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主摩訶毗羅的生平:繼續斷食以拯救旃檀(五集之三) 2019.12.01

2020-09-19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她看到巴巴薩萬辛格帶她去見上帝,上帝坐在聖座上。她淚流滿面,她說:「我從來沒想到,我從沒…畢生都沒想到自己能在上帝的聖座旁和祂說話。」

 

這間寺廟並不…外觀與一般佛寺不同,就是一棟建物而已,是一整排建物的其中一部分,被規劃成寺廟使用。當時的師父買下那間寺廟,只為了教導美國弟子,他每三個月去一次。他的弟子我數了一下,約卅、四十位,小寺廟。他的弟子每個星期天來聽他講經,他有時會和弟子打禪,參加打禪的約廿人左右。所以,並非出名的寺廟。外觀不像寺廟,只是一間普通公寓而已。有兩層樓和一個地下室。地下室是廚房,煮飯和用餐區。一樓供奉諸佛塑像,有打坐大殿。三樓是起居區,我在那裡有個小房間。大師住在前面,我住在後面。一個房間,由走廊和空房間隔開。

我如果去遠一點的地方,又沒寫下寺廟的地址,會迷路回不來。那些非裔美國人卻準確找到寺廟,按鈴。我當時一個人,住持則來來去去。他有綠卡,來去自如。總之,他們進寺廟說明。他們(求道者)描述內邊嚮導向他們揭示我,說我會替人印心,讓受印者能聽到(內在天堂的)聲音,能聽到海潮音。因此我覺得她不可能是說謊。我還問她是否知道有關觀(內在天堂的)光和音這個法門,以及一些相關教理。至少類似的教理,她是否有所涉獵?他們說:「沒,不知道。只有嚮導指引我們前來,並說您會賜我們靈性恩膏,讓我們即使不在海邊,也能聽到海潮音。」諸如此類的話。所以,我覺得他們不可能是說謊,何必對我說謊呢?因為我並不打算替任何人印心。我當時只是住在寺廟裡,每天掃廁所和擦地板。於是我說:「好,但是你們必須吃純素。」他們說:「好,我們早就吃素了。」因為他們的傳統也許也吃素。噢,他們很誠心,體驗很好。

他們印心後常來看我,有時和我一起打坐或獨自打坐。我讓他們住在那位住持在打禪期間專門接見徒弟的房間。我說:「你們住樓下,我住在我的房間。因為不能讓你們住樓上的房間。」樓上只有一個房間,是住持大師的房間,另一間是打坐房。樓上也有一個打坐房,供徒弟來打坐時使用。住持的徒弟,早上會來和他打坐。我本來以為他們弄錯了。我說:「若你們要找住持,他不在這裡。你們兩個月後再來,他會回來這裡。他的名字不是『清』。」我這麼告訴他們。住持是佛教法師。他們說:「不,不是,內在嚮導說『清大師』。」我說:「也許是吉大師。吉大師,住持是男眾。」也許是他,「吉」是印度人對大師的尊稱。大家常說古魯吉、馬哈拉吉或瑪塔吉。巴布吉、巴巴吉,只要是「吉」就表示偉大。「所以,我想也許你的嚮導指的是吉大師,但是他不在這裡。」

她聽了說:「不,不是,因為嚮導說了是女眾。這位住持教海的法門嗎?」我說:「沒有,他對海的法門一無所知。」她便說:「那就不是您知道這個法門嗎?」他們問我是否知道(內在天堂的)海潮音。我說:「知道一些。」他們說:「那就是您了。是您,您是女眾,而且知道內在的海潮音,所以,我們在找的人不是那位住持。」因此,我只好替他們印心。他們遠道而來,我招待他們吃飯等等。他們後來還回寺廟找我。

但是他們很怕鬼。他們本來是驅鬼大師,是會驅魔趕鬼的法師,他們當然看得到鬼。有一天,他們上樓找我,「能和您睡樓上嗎?」我說:「我的房間很小,我不習慣和別人睡同寢室。你們樓下有房間,比較舒適又有浴室,設備很齊全,上廁所很方便。」她說:「不要,樓下有許多鬼,至少約有三百個。」我說:「喔。」我說:「這是寺廟,也歡迎鬼。」門外又沒標示「禁止鬼入。」我說:「而且,寺廟每天也施食鬼眾,」食物取象徵的分量,唸咒使分量大幅增加。只是象徵而已:撒幾滴水和一點點米,就會大幅倍增,鬼會來,也會聽大家誦唸佛經或課誦。大概是這樣。

