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上天堂之路 2021.10.04

2021-10-09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一年十月四日週一,在與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的工作相關的來電中,我們摯愛的清海無上師親切地評論並闡明了最近來自阿富汗的一些新聞,其中包括喀布爾的一起悲慘事件。

「Media Report from DW Oct.3, 2021:…在阿富汗,一座著名清真寺外發生炸彈爆炸,造成數人喪生。爆炸發生時,哀悼者正聚集在艾德加清真寺,為一名塔利班高官之母舉行葬禮。」

[…](十月三日,一枚路邊炸彈在喀布爾一座清真寺的入口外被引爆,)噢!(至少有五名平民喪生,還有一些人受傷。)是誰做的?(還沒有任何人宣稱要對此爆炸案負責。)[…]沒有人出面承認,沒有人承認是他們做的。(是的。)噢,懦夫。

他們為何要殺害平民?那些平民已經受夠多苦了。[…]阿富汗人民已遭受太多苦難。然後最近發生太多變化,有太多事情需要他們去處理,甚至已經嚇得不敢走出家門了。(是。)現在,甚至還有人要像那樣偷襲他們,偷襲無辜的人。(是。)我認為他們是懦夫。他們一定是那些所謂的恐怖組織之一。他們不是穆斯林。我已告訴過你們,他們不是穆斯林。(是的,他們不是。)他們只是殺人犯,只是有野心之類的。[…]

這很糟糕。因為許多所謂的恐怖組織,他們還濫用伊斯蘭教義,因伊斯蘭意味著和平。(是。)他們利用《古蘭經》或是《聖訓》。《聖訓》記載了先知(祝他平安)與其弟子們的故事。[…]在《聖訓》中,有些人問先知,他們要怎麼做才能獲得更多的功德上天堂等等之類的。(是。)而先知的回答是:其中他們應做的行動就是聖戰,靈性的聖戰。(了解。)意指為靈性了悟而戰。但這並非意味要出去和別人戰鬥,或像那樣隨意殺人,殺害無辜的人。(是。)[…]

聖戰,靈性的戰鬥,並非意味要去殺人。就像我不久前告訴你們的,或很多次,我說:「噢,我還在這,我還活著,為你們而戰。」這並非意味我要出去與任何人戰鬥。(了解。)我就像在與天堂奮戰一樣,試圖為地球上的人類減刑,這樣天堂才不會給人類這麼嚴厲的判決。有時我和你們開玩笑說:「噢,這是我的靈性武器,」就像我的鞋子、衣服和諸如此類的東西。[…]若你沒有看到那些影片,會認為我說的是刀槍之類的東西。從來不是!我們沒有那樣的東西。(的確。)[…]

他們已經被洗腦太久了,從好幾代以來。(是。)一名瞎子帶著另一名瞎子,然後雙雙跌倒,(正是如此。)因他們不了解先知的教導。他們甚至還加入了一兩句話在裡面,以先知的名義,說先知說這個,先知說那個,你必須殺了他們等等。不!先知從來沒有說。所有的明師,所有的先知,都奉行非暴力的戒律:「不可殺生。」這是他們信條中的第一條。[…]

所有先知都知道這一點;所有明師也知道這一點。因此,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絕不會說出任何煽動人們對他人施暴的言論。

而異教徒是指那些可能背叛了穆斯林的人,或是進來後又出去的人,也許會說穆斯林的壞話。但這並非意味著他們必須殺死他們。(是。)[…]

頂多就是把他們趕出教門。(是。)開除教籍,如此而已。佛陀也是這麼說的,若有人對團體或僧團不利,就把他們趕走。如此而已。直到他們變得比較好了,(是。)如果他們願意改變。但殺戮從來不是任何宗教的信條。[…]無論如何都不在我們團體中。非暴力,不殺生是我們謹守的普遍法則。[…]

就連上帝也賦予人類自由意志。(是,是。)那麼,作為一個人,我們怎麼敢把一些信仰強加給別人,甚至用暴力的手段來強迫別人、威脅他們,或嚇唬他們來相信我們自己的宗教?(是。)[…]

即使聖戰指的是「殺死異教徒」,「異教徒」指的也應該是壞人,或背叛穆斯林的人,舉例來說,他們最近剛在喀布爾,或之前在機場殺死的那些人,他們都是無辜的。(確實是。)他們沒有對穆斯林做過任何事,沒做錯什麼。所以他們不是「異教徒」。殺害他們的人才是異教徒,因他們製造了壞名聲。(是。)抹黑了像伊斯蘭教和平,偉大的宗教聖名。[…]

