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領導者是要保護生命和世界和平 2021.09.03

2021-09-09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Host:二○二一年九月三日週五,在與無上師電視台一位團隊成員的工作相關電話中,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提供了一些闡釋與細節,以解釋美國前總統唐納‧川普閣下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和美國參議院領導人的不一致行為及其對美國和整個人類的嚴重影響。

(師父,川普總統似乎為美國做了所有的好事。)似乎是如此。(但為何人們仍然反對他?)噢,他們只是延續以前的作為。有些餘波,也許比較少了,因為他已經離開權力機構,所以他們可能會稍微放過他。但是,不,不,對他來說,還是有很多鑽牛角尖的事發生。[…]

(原因是什麼呢?師父,是為什麼呢?)原因是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呢?他們為什麼要殺耶穌?他們為什麼要暗殺佛陀?自古以來,他們為什麼要暗殺、折磨、迫害那麼多的明師或許多好人?到底為什麼?人們會這樣做,只是因為他們受到惡魔的影響。我說過,那些躁進鬼魅他們想製造麻煩,所以人們會互相爭吵,然後可能導致互相殘殺,他們就可以吃那些屍體。不是肉體,而是從那具屍體汲取能量,混雜在那屍體中的能量。他們能以阿修羅形體吃它。這就是那些躁進鬼魅得以生存的方法。(明白了。)它們的業力迫使它們這麼做。[…]

那些人就是反對川普,因為他確實為美國人和世界做了一些好事。(是。)但這超出了他們的概念。他們並不理解。也是因為嫉妒心。羨慕人們喜歡他,羨慕他是如此積極有為,做事很成功。所以那些人不喜歡這樣。對他們來說,他們以前從未如此成功過。(是。)總是不斷戰爭,花了幾萬億美元,而許多美國人仍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或無家可歸。(對。)而他們從未停下來思考過。川普確實停下來思考了。(是的,師父。)

他是一位當之無愧的總統。他應該永遠留在白宮,因為他對美國人和世界都很有益處。你可以看到他很容易與許多國家達成和平。(是。)他的智力很高,這就是原因。(是的。)相當高的智力,相當高的智商。人們無法趕上他,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像他一樣擁有很高的智商。(噢,是。)他做的事情,他們不理解,或他們不想理解。(對。)

他不希望有流血事件。(是。)另一位總統只為了世人的眼光而殺戮,這樣人們就不會認為他很懦弱。只是繼續轟炸其他人。那是人們的生命,那不是戲劇,不是一部電影。(對,是的,師父。)我不明白那種概念,你必須要殺人,別人才會認為你很強悍,很有男子氣概。天哪![…]所以這位川普總統他並不想要這一切。他是個誠實、率直的人。他做事誠實且明智,而他們不喜歡這樣。這一點都不像他們所有那些總統們,無論是之前的,還是之後的,都一直在打仗。(是。)而他並沒有。他不希望這樣。他不想開啟新的戰爭,他也想停止其他的戰爭。

「Fox News Interview President Trump:若您審視我的觀點,我的觀點從未改變。我一直對這些瘋狂的、無止境的戰爭有這種感覺,我們正在失去如此多優秀、年輕、美好的人們。我們不是在戰鬥,我們只是在那裡…但是,我們必須把我們的人民帶回家。是時候了—在阿富汗廿一年了,廿一年。」

他對世界也有好處,不僅僅是對美國人。(是。)如果他們不打仗,他每年可以節省數千億資金。(是。)並拯救人們的生命,美國人和其他國家的人民的生命。(是的。)所以他們無法忍受。那些生產武器的人,他們不喜歡這樣。(噢,是。)[…]而且即使他們透過投票不斷更換總統,但這種系統已經建立。(懂。)他們正在做類似的事情,就像他們之前的前任總統一樣,他們只喜歡打仗之類的事。即使他們無法打仗,也會做些其他事情。[…]

