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清海無上師支持那些造福這個世界的人 2021.09.16

2021-09-20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有鑑於來自美國關於德州新通過的墮胎法和最近加州州長罷免選舉結果的報導,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在九月十六日與一位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的工作電話中回答了相關問題。

「Media Report from ABC NEWS Sept. 15, 2021:在我們直播時的一則即時新聞,民主黨州長葛文‧紐森將保住他的工作。」

「Media Report from FOX NEWS Sept. 16, 2021:六十七‧三%對卅二%,這意味著葛文‧紐森不會被罷免。」

「Governor Newsom:從這次罷免中走出來,我想開啟人生的新一頁,不僅對那些在此次罷免中投「反對票」的人,更是對那些投「贊成票」的人表達尊重和深深的責任感。他們很重要,我在乎他們,我想讓他們知道我也會盡我所能支持他們。

今晚令我感到謙卑和感激,但我下定決心本著我的政治英雄,羅伯特‧甘迺迪的精神,讓這世界的生活更溫和。」

(紐森州長以絕對多數倖免於加州的罷免。若師父支持川普,為何師父也支持身為民主黨的紐森州長?)你認為我有點像是共和黨人嗎?(噢,若您支持川普,他是共和黨人,師父。)噢,噢…好,美國有兩個黨派,不是我的錯。(不是。)

總之,我不是支持川普,我也不是支持紐森。我支持公正。我支持美國人民。我支持世界公民。(是。)任何人對美國人有益,那麼他就是美國政府的優秀工作人員。(明白。)川普對美國人很好,所以我支持。(是。)我支持任何領袖或個人所做的有益於美國人的任何事。

很久之前我在某個會議上告訴過你們,紐森州長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是。)當然,他的一些錯誤判斷可能是因為另一個系統。像教會決定了一些事情,他就跟著做了,就是這樣。(是。)也許沒有多加思考。但總體上,對你們的州[…]來說,他是非常好的州長。

我並非支持民主黨,也不是支持共和黨,我不支持誰,(明白。)除非他對自己的國家、人民或世界有益。因為他的世界也是我的世界。(是。)他的州也是我的州;他的國家也是我的國家。因為凡是影響一州的事,也會影響整個國家;凡影響一個國家的事,也會影響整個世界。你懂嗎?(是,的確。)

我不是出於任何政治動機、目的,完全沒有。他很好,你曉得,對嗎?(是,他的確很好。)你知道紐森很好,是世界上最好的。(懂。)意思是他的心很善良,他的目的很好。(是。)所以若無法找到更好的人來取代紐森,此刻我懷疑找不到,那麼最好讓他留任。(是,確實。)目前來說,他對加州是最好的人選。[…]

我是來幫忙的,而非尋求任何個人利益。人們支持這個黨派,而不支持另一個黨派,因為那個黨派出於某種原因吸引了他們。[…]

但我沒有加入任何黨派,我很高興我沒有。(是,明白。)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夠應付任何的政治事務。像這樣做一位明師已經是很多很多工作了。(是,懂。)某種程度上,這類似於各國的某些領導人物,甚至比那更糟糕。

今天我在想,這些年是怎麼活過來的?這幾十年來。(是,的確。)躲避槍彈,逃離刀劍,以及[…]甚至必須忍受在機場被搜身,(哇。)每當我出國時,任何國家總是如此。[…]

我在想,噢,天啊,我再也無法那樣做了。(是。)我是說,躲避槍口非常重要,躲避子彈也很重要。還有為了安全而搬家。從一個地方跑到另一個地方,只是為了保證自身安全,好讓我能繼續工作。(是,我不知道您是怎麼做到的,師父。)還有所有這些誹謗。但心理和精神上的壓力有時真的是…你不知道。的確,你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這些年來我是怎麼做到的。政客或領導者們,他們處境更好一些,因為他們有保鏢。(是。)他們有飛機隨時待命,或至少他們有人民擁護。而我情況就不同了。沒關係…

