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撒旦主導的趨勢與烏克蘭(祐蘭任)的戰爭升級 2022.10.05

2022-10-07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一點也不喜歡戰爭!它從來不是好事。從來沒有好過。但這不是烏克蘭能獨自決定的。(的確,師父,是的。)因為俄羅斯似乎並沒有停止—它佔領了一個又一個地區,甚至還威脅也要去鄰國摩爾多瓦,去佔領奪取其他一些土地,他們還威脅波蘭,威脅芬蘭,威脅瑞典—這些年他們對俄羅斯來說,至少是和平的國家。(的確。)而他們仍然威脅所有人,而且以核武器威脅,還有各種東西。是俄羅斯發動了戰爭,不是烏克蘭。(是,對,師父。)所以,要求烏克蘭停止是不對的,因為烏克蘭無法決定有關的一切。[…]

而烏克蘭並沒有因為克里米亞做任何事使得與俄羅斯的戰爭升級。後來,俄羅斯利用這個基地繼續發動攻擊、施加影響或製造更多麻煩,透過許多不同的地區在烏克蘭內部挑起戰爭,例如在頓巴斯。[…]

(他指責西方的西方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他談到西方精英的專政。[…]您如何看待普丁對西方的指責?)所有指控都是正確的,除了他必須把矛頭轉向自己。(是。)他在談論他自己和克里姆林宮。(啊,是。)[…]即使普丁指責西方國家殖民並且是戰爭販子,或帝國主義,現在也是克里姆林宮在做這件事,是普丁在做。(是,絕對如此。)在廿一世紀。[…]

(普丁也說西方是由撒旦宗教領導的。)[…]俄羅斯的宗教又是怎樣的?最高的牧師一直在鼓吹戰爭,甚至在最近也是如此。他們的大祭司甚至猥褻了嬰兒和兒童們。他收養了七十名兒童並猥褻了他們—對他們性侵。(噢。)與西方的宗教相比,你們明白俄羅斯有什麼樣的宗教吧?說吧,兩者不都是邪惡撒旦嗎?(是的,師父。)我是指一個宗教—現在的天主教教會。不是指天主教,而是指教宗和耶穌會會士。[…]

所以,普丁,不管那是誰作為普丁的樣子,或者扮演普丁的人,都只是在談論他自己和他們自己及克里姆林宮的政策和制度。(是,正是如此。)[…]

Host:二○二二年十月五日週三,我們最慈悲的清海無上師在她為世界進行的密集閉關打坐中,慈愛地抽出時間致電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詢問他們的健康狀況。師父也愛心回答團隊的一些問題,關於一些涉及俄烏戰爭的最新消息,同時她也分享了對於其他重要的全球發展的想法。

(嗨,師父,師父好。)你們好!一切都好嗎?(是,我們都好,師父,您好嗎?)我還在這裡。(啊,太好了。)我仍然和你們一起在這星球上。(是,師父。)迄今為止,我總能做到。你們也是。(是的。)

你們有溫暖的毯子,開著暖氣等等嗎?(是的,師父,我們有。)你們是否攝取足夠的水果和蔬菜?這很重要。(有,一直都有。)如果可以就變換你們的食譜,讓你們的飲食多樣化。(好,師父,謝謝您。)(謝謝師父。)

順便說一下,我只是隨手拍了幾張照片,自拍,(是的。)沒有準備,沒有化妝,沒有任何修飾之類的。(噢,哇,真好。)所以,希望你們大家還能認出我。我寄給他們,你們就知道我還活著,我很好,不用太擔心我。就這樣。(謝謝師父。)

我知道你們有一些問題,請問吧。(是,伊隆‧馬斯克在推特上提出了一個所謂的和平計畫,他說克里米亞自十八世紀以來一直是俄羅斯的一部分。建議烏克蘭停止戰爭升級,還說烏克蘭不應加入北約。馬斯克為什麼要這樣做?師父,他的說法和建議正確嗎?了解,我不知道—他突然間變了。(噢。)但那是不正確的。

我真的一點都不喜歡戰爭。我不喜歡戰爭。你們知道的。它也影響到了我,我睡不好、吃不好,我有太多的工作,內在的、外在的。(是的,師父,是,了解。)而且我們也必須以某種方式照顧一些難民,以不同方式,或從財務上。儘管沒有很多,但確實是力所能及地給了。而且很多徒弟必須放棄他們的責任和家庭,去那裡工作。不僅如此,不僅我的健康或略有縮水的財務狀況,但還有危及我和我們的工作的風險。這已經發生了。我們必須採取措施來保護我們的工作了。希望這些工作會持續很久。(是的。)