會有一種模式。或他們會做任何流行或合乎潮流的事,只是為了能留任。(對。)只是為了再次被投票,或他們的政黨再次被選上。這一切都是出於政治動機,或是為了名利。(對。)而誰不符合這種潮流,不符合這種既定的準則或框架,尤其是新來的人,他們遲早會淘汰他。你看,吉米‧卡特,就是其中一位好人。(是。)十分謙虛且優秀,但他只有一個任期。(是。)川普總統也是如此,儘管作為政治家,他是一位很卓越的人才。他相當優秀。(的確,是的。)

除了堅持自己的立場之外,人們沒有理由去做任何事。做事很規矩。太規矩了,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也殺了很多好人、好的政治家,及許多明師也無緣無故地殺害他們。沒有理由能夠解釋為什麼他們必須殺死耶穌。(對。)他沒有做錯任何事。(是,他沒有。)他沒有偷竊、沒有殺人,沒有做錯任何事。[…]

倘若根本沒有理由,他們也可以找一個理由。他們可以編造一個理由,比如川普正在與俄羅斯合作之類的事。他們什麼也沒找到,任何一件小事,他們都會把它變成大事,這樣他們就能以不同的方式傷害他並貶低他。噢!當我親眼看到時,即使只是用肉眼看到,我也感到相當噁心。[…]

所以,許多明師都曾在地球上受苦。這就是他們遭受許多痛苦的原因。而任何好人都會遇到麻煩。

甚至像特斯拉。(是。)他只是一位發明家,他只是試圖讓人們的物質生活能更加舒適。(是。)這甚至不是政治,甚至不是宗教。[…]

只是因為他想為人們提供一種更好的舒適生活的方式,能夠免費用電等等;甚至無需付錢。但正因為如此,這與當時商業人士的利益相衝突。(是,師父。)[…]

他們會追捕他,所以他必須一直搬遷。因此,他很多發明從來都沒有實現。[…]

這個世界對任何一位好人來說都是危險的。你可以從整個世界看出這一點,看看所有的新聞,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對吧?(是的,對。)每天我都很感激,我還能活著持續進行我的工作。[…]

因為真理對這裡的人來說不容易接受。他們已經被否定的力量影響太久了。(是。)而現在在我們這一代殘留的否定力量仍然存在,存在人類的DNA中,存在人類的思維中。(是。)它仍然存留在你呼吸的空氣中。這就是為什麼人們仍然很難覺醒過來。[…]

還有問題嗎,親愛的?(有,還有第二個問題。師父,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諾先生最初批評拜登的阿富汗撤軍行動。但現在他說不會彈劾拜登,儘管有些政治人物呼籲彈劾。師父,麥康諾先生最後的決定其原因是什麼?似乎他在拜登問題上改變了主意。)

他一直都是這樣,他玩這種乒乓球般的遊戲。[…]

像二○二○年大選,(嗯?)他是川普的人,有點忠誠,有點像川普總統的朋友。但後來他一直等啊等,然後每個人都反對川普。(是。)最後他就宣布拜登獲勝。最後就像這樣。然後在一月六日暴亂發生,他還打擊了川普。(是的。)他說他反對川普。

但後來他又不同意因為一月六日的事情而彈劾川普。他玩那種乒乓球策略。(喔,明白了)他只是極力想保住自己的位子。他不想得罪任何人,但是他玩這種策略。[…]

像是一開始你做某人的朋友。(是。)然後只要有機會,你就會打擊他。在那之後,當他需要時,你會為他辯護或再次與他交好,而他似乎也需要,這取決於風向。(明白了。)指的是當時的能量。他就是這麼玩的。這就是為什麼他仍是少數黨領袖。[…]即使是少數派,他仍然繼續做領袖。[…]

我認為他已經太老了,他也應該退休回家。(是。)也許不是他,也許是有人在家給他出謀劃策之類的。這聽起來很像中國的策略,政治和戰爭中。在人們預料之外出手,像是同時扮演好人和壞人。

