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 插播新聞

清海無上師懇請人類覺醒並明辨是非 2022.09.29

2022-10-01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真可憐啊,可憐的人們—他們想逃離,因為他們知道這場在烏克蘭的戰爭不道德。它充滿了暴行,而且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在那裡發動戰爭。(是。)[…]

(普丁為什麼要這樣做?看來他沒有停止,而是繼續。)是啊,我也這麼問過。我也問過天堂:「為什麼?」(噢。)然後祂們告訴我說:「他不是人類。這就是原因。」(噢。)他是個惡魔。(啊。)即使看起來像是他的身體,或者可能是他的某個替身,或許他們佔有了他的身體,這是他體內的一個惡魔。這不是他。(噢。)嗯,你們不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說,你們可以看看他正在做什麼,然後就會明白天堂告訴我的是真的。(是,確實。)[…]

總之不會是人類。(不是,根本不是人,對。)就那樣去殺戮無辜的鄰國公民。現在他還要殺害更多他的公民,透過徵召這些無辜的、沒有受過訓練、無助的和被強迫的男性加入其軍隊—到那裡去送死。目前,近六萬名俄羅斯人已經戰死在烏克蘭。(噢。)[…]

但是因為人類造了這麼多血腥的殺業,所以現在這都是魔鬼的工作。有成千上萬的惡魔,他們到處用不同的方法來殺死人類。(噢。)[…]

這些警察自稱是「道德警察」,但他們並不具道德。(不具。)不能就這樣放過他們,因為這將給整個伊朗帶來很不好的聲譽。(是,是。)人們會害怕在那裡做生意或去那裡。我也會害怕。我害怕去那裡,真的。[…]

現在,即使只是條頭巾也能殺死你。噢,天啊。那是怎樣的道德警察?他們真的是虐待狂,或是濫用他們的特權和他們職位的權力。(是,師父,了解,師父。)她只是個小女孩。只是一位年輕女孩。[…]

Host:二○二二年九月廿九日週四,我們最摯愛的清海無上師從她的密集閉關打坐中抽出時間致電無上師電視台團隊成員,詢問他們的健康狀況。在這場談話中,團隊成員向師父報告了最近來自俄羅斯和伊朗的一些令人不安的消息,並詢問師父對這些事件所具意義的看法與真知灼見。

(俄羅斯正在徵召新兵,因為他們正計劃發布徵召超過卅萬人新的動員令,因為他們實際上正在烏克蘭戰敗。他們稱其為「百分百動員」。但許多人事實上正在俄羅斯周圍的邊境排隊,準備離開該國,因為他們不想在烏克蘭的這場戰爭中戰鬥和喪命。這是正在發生的事。)

是的,我知道。我也讀到了這些。真可憐啊,可憐的人們—他們想逃離,因為他們知道這場在烏克蘭的戰爭不道德。它充滿了暴行,而且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在那裡發動戰爭。(是。)他們都知道這一點。

他們也提出了很多抗議,很多次,可是俄羅斯當局一直在關押他們,有時候一次就是數千人,到處都有這樣的情況。(是。)而現在他們知道沒有其他辦法了,他們就逃跑。我讀到有人說:「我不要為普丁送死。」或是「我不打算當炮灰」,或是「普丁想要犧牲我的生命」。(噢。)或是類似這樣的話。(是。)

「Media Report from TODAY - Sept. 23, 2022 Reporter(m):很多俄羅斯人不想參與這場戰爭。人權組織表示,約有一千二百名抗議者被捕,並且收到入伍令。『我不要為普丁去送死,』這位抗議者說道。許多俄羅斯人正試圖躲避徵召。不報到即是犯罪。」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Sept. 27, 2022 Reporter(m):自普丁一週前發布動員令以來,每天都有一萬名俄羅斯人越過這裡,其中有些人是為了逃避他們已經收到的徵兵通知書。就像尼克,他現在正在逃跑,以避免去烏克蘭打仗。

Nick(m):我想離開俄羅斯,因為我是一名工程科學家,而我的政府卻想要犧牲我的生命。

Dmitri(m):我不想殺人,我也不想被殺。我不需要這場戰爭。我不支持普丁。

這麼做沒有用。而可憐的人們,他們不想打仗。這對他們很不利,因為他們甚至沒有受過訓練。(是,確實。)然後就那樣跳進去,穿上軍服,並拿起槍,他們並不知道如何用槍。(對。)

而他們的小孩在哭泣。我看過一些影片。小孩子哭喊著:「爹地,爹地,別去!別走!」(噢。)或是「回來」,噢,天啊,當我看到這一切的時候,真是讓人心碎。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是,確實如此。)

