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主摩訶毗羅的生平:繼續斷食以拯救旃檀(五集之二) 2019.12.01

2020-09-18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主摩訶毗羅說:「『唯有為奴的公主親手施食給我,我才接受並結束斷食。』」他如此宣告,沒有人告訴他旃檀的遭遇,更沒人知道旃檀是公主。

 

「瓦蘇摩蒂言行溫婉,對這個家庭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影響。她總是泰然自若,從容安詳,達納瓦因而稱她旃檀(檀香)。他的妻子穆拉卻妒火中燒。她認為應該趁這朵毒花還在萌芽就把它摘掉。」上次我們唸到那裡吧?

「有一天,商人達納瓦離開城鎮去做生意。這可是穆拉的大好機會。她辭退家中所有的僕人,並叫喚旃檀前來,讓她把華服換成破衣,取下她所有的飾品,讓她戴上手銬腳鐐,並剃去她如絲般的長髮。旃檀驚訝地問:『母親,您在做什麼?我沒傷害過您。我做錯什麼,讓您這樣處罰我?』穆拉叫旃檀閉嘴,把她關進黑暗的地窖,鎖上門就離開了。達納瓦於第三天返家,看到屋內空無一人,他大吃一驚。喊道:『旃檀,旃檀!』但無人回應。他走到屋後,再次大喊,這時旃檀喊道:『父親,我在這裡,在後面的地窖裡。』商人走進去,看到地窖被鎖住。他透過鐵門的柵欄望去,看到旃檀悲慘的處境後,哭了起來:『我的女兒怎麼了?是哪個喪盡天良的人對你做這種事?』旃檀平靜地回答:『父親,請先救我出去,我會一五一十告訴您。』商人破壞了鎖頭,把旃檀帶出去。她央求道:『父親,過去三天來,我連一滴水也沒喝,請給我東西吃喝。』商人在屋內到處找,但每件東西都被鎖住了,連個器皿也沒有。」哇,我覺得這妻子真狠。「他看到一個籃子裝著一小撮給牛吃的豆粕,他就把籃子放到旃檀面前說:『孩子,吃些豆粕吧。我會叫鐵匠鋸斷你的鐐銬。』」天啊,人類。其實,這並不足為奇。

 

很久以前,在幾百年前,我當時是一位明師,但不是很出名,是普通的明師。我所謂的妻子也把我鎖在屋內,後來把我餓死了。被嫉妒沖昏頭。因為有許多女弟子像你們一樣來敬拜我,所以她妒火中燒。幸好我當時長相平平。雖然有些先生由於太太來印心而吃醋,卻沒這麼極端,我不覺得會那樣,對嗎?我那世都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我多次被鎖在家裡。當時,當然沒有人幫我把鎖撬開,所以發生憾事。我們住在偏遠地區,當時因故沒有人來。也許有些人來了,但是看到大門深鎖,以為師父不在家,所以就走了。

 

「這是主摩訶毗羅尊者修行的第十二年。他在毗舍離結夏安居來到考夏姆比一座花園。於此同時也發生一連串事件:沙塔尼克王襲擊佔巴,佔巴失守,皇后達里尼自盡而亡,公主瓦蘇摩蒂被拍賣為奴等等,」這些事件「同時發生。主摩訶毗羅尊者,以敏銳的智慧與洞察力,瞥見這一切。他在『波胥月』下半月的第一天,做了幾乎不可能的決定。」什麼是「波胥月」?(十二月至一月。)十二月至一月。是末冬,不對,是仲冬。是仲冬的冬至嗎?是節日嗎?不是節日。

主摩訶毗羅說:「『唯有為奴的公主親手施食給我,我才接受並結束斷食。』」他如此宣告,沒有人告訴他旃檀的遭遇,更沒人知道旃檀是公主。公主並未透露身分,為了自身的安全起見,因為她的雙親已被殺害,她國破家亡、顛沛流離。如果她說出自己是公主,可能也會被殺,因此她守口如瓶。只不過她舉手投足間難免會顯現皇家風範。但她隻字未提。

 

我現在覺得安全一點了,但是在這些年以前,無上師電視台開播以前,我獨自在世界上,從來沒告訴過任何人,我是某某無上師或是我所做的事。絕口不提。我為了安全必須保持低調,我想,處境類似,雖然我不是公主。我在外面有時會裝傻,言不及義一番,沒有人懷疑什麼。如果有人對我起了疑心,我就搬到別處去。現在覺得安全一點了,只是安全一點而已。

 