之前,大家都想彈劾時,那他也同意了。再後來,似乎他需要為那個人辯護。比如說,為拜登。這樣他能贏得人心,也能贏得拜登的心。這樣永遠不會得罪任何人。(是的。)[…]

他和錢尼,還有之前眾議院的誰,都是這麼玩的。類似的。[…]

這是個無聊的遊戲。他應稍微改變一下戰術。我看他就像看一本打開了的書。[…]

人們沒有自尊。(對。)只是為了名利而做。這就是我的看法。[…]

但這次他不應該再這樣玩了。[…]他不應該,因為這次美國人失去了生命,如果拜登繼續做下去,還會失去更多生命。(是,師父。)所以這關係到美國人的生命,也關係到國際間的和平。這不再是他能玩的了。(對。)這是真正的生命,真實的痛苦。他最好改變策略。否則,遲早有一天,他會失去所有其他人的尊重,國會議員或參議員或其他人。[…]

這一次是認真的。(對。)許多美國人的生命和阿富汗人的生命,以及國際人民的生命已經喪失。而人們仍被困在一個受限制的國家裡,他們的生命仍危在旦夕。

而他只是坐在那裡舒舒服服地,領著高薪,受到良好的尊重,然後隨便說些他喜歡的蠢話。那簡直愚蠢至極。[…]

這樣玩弄人民的生命,上帝不會允許的。(是。)這一點都不對。(不對。)[…]

他要嘛沒有理智,要嘛愚蠢,要嘛邪惡。無論如何,他坐在那裡說個不停,對美國人沒有益處。(是。)他也不在乎人民喪失生命。人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承擔後果。(是的。)拜登的行為已經殺害了很多生命,而他仍然繼續支持他,那是不對的。(不,不對。)僅僅因為這對他來說太容易玩了。[…]

但這是不對的。(不對。)因為現在是人民的生命。[…]

「WFP rep(m):我們現在正在為整個阿富汗大約五百萬人供應食物。那裡的需求非比尋常,如果國際社會允許阿富汗經濟崩潰,那麼就會有四千萬人口陷入經濟崩潰。這將是一場混亂。這將是飢荒,這將是剝削,像我們過去在九○年代的阿富汗看到的那樣,在敘利亞看到的那樣,在葉門看到的那樣。當人們沒有食物,他們就會經濟崩潰,恐怖組織會剝削和招募成員,並可能面臨最終的災難。」

無恥,無恥,無情。我肯定也許有人給了他壞建議或什麼。如果都是他,那他真的很邪惡。(是,師父。)沒有道德。對自己的公民和國家沒有忠誠度。[…]

讓我來試著解釋得更清楚一點。這很難,因為這是一種策略。(了解。)很微妙,這就是為何人們看不到它。像是這樣:他試圖和某人交朋友,(了解。)然後那個人認為:「噢,這是我的朋友,他支持我。」所以你對那個人沒任何戒心。(明白。)信任他,甚至也許會跟他講一些機密的事情。你認為他是你的知己,或至少對自己無害。(明白。)然後,當機會來臨時,他會打擊你。而且他還處於領導地位,那麼其他人就會效仿,因為他們信任他。(明白,師父。)而且尊重領袖,所以就紛紛效仿。然後那個被攻擊的人現在幾乎就像被孤立了一樣。(明白。)然後這個被孤立的人回來找他,尋求援助。(噢,我懂了。)因為不管是誰,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都感覺自己無能為力,感覺就像依賴他,很困惑,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擊。(明白。)就是這樣。他一直都在玩這種計謀。(令人困惑。)是啊,且讓人覺得不知怎麼對付他。(明白。)而且他聽起來像是一個非常公平的人。(是。)其實不然。(明白。)

在沒必要時打壓人是不公平的。(是。)然後在某人犯錯的時候,你為他辯護是不對的。(了解。)

