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天主教神父(牧師)應該宣揚主耶穌真正的福音 2021.11.19

2021-11-25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十一月十九日週五,在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的另一場會議中,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從她為世界進行的閉關打坐中慈愛地抽出一些時間,回答成員們關於天主教教會當前時事的一些問題。

「Media Report from CBS – Nov. 17, 2021:

Church official(m):以聖父、聖子和聖靈之名。

Reporter(m):在巴爾的摩舉行的美國天主教主教會議上,教宗的美國最高特使在一份有關聖餐的文件進行辯論之前敦促他們『傾聽』。」

「Media Report from CBS News – Nov. 18, 2021:美國羅馬天主教主教們已經批准關於誰應該接受聖餐的新指導原則。這一議題源於一場辯論,這場辯論是關於支持墮胎權的天主教政治家,例如拜登總統是否能接受聖餐。新的指導原則並沒有直接禁止他們接受聖餐。然而,並不阻止主教個人拒絕他們。」

(師父,最近在巴爾的摩有個美國天主教主教會議,討論的問題之一是領受聖餐及其政策。雖然沒有直接提及,但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拜登對墮胎的支持受到一些主教的批評。而其中一些人建議在這種情況下,拜登不應領受聖餐。作為這場會議結論,支持墮胎的官員,如拜登,整體上來說不會被拒絕領受聖餐。但每位主教在其職權範圍內,仍可決定是否給予聖餐。請問師父對此有何評論?[…])有些人贊成,有些人反對,是嗎?(是的。)[…]

不是所有人都開悟,所以才會有討論。一開始就不應該有討論。(是的,師父。)所有宗教教義都告訴我們:「不可殺生。」(是的。)(對。)(這是最基本的,是的。)他們正大規模屠殺,每年世上四、五千萬人的生命。(哇,是的。)我的天哪。然後很多地方抱怨說他們沒有足夠的嬰孩來培養年輕的一代。(是的,師父。)

你怎能討論墮胎?根本不應該有任何關於墮胎的討論。對嗎?(是的。)想像一下,你我被以如此可怕的方式墮胎,就像我在紀錄片中及新聞中看到的那樣。太可怕了。(太恐怖了。)比地獄還糟糕。(是的,的確。)就像是種邪惡的做法。所以他們不應討論墮胎,若他們是所謂的神父(牧師),並為上帝工作的話。(是,師父。)能看得出來。(非常清楚。)

但我很高興有些神父已經很開悟,至少能遵守上帝的誡命,保護生命,無論多年長或年幼。(是。)

「Media report from AP Archive - Nov. 16, 2021:

Voris(m):我們主要為二樓那邊使徒的繼任者祈禱。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都被蒙蔽了真理。他們的信仰被扭曲了,他們的教義模糊不清。而此時他們和我們正在遭受這種影響。

Randisi(m):在此向主教們傳達資訊,致主教們,他們應該執行第九一五條教規,不允許犯下彌天大罪,特別是墮胎的人們以及惡劣的政客,他們不應該接受聖餐。」

「Media Report from CBS – June 17, 2021:科迪萊昂說,他不會給拜登總統發放聖餐,部分原因是總統公開反對教會認為非常重要的一個議題。(我們在能讚美的地方讚美,但我們需要糾正需要糾正的地方。)」

「Media Report from EWTN – Oct. 30, 2020:當他們承認自己是天主教徒的時候,並繼續說他們支持墮胎合法化,這就產生了另一個問題,因為他們現在正誤導其他人相信:『嗯,我是個好天主教徒,我正這麼做,所以你也能支持墮胎。』」

「Media Report from EWTN – Jan. 29, 2021:我認為他的靈魂處於險境。你知道的,當他們措辭委婉…當你正在侵犯基本人權,你措辭委婉。於是你說這是給窮人的醫療保健。還有什麼其他的醫療外科手術能讓兩個人進去,一個出來時已經死了,而另一個在情感、精神上,有時甚至是身體上傷痕累累?」

「Media Report from EWTN – Oct. 30, 2020:剝奪無辜人的生命,在道義上,絕沒有正當的理由。墮胎是在胎兒生命最脆弱時,最無力保護自己時,對胎兒進行攻擊。」

「Media Report from Focus on the Family – Nov. 6, 2021:我們都看過超音波檢查,我們看過影片,我們也看過胎兒十週時的靜態照片。他們在裡面跳躍、滑動和移動。」

