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清海無上師開示講經

真正的慈悲心與醒悟才是解決之道 2021.12.21

2022-01-05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一年十二月廿一日週二,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親切地與一些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通話,並閱讀了摘自經典《聖訓》,以及由呂輝元和鄧文礱編纂的《越南童話集》中的故事。會議期間,師父也慷慨地撥空解答團隊成員的各種提問。

(師父,教宗說現在的家庭暴力幾乎是邪惡的。那麼這是否是個好現象,表示他可能正在改過向善?否則他為何這麼說呢?)

這又是個掩人耳目的故事。他在拐彎抹角繞圈子。他先是責罵修女,(是。)然後他現在又談起了家庭暴力。(是,針對女性。)他就只是在繞圈子,在隔靴搔癢。他一定有什麼要隱瞞的。(噢。)因為他自己,我沒有證據,但他一定也做過或正在做同樣的事。這就是為何他什麼都不敢說。

「Interview by Sarah Westall Published Feb. 23, 2019:他自己阿根廷的經歷:在三年內,他先是成為一名神父,後來又成為阿根廷耶穌會的最高首領,稱為總會長,在軍事政變發生前一年,他又成為軍政府的顧問。他們謀殺了三萬阿根廷人,他還幫助販賣那些政治犯的孩子。他就像骯髒的打手,他全力幫助軍政府。所以他具有如此骯髒的不可告人的背景。他在阿根廷面臨他的神父們對他的起訴,他們指控他與軍方勾結。」

「Media Report from Fanpage.it Feb. 27, 2017:二○○九年,六十七名殘障人士報告了一群神父對孩子們的性侵害。受虐者是孩童,維羅納普羅沃洛學院的學生,其是為聾啞人開設的宗教學院。

Abuse victim 1 (m):我入學普羅沃洛學院時只有三歲半,我親眼目睹了一切,那是可怕的折磨。

Abuse victim 2 (m):我第一次經歷性侵害,是在我六到七歲之間。

Reporter (m):仍在世的神父中,是誰性侵害了您?(那個唐‧皮科里神父,唐‧皮科里太可怕了。)

VO:唐‧皮科里來作客,住在位於維羅納附近的內格拉爾的梵蒂岡住所。

Reporter (m):不管怎樣,在那屋子裡發生了什麼邪惡的事?(不,這取決於…因為斷袖之癖就是個笑話,那些都是笑話。)

那麼,是不是所有神父都幹了那種事?(多數神父,是,是的。)

甚至有性行為?(是,是的。)性行為?(是,是的。)

當罪行曝光時,神父們怎麼樣了?他們被免職了嗎?(是的,被免職了。)性侵害罪行是何時被發現的?(比方說,唐‧吐拉提他也做了那些事,然後去了美國。)

他們被發現性侵孩子時,被調走了嗎?(是的,調去了阿根廷。)

VO:受害者要求與當時的布宜諾斯艾利斯主教伯格里奧(方濟各)會面。

Abuse victim 3 (f):我們在阿根廷試著跟教宗方濟各見面。所有的受虐者。(他)卻從未接見我們。甚至是他當紅衣主教時也沒有。我確信他知道。

Reporter (m):梵蒂岡有被告知有關這些戀童癖神父事情嗎?(是,梵蒂岡被告知了,因為受害者們在二○一三和二○一四年給梵蒂岡寫了數封信。我們決定去羅馬親自將信交給教宗。因為這麼多年來,我們沒有收到任何回覆。他要求我們原諒他所發生的事情,並告訴我們為他祈禱…沒有其他的。)

VO:朱塞佩‧孔西利奧也出席了與教宗的會面。

Abuse victim 4 (m):他臉紅了,並說:『原諒我』,然後做了一個禱告。但我不需要禱告,因為現在我的生活被毀掉了。

VO:梵蒂岡委員會在二○一○年未將任何涉案神父逐出教會。所有的證據都被梵蒂岡封存。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受害者因被性虐待而得到賠償。」