主摩訶毗羅宣告,唯有成為奴隸的公主親手施食給他,他才接受並結束斷食。在這次結夏安居期間,他可能都沒有進食。因此,這是斷食後的第一餐,他希望一位公主施食給他。他一定有天眼通看到了那個國家和公主的遭遇。「『而且也必須是那位被剃去髮絲的公主,』」甚至還要被剃了頭髮。她被商人的妻子剃去頭髮。而且「『她四肢戴著手銬腳鐐,』」如此才行。「『她已三天未進食,正坐在門檻上,她身旁有一籃豆粕,她臉上有笑容,眼中也含著淚,』」有笑、有淚。「『除非這些條件吻合,否則我決定繼續修行,而且不中止斷食。』」噢,吃早餐條件好難!中止斷食(音似吃早餐)。除非這些條件出現,否則他不會復食。

「主摩訶毗羅尊者在考夏姆比的城鎮開始挨家挨戶托缽,至今已過了四個月。」四個月至今,表示他已四個月沒進食。「有一天,主摩訶毗羅來到考夏姆比首相蘇古塔的府邸。蘇古塔的夫人,南達,是主帕希瓦納耆的忠誠信徒,了解沙門所修的苦行。她看到筏馱摩那尊者,」意指主摩訶毗羅,「來到她的府邸托缽,她感到喜不自勝。她懇求普拉布接受純淨簡樸的施食。主摩訶毗羅轉身離去,什麼都沒接受。南達十分失望,她怨自己時運不佳:『筏馱摩那尊者親臨寒舍,我卻不幸無緣供養他。』南達的女僕安慰她:『夫人,何必如此失意,這位苦行者幾乎已到過考夏姆比的每戶人家去托缽,卻粒穀未收且不發一語,他都直接轉身離去。』」不只是南達的府邸,他到每一戶人家,都未接受任何施食,因為都不符合他所設的條件。他可能在尋找旃檀公主。「『四個月來,大家都親眼目睹。』」所以,他完全沒有進食。他挨家挨戶托缽四個月,卻沒有接受任何施食,沒有接受任何供養他的食物。哇!這個人的確是鐵漢。不曉得我是否做得到。

「『並非唯獨不接受您府上的施食,所以,何必氣餒呢?』女僕的話使南達更憂心,『什麼!尊者四個月來托缽皆空手而歸?那表示普拉布已斷食四個月,我竟然無緣供養他,真是沒福氣!』這時,首相蘇古塔回來了,」南達的先生。「南達一五一十相告。蘇古塔也開始擔心。沙塔尼克王和皇后格里格瓦蒂也得知沙門摩訶毗羅在考夏姆比雲遊,已四個月未曾飲食。」哇!不吃東西,還可以,但是四個月沒喝水,他一定是靠奧妙的神通維持著生命,他這段時間一直精進苦修、心無旁鶩、真誠堅定、毫不動搖所修得的神通。「人人都愁眉不展憂心忡忡。皇室家人來拜見主摩訶毗羅尊者,懇求他接受施食,他卻不為所動。」他離開祖國之後,皇室家人仍然當權。他們來懇求他進食,但他還是拒絕。

 

「主摩訶毗羅尊者自上次進食以來,已過五個月又廿五天。」他成了食氣者。這也是有可能的。有一次,我也是這樣。如果有必要,就做得到。但是,拜託不要嘗試。我講過自己食氣的故當時我住在一間寺廟,像工作尼僧那樣工作著,打理寺廟,為大眾煮飯,而且我一天吃一餐。寺廟的住持也許是開玩笑或是感到內疚,因為我是那裡唯一一天只吃一餐的出家人,而住持由於身體不好,必須一天吃六餐。他對餐桌旁的每個人說,他說:「清海雖然一天只吃一餐,但她一餐所吃的量比一天三餐還要多。」就因為那樣,從那時起,我再也沒吃任何東西。我仍然繼續工作,沒感覺缺少什麼。真的很有意思,人的意志力很強大。我不曉得你們是否有這種命運,或者這是我命中注定該經歷的一部分。於是,我直接斷食,很乾脆,不拖泥帶水,甚至滴水未進,不知斷食了多久。大家都很擔心,民眾跑來寺廟不斷打量、探看,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於是又開始進食。復食的第一口食物,嚐起來就好比我撕這張紙來吃,什麼味道都沒有。

我不吃不喝那段期間,並未感覺到異樣。我說斷食就斷食,乾脆俐落。毫無準備,無支援團隊,完全沒有。我當時什麼都不懂,就是不想再吃東西,然後就不吃了。之後我粒米未進,滴水未沾,卻仍然繼續工作,感覺跟平常一樣,跟斷食前沒兩樣,就跟斷食前一模一樣。寺廟住持非常擔心,他說:「你什麼都沒吃,卻照樣工作,可以嗎?」我說:「可以。」我告訴他:「我想吃就會吃,不想吃就不吃。」我這樣告訴他。他好像很困惑,卻繼續盯著我,以免我死掉或怎麼樣,他就必須負責任。於是,大家勸我進食。慢慢地我受夠了,我說:「這些打擾比進食和進食時被羞辱還要糟糕。」因此,我又開始進食,但我並不喜歡。

