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主摩訶毗羅的生平:繼續斷食以拯救旃檀(五集之一) 2019.12.01

2020-09-17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唯有不再記得自己是男人或女人,是雙性戀或同性戀,是男同性戀、易裝癖者或非易裝癖者,才能改變自己。真正超越這一切,才能成佛。

 

哈囉,會不會太重啊?壯丁。我現在知道為什麼世界有男孩子,為了要掛那些啦,你們女孩子就抬不動啊。哈囉!(師父好。)你好。對不起,我眼睛不怎麼理想,所以這樣戴著眼鏡。還可以看到嗎?(可以。)看到眼睛啊?愛你們。男孩子越來越多,一點點啊?(謝謝。)有競爭力。你好。(師父好。)好。悠樂(越南)同修?對嗎?(對。)大陸?悠樂(越南)?(對,悠樂(越南)。)你們好。(師父好。)你們好嗎?你好。(師父吉祥。)吉祥,吉祥,和尚吉祥。

坐這裡好像大家多數都看得到啊?有啊?(有。)我很佩服,你們能那麼生活。不曉得你們每天是怎麼做到的,我只有星期天這麼做就覺得相當吃力了。你們每天怎麼做到的?上班、下班、煮飯、清洗、購物、親吻丈夫、親吻妻子、上床睡覺、親吻孩子們,修剪草坪、灌溉花園,你們做這一切。你們是怎麼辦到的?而且日復一日。我意思是,每天去上班,下班後又上別的「班」,還能活著。而且一天還打坐兩個半小時?不,兩個半,也許是,小時。哇,難怪很難上去。佛陀在世時,他的徒弟都是出家眾,兩千多位,每個人都沒有俗務,不用上班、沒有妻小,無憂無慮。 我不需要這個,你們還看得到我嗎?看不到?(看得到。)你看得到這裡他們看不到。

我的眼睛痛,鼻子開始流鼻水,我一說:「好吧,我必須去。」我是指,我必須來這裡,一說就開始流鼻水了,眼睛開始痛起來。上次還不太糟,但是印心的業障之後慢慢來了。業障有時先來;有時印心當天來;有時先來一半或四分之一,在印心的時候來,之後再來更多。有時之後才來。我很努力才能來這裡,戴這條絲巾又梳妝打扮。想到自己的感覺,我就覺得自己是女超人。我本來很想商量一下,我一直問工作人員:「有多少人?多少西方人?多少新同修?有誰以前沒見過我,會留下來一陣子,也許多留幾天或一星期?」我一直在協商,想知道是否可以明天或隔天,等我覺得好一點再看他們。可是不行,有人明天就要走了,有兩、三個,還有兩個隔天要走,還有一天則有五個要走。我輸了,你們贏了,你們贏,你們贏了,我想我要…

 

也許你們都把頭髮剃掉,變成我的光頭徒弟。我每天派你們出去,全部都走路去托缽。你們回來時,我已經在睡午覺,醒來就為你們開示。我也會再次剃度,「捨髮陪弟子,」你們才不會覺得太糟。總之,我能做的不多。有時我能輕易出定,有時卻不能。沒辦法出定時就很困難,今天就是這樣。今天,我就像一個會走路、說話的機器人,既然我已經在這裡了,我們就言歸正傳。今天我在打扮時,想扣上釦子或鉤子,並配戴我的首飾等等。結果都事與願違,鉤子鉤不起來,釦子又太新,扣不緊,而且褲子也不合身等等,鞋子還開口笑,在笑我。它們是新鞋!不是這雙,不是這雙,這雙是另外的,這雙是舊鞋。以前的人所做的鞋子,很耐穿,可以穿一輩子。如今,我的很多鞋子都是開口笑,也許是快樂鞋。以前我設計過一些衣服叫做「快樂修行人,」現在別人也模仿我,他們設計這些快樂鞋—「快樂修行鞋。」這副看起來比較清楚,看得見你們。我唸的時候字要大一點,但這樣也能唸。戴眼鏡看字比較輕鬆,如此而已,老花眼鏡。以我年齡來說,我的眼睛還算不錯。這些年來我用眼過度,但視力還不錯,拜觀音法門之賜。

 