因為他們彼此心知肚明。(是的,師父。)如果兩個盜賊一直在一起做壞事,怎會有人出去說:「噢,你是壞人,很壞。」(明白,師父。)因為他們對彼此太過瞭解了。[…]

天堂告訴我關於他的事,但我不想把它挖出來。我不想告訴你們。那太醜陋、太骯髒了。(對,師父。)(是的,可以理解。)[…]

他在隱瞞一些事,(明白,師父。)個人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嘗試很多事情,只為了分散人們的注意力。(啊,對。)他無法開口指責或評判那些強暴兒童、猥褻幼兒之類的人。甚至還是三、四歲的幼兒。(是的,師父。)任何正常人都知道這是最大的邪惡。(是的,師父。)但他指責除此之外的任何人。他只包庇這些人。[…]

這個人隱瞞了很多事。他並不像外表看起來那麼好與善良。總之,對於沒有識人之明的人類來說,會把他看作人類。他不是人類,我跟你們說過。(是,師父。)我看過一次,他就像個魔鬼。(噢。)這也顯現在一些照片中。但他們隱藏得太好了。他們偽裝得很好,這些人都是比普通惡魔更大的惡魔。(噢。)所以他們有很好的偽裝;你無法看清楚。(噢。)[…]不是每個人都能發現。但是你可以看他們做事的方式,(是。)或說話的方式,就會知道他們是魔鬼。(對,師父。)他甚至承認這一點,儘管是個玩笑話。[…]天啊,在人們認知到這點之前,他還能有多惡魔,有多邪惡?我不需要證明他是魔鬼。(是的,師父。)他自己證明了這一點。

所以不要再相信他所說的任何話。這只是另一種掩飾,使人轉移、分散注意力。這樣人們就會忘記他和他那些仍在傷害兒童的戀童癖神父(牧師)。[…]

噢,他說什麼?家庭暴力…?(近乎邪惡。)近乎邪惡。(是的。)與他和他的心腹做過或所做的事相比,沒有什麼是邪惡的。(是的,的確。)並支持那些殺害胎兒和未出生嬰兒的殺手。[…]

沒有什麼是比所謂聖潔的神父(牧師)折磨、強暴那些無辜的嬰兒和兒童,甚至成年人還更邪惡的事。他們是戀童癖神父(牧師)。就算他說家庭暴力是幾近邪惡的。

當然,任何暴力都不好,但至少這些人,你知道的,是在共同的家庭中生活,他們可能會使對方生氣,可能與對方有不好的業障,可能會發生爭執或有家庭問題或財務問題,他們因外面的工作而壓力很大,回到家又有另一種壓力沉重的情況,孩子生病或妻子不舒服等,有經濟上的困難,所以他們可能會抓狂。也可能有酗酒或吸毒的問題。所有這一切,加上彼此住在一起,所以讓彼此都很緊張。

但這些被神父(牧師)無情地強暴或折磨甚至謀殺的孩子們,與神父(牧師)沒有任何的關係,他們沒有與他們住在一起,總之沒有煩擾到他們,他們卻來強暴他們,只是因為他們有權力。孩子們是弱勢的,所以沒有什麼可以與之相比,所以教宗不應該試圖繞著圈子指責所有人,卻不指責他自己和他的戀童癖神父(牧師)。這個邪惡的幫派應該被送回地獄,再次被永遠禁錮在那裡。地獄才是他們所屬的地方,而不是在這星球上。[…]

為了保護基督教和教會的聲譽,他們應該除掉這種邪惡。(是的,師父。)從教宗到所有這些戀童癖神父(牧師)。一旦發現了,就應立即把他們除掉。[…]

天啊!我只有向上帝祈禱,希望所有孩子都平安,至少做些什麼或祈求天堂做些什麼,否則這就不是我們應該生活於其中的社會。(是的,師父。)[…]還有其他問題嗎?[…]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Dec. 17, 2021:政府科學家表示『奧密克戎』正以驚人的速度傳播。