我一點也不喜歡戰爭!它從來不是好事。從來沒有好過。但這不是烏克蘭能獨自決定的。(的確,師父,是的。)因為俄羅斯似乎並沒有停止—它佔領了一個又一個地區,甚至還威脅也要去鄰國摩爾多瓦,去佔領奪取其他一些土地,他們還威脅波蘭,威脅芬蘭,威脅瑞典—這些年他們對俄羅斯來說,至少是和平的國家。(的確。)而他們仍然威脅所有人,而且以核武器威脅,還有各種東西。是俄羅斯發動了戰爭,不是烏克蘭。(是,對,師父。)所以,要求烏克蘭停止是不對的,因為烏克蘭無法決定有關的一切。(是的,師父。)

當然,烏克蘭的一些地區,比如克里米亞,已經與俄羅斯一起。俄羅斯一直在斷斷續續地入侵烏克蘭。(是的,對。)(是的,師父。)而在史達林時期也如此。結果是什麼呢?當然是數百萬人死於飢餓、死於戰爭、死於打仗。(是的。)

所以,我不知道馬斯克先生如今在做什麼。也許他是在害怕第三次世界大戰真的會到來,因為普丁一直威脅要用核武器,而西方國家並沒有做出任何實質性的行動。他突然改變了態度。他一定是受到了普丁或其他惡魔等級能量的影響。(啊,噢。)

談到這一點—印度曾與英國在一起,其他許多島嶼或國家也曾與英國在一起,但他們都是自由的。(是,對,是的。)或者他們自願留下來的,比如加拿大,或澳洲。他們是大國,他們不怕英國,但他們想留下來,因為穩定。(是的,對。)因為和英國待在一起對他們的國家有好處,這就是原因。這些大國的領導人,例如加拿大,或澳洲,或紐西蘭,他們非常明智,他們真的致力於為自己的人民謀福利。這就是為何他們留在英國。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明白,師父。)否則,他們並不怕英國。(是的,師父,對。)

因此,可以說,即使克里米亞曾隸屬俄羅斯—但它屬於烏克蘭。(是的,師父,是,對,師父。)但即使如此,在俄羅斯就那樣以狡猾戰術,出其不意佔領克里米亞後,烏克蘭也沒有做什麼。他們只是謙遜安靜地努力發展任何剩下的地區。(是的,師父。)那已是二○一四年的事了,到現在多少年了?八年。(是的。)八年左右。而烏克蘭並沒有因為克里米亞做任何事使得與俄羅斯的戰爭升級。後來,俄羅斯利用這個基地繼續發動攻擊、施加影響或製造更多麻煩,透過許多不同的地區在烏克蘭內部挑起戰爭,例如在頓巴斯。

你們現在明白了嗎?(是,師父,明白了。)所以,我不知道馬斯克先生在說什麼。我不懂他。(是。)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我不知道。我也和你一樣,我不知道。我對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事都不再了解了,幾乎所有地方的人都像惡魔一樣行事,甚至在宗教中也如此。(是。)

無論如何,也許是普丁的演說影響了馬斯克,所以馬斯克突然轉變了。沒有人喜歡戰爭。但在這裡,將戰爭升級歸咎於烏克蘭,這絕對是百分之百錯誤和不正確的。(是的,師父。)即使把頓巴斯讓給俄羅斯,我認為俄羅斯也不會就此罷手。(是,對,是的。)因為克里姆林宮想要吞掉烏克蘭所有的農產品,讓俄羅斯成為第一。(是,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by AP and FRONTLINE PBS – Oct. 3, 2022 Reporter(f):自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以來,俄羅斯已竊取價值數億美元的烏克蘭糧食,並將其運往中東,最終在那裡成為受歡迎的食品。雖然俄羅斯否認偷了任何糧食,但《美聯社》及《前線》報導了一個複雜的俄羅斯走私網絡,其規模之大和利潤豐厚遠超過之前所知。」

烏克蘭的農產品幾乎遍布世界各地,養活了很多人。所以,俄羅斯想要奪取這種影響力,想要吞併整個烏克蘭。而且他們之前也嘗試過,只是失敗了。(了解,師父。)

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除了他可能受到了負面能量的影響。(啊,對,是的,對。)是,毋庸置疑。但你不能只責怪他—很多人也受此影響。因為他們知道的不多。也許,他們沒有研究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歷史。

