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信心與體驗(十二集之六) 1997.12.25

2024-02-14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睡覺的時候,師父會帶你去一些地方。有時你醒來後會記得。(對。)或者有時你中途醒來,(內在天堂的)光剛從這裡消失,你知道自己去過某個地方。但有時睡得很熟,第二天早上你就忘了。但你若多集中注意力在這裡,師父總是會在你睡覺時帶你出去。好嗎?(謝謝您。)我們應該在那個時候出去,(對。)因為我們是自由的。[…]

就在昨天,我還在跟觀音使者們講話,包括男眾和女眾。我說:「我所有的西方長住都怎麼了?」他們說:「噢!他們都回家了。」我說:「出什麼事了?」他們說:「沒有,心態不同。他們沒有做好要辛苦工作和經受考驗的準備,他們把它看得很輕鬆、很隨意,等等之類的。」我說:「噢,你們要有耐心。他們當然不一樣。他們有不同的業力、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背景。所以我們必須要有耐心。他們能放下一切,來到我們身邊,想留下來,並想接受訓練,這很好了。」〔…〕這不只是為了工作、為了忍耐或任何事。因為我們必須為整個世界著想。而不只是個人的性格衝突和有點缺乏耐心,以及種種心態上的差異。

當然,中國人和悠樂(越南)人,也許他們工作得更努力。他們已經習慣了更多的艱辛,也更能忍受摩擦。他們習慣了與彼此接觸。肩膀與手肘,他們已經習慣了。如果我罵中國人,她不會逃跑。比方說這樣。她甚至還會經常來。她喜歡被我罵。有些中國人求我罵他們。因為他們認為我在乎。如果我會責罵,就表示我在乎、我愛他們。天哪!多麼奇怪的想法!跟你們說,這很不可思議。令人難以置信。因為他們也認為,我罵他們的時候,他們認為我清了他們的業障。或許是真的,但我不喜歡。我不喜歡他們骯髒的業力。

跟你們說,昨天,我的頭髮,有時我想看起來像你們一樣,你們都是金髮,很漂亮,所以我很「羨慕」,想把頭髮染成金色。但不需要這樣做,他們只要塗一些漂白劑之類的,挑染就好。所以我想要挑染,因為我的髮根又變黑了。於是我打電話給同,請她安排人幫我挑染,她打電話給一個中國人,當然,不然還有誰呢?然後那個中國人來了,向我推薦各種各樣的東西,弄得非常複雜。然而上次我去挑染的時候,他們只是讓我坐在那裡,塗了一些東西,包上錫箔紙,然後我坐在那裡,過一會兒就變成金髮了。那就是挑染。我喜歡那樣。

她建議先把全部頭髮都染了,因為我有灰白頭髮。要將全部頭髮染成這種顏色和那種顏色之後,再塗上另一種顏色。我說:「不,不是那樣的。」然後她以專業的方式與我交談,並推薦說這種顏色更適合我。我說:「比如什麼顏色?」她說:「比如我的顏色」,她的顏色,紅色。看起來就像稀釋在雪花裡的醬油。所以在她告訴我很多事情後,我看著她的頭髮說:「不,如果像你的顏色,就算了吧!算了吧!我不要醬油色。我喜歡中國菜,但不喜歡在頭髮上塗醬油。」

所以我罵了她好一陣子,因為她對我說教太久了,洗了我的頭髮,還趁機摸我的頭等等。然後後來,她缺這缺那。她告訴我要做這個、做那個。噢,我感覺被騙了,就像我被騙了一樣。所以我很生氣。我說:「不,不,你走吧。出去,出去。我不要你做頭髮,走,走!太麻煩了。」但她出去坐在我的客廳裡,沒有離開。我告訴她離開。我要出去自己弄。但她沒有離開,只是坐在那。當我出來的時候,[我]已經把頭髮吹乾了…她欺騙了我—洗了我的頭髮等等,然後什麼也沒做。沒有這個,沒有那個…