Lisa King (f):人們呼氣、吸氣,是很正常的事情。從出生那一刻起,就開始呼吸,然而當你進入不能呼吸的階段時,你會感到恐慌。你會想:『嗯,我能做什麼?』我一生中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我不希望其他人經歷這樣的…」

「Media Report from NBC 7 Dec. 23, 2021:真的很可怕,不能呼吸是很可怕的。(夏倫已完全接種疫苗,並在最近接種了加強劑。)我喘不過氣來,即使是現在說話也有點困難,仍喘不過氣來。感到胸口疼痛。好像有磚頭壓在我的胸口上。」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Dec. 17, 2021:我現在每週去健身房三或四次,騎山地自行車,從不生病。它令我震驚,您剛才說您認為這不會發生。感覺好像我的脖子每天被勒住五次,真的很糟糕。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個月,我也接種了兩劑疫苗,在五月和七月接種的。」

(據報導,奧密克戎現在與德爾塔變種一樣嚴重。)至少一樣。(至少一樣。所以,師父,這是很令人擔憂的。有什麼解決方案嗎?是否會有針對此病毒的疫苗,因為據說,奧密克戎變種的傳播速度比德爾塔快七十倍?)

而且這變種現在甚至可以逃避疫苗了,據他們所說。(是的,師父。)我讀到即使是德爾塔再感染的風險也較小。(對。)比奧密克戎的再感染率少四到五倍。(是的,師父。)另外,若你感染到其他的新冠病毒,甚至像是德爾塔,若你已經感染了,那麼你至少會受到保護六個月。但若感染奧密克戎,保護期會短很多。(噢。)受到的保護更少,或有十九%保護率等等。(明白,師父。)

所以奧密克戎非常可怕。(是的,師父。)我沒有解決方案。我已告訴所有人要吃純素。(是的,師父。)這是最好的辦法,但恐怕現在為時已晚了。(噢,天啊。)恐怕現在為時已晚了。(噢,哇。)如果你持純素,還是可以得到一些幫助,如果你有祈禱,而且你是真誠的,在祈禱前的罪惡行為也比較少,也許就會得到救贖。(是的。)但現在可能為時已晚。新冠病毒首領、軍隊首長告訴我的。(噢。)而且不僅如此。看來天堂想要毀滅人類,不僅僅是現在,還有未來。(噢。)

我無法告訴你們細節。(是的,師父。)我不被允許告訴你們。這十分可怕。(噢,師父。)而長期效果和秘密的影響,沒有人能發現。(噢!)情況就是如此。(是,師父。)他們只發現表面而已,他們已發現了許多事了,甚至像精子數量減少,諸如此類的。(是的,師父。)還有很多事情,我不被允許告訴你們。但看來人類不會被赦免了。我把這寫在日記裡,一些細節,但我不能告訴你們。(好的,師父。)

我只想告訴你們,看起來人類即將被消滅殆盡。(噢,天啊。)[…]這是很可怕的。一開始,他們說:「噢,不要驚慌。這只是輕微的感染。」不,不是,這只是表面。(是的,師父。)但我也告訴過你們,不管私底下或公開地,這並非其看起來的那樣。(是的,師父。)

病毒變異不是為了好玩。[…](是的,師父。)他們是有目的的,目的是為了造成最大的傷害,(噢,哇!)對人類的傷害。(哇!)不只是現在,將來也是。人們就是不悔改。我的天哪,我希望他們能悔改一些,這樣他們才能自救,拯救人類的血脈(是的,師父。)和基因庫。因為如果基因受損或被清除…那人類就完了。(是,師父。)人們就是不聽。能怎麼辦?我每天都在努力,但我不認為天堂會有任何寬貸。我正盡力而為。(感謝師父,感謝您所做的一切。)[…]有一些慢性和長期的後遺症。科學家們還不知道,甚至也許他們不會知道。[…]