吃了第一餐之後,即使沒什麼味道—我並沒吃很多,而且食不知味—吃了第一餐後,我感覺好像掉下來,以物質層面來說,就好像從五樓輕輕跌落到一樓,感覺就像那樣,真的感覺像掉下來。不曉得,就是感覺那樣。我不曉得要如何形容。當我不進食時,覺得自己像在雲端漫步,身體輕盈,神清氣爽,比以前更快樂,感到自由自在。開始吃了幾口東西後,感到自己好像在往下掉。只是感覺而已,沒辦法形容。很像原本飄浮在至少五層樓之高,然後一路緩緩地往下掉落到一樓,感覺就像這樣。我自然食氣之後復食的第一餐。

我想你們當中若有人以前試過食氣,復食的第一餐,可能也是這種感覺?是不是?(是。)真的嗎?你們試過?那何必復食呢?如果能不進食就繼續下去,但前提是必須依然健康,身體像以往一樣健康,那就應該繼續食氣。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我必須進食為了結下更多因果和因緣,才可以做不同的工作,而不僅僅是小寺廟裡的打掃尼僧。即使如此,我也沒想到要成為明師,沒有。只是有一天,一群非裔美國人來敲我的門,說他們要找「清大師」。然而在那之後,我還是逃跑,跑去德國及台灣(福爾摩沙)。不,是台灣(福爾摩沙)先來敲門,美國人後來才敲門。他們總是追在我後面。所以後來,我說:「噢,那就隨順因緣吧。」我出去講經,幫助人們。

事情是這樣的,這群非裔美國人,對(內在天堂的)光和(內在天堂的)音,一無所知。他們修的是一種非洲的傳統信仰,他們很努力修行,所以修得天眼通。他們能出魂去看別人發生什麼事,再告訴這些人該怎麼做才能亡羊補牢。有一次我看見她出魂。她這麼高大,她先生則是這麼高,高度只有她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非常清瘦且年輕。她出魂時,會昏倒,她先生卻能抱著她,像我拿著一張紙這樣,那個畫面很有趣。她嘴裡念念有詞,告訴人們種種大小事,卻渾然不知自己在說什麼。她醒來之後,也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人們來找她求助和指點。她被選定為女王,名號為「阿蘇拉女王」。這並非她的名字,是她修非洲傳統信仰後被賜予的靈性稱謂。然後,某些時候她必須平躺在地上,頭部必須枕一塊石頭,以石頭為枕。那並非枕頭,不是軟的,也不是柔軟的地面,是枕著她頭部的石頭。長達九天,不吃不喝。他們有時會斷食,如果對眾神有所祈求,就會進行斷食。長達九天,九天九夜,她必須完全躺著不動,人們在她身邊繞行,吟唱或誦唸他們的神祕咒語等等。經過九天之後,她會甦醒,並講述這九天裡所看到的境界。再根據所看到的境界被授予女王或公主稱謂,或其他頭銜。她得到女王的頭銜「阿蘇拉女王」。那是天堂賜予她的稱謂。

這種人竟然來找我印心。女王來我住處找我。天堂女王來我的住處,不是一般的女王。她必須向議會報告境界,她信仰的長老議會,再由長老議會決定她得到什麼等級。長老議會無所不知,所以她不能打妄語。這些長老力量更強大,天眼通更厲害,心靈感應能力更強,那是當然。因此,不會有妄語,不能說謊。她就這樣成了女王。

這種女王竟然來到我當時所住的寺廟,找我這個掃廁所的卑微尼僧,要求幫她印心。我說:「你怎麼知道這個地方?」她說在她的境界中看到。她忘記「清海」,她只記得「清」,但是記得地址。她和一群她的信徒前來,其中也有國王、女王或公主,我不記得了。我說:「我不相信你怎麼知道這些,也許有人告訴你。」她說:「不,沒人告訴我。」只有內邊嚮導告訴她到這個地址。

這間寺廟並不…外觀與一般佛寺不同,就是一棟建物而已,是一整排建物的其中一部分,被規劃成寺廟使用。當時的師父買下那間寺廟,只為了教導美國弟子,他每三個月去一次。他的弟子我數了一下,約卅、四十位,小寺廟。他的弟子每個星期天來聽他講經,他有時會和弟子打禪,參加打禪的約廿人左右。所以,並非出名的寺廟。外觀不像寺廟,只是一間普通公寓而已。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