特別是年幼的人類,他們還很無助。(是,毫無防備的能力。)他們就像尚未綻放的花朵,或綻放到一半等著發揮他全部的潛力。這是件十分悲哀的事,即使是支持這種做法也比邪惡更糟糕。(是的,師父。)

(宗教領袖主要應該保護所有生命…)是的。我說過很多次了,魔鬼只會懲罰壞人,那些胎兒及嬰兒是如此無辜。(是的,的確,對。)

我簡直不敢相信那些所謂的神父竟然支持墮胎!因為若你把神聖的聖餐交給支持的任何當權者或團體,或是任何人或政府領導人,那就意味著你鼓勵墮胎。(對。)至少你縱容了它,或至少沒有讓那個人覺得這樣做是一種罪惡,沒有讓他們醒悟。反而就這樣隨它去。

在人類覺醒並廢除這些邪惡的暴行之前,還有多少未出生或剛出生的嬰兒被以如此可怕的方式殺害。(對。)就連殺害動物族人也已經是不應該了。(沒錯。)[…]

我們甚至不應該再吃動物族人,(沒錯。)因為所有的眾生都熱愛生命。(對。)更遑論殺害自己的物種,自己的骨肉,像子宮裡的胎兒。這很糟糕。[…]

「Media Report from Focus on the Family June. 20, 2021:一九七三年以來的六千兩百萬胎兒是加州加上佛州的全部人口。佛州是我生活的地方。在佛州,我們保護還在蛋裡的海龜寶寶。如果你去彭薩科拉海灘,你僅僅是打擾了海龜媽媽以沙埋卵,你可以在監獄裡待一年,並被罰款十萬美元。在美國六千兩百萬胎兒的生命被合法剝奪,這在上帝眼中絕對是邪惡。」

所有這些縱容、支持,甚至無視這種重大罪孽的神父,都將承擔後果。(對。)要在地獄裡受折磨,就像子宮裡的胎兒必須承受的那樣,但要多倍地承受。(哇,是。)因為事實就是如此。尤其若你身為神父(牧師)已知道是非對錯,(對,是。)而你犯了如此令人髮指的罪行,即使是精神上的,或只是出於任何原因。就算你沒有直接殺害那名胎兒,你還是要承擔責任,這樣你才會知道什麼是慈悲,知道什麼是痛苦。(是的,師父。)[…]

你施加於別人的,別人也會施加於你。(的確。)這就是這個物質世界的法則。沒人能倖免。(對。)尤其是那些明知故犯的人。(是,師父。)或鼓勵他人,或縱容這樣的做法。(是的,他們還不明白後果。)[…]

我一直在為所有這些動物族人和胎兒哭泣,他們是如此無奈且無助。人們對待他們比在地獄裡還糟。(是的,難以置信。)比對待任何罪犯還糟。(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應受此對待。)不應如此!即使是罪犯,也有律師為他們辯護。(是。)或減少刑罰。甚至必須罪證確鑿才能懲罰他們的罪行。但這些寶寶,他們並沒有做錯什麼。(對。)(是,真的好狠心。)[…]

「Media Report by CBS This Morning June. 17, 2021:聖地牙哥主教羅伯特·麥克羅伊,上個月寫道,將聖餐儀式武器化將帶來可怕的黨派分歧,這些分歧已經困擾著我們的國家到禮拜的行為中。」

(師父,這場會議中有一個論點,一些主教認為支持墮胎的政治人物應該能夠繼續領受聖餐,他們的論點是,不然這將造成分裂並使聖餐政治化。這是真的嗎,師父?)

不,這不是真的。若他們想團結一致,就應與耶穌的教理一致,(是的。)(明白,師父。)與上帝和聖經一致。明白嗎?(明白。)「不可殺生。」非常簡單。(對。)沒什麼好爭論的。(是的。)他們甚至還是神父。(沒錯。)他們對這些誡命都非常清楚。(是的。)他們什麼都不缺。人們崇敬並信任他們,所以他們應該引導人們走上正道。(是的。)[…]

每天,有多少無辜可憐的胎兒無助地任人宰割,在痛苦中死去?(是的,師父。)因為神父(牧師)和所謂的教宗,天主教帝國的國王,鼓勵人們這麼做。(是的。)他並不是說:「好,去吧,去墮胎吧,」但他透過默認墮胎是可行的來鼓勵它,而非說什麼來反對它。(是的,師父。)不是勸告信徒:「請不要那麼做,除非對胎兒或母親的生命,或兩者生命有確切必要。」(是的,師父。)