奧密克戎隱藏的長期影響,對科學家而言,很有可能很難找到。即使找到了,也不確定我們能否治得好。[…]他們永遠不會發現整件事情的真相。(噢。)他們只會看到結果,他們甚至可能不知道這起因於奧密克戎。他們可能只會說,人類變得更加退化之類的。我不想說再多了。[…]

我為了這一切失眠,但我還能做什麼呢?人類,他們就是不改變,而且事情似乎越來越糟。若他們繼續只依靠科學,追逐疫苗一個又一個,那不是究竟。那不是真正的解決方案。真正的解決方案是人類的道德標準,以及慈愛、同情心。真正的同情心,不單是阿修羅情感。[…]我們需要真正的同情心,真正的覺醒,以避免所有這些災難和一個又一個變種的大流行病。(是的。)[…]

如果人類失去這個自己內邊的愛心,他們就已失去了一切。不再有人性的品質。你們明白嗎?(是,師父。)不配再做為人類。這就是為什麼天堂要毀滅他們,因為他們甚至連做人的標準都達不到。即使你想再次成為人類,不下地獄或不投胎到不同的其他物種,譬如動物族人或低等動物族人,或凶惡動物族人或任何類似的物種,那麼你必須遵守戒律,五戒或十誡。(是的,師父。)[…]

好,還有其他問題嗎?(我有一個問題,關於您上次給的秘密,師父在上一次視訊提到如果人們茹純素又有仁慈之心,那他們就不會被感染。這是否取決於一個人具有多少仁慈之心,也許你還是會生病,但症狀輕或完全沒事?)

是的,這是真的。這取決於幾件事情。首先,如你所說,也許或多或少的仁慈。仁慈有兩種:外在表現及真正內在,或兩者皆有。(是的。)有些人似乎很仁慈,但他們並不是。他們只因為可以這樣做,因為他們有錢或因為他們想被視作一位仁慈的人,但他們的內心並沒有真正的同情心。(是,師父。)而真正的仁者是對他人有真愛,有同情心的人。他們內心真的像那樣。他們感受到他人的痛苦。當然,並不是像身體痛苦,但真的感同身受。(是的。)

許多人都有真正的仁慈之心,只是他們沒有培養它。(是的,師父。)如果我們是上帝的孩子,我們當然有這些仁慈心,但若我們生活在這世界,做各種世俗的事情,那麼我們就會忘記我們內心沉睡的真愛。就像我們忘記我們所繼承的聖光,我們是它的一部分,是上帝光的一部分。(是的,師父。)

所以,仁慈之心,當然取決於多少,以及真實與否。這不是外在的布施。仁慈不是外在的反應或甚至鼓勵或像讚揚那些做慈善或仁慈行為的人。不,不僅僅是這樣。必須是來自你的內心。(是的,師父。)[…]

然而他們內心是否有愛,上帝知道。(是,師父。)新冠肺炎病毒,雖小不可見,但他們知道一切!(哇。)[…]他們可看進你的內心、你的靈魂、你的思想,他們不看你的外在表現。當然,如果你用真愛做外在的慈善或善舉,發自你的真愛,那麼他們當然也會知道。(是的,師父。)如果你甚至盡力仁慈,即使你不確定你是否是真誠的,但你盡力了,你盡了最大努力,他們也知道。在此情況,你會染疫,但輕微。(是。)而且你會康復。

當然,純素已經是一種仁慈的行為,(的確是,師父。)若你持純素是為了慈悲。而即使你持純素是為了健康的目的,你也會從純素的良好能量中受益,然後你慢慢地也會發展出更多的愛、更多慈悲,(是,師父。)並且更仁慈。這只是種附帶效應。[…]

如果你做好事,盡你的誠意去試,就會有好的附帶效應。如果你是純素者,因為仁慈或保護地球,那麼你會因此受到更多好處。即使你生病了,比如染上新冠肺炎,它將只會輕掃過你身邊。(是的,理解,師父。)