我不是為了任何政治目的或任何個人利益,因此我只支持對國家及世界有益的人,因為在我心中,每個人都應該在自己國家、在世界上得到滿足,擁有和平、繁榮及幸福。(是。)因此,我支持所有這樣做的人。現在你明白我為何支持川普卻也支持紐森—言論上的支持而已。我所能做的不多。(是。)但至少我解釋了,所以那些猶豫是否投票給紐森的人,他們會明白為何要投票給他,他們能重新考慮是否應該繼續投票給他。(是。)

因為一個好人為任何原因而遭受迫害和詆毀,這是不公平的。因為對於他們州或他們國家,沒有其他人會比他更好。因此,我必須盡己所能給予幫助。以我卑微的方式,微弱,毫無權勢地位的方式,甚至冒險的方式。(是。)因為若你支持一方或一人,你就可能得罪其餘的人,(是,的確。)其他人,這樣的處境並不好。尤其是當你一無所獲時。你為何要講呢?(是。)所以你可以明白我只是真正無條件且公正,就是這樣。(是。)[…]

「Father Fidelis Moscinski Community of the Franciscan Friars of the Renewal United States:在紐約州,每天約有兩百八十九名未出生嬰兒因墮胎而喪生。」

「The Guardian Interview:不管別的事情,只是想到每天被殺死的嬰兒就令人很悲傷。」

「Eddie Lucio, Jr:當我聽到一個人心跳的時候,我不只聽到他們的心跳,還聽到他們的靈魂在說話,我會仔細聆聽。」

「Governor Abbott(m):我們的造物主賦予我們生命的權利,但每年仍有數百萬兒童失去他們的生命權。我即將簽署這項法案,以確保每一個有心跳的未出生嬰兒的生命都將獲得拯救免於墮胎的蹂躪。」

「Media Report from WFAA May 7, 2021:心跳法案是為了保護在孕期第六週被檢測到心跳的未出生的孩子。共和黨的州參議員謝爾比‧斯勞森是該法案的主要發起人,她分享了自己的個人經歷,說她的母親曾被告知有個「發育異常且預後不佳的寶寶」,斯勞森說,那個寶寶就是她。」

「The Guardian Interview July 7, 2021:我是性侵害的受害者。我曾一度考慮墮胎。(這是您的寶寶嗎?)是,這就是我神奇的寶寶。」

(德州最近通過了一項禁止墮胎的法律,師父對此法律有何看法?)

任何殺生都對地球有害,傷害世界的安全。任何對無辜者的殺害,特別是對子宮中的胎兒,雖是你的,但上帝所賜。所以任何此類的殺生都會給我們世界,給所有人帶來災難。所以這項法律很好,提醒人們不要做任何殺害無辜的事。明白嗎?(是。)當然人們不喜歡這項法律,我想很多女性都跑去示威了,對吧?(是,是,她們去示威。)非常激烈。但我認為最好不要打掉任何胎兒。他們是無辜的。(是。)他們是新公民,我們應該用溫暖與愛來歡迎他們,並照顧他們。倘若你無法照顧,順道一提,而你又恰好懷孕了,你可以把孩子生下來送給其他想要有孩子但卻無法生育的人。(是。)然後兩者都皆大歡喜,嬰兒和新的家庭。(的確。)而且你自己也開心,因為你的良心同意這麼做並為你祝福。(是。)

「The Honorable Eddie Lucio, Jr. Texas State Senator Senator(m):我是十個孩子之一。當時家裡有九個小孩,我的父母慈悲心腸,他們領養了一個奄奄一息的九個月大的女嬰,她現在是我的妹妹,她今天六十七歲。我們非常愛她,所以父母以身作則教導我們要做好鄰居,做一個關愛他人的人,並尊重人性。」

現今的婦女,如果讓自己懷孕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有很多東西可以避孕。倘若沒有穩定的關係,我意思是若你沒有結婚,那麼最好謹慎一點。如果你不想要有孩子,你有預防的藥物。你有預防的方法可以阻止它。(是。)