俄羅斯進進出出,多次入侵烏克蘭。(是,對,是的,師父。)不只是在十八世紀。(對。)他們現在仍然這樣做。(是。)現在還在入侵烏克蘭,再次。結果總是一樣。人們死亡、受傷,因家庭分離而痛苦,和成千上萬的難民。而且那也影響到許多其他國家—烏克蘭人作為難民抵達的國家。那為他們的基礎設施帶來問題,為他們帶來財務問題,和平問題,影響了一切。(是的,師父。)所以,無論如何,是俄羅斯將戰爭升級,不是烏克蘭。(是,對。)

烏克蘭一直以來都是和平的,只做他們的工作,專注於自己的事,為世界提供食物。(是。)這就是他們所做的一切。(是,對,師父。)而且烏克蘭一開始也不敢加入北約。(是。)只是現在,最近,因為俄羅斯的威脅,因為克里米亞被奪走,所以他們不得不要求加入北約以尋求保護。(是。)

不管怎樣,北約拒絕了。懦夫,「膽小鬼」。他們在悠樂(越南)是這麼說的。(對。)或者可能只是因為烏克蘭不夠富有,無法付錢給他們。(噢,是,懂。)所以,兩個不正確的原因。即使是現在,史托騰柏格仍然說他不接受烏克蘭,他說:「噢,烏克蘭要加入北約,我們必須考慮這個、那個。」(是的,師父。)

所以都是俄羅斯在升級戰爭。(是的,師父。)歷史一次又一次地重演。俄羅斯總是想吃掉烏克蘭。對此無可否認。(是。)

(關於普丁最近所做的吞併演說,關於他所佔據的四個新的地區,對於他一直在做的事情,他指責西方而非怪罪他自己。例如,他指責西方的西方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他談到西方精英的專政。他甚至怪罪西方破壞了北溪天然氣管道。但是,師父,看起來他將自己的所作所為歸咎於西方。)

「Media Report from World News – Oct. 1, 2022 Putin(m):今天我們正在做出這個選擇。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的居民,札波羅熱和赫爾松地區的居民都做出了這個選擇。他們選擇了與自己的人民在一起,與祖國在一起,與祖國共命運,與祖國共贏。

Reporter(f):俄羅斯宣布統治烏克蘭十五%的領土,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歐洲最大的吞併行動,遭到了西方國家甚至是俄羅斯許多親密盟國的堅決反對。俄羅斯在舉行了所謂的公投—被基輔和西方政府譴責為非法和脅迫性的投票—之後就採取行動吞併這些地區。在其中一場他廿多年來發表的最嚴厲的反美講話中,普丁抨擊西方是新殖民主義和撒旦主義。

Putin(m):這種對人類的完全否定。對信仰和傳統價值觀的摒棄。對自由的壓制,開始貌似一個變態的宗教,是徹頭徹尾的撒旦主義。」

(您如何看待普丁對西方的指責?)所有指控都是正確的,除了他必須把矛頭轉向自己。(是。)他在談論他自己和克里姆林宮。(啊,是。)

以前,很久以前,幾個世紀前,一些西方國家可能殖民了其他國家。但現在已經不一樣了。他們不再那樣做了。(對,師父。)他們在很多國家都有軍事基地,但那是因為那些國家要求並同意,他們這麼做是為了維護和平。(對,是的,師父。)幸好西方國家這麼做。所以,至少,我們只有一個普丁。(是。)不然,他們可能到處有更多的「普丁」。

即使如此,克里姆林宮還是濫用它作為僅有的五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之一的權力和特權,在許多地方產生影響。尤其在非洲,他們到處都有基地。還有其他一些國家。(是的,師父。)所以,說到佔領任何地方,那是克里姆林宮,而不是西方。即使是現在,談論從十八世紀以來被俄羅斯佔領的克里米亞。

但許多國家曾經屬於許多其他國家。例如,冰島曾經與丹麥在一起。(是的。)丹麥國王在很久以前就讓他們獨立了。比方說這樣。(是,對。)英國也允許許多大英國協國家獨立,如果他們願意的話。(是,對。)因此,大英國協(領土)現在只有十四個國家。曾經是三十個或更多。(是的,師父。)尤其是印度,如果英國真的執意要殖民,那麼印度應該是他們保留的那個,因為那是一個大國。即使他們每個人只從英國購買一卷衛生紙,英國也會很富有。(是,師父。)

