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當誠信喪失:《聖訓》中末日時刻的跡象 2021.11.14

2021-11-21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十一月十四日週日,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於仍為世界進行的密集閉關打坐中,抽出一些寶貴的時間致電無上師電視台的團隊成員,為其讀了一些伊斯蘭教理,並揭示我們社會中近來發生的一些令人擔憂的事件。

(共和黨會贏得下一次[美國]期中選舉或總統大選嗎?)

我從沒說過我有天眼通。(是。)但是最近,你知道紐澤西州選出的新州長嗎?(知道。)本來,共和黨的新州長參選人獲勝了。(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FOX 5 New York – Nov. 3, 2021:早期結果顯示,西塔瑞利在共和黨據點如大洋縣,獲得大量選票,而墨菲似乎在他二○一七年贏得的州內部分地區表現不佳…」

「Coverage by NJ Spotlight News – Nov. 3, 2021:我在這裡要告訴你,我們快要贏了,就要贏了。我們必須要有時間以確保每張合法投票都被計算在內。而且我很有信心,我相信當選票計算完成時,我可以站在你們面前,而不是說我們快要贏了,我可以站在你面前並說我們已經贏了。」

然後在午夜或隔天早上之後,有一些所謂的郵寄選票。(是的。)然後民主黨的老州長就贏了。(噢!)聽起來熟不熟悉?(熟悉。)

上一次,川普總統贏了。(是的。)然後在午夜或接下來的幾天…有一些郵寄的選票進來,(是的,是的。)然後拜登就贏了。(是,這和當時的情況很類似。)是,是。

如果民主黨人準備一些額外的選票什麼的,以防萬一,(是的。)那我就不曉得共和黨能否再次獲勝。(是。)

在維吉尼亞州的另一場選舉中,共和黨的楊金獲勝。(是的。)因民主黨人原本對獲勝很有把握…(是的。)民主黨人原本胸有成竹,因為拜登去那裡支持他們。(是的。)所以楊金贏了。(是的。)

緊接著的下一場是紐澤西州長選舉。(是的。)起先,共和黨的候選人獲勝,然後在午夜過後,隔天早上,一些郵寄選票進來,紐澤西州的老州長就贏了。(噢,天哪。)所以…(他們會一遍又一遍地重複這麼做。)是啊,我也不確定…這太無聊了,這是同樣的把戲。所以,我也不確定誰會贏。我們必須…

(他們必須能夠對此做些什麼。)誰?(我是指…)是,是,是。(政府官員需要修改一些法律。)是的,當然。這取決於你的運氣,取決於誰在控制選票,誰在計算選票。(是的。)他們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或是否真的有人在監看選票。(是的。)但他們總能找到一些方法按照他們的意願行事。(是的,師父。)

美國人民倘若想要改變,就必須祈禱。否則,我無法預測任何事情。(是的,師父。)我不想這麼做。我真的不喜歡這些醜陋的政治。(是的,師父。)所有這些策略。(太骯髒了。)是。所以,美國人民應該祈禱,若他們希望自己的國家變得更好。(是的,師父。)

我不想再說什麼了,似乎沒什麼用。(是的,師父。)你不能玩骯髒的把戲,你不能玩一樣的強盜手法。(是。)你不能玩同樣的把戲,你無法預測強盜何時或他會不會搶劫你的房子。(是的,師父。)所以,政治上也是如此。

Host:在這場會議中,師父詳述了天主教會內部對許多無辜兒童犯下的難以想像的罪行,而這些罪行在很大程度上仍被當權者忽視。

噢,天哪,簡直太邪惡。簡直是邪惡中的邪惡。甚至超越了戰爭,超越了戰爭的邪惡。當人們去打仗時,至少他們有一些殺人的理由。(是的。)[…]但這些就只是毫無理由的謀殺和猥褻兒童。(是的,很令人震驚。)(是的,太可怕了,師父。)[…]