他們應是點燃智慧、正義和道德觀火炬,供人們遵循的人。(是的,沒錯。)這就是人們信任他們的原因,(沒錯。)並為他們建造大教堂供他們居住並成為大人物。(是的,師父。)倘若你只是縱容或支持任何事情,那你就和作惡者沒有兩樣。(是的,沒錯。)

他們應該教導人們誡命:「不可殺生。」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很簡單理解。(是的,的確。)即使是五歲的孩子也明白這一點。(對。)[…]

上帝加持這些神父(牧師),他們真正捍衛生命權,守護生命和愛心。(是的,師父。)這些才是神父應該有的樣子。[…]

《聖經》教導說,你們必須彼此相愛,因為你們都是兄弟手足,都是上帝的孩子。你怎能去殺害你的另一名兄弟姊妹,就算他們是你的孩子?尚未出生的孩子。(了解,師父。)[…]因一切都是上帝所創的。上帝希望他們在這世上做些事情來幫助別人。(是的,是的。)想像一下,若世上沒有嬰兒了,最後我們都死光了。(是,這樣不好。)你們認為上帝希望這樣?(不。)不希望!上帝為我們創造這世界來生活並生生不息,(是,師父。)[…]

神父就像是不同宗教信徒的燈塔。(是的,沒錯。)他們必須先開悟,才能引導別人。(對。)[…]多數神父(牧師)或出家僧侶,只是穿著長袍而已。(的確是。)[…]

你剛才提到的那些神父簡直是披著羊皮的狼,正如《聖經》中提到的。《聖經》警告我們說:「要提防那些披著羊皮的狼。」(是的。)那些神父就是那些狼。教宗也是。無庸置疑。(是的。)「憑著你的果實,就可以認出你來。」(是的,師父。)[…]所以,如果這些神父沒有遵循耶穌的教導,然後他們…做相反的事,甚至說或做對人類有害的事。他們就真的是披著羊皮的狼。(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60 Minutes Australia 2015:天主教教會有著保護施虐者,而不是保護受害者的可怕歷史。」

「Media Report from AI Jazeera Oct. 23, 2019:十七年來,法律學者瑪西‧漢密頓一直在爭取法律,讓兒童性虐的受害者有更多時間提出索賠的法律。而在全國各州首府,天主教教會一直是她的對手。」

「Media Report from AI Jazeera Oct. 6, 2021:羅馬天主教會在世界各地以毀滅性的規模摧毀了年輕人和弱勢團體的信任。」

「Media Report from AI Jazeera Feb. 17, 2017:基本上這是個黑手黨。他們有很強大的朋友。有贊助者。有希望被認為與教會關係密切的人。」

「Interview by the Huffington post Apr. 12, 2019:這已持續三百多年了。梵蒂岡掌控了一切,而且有據可查。他們比我們的政府還強大。」

「Interview by 60 Minutes Australia 2015:這些人現在實際上應該面臨刑事指控。而非僅僅受到教宗或教會的制裁,或僅是媒體的關注。據稱這些人允許虐待兒童的行為持續存在,有時甚至持續多年。而這是不可饒恕的罪行。」

那些猥褻兒童,強暴幼童,或來自虔誠家庭的祭壇青少年或青少女的人,應該在一般的民事法庭上受審,就像其他人一樣。(是的,師父。)他們所穿的衣服並不能免除他們的罪。[…]僅僅因為他們是天主教體系中的神父(牧師),並不能使他們免於起訴。(免於懲罰。)[…]

不應允許他們繼續任職。(沒錯。)「僧袍無法造就和尚。」這是我們在悠樂(越南)的說法,或也許還有許多其他國家。[…]正如聖經所說,披著羊皮的狼不會使狼變成羊。(對。)(是的,師父。)所以,僅僅因為他們與梵蒂岡共事,並不意味其他政府的法律不適用於他們—倘若—傷害自身公民的話。[…]

梵蒂岡什麼都不是。倘若它沒有道德,沒有實行耶穌的教理,就是空洞的。(是的,師父。)(了解,師父。)就只是空牆,那裡的神父(牧師)也只是空殼。(對。)聖袍無法掩飾他們的罪惡,無論在天堂或人間。[…]