「Media Report from 9 News – Sept. 23, 2022 Reporter(m):俄羅斯剛入伍的新兵向他們的家人告別,不知他們是否還能活著回家。『爹地,再見,拜託回來啦,』這個孩子哭喊。在全國各地,男人們被裝上巴士…和飛機。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庫爾巴,新兵排成長隊,被送上了路,這只是弗拉基米爾‧普丁希望參加他的戰爭的卅萬人中的一部分。而當一些人在戰鬥時,另一部分人卻在逃亡。數千人在路上,試圖越過邊境進入喬治亞、哈薩克和芬蘭。」

(普丁為什麼要這樣做?看來他沒有停止,而是繼續。)是啊,我也這麼問過。我也問過天堂:「為什麼?」(噢。)然後祂們告訴我說:「他不是人類。這就是原因。」(噢。)他是個惡魔。(啊。)即使看起來像是他的身體,或者可能是他的某個替身,或許他們佔有了他的身體,這是他體內的一個惡魔。這不是他。(噢。)嗯,你們不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說,你們可以看看他正在做什麼,然後就會明白天堂告訴我的是真的。(是,確實。)

是什麼樣的人會做這種事情,從幾百天前就已經開始了?(是,的確。)是什麼樣的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是,正常人不會。)是啊。總之不會是人類。(不是,根本不是人。對。)就那樣去殺戮無辜的鄰國公民。現在他還要殺害更多他的公民,透過徵召這些無辜的、沒有受過訓練、無助的和被強迫的男性加入其軍隊,到那裡去送死。目前,近六萬名俄羅斯人已經戰死在烏克蘭。(噢。)

又有多少軍隊指揮官、領導人和將軍已經陣亡了呢?(確實。)最近他的軍隊最高指揮官也喪命於這場戰爭。(是。)即使那些指揮官和將軍是訓練有素的,他們是經驗豐富的軍人。可是他們也在那樣無休止地死去。他們一直在戰死。(是。)

更別提這些新入伍的士兵們,他們沒有受過訓練。可憐的人們,難怪他們不斷逃往不同的國家。不過現在,我讀到俄羅斯甚至在邊境設立了徵兵辦公室。(是的。)因為所有的男性都在逃往邊境,那裡有數英里長。形成了交通堵塞。(是,確實。)太多車輛了。

而普丁卻躲進某個特別宮殿的某處,任由這一切發生。(確實,噢,天啊。)所以你知道他不是人。(不是。)沒有人類會這麼做。

問題是,我一直在祈禱,但天堂跟我說人類太壞了。(噢。)他們必須付出代價。這就是為什麼所有這些惡魔和魔鬼,以及任何非人類的,對這世界有害的眾生,都正出現在所有這些有權勢之位,為了要摧毀人類。(噢,天啊。)你們可以看到,這麼明顯。不需要我說什麼。而且情況太糟了,非常糟。(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叫人們來聽我的話。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聽。在無上師電視台,我已經講了很多事情,已經都說了。不過即使如此,人們還是那麼盲目、耳聾。

他們中毒太深,所以根本聽不進去,不明白我說過的話。要不就是不想聽,或是不願聽從。有的人甚至說:「噢,沒關係,如果你患了一次新冠病毒,你就永遠不會再染疫了。」天啊,所以那個人從來不聽任何新聞嗎?更別說無上師電視台了。(是,正是如此。)數百萬人在第一次染疫時就已經死去,染上新冠肺炎之初。你們知道的,是嗎?(是的,師父。)而即使是現在,也要擔心長期的新冠症狀。(是,的確。)

而有某個人得了新冠肺炎,並傳染給一位同修。而現在她有了心臟問題。(噢,天啊,噢。)是的,我必須告訴她:「去找這位醫生,那位醫生。」(噢。)她以為:「噢,只是心臟。」天啊,我說:「是心臟!那不只是心臟!」她說:「噢,因為是新冠肺炎,它會康復的,心臟問題也會痊癒。」我說:「不,不!你現在必須去看醫生。看一位專家。看兩、三位醫生。第二種建議,第三種建議,直到你恢復正常。你不能只是坐在那裡,什麼都不做。」你們看,即使只是一個像這樣的徒弟,我也得要照顧!(噢。)[…]

所以請任何聽我說話的人,請聽我說。我真的很愛你們,我希望你們能健康、快樂,我希望這個世界成為一個有慈悲心的世界—一個正常的世界,甚至不用慈悲心。在一個正常世界裡,人們甚至不知道慈悲心這個詞彙,因為在那樣的世界裡並不需要這個詞彙,不需要以慈悲心行事,因為那是一種正常的生活方式,好比在伊甸園裡,在蛇出現並引誘夏娃吃下蘋果之前—然後夏娃引誘亞當吃下蘋果,這讓一切都變得混亂不清,並變得更糟,了解嗎?(對,了解,師父。)