所以,如果你犯了一個錯而讓你自己懷孕了,那麼你不能責怪裡面的小寶寶。不能因你的錯誤而殺害他。這就是我的想法。(是。)你不能殺害他,因為那會對你產生不好的後果,對你的身體、你的心理,對你的精神,對你的良知不好。你可能會試圖忽略它,但它會在你的一生中和來世啃噬著你,因為被殺害的生命是必須要償還的。(是。)

「Media Report from 100 Huntley Street June 29, 2011:統計數據顯示,北美有六分之一的婦女至少經歷過一次墮胎。

Jenny McDermid(f2):我當下心中能想到的是:『我該如何讓自己儘快擺脫這爛攤子?』一個小時內我就墮胎了。我沒有設想太多。

Susan(f):我因為恐懼做出決定,害怕會難堪,怕鄰居發現,怕我去學校時會被大家發現…怕我朋友知道…我完全是因為…害怕而做出決定。

Dionne(f):我選擇這麼做。我選擇進行墮胎。

Jenny McDermid(f2):這是我們自己造成的,是我們自己的寶寶,而寶寶在我們手中喪命。我們恨透自己所作所為,這一切我們必須承擔,接受既定事實。有的婦女在墮胎後隨即崩潰,有的能將事情掩蓋很好,我的情形便是如此。但這也使我的生命變得死寂、毫無朝氣,成為我生命中無法否認的灰暗地帶。周遭雖有美好事情發生,我已不再擁有那喜悅感。我只能婉拒不去能緩解我失落的地方。

Dionne(f):我一心只想壓下去,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但我卻發現我內心變了,我再也不相信自己,也不再相信別人,在四周築起高牆,不讓任何人進入我的內心。變得有點悲情,開始酗酒、吸毒、暴飲暴食。

Reporter(f):蘇珊,並非她的真名,她說在墮胎三十年後的某個夜晚,她突然驚醒了。(電燈一亮的當下,我終於了解到過去三十年來我憎恨我母親和我自己,無法為自己的行為找說詞。)蘇珊的母親鼓勵她墮胎,說服她從年輕媽媽早婚或倉促結婚的泥沼裡釋放自己。但她卻說,這選擇反而適得其反。(當人有秘密在身會變得很難堪、很痛苦,開始關閉生命一切事物。關起人際關係和所有一切夢想。)」

「Bernadette Goulding(f3):我生命中最大的憾事就是進行墮胎。剛開始感覺如釋重負,因為問題一掃而空,感覺一切好似安然無恙,生活還是會回歸正軌。但事後會很快了解到這不是我該做的。我開始…產生一個空虛感,好像失去了什麼東西。我悲痛難耐,感覺很罪惡、很難堪。總是孤立無援。我假裝自己有權選擇,卻剝奪小孩出生的權利。我們怎麼能定義生命無心跳即是死亡呢,而當生命的心開始跳動又怎能否定生命存在?我的寶寶是活的。她的小小心臟跳動著,在我的心臟下跳動廿一天,但願當時能看清一切,很多家庭無法生育小孩。但願有人坐在我身邊鼓勵我給孩子生命。很多家庭無法生育小孩,他們只能選擇認養小孩。」

所以這就是我的淺見。並非我的淺見—是我直截了當的看法。(是。)

我也反對墮胎,因為不必這麼做,除非醫生出於某種原因建議你這麼做。(了解。)為了一些有益、好的理由,為了孩子的緣故,或有時是為了孩子和母親的緣故。(是。)

但現在有很多治療方法;一切都是可以做到的。不必要在懷孕後再殺害孩子來掩飾。你不能對自己的骨肉如此自私和殘忍。即使是老虎、獅子,他們也不吃自己的孩子。知道嗎?(是,師父。)這就是我們在悠樂(越南)所說的諺語。所以若你殺害你的孩子,我不知道你還能做什麼。我不知道你抹殺了多少自己的愛到這種程度,為了終結你體內無辜的生命。他應該是你的寶貝、你的骨肉、你的血脈。(是,師父。)你不能在縱慾之後,再殺害孩子來掩飾。(是。)無論如何都不應該。

(許多墮胎法的支持者說,其中一個論點是,在被強暴的案例中,該法律如何發揮它的作用,師父?)