這是非常可悲的。(是,師父。)即使我不是正式的穆斯林,但我感到難過不已,因我知道這是偉大的宗教。(是的,它是。)它的確是。他們教人做好事、行善,甚至做地球上的好客人。在齋月期間,他們會走出去做些慈善和諸如此類的工作。(是。)但這就是他們應當做的,相互幫助,幫助鄰居,幫助有需要的人—而不是殺害無辜者。(對。)任何誤解伊斯蘭教的人都應該醒悟。[…]

在《古蘭經》,也許在《聖訓》中。有句話,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應該是這麼說的:「去和他們戰鬥,打擊他們的脖子,」之類的。這並非先知說的話。(是。)我已經說過,有人試圖遊說政府,要政府務必把這句話寫進《古蘭經》裡,因為他捏造了這句話,他說他是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的朋友。然後說他在受迫害期間聽到先知這麼說。但政府一直在追捕他們,而不是先知和他的弟子。他們都躲起來了。(是,是。)

也許唯一所謂的戰鬥就是他們保護了自己的家人和先知,還有其他成員。(是。)有人會站在那裡阻止大屠殺,在那裡阻擋和犧牲,就只是做一些…(他們只是在保護自己。)沒錯,只是為了保護他們,好讓其他人得以逃脫,而他們當時正在拖延士兵,或政府當局向前推進。(是。)所以有人身亡,為此犧牲。當然,先知會說:「這些人將會上天堂,」因為他們是為了靈性的理由而戰鬥。(是。)這是一定的。但他們並沒有出去戰鬥什麼的,就只有犧牲,好讓其他人得以逃脫。(是的。)[…]

這並不容易,任何時代當明師都不容易,不只是在這個時代。這個時代已經非常好,已經相當好了。與佛陀、耶穌、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錫克教大師們的時代相比。然後還有…在那之前的。(是,現在我們有無上師電視台,我們可以傳播訊息。)是,你說得對,你說得對。但還是有一些人不了解,即使你當面告訴他們。(是。)很顯然的是我們一直在告訴人們:「請持純素,因為這有助於您的健康,有助您的靈魂,幫您解脫並有助於這個地球,」又有多少人聽呢?(了解。)所以,你所傳播的這些消息或訊息,人們是否會傾聽,取決於這整個世界的運氣或業力。(的確是。)因此,我們仍然需要非常努力地工作。但感謝上帝,我們仍然可以工作。(是。)我們工作很辛苦,但我們很感激,因為我們還能工作。我每天都很感激。每天我都在感謝所有來自天堂和地球的有形與無形的支持。(希望世人能早日醒悟。)是,我們祈禱。我們祈禱並祈求。就只能這樣,還能怎麼辦?(是的。)這就是我們戰鬥的方式。這就是我們的聖戰。無上師電視台是我們的武器,而我們是聖戰者。好的,善良的。優秀的聖戰者,聖潔的。純素、非暴力。真正的聖戰者。(是的,沒錯。)[…],

(最初,當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時,他們說,婦女和女孩需要待在家裡,直到獲准上學和上大學。後來,塔利班說,他們會讓婦女和女孩,)可以去。(返回學校,最近有一條推特,假推文歸咎於喀布爾大學校長。它指出,婦女將被禁止進入大學工作和學習。塔利班發言人證實這是推特假帳號,並告訴媒體阿克西奧斯:「婦女有權[當然。]接受教育和工作。」)

是,是。在伊斯蘭教中說知識是所有穆斯林的基本權利等等之類的,這意味著它甚至是必需的。(是的。)[…]

原本他們說,在大學裡男女必須分開。所以我說:「好,為何不?只要他們能讀書。」但不知有什麼好大驚小怪。因為先知(祝他平安),他教男眾和女眾。[…]他平等教兩者。(確實是。)《古蘭經》或《聖訓》中所有著作都尊崇婦女,說她們有多棒。在穆斯林原始教義中,婦女非常受到尊重和崇敬。[…]

所以,現在她們可去上學。(是的。)據說是這樣,好像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女教授或教師。但越是禁止,就越短缺。(沒錯。)如果他們禁止女人更多,那麼他們就不再有技術工人來照顧他們國家的婦女。(是,師父。)婦女可以是他們的母親、他們的祖母、他們的妻子、他們的姊妹、他們的女兒。所以,婦女很重要。(是的,當然。)他們必須讓婦女上學,上大學,這是正確的。(是。)