這些人不是真的人。他們一定是撒旦手下的轉世,只為了行使撒旦的教義。(是的,沒錯。)這種邪惡的體系。他們不是神父,他們甚至不是人。

他們真的想破壞教會和耶穌的教義,讓人們不再相信教會和主耶穌的教理。(是的,師父。)在知道了這一切,讀了所有這些報導後,誰不會動搖?(沒錯。)[…]

「Media Report from BBC – Oct. 5, 2021:在過去七十年中,法國有超過二十萬名兒童成為戀童癖神父和其他神職人員的受害者。」

「Media Report from DW – Sept. 25, 2018:最新研究報告表示,逾一千六百名德國神職人員對受其保護的兒童進行性虐待,在過去七十年中,至少有三千六百七十七名受害者。」

「Media Report from CBS – Aug. 9, 2018:大陪審團報告詳述了針對六個教區三百多名「掠奪性神父」的指控,涉及逾一百七十萬教區居民。」

「Interview by Fusion – Feb. 18, 2016:曾經有一次,好像同時有四個神父。(同時有四個神父?)是的,他們會一一進來,直到我被他們中的一個搞大了肚子,這才停止。」

「Interview by CBS – Oct. 18, 2018:[…]我的妻子只是不斷安慰我,我並沒有做錯什麼。」

噢,一談到這個,我就很生氣。[…]而且我不明白這種系統怎麼還能存在?沒有人採取任何行動!(是的,師父。)比如說像美國人,有時候他們會去別的國家打仗,因為那邊的政府可能在騷擾人民或壓迫人民。(是的。)然後人民就會請求美國人過來援助他們。(是的,師父。)而在這裡,就在所有人面前,甚至連美國也是如此猥褻兒童、謀殺兒童,在加拿大和世界各地,卻沒人做些什麼![…]怎麼會這樣?所以這個世界簡直…不是人道的地方。(是的,師父。)天啊。

我問天堂,人類往生後有多少比例的人值得上天堂。祂們告訴我只有十%。(噢!哇。)(太低了。)[…]想像一下,那麼剩下的人呢,我們在和誰一起生活?(是,師父。)這就是為什麼到處都是殺戮、欺騙、猥褻,都是上位者。(噢,是。)

一切都從上位者開始,看到了嗎?(是的,師父。)從教宗到其他神父,甚至紅衣主教等等。(是。)然後從最高的政府,從總統往下都在舞弊,只為坐在那裡。所有舞弊都只為獲得權力,以不同的方式。以各式各樣的方式舞弊。(是的。)或者在選舉中舞弊等等。(是的,師父。)所以,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好的世界。(是,師父。)當你知道這一切時,真的很可怕。(是的,師父。)[…]

然後最近,他們襲擊了伊拉克總理。教宗立即予以譴責。

「Media Report from Rome Reports in English – Nov. 9, 2021:教宗發了一封電報予伊拉克總理,表達了他對這名被暗殺未遂的政治家的親近。教宗稱此次襲擊是「卑鄙的恐怖主義行為」,並向總理保證他將為其家人和國家祈禱。」

噢!太虛偽醜陋了(是。)永遠只是站在有權勢的一方,看到嗎?(是的,師父。)這樣他就可以和伊拉克的政客們維持良好的關係,只為鞏固自己教宗的地位。[…]

就只有在最近說:「感謝記者們」,因為他們報導了那些神父的性侵案。(是的,師父。)他這麼說,並非因為他為孩子們感到難過,而是因為他有壓力才這麼說。(噢,對。)因為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而且每個人都在不斷譴責它。所以他必須說些什麼。然後就只是感謝記者,如此而已。(是的。)甚至沒有說一句話以保護孩子們的未來,對所有來自於自身教會和其他教會的這些邪惡,根本沒有任何打擊。[…]

想像一下,若你是那些孩子。(是。)被猥褻、折磨,然後被暗地裡謀殺,再被「隨處」埋葬,意思是埋葬在任何地方,(是,太可怕了。)為了掩蓋,幾十年來甚至沒有人知道,一直到現在。(是的,師父。)而且不是一兩名,是成千上百名兒童。(是的,師父。)所以這就像一個系統,(哇。)像一個開放的系統,受法律保護。可合法行之。[…]