替我上網查這個字好嗎?類似食前施食鬼眾,或禱告向上帝謝飯?我很久沒用那個字了。「因此,這是他們的家,他們住這裡天經地義,但是他們不會害你們,我保證。看我、看住持和別人,他們來來去去都沒事,我住這裡也平安無事,別擔心。再說,如果鬼能在樓下,他們也能到樓上來,有什麼差別呢?」我說:「鬼比我們自由,他們『咻』就到樓上了,比我們走樓梯還快。所以,你們上來這裡,有什麼差別呢?」她說:「不一樣,有差別。樓上沒有鬼,鬼只住樓下。您這裡只有三、四位明師和您同在,其中一位鬍子很長,他是巴巴薩萬辛格,其他的明師…」她說出那些明師的聖名。

 

我替她印心時,她內邊看到巴巴薩萬辛格,他將自己的名號告訴她,並說他與我同一體。巴巴薩萬辛格與我同一體。為什麼拍手?我想我以前講過了吧?沒講過嗎?我沒講過?我說:「你怎麼知道巴巴薩萬辛格這個名字?」她說:「他在內邊告訴我。」他們很誠心,靈性方面很清淨。我聽了就說:「若他這麼說,那就是了。明師不會騙你,何必呢?」那是她的內在體驗,她看到巴巴薩萬辛格帶她去見上帝,上帝坐在聖座上。她淚流滿面,她說:「我從來沒想到,我從沒…畢生都沒想到自己能在上帝的聖座旁和祂說話。」當時,那位並非等級很高的上帝,至少是五界以內,但她仍淚流不止。她不停地哭著。我說:「別哭了,否則你會失水變乾,我就見不到你了。我會說:『阿蘇拉呢?在哪裡?在哪裡?』」我給她水喝,她就平靜下來。當時他們全都有好體驗。

 

他們甚至來台灣(福爾摩沙)看我。我當時住在陽明山的樹林裡。我們當時沒有房子,什麼都沒有,只有帳篷。後來徒弟用幾塊鐵皮,圍了一個正方形的小屋給我棲身。我讓她住那裡,她又怕鬼了。我說:「你想像而已。你問這些女出家人。」我當時約有,不曉得,十幾個出家人跟隨我。大家共穿衣服,我們沒有足夠的錢可買衣服,我把自己的衣服給他們。自己只留一套,因為沒有足夠的錢,可買尼僧服,這樣也甘之如飴。怎麼樣都好。我們很開心,沒什麼錢,但是很開心。

我記得我種了一些豆芽菜及蔬菜去賣,然後我們就有一點錢了。不記得我們怎麼過活的。出家人還印製傳單,像是週報一樣,就用一張紙刊登一些我對他們的開示節錄,他們見人就給。我們有一個大棚子,大概三、四公尺長,兩公尺寬。她來時,我已經讓她待在鐵皮屋裡,她還是很怕鬼,跑來告訴我:「這裡好多鬼喔,您怎麼住在這裡?」我說:「我們自己跑來,鬼眾以前就住這裡了,我們應該向他們道歉,他們也容許我們留下。」

那座山叫做陽明山,是一座國家公園。除了原有居民,年代久遠的祖傳房舍,誰都不能在那裡蓋房子。照理說是一處鬧鬼很兇的地方。大家關於這點開了許多玩笑。例如,有時計程車司機不敢載人到那個區域,因為乘客付的車資可能不是真錢。司機回家以後,才發現是冥紙,不是真鈔,但很特別,很特別的冥紙。

你們知道這個故事嘛,陽明山?(有。)是真的,真的。有聽到喔?噢,她是證人,我沒有說謊。我只是聽說,但不確定。我們住在那裡,沒有人、沒有鬼敢去我們那裡,可能我們比鬼還兇吧。我說:「別擔心,我們修行觀音法門,沒有鬼動得了你。何況,你是驅鬼大師!你是驅鬼大師,你會驅魔趕鬼!怎麼會怕鬼呢?要是你的客戶聽到了,怎麼會再去找你?」她說:「噢,太多了,太多鬼了,而且是大鬼,很厲害的鬼。」我說:「不論大鬼小鬼,他們不會對我們怎樣,我們和諧共處,因為我們不會害他們,他們不會害我們。」她仍然一直來找我講鬼的事,所以我給她一些我們現有的水果並說:「這是好水果,鬼看到水果就不會碰你,不會靠近你。」

鬼沒有打擾我們,只讓我們看到他們而已。不論我們有沒有看到,我們並不是很在意。當時,鬼都不敢出現在我和出家人的面前。也許是我們對這個世界眼盲或耳聾。俗話說,聾人不怕槍砲,因為什麼都聽不到!因此,我們有一次開玩笑整人。我們說:「別太晚回家喔。」然後另一次,我告訴出家人…有時他們要出去買東西,買食物或別的東西。