是,噢,我明白,我明白了。嗯,情況是一樣的。你的身體裡有一個孩子,你必須保護他。若你不想要那個孩子,你可以生下他,我已說過,可以把他送人。(是。)很多人都想有孩子,能擁抱他,愛他,照顧他,直到那個孩子長大成為對世界和對自己有用的公民。

我認為政府應該讓收養的法律變得更簡易。(是。)當然要檢查養父母的背景和動機等等。這毋庸置疑,但是收養應該變得更容易,變得更容易取得資格,任何意外懷孕的人都可仰賴那項法律,仰賴那塊基石,(是。)支撐他們自己直到生產那一天,然後隨時可將孩子送人,如果他們還想送人的話。(是,我明白。)而且在領養方面,我認為所有醫院,至少那些提供接生服務的醫院,這些醫院必須有所有膝下無子的人的名單,或是善心的人想要收養新生兒的人,然後他們可以順道在那裡辦理領養手續。讓大家方便行事。

在被強暴的案例中,很多人會為那位受害婦女感到難過且會支持她,連父母或任何人都會。(是。)他們會給她們安慰和支持,直到孩子出生,然後他們可以決定要養或不要養。(是的,明白。)

嬰兒本身對於強暴沒有過錯。(是。)那為什麼要因大人的惡行而殺死嬰兒呢?(是,這很有道理。)

但並非要責怪那些婦女。大多數人墮胎是因為沒有人給她們明智的建議,支持她們。她們孤獨而脆弱。所以在社會上,在任何國家,我們應該要有一個像是志工團體什麼的來協助這種情況,這樣若是誰意外懷孕可來找他們或交談,甚至透過電話來詢問關於她們的問題,並得到正確且明智的建議。在這種情況下,許多生命將被拯救,也就能減少許多罪孽,良心會獲得安寧。

還有什麼爭論嗎?(不,沒了,師父。)[…]

很好,非常感謝你們。我再次藉此機會感謝你們所有人的辛勤工作和奉獻,因為,我真的知道。因為我和你們一起工作,所以我知道那是什麼情況。我知道有時你們會忘記睡覺,會捨棄吃飯,只是為了按時完成工作。同樣的,我也一樣。[…]

有時還有壓力和時間緊迫的壓力,諸如此類—這些我都知道。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感謝你們所有人。還有外面的師兄師姊們,不僅僅是內部的團隊。(是,師父,我們很感激我們有機會透過您的力量幫助影響世界和平和拯救動物等等。)你們所有人都非常高尚,我非常喜歡這一點。那是真正的高尚,真正的無條件。[…]

我們看同一個方向,我很自豪,十分自豪有你們這樣的共事者。所有內、外部的工作人員。(感謝師父給我們機會。)很好,這樣很好。我們感謝上帝的恩典,感謝上帝的恩典讓我們能做些事情。[…]

至少我們可以做點什麼。對嗎?(是的。)好,願上帝賜予你們所有人滿滿福佑,讓你們健康,讓你們快樂,讓你們堅強,好讓我們繼續我們的工作。(感恩您,上帝。)感恩您,上帝。[…]

Host:當我們看到世界上正在做出更多明智的選擇,好人被認可且被信任為領導者,上帝賜予的新生命受到法律的保護,我們樂觀地認為這些榜樣將被效仿,以建設更美好的社會及地球的未來。我們謙誠感謝慈悲的師父多年來無條件支持那些心地善良且值得尊敬的人士,儘管對她來說,要面臨許多挑戰。願珍愛的師父在莊嚴諸天的聖愛中,永遠安康並獲得保護。

請於九月廿六日收看師徒之間節目,聆聽清海無上師如何看待軍事行動的公眾影響,以及是什麼啟發她在這個月裡向太陽致敬。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