這些天主教會的神父(牧師),他們傷害孩童、猥褻他們、強暴他們、折磨他們、殺害他們,他們是危害人類的罪犯。他們甚至應該在海牙那個國際法庭受審。若沒有國家能審判他們,可以在那裡審判他們。(是的,師父。)否則,他們會繼續犯下這些罪孽,傷害更多的孩子。現在和將來都是如此。在我和你們說話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在暗地裡受苦,隱晦不明地且無人在乎。事後他們只是讓他們消失。(太可怕了。)就像許多剛被發現的無名墳墓那樣。最近甚至在美國也有。之前是在加拿大的那些學校裡。

能夠想像嗎?(哇。)有許許多多多,噢,每年有無數的兒童或婦女消失,(噢,太可怕了。)到處都是。做這些事的並不一定是職業罪犯,做這些事的是神父(牧師)。(他們比罪犯更糟。)比罪犯更糟糕,因為他們受到保護。(對。)(是。)而且沒有人懷疑。即使人們知道,人們有所懷疑,仍然繼續讓他們擔任大職務。(沒錯。)(是的。)所以他們可以繼續躲在門後,更熟練地猥褻兒童。(天哪。)而且甚至沒人知道。他們現在會更加小心,更加熟練。(是的,師父。)倘若他們被再次發現,教宗也只會原諒他們。(噢,天哪,噢,不。)(真是難以置信。)你們可以看到,(是,師父。)置之不理!

所以,這個梵蒂岡或所有沾滿血腥或精神虐待的教會,都應該被廢除。(對,是的,師父。)把它變成孤兒院什麼的,為人類贖罪。(同意,是的。)[…]他們毫無作為!(噢,天哪。)[…]

說到這個,我只覺得我的心無法承受。[…]那種痛苦…有時是難以忍受的。(噢,師父!)倘若你有身體上的傷口或疼痛,人們會曉得,但這是精神上、情感上的痛苦,(是的,師父。)精神上的痛苦沒人能看到。(噢,師父…)只有自己知道,即使如此,我也覺得不如那些孩子、那些受害者來得那麼糟,他們是那麼無助、那麼恐懼、那麼驚恐、那麼害怕和孤獨,當那些壯碩肥胖的神父(牧師)壓在他們身上時。(噢,天哪。)

「Interview by KHOU 11 Jan. 2019:神職人員性侵兒童。而生活永遠改變了。他們奪走了你的靈魂…

這是邪惡的,這是我唯一所能表達的。

作為一個孩子,你永遠無法忘記那張臉。

我會乞求上帝讓我死去。請讓我死去吧,因為我不想讓他再這樣對待我。」

「Interview by WRAL Documentaries April 2018:我從未真正責怪過他,我責怪我自己。而那種自責隨著時間推移變成了一種自我憎恨。」

「Interview by The Guardian Feb. 2016:我從未想過要告訴任何人。當校長虐待你時,能跟誰說呢?我把它放進我腦子裡的櫃子裡,然後關上了櫃子的門。(他不斷地做惡夢和回想起痛苦的記憶,且被診斷為患有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Interview by WRAL Documentaries April 2018:我一開始保守這個秘密的時候,就好像我的內心裡藏有一種小毒。(這導致了抑鬱、孤立和自殺的念頭。也導致了酗酒和吸毒。)」

「Media Report from HuffPost Apr. 12, 2019:茱迪絲‧費雪修女,當時卅七歲,我十三歲。我的世界就在那時改變了。

她奪走了我的生活。奪走了我的性能力。奪走了我的心靈。她毀掉了我生活中曾有過的所有底線。我因她而失去我的家庭。我現在正在康復中。自一九九四年開始,我就一直在為此而掙扎。

你深深傷害了一個孩子,這是一種精神上的強暴就像是終生的烙印。於是從現在起,它給一切都蒙上了陰影。我無法想像我生命中曾發生任何事會像這件事這樣傷害我。那是種癒合不了的傷口,無論你有多麼堅強,無論你得到多少治療,無論你有多少愛,或轉移注意力或找藉口,它都是精神上的強暴。真的是如此。確實是如此,它不會消失。它偷走了你的信仰。我羨慕那些有信仰的人。」

「Interview by The Guardian Feb. 2016:我不再上教堂了。(您失去了您的信仰?)我失去了信仰。如果你看到波士頓教會如何試圖掩蓋這些事,並且讀到這個國家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案例,我失去了信仰,是的。」