所以,西方長期以來沒有任何殖民或帝國主義行為。(是的,師父,是。)即使普丁指責西方國家殖民並且是戰爭販子,或帝國主義,現在也是克里姆林宮在做這件事,是普丁在做。(是,絕對如此。)在廿一世紀。(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ITV News – Sept. 30, 2022 Reporter(m):幾筆一揮,歐洲的版圖就被重新繪製,儘管這些牆外沒有人會承認這個邊界。相較於莫斯科的大吹大擂,烏克蘭卻是一片死寂,只有一通永遠不會被接聽的手機電話鈴響打破了這沉寂。在這裡被殺害的二十四人中,是某人的兄弟或兒子,是某人的母親或女兒,這裡是平民護衛車隊的聚集點—在一場恐怖的戰爭中,又發生了更多無辜流血事件。」

他為何要像那樣重蹈覆轍?在他的演說中,他甚至因他自己的所作所為而指責西方。(是,對,噢,天啊,是。)他還指責宗教是崇拜撒旦的。對此,我同意。因為教宗說,路西法是天主教會的神。他自己是這麼說的。他是一名耶穌會神父。他們發誓要忠於他們的信仰,那是如此血腥,具威脅性和恐怖。(是的。)

「耶穌會會士的入會極端宣言:『我進一步承諾並宣布,一旦機會出現時,我將按照指示,對所有異端、新教徒和自由主義者進行秘密或公開的無情的戰爭;將他們從地球上消滅掉;我不會放過任何年齡、性別或條件者;我將吊死、焚燒、蹂躪、滾煮、剝皮、絞死和活埋這些惡名昭彰的異教徒;撕開女人的肚子與子宮,將她們胎兒的頭壓碎在牆上,以消滅這種該被詛咒的種族。當還不能公開這麼做時,我會偷偷使用下了毒的杯子、絞殺的繩索、鋼鐵的長刀或鉛彈,無論他們處於何種榮譽、等級、尊嚴或權威,無論他們的生活條件如何,不管是公開或私底下的,我隨時都可按照任何教宗代理人或耶穌會聖父會長的指示來發動戰爭。』」

屬於所謂的耶穌會教團的那些人的那個誓言,誤導了很多人,因為他們認為耶穌會教團屬於耶穌的教派之一。就像福音傳教士,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和重生的基督徒也崇拜耶穌。(是的,師父。)因此,許多人被「耶穌會」這個名字誤導,並追隨他們。(噢,是的。)但是,忠於那個所謂的教團的誓言是如此血腥、撒旦般邪惡,如此可怕。他們就像恐怖分子一樣。(是的,是,師父。)

所以,不管怎樣,都是天主教教宗造成的—讓人們不再相信天主教會。很多人離開了教堂,現今,很多教堂都空無一人。此外,因為他們在做各種喪心病狂的事,強暴兒童、婦女、男人、男孩、女孩,甚至是嬰兒。他們像撒旦般邪惡,這也是我要說的。那不是天主教信仰,是撒旦的—這些人,這些神父是邪惡的。(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PBS NewsHour – Dec. 27, 2018 Becky(f):一位新任命的神父,神父威廉‧雷內克,來到我們的教區,他有點像是選定了我們家。他會在我們的房子裡做彌撒,也會到我們家來吃晚餐。有三、四次,他和我們一起去度假。我愛他,我希望得到他的關注。而他利用這種崇拜,在我八歲時開始對我性虐待。這種情況大約持續了三、四年。他真的會在我們家的地下室裡性侵我,然後上去和我父母一起用餐。於是,每個星期天,我都要看著他那雙對我施暴的手,在彌撒時拿著聖餐杯。」

順便說一句,我也告訴你一些讓你開心的事情。梵蒂岡現在正在懲罰那些性虐待教徒的人。(噢!)懲罰。(終於。)到目前為止,至少有一個。一兩個是公開的。

還有關於在警察拘留期間死亡的女孩。(啊,是的,是的。)伊朗的宗教領袖哈米尼,他出來說了一些話。但他也指責西方煽動了抗議活動。(噢。)這不是抗議—而是一位年輕、無辜、美麗的女孩的無端死亡。並給父母、親人、朋友造成了極大的悲痛,讓整個國家都為之動搖。引起了整個世界的動盪。(是的,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DW News – Oct. 4, 2022 Ben(m):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阿里‧哈米尼指責美國及以色列是幕後黑手,推動瑪莎‧阿米尼之死引發的全國抗議活動。瑪莎‧阿米尼上個月據信因違反伊朗保守的著裝規定,被伊朗道德警察逮捕後死亡。活動人士表示,政府對示威者的鎮壓已導致至少五十二人死亡。