另一個因素是你是否也有足夠的功德,(是。)來彌補這一點,那麼你很快就能康復。

另一個因素是你的定命,你注定因此喪命嗎?(噢。)這只是一個死亡的藉口,死亡的時辰到了,就必須死。(是,師父。)所以順道地你死於新冠肺炎。所以這是有很多因素,取決於諸多事物。[…]

很多肉食者還沒得到新冠肺炎或沒感染,因為他們可能在前世有很大的功德,那是第一種,或第二種是他們是魔鬼力量的化身。(噢。)他們來這裡為了傷害人類,就像新冠病毒自己本身。他們就像是盟友,(是。)所以他們不會互相傷害。(噢。)新冠病毒不會傷害那些人、那些眾生。所以看起來這些人他們怎麼沒有得到什麼,儘管他們做了那麼多壞事?他們是同夥的。(對。)(噢。)[…]

所以我也問了新冠病毒首領。我說:「為什麼,例如,那些戀童癖神父(牧師)和教宗,他們做壞事,他們講壞話,甚至反對耶穌,為何他們沒感染新冠肺炎或死亡?」首領們對我說:「因為病毒士兵們視他們為否定層級。」首領們對我說:「他們被『擺平』為成否定。」被「擺平」了。首領們沒說他們被分類或歸類。也許首領們不知道如何選擇那些字詞。他們被「擺平」成否定,所以他們不去碰他們。(噢。)這是壞消息,但我告訴你們真相。(是的,師父。)我希望我能告訴你們,這些人會快快死去,迅速死於新冠肺炎,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是盟友。他們正在努力傷害人類。你們明白嗎?(是,師父。)甚至在胎兒出生之前就已經開始了。他們已經想殺死胎兒,這樣他們就能吃胎兒的靈體。他們不只吃雞族人、大雞族人、大塊牛肉,他們還吃那些因墮胎而痛苦死去的嬰兒的精髓。(是的,師父。)他們都是為了血腥。他們一起工作。他們是盟友,他們不碰那些否定的人。他們都來自地獄。那些人們上來就是為了傷害人類。[…]所以任何其他傷害人類的都是他們的盟友。[…]

並不是所有未死於新冠肺炎的人們都是否定的人們,有些人們只是在前世有很多功德。(是的,師父。)所以,在這一生中,他們的命運並未歸入到這個類別。但還會有更多的方式,不只是這樣。記得以前,我問過:「你們想用新冠肺炎再懲罰人類多久?」他們告訴我會有更多人死。[…]

就像關於「奧密克戎」,新冠病毒首領幾天前告訴我,是早在新聞爆發之前,如同專家說的那樣,他們並不溫和,例如,他們和「德爾塔」一樣糟糕之類的。(是的。)且造成精子數量降低,(是的。)…等等。

我很早就知道這些。很多事情我早就知道,早在新聞報導之前。[…]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可以說出來。他(新冠病毒首腦)必須做他該做的事。(是的,師父。)[…]

Host:我們由衷感謝仁慈的師父的寶貴智慧,引領人類走上救贖之路。願我們都成功地記住我們內在的愛與光,因我們選擇了完全純素的生活方式,並適時保護最純潔的眾生免於傷害,從而拯救我們地球的未來。願慈愛的師父在所有天堂保護者的護佑下,身體健康,心境安和。

欲了解先知(祝他平安)所說的將在最終審判日受到真主保佑的七種人,以及新冠病毒首領的來歷,還有家庭暴力的根源為何,請於二○二二年二月一日週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此次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

另外,為供參考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與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播出日期:二○二一年十二月十八日

所有新冠病毒之首領的秘密 播出日期:二○二一年十二月廿四日

來自清海無上師的聖誕節訊息 播出日期:二○二一年十二月卅日

師徒之間:天堂不接納殺害未出生者 播出日期:二○二一年十一月九日

用自由意志來選擇公義之道 播出日期:二○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當誠信喪失:《聖訓》中末日時刻的跡象 播出日期:二○二一年十二月四日

天主教神父應宣揚主耶穌真正的福音 播出日期:二○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真正的聖人頭銜 播出日期:二○二一年十二月廿八日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