你不能迴避婦女,我們無處不在。而且我們必須學一些東西為國家的繁榮發展和進步做出貢獻。(是,師父。)婦女美麗、聰明又能幹,並在大多數情況下比男眾更仔細。所以婦女是社會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任何看不起婦女,或以任何方式禁止女性的國家,都不會發展得很好,(是的,同意。)並將保持不發達狀態,或是像幾個世紀前一樣。[…]

現在她們開車。那些婦女們,她們開車,她們飛過你頭頂。她們去任何地方。大多數國家都是這樣,即使在貧窮的國家,婦女是自由的。(是的。)她們開車走遍星球各地,沒人能阻止她們。因為如果任何政府試圖阻止這些婦女,遲早會爆發出來會發生一場革命。(是的。)比以前更糟。(正是如此。)所以,任何聰明的政府,包括穆斯林政府也必須讓婦女自由。[…]

把男眾和婦女分開—婦女們坐一側,男眾則坐一側。[…]這只是常識。(是,師父。)更舒適。這不像是罪惡或什麼。(不。)還有一些穆斯林團體,他們小題大做。就像一種罪過。出門,必須遮掩—這都不正確。(是的。)在先知時代,這是正確的,因為那是戰爭。[…]

即使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說了類似的話:「出門,打他們脖子,直到死去,」即使明師這麼說,那是在戰爭中。[…]

但是這是有人編造的,所以當時的政府有藉口迫害他們想要的任何穆斯林。[…]

所以其中一個人插入別的話,「先知說,所以你必須出去殺死任何所謂異教徒。」不是這樣的。(不是的。)即使他在痛苦時說過,他說對所謂異教徒,對敵人,那個無緣無故殺死他門徒的人,殺害無辜,殺害他的聖徒弟子,或殺死他的家人。在痛苦時,也許他說過,因為人類情感。即使如此,現在也不能應用它—因為沒有戰爭。(沒錯。)

這是他們自己的人,他們現在只想和平。他們什麼也沒做。(恐怖分子)在超市或廣場上就像這樣引爆炸彈!這是地獄。[…]

他們跟隨撒旦和魔鬼。他們沒有跟隨先知。我不怕告訴你們,因為我必須說出真相。否則他們會繼續殺人。這些人,那些組織所有這些隨機謀殺無辜者的人,該永遠進監獄。(一定的。)永遠不要讓他們出去再次傷害無辜者。[…]

而且,如果塔利班缺乏女教授,因為可能是人才流失,也許他們以前禁止太多,所以不會有太多婦女能夠受過良好教育,和國家貧窮等等…因此,他們在許多領域都缺乏女性專業人士。(是的,是。)他們不該繼續執行這項嚴格的法律,或禁止婦女做這、做那。因為我在某地方一則新聞中看到,據說塔利班說婦女在政府中唯一可做的工作就是清潔廁所。女廁所。就是這樣。所以,之前,所有的政府女工作人員都不允許回到辦公室工作。

我不知道若沒任何婦女幫助,男人是否可做所有事。(是。)甚至在之前的警察局,他們有女警察。現在,我不確定。如果你想搜查一位婦女,必須有女警察。不是嗎?(是,是的。)如果想和女客戶交談,或想申請成為政府的女職員,那麼他們需要一位女性來面試她們。(明白。)如果他們真的認為男女應該分開,那他們得有女性工作人員!(是。)為了在不同領域和工作中分開。(是的。)

但在醫院裡,不能把女醫生和男醫生分開。那樣無法工作。(不能。)你辦不到。因為即使是婦女和男眾,或者男眾和男眾,他們有不同領域。他們有不同專長。所以總是把男眾和婦女分開是荒謬的,在社會上行不通。(沒錯。)不實際,是不可行的,是行不通的。(是的。)他們只是讓這個國家更加落後,更破敗。[…]

師父還談到了美國領導層目前的立法活動,因為其結果影響了許多無辜的生命,同時也進一步解釋惡魔的影響是如何危害這個國家。

[…]拜登想做的一切都和死亡有關,這樣一來,惡魔就能吃掉他們。(是。)所以,他甚至想把所有的嬰兒都殺了,讓他們在婦女的腹中痛苦地死去,或者被沖出來,這樣惡魔就可以吃掉他們。而他們吃得越多,他們就越強大。就像人類,若吃東西,就會很強壯。(是。)如果沒有吃東西,就會很虛弱。因此,所有阿富汗人的死亡和轟炸,殺死整個家庭,包括七名兒童,這也是依照躁進鬼魅的口令進行的。