「Media Report from CBS – Oct. 18, 2018:二○一五年,喬治科哈奇在大陪審團的調查中承認對幾名兒童進行了性虐待。他被免除了職務,但從未受到刑事指控。」

「Media Report from CBS – Aug. 13, 2021:僅僅是我的施虐者,就有這麼多受害者向我求助,這也令我大吃一驚。他在大陪審團的報告中承認了他的虐待行為。該機構多年來一直在掩蓋和保護他,因此他可以在我們社區自由行走。」

噢,天啊!上帝請寬恕我,但我厭惡這些醜陋的惡魔。這就是我對他們的稱呼。甚至無法稱他們為神父(牧師)。他們不是!他們怎麼可能是神父(牧師)?(是的,師父。)就只是穿上那件聖袍,然後欺騙全世界和殺害兒童。不僅僅是身體上的,還有情感、心理上的。他們這輩子就算沒有被殺害,也永遠無法忘卻。(是的,師父。)他們已經心死了,情感上來說。(沒錯。)

「Interview by CBS – Aug. 9, 2018:性虐待這個詞被廣泛使用,但我們談的是強暴。他們謀殺了我的某些東西。有些東西死了。我相信的一切,都死了。」

「Interview by CBS – Sept. 7, 2018: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我都在想開車去撞柱子,或從橋上掉下來。這是文字上的折磨。殘害靈魂的折磨。每天都是如此。沒有人應該這樣活著,帶著這種痛苦。」

而且他們可能再也不會相信上帝了。[…]他們將永遠不會再像以前一樣,他們將永遠無法成長為一名正常人。明白了嗎?(明白,師父。)他們是破碎的,他們從小就已經是個破碎的人。

這是最邪惡的行為!我會一次又一次地譴責所有這些人!!!願他們都下地獄!!!越快越好!!![…]

甚至其中一名猥褻者還被比作耶穌。(噢,天哪。)教宗把他比作耶穌。啊!猥褻兒童者。[…]所以這世界是邪惡的。(是。)容忍這些,已經是邪惡了,因為你們是同道中人。

我在新聞中看到,大多數天主教徒說墮胎是正常的,必須在任何地方被允許。(噢。)所以大多數人是邪惡的!(是。)[…]

若說墮胎是可行的,那他們全都一樣邪惡,大多數天主教徒,天哪,他們都在崇拜撒旦。並非敬拜耶穌或敬拜上帝。你們看到了嗎?(看到了。)明白了嗎?(明白,師父。)這太可怕了,世界上的主流信仰都是邪惡的。[…]

所以,天堂告訴我只有十%的人值得上天堂,而這十%的人根本不包括這些神父(牧師)。包括教宗。這是天堂告訴我的。[…]

即使他還是人類,我不曉得。也許已被躁進鬼魔附身了。知道嗎?那種嗜血的惡魔?(是的,師父。)所以他才說出這樣的話,把一個戀童癖神父(牧師)比作耶穌![…]他怎敢如此做!!(是的。)我意思是,所有的基督徒都應該感到憤怒,但卻沒人有反應![…]噢!這世上的邪惡力量實在不可思議。[…]

Host:師父在分享她對我們文明現狀的想法和智慧的同時,也親切闡述了《聖訓》中所記載的可敬的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所說的一些相關言論。

於是,這位貝都因人來問先知(祝他平安),「問他:『那個時刻何時會到來?』」「時刻」指的是第十二個小時。我們現在是在第十一小時。(是的。)「世界末日何時會到來?」他的意思是這樣。[…]「於是,先知(祝他平安)便說:『當誠信喪失時,就等待末日的到來。』」[…]

於是「貝都因人問說:『誠信怎會喪失呢?』先知(祝他平安)說:『當權力或威權落入不適合的人的掌控中…』」就像教宗(是的。)或拜登。「『…然後等待末日的到來。』」(噢,天哪。)