我說:「你是專業人員,你本來就應該準備好這樣和那樣東西,以防萬一。只有一個顏色—醬油色,僅此而已嗎?你知道我的另一種顏色不是那樣的,我不想要醬油色。」我很生氣。但她不在乎。她坐在那裡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我說:「我叫你出去,你聽不懂中文嗎?」然後她出去了,仍然把所有東西都留在那裡,以防萬一。我要她把所有東西都帶走,但後來她說…我說:「那好,你一個人出去。不,不,把東西留在那裡。」然後我去美髮店,大約半個小時,就都做好了。很快,沒有什麼複雜的,沒有解釋,沒有說教,沒有任何麻煩。完全按照我想要的方式做好了。他們立即就知道我想要什麼。

絕不要相信!千萬別相信外面的人更糟糕這種事。這不是真的。他們(有些同修)把事情弄得很複雜。噢!你還在這裡嗎?你還在這裡嗎?好,你們也可以問她。她和她在一起。噢,你們進入了「最糟糕」的公司。好,還有什麼?然後你們知道嗎?在那之後,昨天晚上,我出來見大家。這個「醬油頭髮」女孩為了能看到我,她總是無處不在。我說:「我不想像這樣到處都能看到你的臉。」我罵了她很多次,然後她還是留下來不走。我也很驚訝。我會認出她,是因為她的醬油色頭髮。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這樣。中國人「很不可思議」,他們什麼都能接受。只要他們能夠更進一步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他們不在乎得到什麼樣的待遇。但西方人就不一樣了。你們已經習慣於自主與自由—「這是憲法的權利(對),人類的錯」,等等之類的。所以你們承受不了太多。這就是為什麼許多東方人修行比較容易的原因。可能他們的忍耐力比較強,或我執比較小。或不太習慣於頭腦的爭辯,所以他們一打坐,就可以比較快靜下來。當然不是他們所有人都這樣。也並非你們所有人都像那樣。但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的弱點。西方人有這個弱點;東方人有其他弱點。我試著忘記它們,因為太多了。我現在不想一一列出。好。

下一位,這邊的師姊。麥克風在哪裡?你能傳遞一下嗎?你不介意讓男眾傳遞吧?有女眾可以幫忙傳遞嗎?你能幫忙到處傳遞嗎?好,很好。你就待在男眾那邊。現在你說吧。(師父好。謝謝您給我這個機會。您的蒞臨加持了我們。)謝謝你。(我有一個問題。我想知道,透過打坐,我們可以回溯多少個前世?我們可以觀想多少個前世?因為對我來說,打坐更像是觀想?跑出去看〔內在天堂的〕光,與宇宙接觸。我可以觀想多少世呢?)你可以什麼?(觀想。)不,不要觀想東西。你是說過去嗎?(過去或前世。)噢,不要…不用管這個。(不用嗎?)不用管它。但如果你去第二界,那裡有一個圖書館,如果你想查的話,可以查看自己的前世。但我不建議那樣做。不用管這個。只要往前走。不要後退。(噢,好。)前世並不重要。(噢,好。為了了解今生,而去了解前世,)不,不用。(並不重要嗎?)不,不,一點也不重要。不重要。如果了解前世很重要,上帝會讓我們生來就擁有前世的記憶。

(好。我還有一個問題。)沒關係。(好。我們打完坐之後,比方說我們上床睡覺,我們與內在還有連繫;在我們睡著後,可以去到不同的地方嗎?因為對我來說,)可以,我們可以。(有時好像仍有連繫。)我們可以,我們可以,是的。睡覺的時候,師父會帶你去一些地方。有時你醒來後會記得。(對。)或者有時你中途醒來,(內在天堂的)光剛從這裡消失,你知道自己去過某個地方。但有時睡得很熟,第二天早上你就忘了。但你若多集中注意力在這裡,師父總是會在你睡覺時帶你出去。好嗎?(謝謝您。)我們應該在那個時候出去,(對。)因為我們是自由的。但有時你和你先生一起睡,他在半夜踢了你一下,然後你就醒了。然後(內在天堂的)光仍然在那裡,一切都結束了,那麼你就知道你去過某個地方,然後又回來了。就像你在體驗當中,被從第五界或其他地方拉出來一樣。不然你不會知曉。