Reporter(f):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哈米尼打破沉默,評論了震驚這個伊斯蘭國家的抗議活動。他說,示威活動不是一個有機的草根運動,而且他完全支持安全部隊。

Supreme Leader Ayatollah Ali Khamenei(m):誰策劃了抗議活動?我說這很清楚,做策畫的是美國,假猶太復國主義政權和他們的追隨者。

Reporter(f):儘管受到暴力鎮壓,但抗議活動並沒有平息。有報導稱,各個城市的學生走上街頭。這段影片顯示安全部隊驅散了德黑蘭一所大學外的人群。示威活動也蔓延到世界許多地方,比如土耳其伊斯坦堡,這裡有龐大的流亡伊朗人群體。在伊朗,抗議者繼續挑戰強硬派政府,許多人要求結束長達四十多年的伊斯蘭統治。」

所以,這不是我們應該談論的抗議。(是的。)人們有權在任何地方對任何不公正之事進行抗議。而任何政府利用他們濫用的權力來壓迫他們,或對他們施放催淚瓦斯,或射殺他們,或殺死他們,這些都是撒旦的追隨者。(是的,師父,的確。)

「Media Report from CBS News – Oct. 4, 2022 Reporter(f):週日,安全部隊圍困了德黑蘭的精英大學謝里夫理工大學,那裡的學生一直在進行和平抗議。學生會表示武裝的便衣人員在一個停車場追趕學生,並粗暴地逮捕了其中幾個人。目擊者說,地面上到處都是血。

Roxana(f):我們看到了安全部隊使用催淚彈、水砲、金屬彈丸的畫面,在一些情況下還使用了實彈。我們看到了抗議者被毆打的影片。一位婦女在試圖幫助另一位婦女時,她的頭被撞到人行道上。抗議者在抗議活動中被槍殺的照片。伊朗國家電視台說在九月中旬開始的衝突中,至少有四十一人被殺,但總部設在奧斯陸的『伊朗人權』組織表示,自抗議活動開始以來,至少有一百卅三名伊朗人被當局殺害,這包括上週五在東南部城市扎黑丹的四十多人。」

我不後悔冒犯任何人。這就是事情的真實情形,我們必須說出來。(是的。)我甚至想有時間即使只是讀故事給你們聽,告訴你們關於耶穌的教導,佛陀的教導,許多其他聖賢、上帝的教導,以及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的教導。但我不得不在閉關中浪費我寶貴的時間,來澄清所有這些誤解。(是的,師父。)而這讓我非常痛苦。

我覺得我的時間不多了,考慮到我的年齡,考慮到世界上所有的動盪,這讓我非常痛苦。我覺得我的時間非常、非常、非常短暫,而且屈指可數。而我想從聖人那裡得到更多的教誨。但我現在坐在這裡,甚至為伊朗的一名女孩和她死亡的方式而哭泣。她的整個人生還擺在她面前。(是的,師父。)她甚至還沒有結婚呢。她…好可怕,太可怕了…

而且伊朗最高級別的精神領袖不得不站出來,但不是用安慰的話語,而是指責其他人—指責其他人,而不是他們自己的系統。這我也不明白。(是的,師父。)

若伊隆·馬斯克說些廢話,我雖不理解,但我不怪他。他不是靈修之類的人士。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商人。他說出他的想法,即使可能是很糟糕的想法。我相信其他一些人也想說他所說的話,因為他們只是對因果報應一無所知,而且他們對這場毫無道理的戰爭也沒想太多。他們只是認為人們不應該再死去,不管什麼原因。

但普丁領導的克里姆林宮,不會就此善罷干休,即使他們簽署了和平協議。他們不會罷手。他們不會僅僅停留在烏克蘭,他們將延伸到世界各地,(是的。)用核彈進行威脅。這將嚇唬到每個人參與幫助烏克蘭。還會有更多,而且為時已晚。如果他們佔領了烏克蘭,接下來將是歐洲和其他地方。

他們計劃建造一條大隧道,直通美國的阿拉斯加。(是的,師父。)經由那個隧道來攻擊美國,那就會很容易。因為他們會把它做得很大,這樣他們就能攜帶武器和士兵或其他東西,並在上面花費數十億美元。他們不在乎自己做了什麼,只要惡魔能夠以任何方式毀滅人類。(是的,師父。)

但伊隆·馬斯克和其他人,他們只是普通人,無知的人。但是阿亞圖拉·哈米尼,他是伊朗的精神領袖,非常受尊敬和追隨。他不該對西方說這樣的話。西方什麼都沒做。西方為什麼要抗議?不,我可以說這與西方無關。