以這件事為例,拜登先生。(是的。)他傷害了美國人,他讓移民—在法國被稱為「無論什麼人」,意思是無論是誰—讓他們進來美國,抓住、放走,抓住、放走。「抓住」意味著登記,然後離開,能去任何地方。(是的,師父。)

「Fox News Interview Mayor of Yuma:這與我們在二○一九年推動的非常相似,在大約三個月內,當時的政府得以制定政策阻止這種移民潮,阻止人們試圖以如此驚人的數目進到國內。然而,隨著新政府上台和這些政策的發布,這些政策的逆轉,人們已經將其視為一扇敞開的大門。

真的毫無監控。我們看到一個新的時代,我們國家正為這個國家的非法移民提供便利。

他們在昨天一天內就逮捕了七千名非法移民。昨天有八百名兒童被捕。目前有一萬四千人被拘留在邊境巡邏隊。」

「Media Report from Fox News:只是為了讓您了解這裡的情況有多糟,麥卡倫市已宣布當地為災區,他們對聯邦政府感到不滿。該市表示,聯邦政府只是把非法移民扔在麥卡倫市中心,他們再也無法處理了。有可能會有數百名移民被遺棄在麥卡倫的街道上,因此他們不得不建造這個大廣場來幫助安置其中一些人。

僅在過去一周內,德州邊境巡邏隊在麥卡倫就釋放了一千五百多名新冠病毒檢測陽性的移民。

當地警方表示,聯邦政府仍在放行新冠病毒檢測陽性的移民進入美國,『這源於拜登政府拒絕執行移民法,並允許帶有新冠病毒的非法移民進入我們國家。』

人們似乎對邊境這裡發生的事已經變得麻木。並非我們遇到的每個人…我們只檢測那些表現出某種症狀的人,而不是每個人都有症狀。而我們每天都在放人出去,每天都有新冠肺炎檢測為陽性的實際案例,且有更多人不斷湧現出來。」

使疫情變得更糟了,因為他們從不同的國家帶來病毒。(對,是的。)那些國家並未實施嚴格的新冠肺炎法規,或疫苗接種計畫。(是的。)[…]

甚至不做測試,只是抓住,然後放走,登記,然後離開,甚至運送他們去任何他們想去的地方,使美國人更容易受到疫情的影響。現在有更多人死亡,連小孩也死亡。(是,師父。)

在阿富汗,他只是讓所有軍隊離開,然後那裡的人民有沒有被救出來都無所謂。(了解。)直到有來自國際和國內的壓力時,他才倉促派遣更多飛機載他們出來。還是太晚了。不清楚還有多少人被困在裡面。(是的,師父。)

「Fox News Interview Michael Waltz:撤離尚未結束,總統先生。仍有美國人被困在當地,特殊移民簽證持有者、綠卡持有者,就在我們說話的同時,退伍軍人團體仍在努力幫助他們撤離。他們被困在機場,困在阿富汗周邊機場附近。您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國務院不為這些私人包機提供適當的許可,讓他們離開。他們只有極少數情況能走,塔利班不會放他們走。您知道那叫什麼嗎?那就叫人質。(對。)而我們正面臨一個大規模的人質事件,塔利班有所有的籌碼來獲得國際合法性,獲得數十億外幣和經濟援助。而我們因喬‧拜登留下了數百名美國人的窘境,將這種合法性拱手讓給塔利班。」

也許塔利班不會對他們做什麼,因為害怕外交輿論,祈禱如此吧!但仍然對留在那裡的人造成壓力,當其他人都走了,他們就這樣被留下。(是的,不公平。)他們感到極其害怕,非常恐懼。他們的心理壓力是巨大的。(了解。)

「Fox News Interview Darrell Issa Member of the 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Former U.S. Army Captain:一位懷孕的美國公民試圖和她的先生及父親逃離,她聲稱塔利班攔截她,甚至踢她的肚子。