(我們可以處於,比如,十分高等的境界嗎?像是與出家人在一起和…)與什麼?(出家人。)出家人,是。(…與出家人交談,並和他們一起打坐?)當然,可以,如果那些出家人等級高的話。(是,我們要如何知道呢?)嗯…(在睡眠中。)取決於他們講些什麼,(如果他們不說話怎麼辦,比如用心靈溝通…)要看他們光的強度。他們光圈的強度。(他們光圈的強度?和身體的強度?)不,不是身體的。(不是身體的…好,謝謝您。)不客氣。

她是一位很單純的出家人。我們是在台灣(福爾摩沙)認識的。在十五年前。(摩根山。)摩根山?(在八九年?)在八九年。(是的,台灣〔福爾摩沙〕是在那之後。)之後?(我是在摩根山印心的。)(聖荷西。)我知道,我知道了。噢,噢,不,不,不。是另外一個。(她在哪裡?)(噢!走了,消失了!)去哪裡了?(離開我們了。)是嗎?(是的,終於。)去哪裡…你有沒有問她去哪裡了?(斯里蘭卡。)是,我敢肯定。我的意思是,我記得另外那個人,她是…(噢,我不知道您說的是她。她已經從我腦海裡消失了。)是。當時她和我一起在台灣(福爾摩沙),不是你。(噢,她跟您印心了,是。)是,是她,不是你,是,是。我把她們兩個人搞混了,因為她們長得太像了!(我們兩個?)是,你們倆?(是。)像姊妹。好,再見。

請說?哪一位?好,因為你在那邊,等一下。(師父,我正在做一個專案,一個音樂專案。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比我更有經驗。其中一些是很有名的。)什麼?(換句話說就是,與我一起工作的人比我更有經驗。)在音樂方面?(是的,我只是個新手。我感到很惶恐。)是。(我想他們希望我能夠表現得很有自信。我覺得在某種程度上,這樣的假裝很不真誠,)是的,是,不要那樣做。(在我的確不知道的時候,假裝「我很棒,這很棒。」)了解。(但是他們假裝自己很棒。而且什麼都知道。所以我內心真實的想法和我要表現出來的樣子之間,就存在著這樣的差異。)你只須呈現真實的自己。(好。)有時候你也很棒,但你很謙卑。你不知道。而且你也不認為自己很棒。他們並沒有很棒,但他們認為自己很棒。他們想炫耀。所以你只需在內心裡擁有自信就好。我認為你很棒。

你以前為我們創作過好聽的歌曲。(是。)現在你離開醫療行業了?(是的,感謝上帝!)為什麼?你為何說「感謝上帝」?(我開始因為碰觸別人而感到很不舒服。)噢,不!這不是真的。(所以我很高興現在我能做這個工作,但我很緊張。)如果你想成為音樂家,那沒問題,沒問題。但要有自信。因為你的歌曲和他們的歌曲不一樣。總之好多了。更加純淨且令人提昇。人們聽到它時,感覺更好。這是音樂的目的。不是為了出名,不是為了被讚揚,也不是為了被認可。如果人們能認知到這一點,那很好;如果沒看出這一點,也沒關係—只要有人懂你的音樂,感覺受到提昇並從中受益就好。這就是目的所在,你已經達到目的了。

不要擔心他們給你的壓力。你的內在已經很棒了。在你成為音樂家之前,在你開始之前,你就已經很棒了。所以有什麼問題呢?(我認為問題是,我只是…比如說,如果我必須在麥克風前或…我會感到緊張。也許我應該直接說:「噢!我很緊張。」)是。(因為他們都很…)因為他們比較熟練,僅此而已。我以前很緊張,十年前,十五年前。現在當我坐在這裡時,是你們感到緊張。以前,當我坐在你們面前時,我會感到緊張。看到了嗎?熟能生巧。不用擔心。你會成功的。(謝謝您。)堅持下去。(好。)

觀看更多
劇集  6 / 12
1
2024-02-09
4498 次觀看
2
2024-02-10
3211 次觀看
3
2024-02-11
3494 次觀看
4
2024-02-12
2831 次觀看
5
2024-02-13
2754 次觀看
6
2024-02-14
2504 次觀看
7
2024-02-15
2636 次觀看
8
2024-02-16
2263 次觀看
9
2024-02-17
2247 次觀看
10
2024-02-18
2051 次觀看
11
2024-02-19
2507 次觀看
12
2024-02-20
2414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