我在穿衣打扮,扣釦子時,心裡想:「噢,釋迦牟尼佛說得真對,他說得真對。」他說:「只有男眾能成佛,開心吧。」你們是這麼想的。我想,就算是男眾也無法成佛。知道為什麼嗎?我以前講過:如果你是男眾,就無法成佛;如果你是女眾,就無法成佛;如果你是男同性戀,就無法成佛;如果你是女同性戀,就無法成佛;如果你是雙性戀,就無法成佛;沒人能成佛。唯有不再記得自己是男人或女人,是雙性戀或同性戀,是男同性戀、易裝癖者或非易裝癖者,才能改變自己。真正超越這一切,才能成佛。但我在考慮一種實際做法。男眾,你們不必穿什麼,人來就好。在印度有許多古魯,也有一些開悟的古魯,沒穿什麼衣服。我看有些人都沒穿什麼,也許只有一條纏腰布或身上裹個東西,真方便。這樣我就不必穿這些灰姑娘的鞋子和戴這些珠寶飾品等等,那會很方便、省時。我認為釋迦牟尼佛很對。如果我是男眾,對我會比較方便。不管我穿什麼,甚至不穿都能隨時出來。你們知道,對吧?印度同修,知道吧?古魯們並不在乎,印度人不在乎。如果我看起來不…假如我是男眾,若我看起來不像現在這麼好看。我只要臉上留著鬍子,看起來就可以了,看起來會像古魯般莊嚴。

 

隨便聊聊而已,我已經在這裡了。最難的就是準備工作,我人已在這裡,清醒了。我現在覺得好多了,比剛到時還清醒。我原本在想:「不曉得該怎麼辦。」在今天早上那種狀態下,我真的想叫醒自己,我設了鬧鐘,而且一切就緒。我的確起來了,我試著正常活動。我甚至烤了純素吐司,覺得吃點純素吐司,可以緩解胃部不適。這幾天我覺得不太舒服。我烤了一片純素吐司,烤焦了。又烤了另一片純素吐司,又烤焦了。接著又烤了另一片,第三片也焦了。共四片純素吐司,全都焦得面目全非。我說:「好,今天不是我的吐司日。」然後我就隨便抓東西喝,我本來想泡茶卻忘了,我放了茶葉卻忘了喝。

那裡是新住所。我一直在搬家,凌亂不堪且累人,一片混亂,因為我還沒有時間整理自己的東西。我也怕請任何人幫忙。因為有時請別人幫忙,不如自己動手做。否則就得從他們身上拿走一些別的垃圾,那划不來。因此,我覺得自己被物質事物包圍住。真希望我的天命能比現在的輕鬆,比方成為印度的巴巴、巴布甚至瑪塔吉,只要坐在那裡抱抱人們,或摸摸他們的頭,只要做這樣就好。我此生的天命錯綜複雜:工作太多、太艱難,時間太少、任務太複雜。我以為我出家以後,生活就會像她的或她的那樣簡單。兩、三套衣服,該做的就這樣而已,甚至不必梳頭。蓄髮是另一個問題,必須抹油或潤髮,否則會產生靜電。我還必須設計天飾,我以為自己自由了,其實不然。有時對我來說很難住在這個星球,非常困難,比你們想像的還難。

 

還有很多空間,更多人可以上來多坐一下,好嗎?悠樂(越南)人也可以上來坐這裡。沒位置就別再上來了,票賣完,就停賣了。我說:「沒位置了,票賣完了。」什麼?票賣完了,你喜歡?每週都銷售一空,幸好我不是舞者或歌手等表演者,否則別的舞者和歌手可能要另謀出路了。你的簽證能停留多久?(我們週三要離開了。)我知道,你的簽證可停留多久?(只有一個月。)一個月!還不錯,如果我去印度,可在印度停留多久?持英國護照。(我想是一個月。)一個月?一樣。以前一向是六個月,可延長到一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我是沒沒無聞的修行人,但現在就難了。必須到大使館申請簽證,以前可直接取得落地簽。其實,如果想的話,許多人還是能留下來,但如今,很難了。那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比方有些外國人來,濫用了印度人民的好意。因為印度人非常好客,就算他們的東西不多,也會全部奉獻,他們會給你需要的一切。所以,印度政府想制止這種濫用。我不怪他們,問題是,也許那些外國人並非真的想濫用印度人民的好意,只是他們不懂印度傳統。他們不斷地受到照顧,所以認為沒關係。認為印度人樂於給予,是因為行有餘力才給,其實不然,並非如此。就像有時,我一直給予,人們就以為我擁有很多。有時是真的,有時則否。沒關係。必要時,我都樂於給予。印度人就是會給予,無論需要與否,他們都會待人如上帝。印度傳統就是那樣,現在還是那樣,印度仍保持這個傳統。你們很多印度師兄師姊一直請我去印度,我要怎麼去那裡?待一個月,飛出去再回來嗎?一直那樣來來去去嗎?(師父,我們不確定您持英國護照能留多久,也許我們可以查一下…)也許最多三個月。(是。)