上帝,請祢做點什麼吧!你不能讓這個世界變成這樣,被這些披著羊皮的惡狼所控制。請求祢了,他們把祢神聖的教堂和梵蒂岡也變成血腥的屠宰場。請求祢幫助我們。幫助這些孩子們。請幫助這些無助的胎兒與孩童,請求祢了。他們對人類來說太強大了。人類已經被洗腦、被馴服得相信他們說的任何話。但他們不是神父(牧師);他們不是在宣揚祢的教理。他們正在殺害胎兒與孩童,他們所做的與祢的教導和與耶穌的教導完全背道而馳。[…]

我希望人們醒悟過來,不要崇拜他們,不要尊敬他們,不要聽信他們錯誤、邪惡的觀點。請用你自身的判斷力保護你自己的胎兒和你自己的孩子。請不要把他們送入他們邪惡的懷抱,因為他們會傷害他們。不要聽他們的而殺害你子宮裡的胎兒。拯救你的寶寶,就像你在街上看到一些無助的寶寶,會把他抱在懷裡帶到安全的地方。請對你自己子宮裡的寶寶也這麼做!他們是你的骨肉。不要聽那些邪惡的神父(牧師)的話。請別這麼做!因為你會下地獄。[…]

還有其他問題嗎?(是,師父。)

(在這場,天主教主教會議中,)是。(支持生命的堪薩斯城大主教約瑟夫‧諾曼,「呼籲主教們達成共識,讓政治人物們同意教會對『人類固有尊嚴』的看法。但他也敦促主教們『不要害怕履行自己的義務,讓他們知道反對教會教義有多麼嚴重。』」)是!

(師父,為什麼仍有一些主教不願完全同意這一點?為何有信仰的人不敢在保護基本人權和教會教義方面採取行動?)[…]

他們害怕是因為,我在某則新聞中看到六十%天主教徒支持墮胎,說墮胎可行。(是的,師父。)這來自於上位者!(是的。)教宗知道大多數虔誠的天主教徒都是女性。(是的。)他害怕會失去她們,若他違反她們的意願。(明白了,師父。)所以這一切都是為了名利。[…]

那位教宗,我在新聞影片中看到,他甚至在拜登面前點頭鞠躬。你能相信嗎?(哇。)噢,天哪。(哇。)他是這個天主教體系正式的國王,和所謂上帝在人間的代表,而他卻向世俗的權力鞠躬,(哇。)意思是俗世的力量,人間的力量。(是的。)他真的一直在點頭鞠躬。[…]那不是謙遜。他早已知道這人是壞人,卻向他鞠躬、卑躬屈膝。看到了嗎?(難以置信。)[…]只是想把自己留在那個位子上,梵蒂岡的座椅上。[…]

人們可能也會因為拜登的惡魔力量感到害怕。甚至讓教宗俯首稱臣。(是的。)教宗的惡魔力量比拜登少。[…]

所以,他們很害怕。他們可能並非都邪惡。不是所有人都邪惡,只是有些人受到其他神父(牧師)的邪惡力量的影響,(是。)或非常害怕報復。[…]

還有問題嗎?[…]

(教宗方濟各在二○一六年,永久允許世界各地天主教神父[牧師]寬恕墮胎的罪行。師父,為何神父[牧師]眼中的重要權威似乎是教宗,而非耶穌基督及《聖經》的教義?)是啊,怎能這樣?怎能這樣?問得好。

非常好的問題。我也問我自己。但我以前告訴過你們,他們很邪惡。他們在為撒旦工作。就像秘密特工。(是,師父。)他們是秘密間諜,撒旦的秘密特工。(噢。)[…]

神父(牧師)們站在罪犯那一邊,支持像墮胎這樣的罪行—並藉由寬恕來鼓勵它。(對。)太容易了。即使你剛剛殺了你的孩子,然後去教堂,在那裡放五美元,或向別的神父(牧師)懺悔,然後你的罪就被消除了。哈!就連兩歲的孩子也不會相信的。連神父(牧師)自己也有罪,做壞事。(是的。)他們怎麼能寬恕你?神父(牧師)怎麼能為你承擔任何業障,或者為你消除業障?(懂,師父。)即使以耶穌的名義。耶穌不能透過這些骯髒的垃圾桶工作。[…]

他們罪惡滔天,所以怎麼能呢?你怎能做了任何罪惡的事,然後去懺悔,就夠了呢?這是個錯誤概念。(是,師父。)他們製造所有這些藉口,這樣就可以有更多追隨者、更多捐款,(噢,我明白了。)更多權力、更大的教堂。[…]他們都應該被解僱。[…]