那些抗議者,他們自己的人,在女孩死亡後就立即出來了。(是的,師父。)消息傳開後,女孩因被毆打而死在警察拘留所。然後還撒謊說是心臟病發作。她以前從未有過心臟問題。而且她太年輕了,只有廿二歲。不能就這樣死去。(是的,師父。)如此年輕健康,沒有犯罪。戴頭巾或不戴頭巾,這都不是犯罪。這不會傷害任何人。它會嗎?(不會的,師父。)

所以,我再也不明白了。首先,是所謂的天主教精神領袖,教宗,聲稱路西法是天神,並如此無視所有神父,他們猥褻兒童,甚至嬰兒。而現在,是伊朗的精神領袖對那位平白無故死亡的女孩毫無同情心—沒做錯任何事。(是的。)

先知從未懲罰過任何人或建議任何人懲罰任何不戴頭巾的人。我沒有在任何地方看到它。你呢?(不,師父,沒有。)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一直倡導和平與愛,及對女性真正的極度尊重。你已經知道了。我們已在我們的無上師電視台上播放了很多先知和古蘭經關於尊重女性的教義。(是的,師父。)我們可以再做一次節目來提醒人們,先知穆罕默德(祝他平安)的教導都是關於慈愛,教理都是關於慈愛,和對女性的極度尊重。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如此多的人跟隨他。

不是戴頭巾,也不是因為不戴頭巾而死。所以,我不知道為什麼那位伊朗的精神領袖反對先知的教導,站在警察一邊,而不是對可憐的女孩和她的家人表示愛和同情。想想看,如果他的女兒或他的妻子被這樣對待。(是。)他會一直保持沉默嗎?(不會,師父。)

梵蒂岡,現在也在懲罰性虐待的神父。或者至少計劃這樣做。(是的,師父。)那位教宗,他還去加拿大向原住民道歉,因為他們的小孩很久以前在天主教政府手中喪生。(是的,師父。)至少還做點事。現在他還指責俄羅斯的暴力行為,並告訴普丁罷手,甚至懇求普丁停止這種暴力升級。

(普丁也說西方是由撒旦宗教領導的。)但是他那邊的宗教呢?牧首鼓勵戰爭殺死其他無辜公民和他自己的公民。

而現在,普丁的盟友甚至將他十幾歲的兒子們送到烏克蘭前線,去送死。(噢。)最小的只有十四歲。(噢,天啊,噢。)想想看,一個父親對他的孩子做這樣的事?(噢。)自願。(噢,天啊。)向普丁或克里姆林宮表示忠誠,只是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車臣總統。(是。)他是車臣領導人,他把他還是青少年的兒子們送去前線。(噢!)

你知道有成千上萬的俄羅斯經驗豐富的士兵已經死在戰場上了。他們有大批人死亡。而現在他派遣了青少年們去那裡。去做什麼?把他們送入險境,就這樣送他們去死。這是什麼樣的父親?現在你們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對烏克蘭人發動戰爭了。因為他們不是人類。(是,是的,師父。)

一個十四歲的少年,上前線打仗。想想看這樣的父親?(噢,太可怕了。)他只有十四歲,他知道什麼?(是,什麼都不知道。)而且沒受過訓練。沒有受過任何戰鬥訓練。天啊。所以現在你們知道了。如果我說他們是惡魔,你們馬上就明白了。你們相信我了,不是嗎?(是的,師父,是,一定的。)只要看看他們做了什麼,就知道他們是惡魔,因為我們人類不會那樣做。(是,是的,師父。)

啊,天啊。俄羅斯的宗教又是怎樣的?最高的牧師一直在鼓吹戰爭,甚至在最近也是如此。他們的大祭司甚至猥褻了嬰兒和兒童們。他收養了七十名兒童並猥褻了他們—對他們性侵。(噢。)與西方的宗教相比,你們明白俄羅斯有什麼樣的宗教吧?說吧,兩者不都是邪惡撒旦嗎?(是的,師父。)我是指一個宗教—現在的天主教教會。不是指天主教,而是指教宗和耶穌會會士。那種甚至為了獻祭和撒旦而殺害嬰兒的組織。因此,他們不在乎他們的神父(牧師)或天主教系統中的任何神父是否強暴嬰兒。

「Courtesy of freedomcentral.info, Interviewed in Zwolle, the Netherlands - May 7, 2013 Toos Nijenhuis(f):當我四歲時…我是整個家庭中年齡最大的孩子。這是一種教會的儀式,來自《聖經》中的內容:第一個出生的孩子應獻給上帝。這就是我四歲時他們對我做的事。他們把我帶到德國南部。那裡有兩座城堡,來自國王的命令。拜仁[巴伐利亞]的國王們,霍恩施旺高是(其中)之一。還有來自德國南部的不同主教。

Interviewer 2(m):他們在做什麼?

