什麼樣的權利可以這樣殺人?逍遙法外,還有人付費!(是的。)這簡直愚蠢至極。(是。)邪惡至極。只有邪惡者才能這樣做。只有惡魔才能這樣想或這樣做。(是,師父。)而且帶領整個國家這樣做。沒人在理智的情況下,只要是正常人都不這樣做,甚至不需要有很高道德,或身為神父或教宗,或其他什麼。[…](是的,師父。)

如果你稱之為「權利」,那她們所有人都該進監獄。因為任何人謀殺兒童,或成人或老人、病人,甚至都要進監獄。(是的,他們都進監獄。)那為什麼殺一個兒童,一個胎兒,還有人付費?這難道不是邪惡嗎?(是,師父,這是。)這違反所有邏輯和理性。(是,是的,師父。)違背一切仁愛和道德,甚至違反任何常識。(是,師父。)如果要這樣的話,那為何不廢除所有法律?為何要懲罰所有這些罪犯?(是,確實。)他們甚至殺的是可以自衛的成年人。但在子宮裡的胎兒,他們什麼都不能做。但他們知道!他們極度驚恐,他們想逃,他們甚至想躲在角落裡。他們在子宮裡的反應在影片中很清楚。(是。)當他們看到針時,他們逃到子宮的頂部。他們有反應,他們在裡面哭泣。你可以看其中一些影片。[…]

任何母親想要那樣殺死自己的孩子,沒有任何理由,只是為了方便、為了美貌,她們應該進監獄。她們還會下地獄這是肯定的、絕對的。沒人能改變這個。甚至如果她懺悔,她的罪孽也不會被消除,除非她清付了這全部的過程。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是的,師父。)這條律法永不失效。[…]

Host:師父闡述世界上所有麻煩根源的同時,也分享了一則來自新冠病毒首領的秘密。

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稍後,我問一下我是否可以講出來。(耶!)我希望我沒聽錯。不然,我就得承擔業力。有一天,我詢問了掌管所有新冠病毒的首領。(哇。)我說:「比方說,如果我外出,你是不是也會懲罰我,讓我也和其他人一樣被感染?」他說:「不,我們不會那樣做。」(哇,太好了。)[…]

他跟我說:「因為您沒把肉放進您的嘴裡。」我說:[…]「我愛動物人民。我不想吃他們。」他說:「看,這就是為何。」我進一步追問,秘密是這樣的。(了解,師父。)這樣你們也許能從中學到些什麼,或許不是你們,而是外面的徒弟或外面的人。(了解,師父。)若他們想知道這個秘密,我會告訴他們。本來我不敢說,因為也許我說出來,對我就不管用了。有時候,必須保守秘密。(是的,師父。)所以,我追問他們,我說:「假如我外出,我不在我自己的地方,無法為自己煮飯,無法選擇吃什麼食物,也許我在餐廳吃飯,如果我意外吃到肉,若不知情,就可能吃了那麼我也會被感染並且生病,是嗎?那個時候,你不能說我沒把肉放進嘴裡,你也會讓我感染嗎?」,他說:「不。」(噢。)

我說:「為何?為何?即使我意外吃到肉,我還是吃了,不是嗎?」他說:「不,不,因為您並非故意為之,因為您很仁慈。」這是他的原話。(噢,哇!)我沒有再多說。我不曉得為什麼。我只是思考了一下。他就離開了,我無需再多問了。

所以,秘密就是,不要把肉放進你的嘴裡,要仁慈。如果你持純素,那就已經很仁慈了,但如果你有更多愛心,真正的愛。但純素者會有愛心。(是的,師父。)人們會自動發展出愛心,(了解。)因為朝正確的方向走,事情就會朝那個方向發展,與以前走的路恰恰相反。所以,是自動的。(了解,師父。)如果你開始吃純素,你就已知道為何了,(是。)即使吃純素不是為了愛心,只是嘗試,因為朝那個方向走,即使是盲目地走,但你走對了方向,所以你會和那些特意朝正確方向走的人到達同一個目的地。(是。)

所以吃純素拯救生命;拯救靈魂。(哇。)仁慈並且吃純素,會救你自己。(哇,太棒了,謝謝師父分享這個秘密。)不客氣。還有一些其他的秘密,我現在不能告訴你們,但我已寫在日記裡了。也許有一天你們會知道。[…]

人們測試發現,凡是吃肉的人更易感染新冠病毒。更易受感染,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的百分比更高。(哇。)但持純素者不會。就像你們,吃純素、開悟並打坐,那就沒問題。你們已經知道了。你們知道自己有多幸運。(是,師父,非常幸運。)你們走在正確的路上。即使你沒有成為聖人或成佛,或去天堂,你也是好人,優秀的人。[…]

Host:我們誠摯感謝最仁慈的師父,始終努力幫助人類以更慈悲體貼的方式行事,造福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眾生。我們祈禱神聖的愛與智慧進入所有人的心中,讓我們創造一個完全純素的世界,伴隨著純粹的仁愛。願珍愛的師父在所有天堂眾生的護佑下,永遠平安、健康。

欲聆聽清海無上師與蠍子的精彩故事,以及為何她認為酒精比毒品更糟糕,請於二○二二年一月十三日週四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此次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

觀看更多
最新
4:23

世界有福了!主回來了!

2024-07-13   1750 次觀看
2024-07-13
1750 次觀看
2024-07-13
262 次觀看
2024-07-13
435 次觀看
2024-07-12
313 次觀看
2024-07-12
159 次觀看
35:10

焦點新聞

2024-07-12   2 次觀看
2024-07-12
2 次觀看
2024-07-12
503 次觀看
20:04
2024-07-12
2066 次觀看
2024-07-12
1 次觀看
2024-07-12
673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