他們都應該走,跑開。逃走,為他們的罪孽懺悔。否則,魔鬼會緊追其後戲弄他們、殺掉他們,在地獄一刻不停地折磨他們。(哇。)嗯,這就是事實。(是。)他們無法逃脫宇宙的法則。他們無法逃掉上帝的憤怒。[…]

他們對人類犯下(可怕。)難以想像的罪行,對成人和兒童還有嬰兒都是如此。他們比罪犯更壞。他們比魔鬼更壞。他們應該永遠被關在深層地獄。(是,贊成。)惡魔會對他們為所欲為。沒人能幫他們。即使他們懺悔,我也不確定上帝會有多大的寬容,除非他們真的改過自新。吃純素,用一生真正懺悔,用他們生命的每一秒懺悔。也許。(是。)也許懲罰會少一些。[…]

婦女或年輕女孩、女士,她們對於做父母沒什麼經驗,(是的。)或者可能是第一次懷孕。(是的。)在她們面對世俗需要和物質必需品的弱勢情況下,她們在精神和思想上變得更軟弱,(對,是的,師父。)而且更易受到任何建議的影響,即使是錯的。即使她們內心知道殺死自己的孩子是錯的,但如果教宗同意,沒有反對,(懂。)沒有好好教她們別墮胎,她們還是會做。你明白嗎?(明白。)還有那麼多有權勢的神父(牧師)也都同意了。然後她們就去做了,就像在壓力之下,她們有什麼資格反對他們嗎?[…]她們(婦女)仍然聽從,因為她們處於弱勢,(是。)被物質需求和世俗壞能量弱化了。(是。)因此,她們可能違背自己的意願,違背自己比較好的判斷。[…]

她們需要真正的幫助和道德支持,非邪惡的建議。(是,師父。)(神父[牧師]們應該知道得更清楚。)[…]

他們怎麼能寬恕她們?他們沒有力量。(懂,師父。)他們違背上帝的誡命。(是。)他們反對耶穌的教理。[…]他們不是幫助脆弱的、軟弱的婦女拯救她腹中的生命,而是把她引向相反的罪惡的方向。(是。)(真的很糟糕。)所以這種業障,這種罪,這個果報,他們將無法逃脫。(是,師父。)即使是最強大的明師也無法拯救他們。(噢。)他們將必須下地獄。[…]因為「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宇宙律法對任何人永遠都不會失效,無論他們是誰。(是的,師父。)[…]

上帝在看著,天堂看著一切。你無計可施,無處可逃,永遠逃不掉!(是的,師父。)[…]

傳揚耶穌的真正福音,敬畏、崇拜上帝的人有福了。(是。)我會幫助他們。我會在靈性上幫助他們。[…]

好,那麼感謝你們以自己的能力為世界所做的一切。但我們必須感謝上帝賜給我們這些。(是。)感謝賜予這天賦。(感謝上帝。)我們生來一無所有,記得嗎?(對,是的,師父。)所以無論我們發展了什麼,都是上帝的旨意和福佑。(是,師父,對。)感謝上帝讓我們擁有的一切美好事物,感謝上帝保護我們遠離所有錯誤的概念和邪惡。(是。)[…]

你們全部,內部和遠端的,我再次感謝你們,[…]做正確的事,感謝你們聽從上帝給予的內在啟示,能夠透過我們的工作理解和感激上帝的福佑。(謝謝師父。)(謝謝上帝。)世界也感謝你們。(謝謝您,師父。)動物人民感謝你們。還有天堂也感謝你們。暫時告辭了。(師父再見。)(師父保重。)(我們愛您,師父。)(我們愛您。)(謝謝您,師父。)我也愛你們。[…]

Host:最慈悲的師父,我們由衷感謝您分享寶貴的智慧,並提醒我們生命的基本原則。願所有相關之人開始傾聽自己的良心,從而採取一切正確和必要的措施,在教會中維護主耶穌的教理。並為一個公正的社會祈禱,於此社會中,沒有胎兒或孩童會經歷苦難,上帝的經文得到遵從。願摯愛的師父在所有偉大天堂護佑下,永遠身體安康。

欲聆聽清海無上師對教宗與拜登先生會面有何看法及更多內容,請於十二月廿日週一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此次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