你看,我們真的在第十一小時。(是的,師父。)災難無處不在。疫情一波接著一波。(是的,師父。)無論他們追尋治療之方多久,都會有其他的病毒出現。(是的,師父。)因為現在的病毒甚至已經可躲避疫苗了。然後他們發展出一種又一種的疫苗,但包括普丁總統在內的許多世界領導人已經表示,這種大流行病無法治癒,我們只能與它共存。

還有紐西蘭總理,(是的。)她也說過同樣的話。(是的,師父。)你知道,有一次他們已經被治癒了,(是的。)就像紐西蘭也有好幾個月確診數幾乎為零。還有悠樂(越南)和其他國家。(是的。)已無人確診,澳洲也是。然後「轟隆」一下,疫情又回來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嚴重,比之前更嚴重。(是的。)

因為一開始,上帝只是警告我們,懂嗎?所以上帝給我們一個警報,看看我們是否會改變。我們應該改變才對。我們應該回頭,往另一個方向走。(是的。)比如吃純素、環保。要仁慈、做好人。做好的地球管理者,做上帝真正的子女。但不這麼做,沒有人回頭。看到了嗎?(是的,師父。)

當時我在幾次緊急談話中不斷地警告,但有人聽,有人不聽。即使他們聽了,也是左耳進、右耳出,很多人並不在乎。很多人認為我也許只是一位老婦人,話很多。他們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是的,師父。)彷彿我會永遠在這裡,總告訴他們同樣的事:「回頭,做好人。」他們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他們甚至不想聽。如果他們聽了,也不在乎。

所以上帝又掀起一波浪潮。看到了嗎?(是的,師父。)比之前更劇烈。我不知道上帝還會做什麼,因為現在到處都顯得很無助。(是的,師父。)[…]因為我們殺戮太多,殺害動物族人,殺害人類,殺害胎兒。不償還的話,怎能消除這一切惡業?(是的,師父。)(的確如此。)[…]

所以若我輸掉這場戰役,上帝要毀滅整個星球,我也不會感到驚訝。我意思是,毀滅這星球上大多數的人。只是不曉得何時而已。[…]

上帝並非很寬容。上帝生氣了。天堂與地球,都很憤怒。整個宇宙都對我們的行為方式感到憤怒。(是的,師父。)

所以我們只做我們能做的;我們祈禱,我們打坐。但我已不確定我是否能贏,我不確定。誰能聽從並且悔改,我就幫誰。若他們不這麼做,那我就順其自然。否則,若他們繼續活著,他們將繼續折磨和謀殺其他無辜者。(是的,師父,了解。)這九十%的人。我意思是,並非所有人都那麼糟糕,但[…]他們不聽從上帝的聖經或上帝聖典的話,而是聽從魔鬼的話,做魔鬼所做的事。殺人、猥褻,以及騷擾、折磨和謀殺。(是的,師父。)所以怎麼可能呢?天堂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人?[…]

就連先知,祝他平安,也說過,即使你沒有殺死對方,因為對方、對手比你強壯先殺死了你,但若可以的話,你也打算殺死他。(是的,師父。)所以重點不在輸贏,你只是打算殺人,也仍然要下地獄,無論是兇手還是被殺者。

事實就是如此。所以支持任何壞事的人,如墮胎、戰爭或任何對他人有害事物的人都會下地獄。(是的。)無論他們是否自己制定了那種法律,若他們支持它、容忍它,並鼓勵它或以任何方式用狡猾的或明顯的方式來縱容它,他們都會下地獄。(是的,師父。)不要說我詛咒任何人。這就是宇宙的法則。[…]

「Interview by CBS – Aug. 9, 2018:你們中有多少人相信現在有個孩子正受到神父虐待?怎麼會這樣?? (看來教會的DNA裡似乎有些東西在鼓勵這種情況。)詹姆士‧法魯茲札克說他親眼目睹了教會的秘密和對性虐待行為的掩蓋,他不僅是受害者,而且在他擔任神職人員的十八年期間也是如此。(隨著我在履行神職工作的過程中,我非常清楚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幾乎就像傳染病一樣,這是一種流行病。)」