你看到新的墮胎法了嗎?(是,是。)支持墮胎法,這樣所有的嬰兒都可以死去,然後人類在道德上越來越薄弱,靈性上離上帝越來越遠。惡魔可以在這些未出生的嬰兒身上大快朵頤。(是,了解。)所以與拜登有關的一切都是死亡、死亡、死亡。如果這不是躁進鬼魅,還會是什麼?[…]

民主黨人說,他之所以讓墨西哥人如此輕易地入境,是因為他「愛」孩子。如果他愛孩子,他就不會想通過法律來殺死所有的孩子,美國人的孩子!他為何憐憫墨西哥孩子而不是美國孩子呢?(沒錯。)如果他們有機會的話,再過幾個月,他們就會成為孩子了!他們只是腹中的嬰兒。(是,了解。)而且他們是美國人!他在殺害你們的公民!你們聽到了嗎?(是。)並為世上其他所有國家樹立了一個魔鬼般的榜樣。[…]然後,[…]讓來自每個國家的其他所有人,甚至不知道是誰,也不在乎是誰,就讓他們帶著各種疾病進來。(是,沒錯。)不僅僅是新冠肺炎而已。這一切都給貴國人民帶來麻煩和死亡。而這些都是為了惡魔,若他們死了就可以吃了。(太可怕了。)是,真可怕,這是惡魔。(是。)這就是為何我全力以赴。不是因為川普或任何事物。(是,了解。)

我為美國人感到難過。他們甚至不知道他們在許多方面被掠奪了。[…]而拜登現在要求簽署的法案,沒有人願意簽署,其中包括他們想從那萬億美元的錢當中拿一些來支付墮胎費用。為惡魔提供更多食物。[…]

和他們想支付的墮胎費用來自稅金。[…]

不論他們是否從公眾手中拿錢為私人墮胎付錢,這不是私人或公眾的問題,重點在於墮胎真是罪業深重。(是。)而任何支持它的人,都將在地獄裡受到謀殺罪的懲罰,尤其是殺害人類。(是。)然後,無論誰參與其中,即使是無辜的納稅人,也將受到懲罰。(噢。)這就是問題所在。(是。)然後整個美國、美國人會做出錯誤的判決,尤其現在是大審判時期。[…]這不僅僅是帳單和錢的問題。[…]重點是人們不理解。我希望他們聽我一言。(是的。)[…]

因此,你們國家會更加黑暗,你的公民人口會更加削弱。光是接收任何人,或走私者,和虐待兒童者,或毒品,無論何事,但殺死你的無辜公民。(那樣是不對的。)[…]

美國人有足夠的金錢,即使沒有地方能收養,仍然可以有一個孤兒院。我的意思是,政府辦的孤兒院。(啊,是的。)把他們養大,教育他們,然後讓他們自立,讓他們成為護士、醫生、工程師、宇航員、科學家、發明家等等。(明白了。)他們正在扼殺所有這些將對貴國有利的潛力,而且貴國自己的人民。我的意思是,還有誰能比自己的人民更能保衛貴國呢?(沒錯。)不是墨西哥人,不是宏都拉斯人,不是你說的其他什麼人。因為血濃於水。(是。)你出生在美國,理所當然的你為你的國家辯護,你為你的國家工作,你覺得你屬於那裡。(是。)從孩提時期就已經是。(明白。)[…]

因為他們是孤兒,所以他們更有動力。(是。)從童年開始,他們就會學到更多,他們會更堅強,他們會更有韌性,他們會更有動力成為有用的人。[…]

你永遠不知道你殺了腹中的誰。(沒錯。)他們可能是一位優秀的醫生,可能是另一個特斯拉。(是。)他們可能是另一個阿姆斯壯太空人。(新愛因斯坦。)或愛因斯坦,或者可能是另一個佛陀,另一個聖人。[…]

「Reporter(f):你有沒有發現或尋找你的親生母親?(是的,我找到她了。她是個了不起的人。當我遇到她時,她說:「你能原諒我嗎?」我說:「原諒你?你給我…你給了我生命。還有我的[養]父母,珍妮和傑瑞給了我生命,生命中的機會。」我非常感謝她。)」

假設到現在為止,所有的母親都在不方便時殺死孩子。我們現在和誰一起生活?我們還處在什麼樣的黑暗時代。(是。)沒有新的一代,有新的想法,新的腦力?(是,了解。)因此,這真的是邪惡的,惡毒的,他(拜登)不是為了貴國,他真的在殺害貴國。[…]

(師父,若師父應該是無條件的,而上帝應該是無條件的且寬容的,您為何要求人們要吃純素並且懺悔才能拯救他們?)