Toos Nijenhuis(f):他們又一次折磨了我。他們全都強暴了我。他們中沒有一個什麼都沒做。他們都做了。

Interviewer(f):他們也全都折磨您嗎?

Toos Nijenhuis(f):是。對他們來說,我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玩具,而且他們喜歡看我受苦。越痛苦越好。」

他們不在乎。(是,噢,天啊。)因為他們就是這樣做的。他們就是這樣相信的。他們相信撒旦,而非相信全能的上帝。(了解,師父。)所以,普丁,不管那是誰作為普丁的樣子,或者扮演普丁的人,都只是在談論他自己和他們自己及克里姆林宮的政策和制度。(是,正是如此。)

這很容易理解。(是。)我的意思是,很容易了解他們為什麼說這種話。(是的。)所以,無論普丁說什麼,你只能半信半疑地接受。因為總之這都是惡魔般和不符合邏輯的胡扯。他所謂的士兵在折磨—不僅是強暴各年齡段的烏克蘭人,甚至還在折磨戰俘,讓他們挨餓直到他們變成一具具骷髏。並殺害所有無辜的公民。折磨他們,殺害他們,甚至閹割他們,割掉他們的陰莖。

「Media Report from BBC – Sept. 16, 2022 Reporter(f):他們打開的第一個墳墓裡有一具平民的屍體,他的頸部有一根繩子。據說這裡的死者幾乎全部是平民—其中有婦女和兒童。對於現場的人來說,這很難接受。」

「Media Report from Human Rights Watch – May 18, 2022 Giorgi(m):俄羅斯士兵圍捕平民時,在這個小鍋爐間裡,有廿人在某個時候被關押。我剛剛採訪了一名男子,他六十六歲。他當時被扣押在這座建築的一個小坑裡。當他被釋放時,他發現他們(被扣押的平民)中有兩人已死亡,他們的頭被打碎,在墓地裡。

Ihor(m):人們躺在地板上、破布上、床墊上。我知道他們用電擊器折磨人。他們被狠狠地痛毆。」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June 3, 2022 Reporter(m):他給我們看了他運動褲上的血跡,那裡有一根釘子被敲進他的膝蓋。他的臉上有被菸燙傷的疤痕。『一個士兵把我的手放桌上,然後用機槍的槍托打了三下。我的手臂嚴重彎曲和骨折。』亞歷山大告訴我們。『他們狠狠地打我的頭,我聽到有什麼裂開了。地板上的血太多了,有個士兵滑倒在血泊裡。我的鼻子被打斷,然後他們威脅說要切斷我的肌腱並殺死我。』」

「Media Report from Associated Press – Oct. 2, 2022 Mykola(m):一個袋子壓在我頭上。在這裡他們對我們用電刑。在這裡他們毆打我們。他們用一塊破布蓋住我的臉,把水壺裡的水倒在上面。他們說:『跳舞』,但我沒有跳舞。於是他們就朝我的腳開槍。

Reporter(f):莫夏金在槍擊和毆打中倖存下來,但盧德米拉‧沙貝爾尼克的兒子卻沒有。

Ludmila(f):為什麼要毀掉他這樣的人?我不明白。為什麼這一切發生在我們的國家?他的手被槍擊。他的肋骨被打斷。他的臉也無法辨認。

Reporter(f):他的姐姐說,他們透過他的工廠制服認出了他。

Olha(f):我只有一個詞:種族滅絕。他們隨意折磨平民,像惡霸一樣。

Oleksandr(m):每天都有親屬來跟我們說,他們的朋友、家人被俄羅斯士兵折磨。」

你願意加入這樣的一支軍隊嗎?你會容忍這樣的做法嗎?還說別人是撒旦。他應該這樣稱呼自己那才更合適。

他還指責西方對其他國家進行殖民統治。他也正在這麼做。而他還指責西方…我們不應該說西方宗教,現在只是天主教教宗和他的系統,那是撒旦教。(對。)而他派他的士兵去烏克蘭毫無任何理由。還有,隨意殺人、濫殺無辜、強暴人們,甚至強暴兩歲嬰兒。(是的,甚至更糟糕。)那麼這也不就是撒旦嗎?這也是撒旦。(絕對的,是的。)