 

我記得很久以前,我回到…因為那時我應邀到普納,或哪裡,我忘了,我想他們給三個月期限,但必須有簽證。必須去申請簽證,即使三個月也不多。我只待了幾個…感覺像只待了幾個小時,三個月時間就到了。三個月沒多久,時間飛逝。每天我都覺得我還沒睡覺,就天亮了,我甚至還沒做任何事,就天黑了!比方說這樣。在這世界,有時間問題。歲月不饒人,時間讓人擔心截止期限,擔心無法準時付款、上班、上學。做什麼事都要看時間,讓人壓力很大。我很佩服你們,還能上班、養家、打坐,週日還能來這裡,或來兩、三週。我不知道你們是超人或特異人士,你們真的很厲害,我以你們為榮。我並不以自己為榮,因為我生性也有藝術家的傾向,有時藝術家本性會佔上風。我寧可出外到某地拍照片、錄影片,而不是來這裡看你們。但今天我來了,既來之則安之。

 

我也不覺得自己是狗的好照顧者。以前我都讓他們在身邊,如今,我一次最多只能照顧兩、三隻狗。再多,我會容易覺得累或煩惱、擔心,兒女催人老。我只能讓他們輪流來,比方晚上是誰跟誰來,早上是誰跟誰來,下午是誰跟誰來,比方那樣。他們輪流來還算不錯,我想總比沒有好。我盡所能,這是我所能。

 

有個關於餐廳的笑話。餐廳外面標榜:「五美元吃到飽。」在美國或歐洲有很多吃到飽餐廳,我不確定歐洲是否有,但美國有很多…我在那裡看到很多吃到飽餐廳。有個笑話講述有間餐廳外面寫著:「五美元吃到飽。」有個人一進來餐廳,就大快朵頤吃個不停,當他還要拿更多食物時,餐廳老闆就出來阻止。老闆說:「不能再吃了!」那人說:「但你外面寫『五美元吃到飽。』」老闆就說:「只能吃到這麼飽。」「吃到飽,只能吃到這麼飽。」

 

好,我們繼續講主摩訶毗羅,上次故事講一半。「那位商人於心不忍」因為他看到她處境堪憐,看出她潔身自愛的矜持,她並非出身低俗或行為不檢的人。所以他說:「孩子,我是商人達納瓦,是尼犍陀沙門的追隨者,住在這個城鎮。看到你的處境,我很難過。如果你不願意跟那位交際花走,我就不允許這件事發生,我會付十萬金幣,為你贖身。你願意跟我走嗎?你願意當我的女兒,跟我住嗎?」當然。「一位孤兒公主被當作奴隸賣掉,來到商人達納瓦的家,但他的妻子…」又來了另一個女人,他的妻子,「穆拉看到這美若天仙的女孩進入家門就開始起疑。」我保證自己會看男孩子,我今天會儘量這麼做。我都看這邊,不公平。「穆拉看到瓦蘇摩蒂時,當下就看到了對手來和她爭奪丈夫的寵愛。她甚至對正直的丈夫開始起疑了。」平常,她相信他是個正直的男人與丈夫,忠實的丈夫。但現在她看到這麼美的女孩進入她家,她甚至對他起疑了,認為丈夫也許被女孩的美迷住了。那是有可能的。有可能,因為男人愛美。

 

我也愛美,我不是男人,但我愛一切美的事物。當我出門看到所有花朵,我說:「噢,你們好美,我用相機拍下你們,你們就永不凋零了。喜歡嗎?」他們都說:「喜歡!喜歡!」今天,所有鳥兒都來了,他們唱了好多動人歌曲。自從我來這裡之後,沒見過這樣,只有今天,他們開懷高歌。我以為他們很想吃東西,就在外面放了純素麵包,但他們沒吃,他們只是一直唱歌。我在西湖也沒見過這麼多鳥兒聚在一起,每根樹枝都站著鳥兒,今天他們唱得好開心。那讓我更清醒一點。所以,我謝謝他們。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