我沒有要求。我只是指出方向。就像如果你想去南方,我會說:「那條路。」「你穿過這個路段,走到那個路口,然後你會看到高速公路,那條路通往南方。」[…]

我為何要要求你或任何人吃純素?對我有何好處?(沒有。)當然也許對動物的慈悲心和對人類的結果是有好處的。但即使我對你們或是任何人沒有任何同情心,或不會為動物感到難過,即使如此,情況也一樣—不管我的情緒與立場。這是一條往南的路。(是。)我不需要喜歡你,若你是陌生人,詢問我去加州的路怎麼走,我就給你指路:「首先,你必須先經過那條路。然後若你沒有汽油,就必須把油箱加滿。」這不是我的要求,是為了你,(是,沒錯。)為了要去那裡。(是。)所以事實就是這樣。[…]

這個物質世界的一切都有一些所謂的條件。這不是師父的條件。師父永遠是無條件的。上帝也是無條件且寬容的。即使上帝寬恕你的一切,你仍然得下地獄—因為是你自己要走那條路。(是,明白。)你把地獄的能量吸到自己身上。[…]

所以即使上帝寬恕了你,如果你吃肉或殺害動物,或有參與其中,你仍然會下地獄,(噢,哇。)若有參與那些謀殺的話。即使你只是納稅,而政府用它來補貼畜牧業,或藉由墮胎來殺害嬰兒,那麼,你仍需付出代價。(噢,哇。)也許比那些籌劃這些計畫或制定法律的人少一點,但你仍須付出代價。[…]

殺生、吃動物[…]是直接下地獄的路。那是通往地獄的路。(是。)這就是宇宙的安排。[…]

殺生是很嚴重的罪,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懇急呼籲大家吃純素,並非為了讓我自己增胖或讓我自己健康。[…]是為了讓人們拯救自己,給自己一個(被拯救)的理由。(了解,師父。)但他們必須吃純素且真誠,因為情況就是這樣,這是最正確可行的路!(是的。)[…]

有上天堂的路,有下地獄的路,有回人間的路,有去動物世界的路。(是。)你的選擇會影響你的未來,(了解,師父。)甚至影響你的現在。因為吃肉,所以你會生病,這就是現世的業報。而未來的業報是地獄,比疾病更可怕。(是。)

在這個世界上,若你現在生病了,你還有醫生、護士、藥物和一些東西可以幫你。(是的。)或在麻醉下動手術,你不會感到疼痛。在地獄裡,沒有麻醉劑。除了痛苦還是痛苦—活生生、血淋淋的,百倍、萬倍或百萬倍的疼痛。(天哪。)而且你無法逃脫。你哪裡都跑不了。[…]你所能做的只有尖叫,沒人聽得到你。(噢,天哪。)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這麼辛苦工作了嗎?(明白了,師父。)[…],

吃純素,這是[…]幫助自己、幫助世界,上天堂的正確之路。(是。)這是通往天堂的路。(是,這是唯一的路。)是,這是仁慈的路。[…]

現在你明白了。(明白了。)沒有條件。(了解,師父。)沒有條件。上帝絕對是無條件的,但是,若你選擇走在危險的路上,又能怎麼辦?那麼你就會受傷。(是的。)情況就是這樣。若你跳入火坑,就會被燒死。不要說沒有人告訴你。(是的,了解。)[…]

Host:我們希望人類仍能被喚醒且被拯救,讓我們的世界成為天堂,我們向慈悲的師父表達衷心的感謝,並希望我們所有人都能聽從她的真誠話語。在這個時刻,讓我們擁抱上帝無條件的愛與幫助,重新思考我們的生活,選擇更仁慈體貼地對待他人,尤其是那些最無辜與最脆弱的眾生。願慈悲的師父在所有全能天堂的護佑下獲得無盡的平安與健康。

欲知政府對富人過度徵稅並非明智之舉的原因,請於十月十六日週六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場完整電話開示內容。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