我不記得我們在那裡怎麼過活了。至少我們有水,我們的帳篷周圍有一條潺潺小溪,溪水非常美麗清澈。因為那裡有水,我們就能過活,所以不在乎有鬼。以前沒地方可住時,常喝比這更糟的髒水。我們在街頭到處流浪,有什麼水就喝,都安然無恙。真的,我們備受庇佑。因為有些水很髒,但我們只用布或僧袍過濾後再煮沸。但是水真的汙濁無比,有時我們沒地方棲身,找不到別的地方,我們就在街頭流浪,所以什麼水都喝,也都平安無事。在那裡我們只有一塊地,溪水則終年奔流不息,涓涓溪水,美麗清澈。我們第一次看到清澈的小溪,沒有人為破壞,也沒有汙染。哇,我們感到很幸運又很高興,打算永遠待在那裡。

 

(師父,是不是這個?)不是,蒙山就是餵…不是啦,就是…意思說「謝謝佛菩薩」然後餵那個鬼那些啦。就不一樣。不是說普通的給,不是說這樣給,那個是宗教的儀式。你找到了?(禮拜儀式。這裡解釋:禮拜儀式指的是由宗教團體執行的公開敬拜習俗。)「由宗教團體執行的公開敬拜習俗。」對,也是禮拜儀式。我們讚美也感謝上帝賜予我們食物。那種敬拜或祈禱形式稱為「禮拜儀式」。佛教也有感謝儀式,感謝佛陀與諸佛菩薩,然後施食給鬼眾。所以,鬼真的來了,有三百多個。我們有一位目擊證人,阿蘇拉女王看到了。我想她還住在美國,很久沒見了,我一直居無定所,所以她應該找不到我了。我們那個不是「蒙山」,就是供養啦。我們早課、晚課那個就叫「課誦」,他們天主教也有啦。

 

禮拜儀式。有個禮拜儀式的笑話。有位牧師去非洲想傳播耶穌的教理,他必須穿過一座叢林。他遇到一隻獅子,獅子想要吃掉他,他當然逃不掉。於是,牧師跪下來,嘴裡唸唸有詞。獅子問:「你在說什麼?」牧師說:「在你吃掉我之前,讓我先做個禮拜儀式。」所以,他跪下來,向上帝禱告並說:「感謝祢」「拯救我的靈魂」等等。然後獅子也跪下來,牧師說:「我跪下是向上帝禱告,祈求上帝拯救我的靈魂,幫助我,你跪下是為了什麼?」獅子答:「在用餐之前,不是要有禮拜儀式嗎?」用餐前,他必須謝恩,要做禮拜儀式。我就是這樣記住「禮拜儀式」這個字的。虔誠的獅子。

 

如果我當時繼續食氣,可能就無法做這個工作。這是不同的領域。我的生活可能比較安適。我想我目前已經滿載,無法再增加或擴大工作領域。我有時會自言自語:「你這個大忙人!你怎麼忙得過來?」無上師電視台就夠我忙了,怎麼還養狗呢?還要化妝、打扮,設計各種東西,還要照顧生意。生意有時也讓我煩惱:員工、稅務和會計事務。有時我會想:「天啊,你真的很忙耶。」我自言自語,罵自己。我說:「你是唯一該被罵的人,不是上帝,不是魔王,不是撒旦,不是魔鬼,都不是。是你,唯獨你該被罵。」因為事情環環相扣。如果做了生意,就要照顧各種相關事項。

 

替人印心以後,必須去看這些受印的人,裡外都必須照顧他們。不是來就坐在這裡,對你們的反應毫無感覺,感覺不到被你們拉、扯,感覺不到你們哭等等。我並非替你們印心後,就聽不到你們在家有麻煩,緊握師父法相,求東求西。如果真的需要是可以求,但你們有時根本不需要,只是亂求一通,為了考驗師父。這些索求不會應驗。自己要做功課。需要時當然可以求師父,但不要一昧地濫用師徒關係。

不是結了婚、生了小孩,就沒問題了,不是。問題會來,會有婚姻和小孩的問題。身歷其境才知道,類似。你們只有一個太太、一個小孩、一份工作、一棟房子,問題就層出不窮了。我有許多房子,因為我以前不斷東奔西跑,也在各國買房子當道場。後來,房子空間太小,我又無法將房子出售,出售需要一些時間。以前我身邊沒人幫我,所以就以我的名字買,現在我必須過去處理,因為有些國家不接受授權書或護照代為辦理。必須由所有權人親自去見公證人或律師,辦理各項繁雜手續。無窮無盡的麻煩,麻煩無窮無盡。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