所以,他說的是他自己和他的系統,而不是俄羅斯人民。(是的,師父。)我們不能指責俄羅斯人民。我們只能指責克里姆林宮—普丁和他的支持者。(是的,師父。)因為俄羅斯人民是非常良善。

我已經告訴過你很多關於俄羅斯人民非常好的故事。(是。)而當俄羅斯融入一個正常的體系—不再是蘇聯,而且幾乎不再是共產主義,我甚至曾去俄羅斯,在那裡舉辦一場講經。(是。)我甚至能公開地講經。而且旅館的人告訴我:「噢,坐公車,它就在旅館前面。很便宜,不要坐計程車。」他們試圖為我省錢。然後我就上了公車,我沒有付任何車票費。而公車司機也沒告訴我任何事情。我忘記了。我不是故意要騙他們那幾個盧布。我不是故意的。我有錢。只是我的心思不在巴士。(是的。)

而我出門一直是坐計程車。或通常情況下,人們會來接我去演講的地方。所以,我從來不需付錢。(對。)當然,我是透過我們的付款系統。就像會計一樣,他們拿著任何我和弟子們花費的收據,我們把錢還給他們。(是的,師父。)但那不是我親自去支付的。我總是告訴他們:「帶著收據到會計那裡,然後我們在那裡支付。」因為我不能總是只擔心錢的問題。有時我會直接付款,如果我身上有錢,如果那個國家太遠,我就付。少點麻煩,不那麼複雜。

但後來我忘了。我很久、很久從未坐過公車,有幾十年了。我忘記了!我忘了付錢。所以後來,我給計程車支付更多的小費,並對自己和天堂說,反正所有這些都屬於俄羅斯。無論錢到哪裡,都是在俄羅斯。所以,如果我沒有支付這邊的公車費,我就支付更多給計程車司機。這也是為了俄羅斯。它留在俄羅斯。(是的。)

但是我說過,他們是非常好的人。他們是公正的人,他們是正義的世界公民。他們都很善良。問題只是領導人。不管是什麼戰爭,什麼不正義,什麼制度—都是領導人、政府所做的事情,而不是普通老百姓。

即使如此,他們還禁止人們出去表達反對意見。(對。)他們選了他們。他們也能有發言權—普通人、納稅人。納稅人甚至不能去抗議。因為如果他們出去,哪怕只是和平地表達他們的意見,他們也在各處像罪犯一樣被處理。(是的。)不只是在伊朗。我得說句公道話。每個地方都是如此。主要是在每個國家,他們會鎮壓抗議者,即使抗議者有正確的意見,有權利表達他們的意見。因為那是政府的作用。

他們應該傾聽他們的人民,而不是他們自己的我執,而不是自己的撒旦傾向,而不是他們自己的利益—為了長得更肥胖,為了獲得更多的財富,為了獲得更有權力的地位,或為了鞏固他們的地位,而犧牲其他人,甚至像烏克蘭這樣的外國公民。(是的,師父。)好吧,好了。(確實就是這樣,是,很清楚普丁是惡魔!)

還有其他問題嗎?(沒有了,師父。)那就好。如果你沒有什麼事,那我祝你們順利。(感謝師父。)我祝你們更開悟、更健康、更快樂。(謝謝師父。)上帝愛你們。上帝愛你們,我也愛你們。(我們也愛您,師父。)

Host:我們謙敬地向最慈悲的師父獻上誠摯的謝意,感謝您對我們這個仍然動盪的世界的無條件的愛與同情。為了在此艱難時期幫助人類,您日復一日的犧牲奉獻將被永遠銘記,並作為無盡的全心付出與無私奉獻的典範。我們深深祈禱所有生活在任何不公正待遇下的受壓迫者得到上天的保護和我們所有人的珍視。願天堂幫助將善意和仁慈帶入所有領導人的心中,也帶入他們的施政之中。願珍愛的師父在諸天與所有天神的強大護持下,身體安康,心境寧和。

欲收看這場完整會議的更多語言字幕版本,請於日後鎖定師徒之間節目。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插播新聞:

清海無上師懇請人類覺醒並明辨是非

師徒之間: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等等…

觀看更多
最新影片
3:57
2022-12-09
71 次觀看
5:31

印尼地震救災

2022-12-09   188 次觀看
2022-12-09
188 次觀看
2022-12-08
738 次觀看
35:28

焦點新聞

2022-12-08   18 次觀看
2022-12-08
18 次觀看
4:23

愛是健康之道

2022-12-07   945 次觀看
2022-12-07
945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