Interview b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 Jul. 13, 2019:這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種犯罪。從什麼時候開始教會應該被允許處理刑事案件?為何它沒有被放在司法系統前審判,就如它本該如此處理?」

而那些毫無作為且屈從這一切的政府,我也譴責他們。他們是弱者,或他們只是在縱容所有這些邪惡行徑。而不敢說些什麼,只因為教會很強大。他們是懦夫。我可以再說一遍,他們是懦夫!!(是的,師父。)他們在浪費人們的納稅錢,連小孩都保護不了!!你們是懦夫!!![…]

即使你說天主教體系或梵蒂岡有他們自己的主權,[…]孩子們不屬於天主教體系。孩子們不屬於梵蒂岡、教宗或任何其他教皇或教父什麼的。孩子屬於你們的國家,而你身為他們的領袖應該保護他們,為他們辯護,確保他們現在和未來的安全。否則,你應該下台!!!他們的父母無處訴說他們的不滿和抱怨,因為他們作為父母,他們的悲傷、他們的苦難和痛苦,你卻轉頭,置之不理。

「Interview by CBS-Aug. 9, 2018:事情開始時我兒子十五歲,他遭遇了人間煉獄。因為他所遭受的—我不會說是「被虐待」,我會說「他被強暴的方式」,十七歲時,他背部受了傷。他們沒有辦法為他進行手術,而因為服用止痛藥,他的死亡是由於意外服藥過量造成的。」

假設你是父母,假設你的孩子被這些所謂的「聖潔的神父」所猥褻和強暴,你會什麼都不做嗎??為何大家都默不作聲??為了保護誰?保護自己,自己的職位還是什麼?坐在整個國家的頂端,坐享所有特權和權力,你在那裡是為了什麼?你是在做什麼?[…]

這些神父,他們是邪惡的,他們是惡魔!他們不是神父(牧師)。你有權像對待任何其他公民、任何罪犯般對待他們。事實上,他們比任何一般的罪犯都要糟糕,因為他們明知故犯。他們濫用職權猥褻孩子,奪走孩子的童年、尊嚴,甚至整個人生。[…]

如果你不審判他們,歷史就會審判你。上帝會審判你。上帝會把你帶到地獄,然後你會懺悔。但為時已晚。當你被地獄之火焚燒時,你甚至可能沒有足夠時間或精力去懺悔。我不是在開玩笑。我不是想嚇唬你。這就是事實。所以,醒悟吧!!!負責任地認真履行你的職責。[…]

我祈求上帝,請為所有這些無辜的胎兒和兒童伸張正義。(是的,師父。)祢必須做點什麼,上帝。否則,人們不會再相信祢了,我無法責怪他們。我什麼也做不了。[…]

我無法為這些貧窮受壓迫的家庭伸張正義,他們甚至無法起訴他們,甚至無法為他們這些幾十年或幾百年來一直在他們手中受苦的可憐孩子伸張正義。誰知道這是何時開始的,又會在何時結束?我向天堂祈求正義。[…]

我們的世界已進入第十一個小時以上了。我不覺得天堂有比以前更寬容,甚至更不寬容了。有時我也覺得相當沮喪。[…]

我曾想過,在這個世上和聾子說話和與魔鬼打交道又有何用?[…]我說的話就像在沙漠裡喊叫一樣。有時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否能夠繼續下去,真的如是。但我只能繼續下去,不管我的頭腦告訴我什麼。[…]

Host:最仁慈的師父,我們衷心感謝您為拯救我們世界所做的堅定而充滿愛心的努力,在此格外關鍵的審判及最後戰役的時刻,我們希望在為時已晚前,有越來越多人能夠選擇並堅持具有堅定道德觀的良善的一面,願所有無辜孩童的生命受到天堂的守護,並得到負責任者的全力捍衛。願慈悲的師父在所有宇宙眾生的關懷護佑下,永遠健康平安。

欲了解可敬的先知(祝他平安)在《聖訓》中還揭示了哪些末日時刻的跡象,請於十二月四日週六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此次會議的完整開示內容。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