她會待在藏身之地,藏匿她的身份,希望她的朋友會繼續為她帶食物來,幫她保密直到我們想出新的辦法。我們知道她確切的位置,但在知道在哪裡及何時有人可以與她見面之前,我們甚至不敢談論會合地點。任何想要保持隱匿的人,都必須關掉手機,使用所有你在逃生時會用到的技術,逃跑、躲避。我們這裡還有一對老夫婦,同樣的情況:不斷地去大門口,在大門口等,並拿著藍色(美國)護照,且不得其門而入。所以任何人說,他們沒有違背對美國人的承諾,沒有把人們拋下,是錯的。任何人說,這裡沒有被困人員,那都是假的。這些人們被困著,他們用盡了一切方法,而最終他們根本不是優先被考慮的對象。」

有人在喀布爾機場死去,有更多人由於無人機空襲在其他地方死去。所以這是非常明顯的證據,證明拜登先生會傷害美國人和其他國家的公民,及國際和平。(是的,是這樣。)拜登先生還能承擔得起多少次災難,美國人還能容忍他製造多少次災難?(對。)

這個人,麥康諾,試圖再次玩弄這種做好人的計謀。他承擔不起。(是的。)他在支持某個傷害他的同胞的人。(是的。)這樣不好。他應該退休,或人們應該解僱他。(是,師父。)[…]

他不適合在任何政府部門任職。(不,他不適合。)不僅不適合做領袖,而且也不適合在任何政府部門任職,尤其是高層,在國會大廈政府的中心部門。(對。)在參議院或眾議院。這種人對國家非常有害。他獲得薪酬,本應幫助、保護並提升國家的福祉。而他恰恰相反。(是。)

邊界問題,他也沒有做太多。現在很多美國人死了,很明顯,在他面前,他還是什麼都不做!他什麼都不做;他仍然支持這種傷害更多美國人的行動。(對,是的。)這就是為何這個人不好。(我同意。)[…]

彈劾拜登或不彈劾拜登,並不僅僅在他的掌握中。(了解。)如果參議院和眾議院意識到拜登先生並未妥善處理所有事情的嚴重性,如果他們意識到這一點,他們根本不會在乎麥康諾說了什麼。(了解,師父。)他沒有資格站起來說:「不,拜登不能被彈劾。這不會發生的。」他能預見未來嗎?像是有千里眼或諸如此類?還是他如此確定自己對所有人的控制,使他可以這樣宣布?(不是。)太狂妄了。(確實。)政府領導人,一個國家的任何職位的領導人,都不能傲慢。(是的,師父。)因為如果太傲慢的話,會墮落,會傷害人民,因為太不切實際了。[…]

他和拜登一起都應該被撤職。[…](是的,師父。)

在他為美國人製造更多麻煩,造成更多痛苦和苦難前,應該立即將他撤職,美國人透過繳稅支付他的薪酬。(是的,師父。是的。)他應該對自己的雇主—付給他薪酬的人更忠誠,而且更加保護他們。(是的,當然如此。)美國人民是付給他薪酬的人,他們是他的雇主,他應該更加保護他們。而不是保護某個人,只為了讓他能夠大權在握。(了解。)從精神上和心理上控制人民。(了解,師父。)我不知道如何充分而清晰地表達出來,只是想到什麼就跟你說什麼。(是的,師父,懂。)我只是直接說出我的觀點和我的看法。(非常清晰,而且直截了當,是,師父。)清楚嗎?(是的)好。

Host:最慈悲的師父,我們深深感謝您全心全意致力於讓人們看到真相,尤其是喚醒我們的領導人。我們祈禱美國和世界的未來將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輝煌與和平。願我們很快見證一個重大的變化,讓真正仁愛賢明的人擔任政府職務,從而提升該國和我們地球的現況。願親愛的師父身體安康,獲得宇宙所有輝煌眾生的護佑。

欲了解清海無上師必須分享關於為何多數人不承認優秀領導人詳情,請於九月廿日週一收看師徒之間節目。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