還有什麼問題嗎?(是的,我們還有一些消息。克里姆林宮正在舉行假公投以接管烏克蘭被佔領的地區。從九月廿三日開始,武裝人員正在挨家挨戶地收集選票。而他們現在說:「四個被佔領地區的所有居民都投票同意加入俄羅斯。」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Sept. 29, 2022 Olly(m):在烏克蘭和西方國家所說的虛假公投後,克里姆林宮表示俄羅斯將於週五吞併烏克蘭的四個地區。俄羅斯將宣稱控制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及札波羅熱和赫爾松部分地區。這些地區共有多達四百萬人居住,佔烏克蘭領土的一成五左右。烏克蘭和大部分國際社會均表示這次公投是非法的,既不自由也不公平,並已表示他們不會接受俄羅斯任何形式的吞併。

「Media Report from DW News – Sept. 28, 2022 Vadym(m):有很多人不得不在選票上打上類似『同意』的標記。為什麼呢?因為有個人帶著步槍來到每家每戶,要他們投票。當一名武裝人員來到人們的家中,他們應該怎麼做?他們被迫在選票上簽字。

Reporter(f):烏克蘭流亡市政府分享了一段來自馬立波的影片,顯示武裝士兵跟隨選舉工作人員進入住宅。」

當然了,當然,太可恥了。他們難道都不知道羞恥嗎?但當然不知道了,普丁並不是人。不管現在的那個「普丁」是什麼。(是的。)反正他不是個人類。他在那裡是為了盡其所能地摧毀人類。他正在殺害自己的公民,以及殺害烏克蘭人。這點你們看得很清楚。連小孩子也看得出來。(是的,師父,是的。)我也看得出來,所有這些可恥的事。

但是因為人類造了這麼多血腥的殺業,所以現在這都是魔鬼的工作。有成千上萬的惡魔,他們到處用不同的方法來殺死人類。(噢。)就連猴痘也是,以前什麼都沒有,我們從未聽說過它。而現在,已有許多數以萬計的人感染了它,其中有廿六人死亡。你們在我們的無上師電視台上看到了。(是的,是,師父。)比方說這樣。還有許多其他疾病,許多新的蟲子,新的昆蟲,層出不窮的新病毒,以及各種人們甚至不知道的事情。

還有一個人,他只是吃了一些抗憂鬱藥物,皮膚就變成了藍綠色。(噢。)他們只展示了他的手部,舉例來說,他的臉和皮膚變成了綠褐色。(噢。)世界各地都有人在服用抗憂鬱的藥。人們已經服用過很多次了,很多人都服用過,而且什麼都沒發生。(是。)現在,一切都毫無緣由地突然到處都發生了。而人類仍然沒有學會,沒有停止暴力或是間接暴力,殺害所有無辜的動物族人。並吃掉他們而得病,得到惡報,得到戰爭,得到大流行病,傳染病,和諸如此類的事情。

此外,烏克蘭戰爭的發生,都是「多虧」北約拒絕烏克蘭的成員資格。(噢。)而「多虧」北約支持此一決定的人,阻撓烏克蘭加入北約。(對。)所以現在北約有藉口不去那裡戰鬥和幫助烏克蘭。(是的,師父。)但是烏克蘭人,他們真的、真的很勇敢,真的很優秀。在這些情況下,他們仍然從俄羅斯那裡收復數千平方公里被佔領的土地。(是的,是,師父。)儘管他們犧牲了這麼多,但他們仍繼續這麼做。

所以新的動員令,他們(俄羅斯)不管是誰都徵召,甚至是老人。不管有什麼病的老人。網路上都有。甚至類似那樣的事情。有位老人被徵召。(噢。)而現在,如果人們越過邊境逃跑,他們在那裡設立一些辦公室,為了要抓捕他們,然後就在邊境徵召他們。(是的,師父。)但這只會殺死更多俄羅斯人。(是的,確實,是的。)克里姆林宮或是這個惡魔,所謂的普丁,真的是在將他的公民推向死亡,使他們處於危險之中,置他們於死地。(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Sky News – Sept. 16, 2022 Kurt(m):有人試圖逃離這個國家。即使是那些被政府成功逼迫服兵役的人,他們缺少動力,極少訓練,也沒有裝備給他們。所以,他們只會成為被扔進這場衝突的炮灰,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想離開這個國家,而不是被置於這種處境。」

就好像在動員令發布前,士兵死得還不夠多,受苦得還不夠,傷得還不夠一樣。(是的,師父。)好像他為自己的年輕女性公民製造的寡婦還不夠多一樣,不管是年輕人還是老人。(是的,師父。)

(有個壞消息。在伊朗,一名婦女因頭巾法被警察毆打致死。她未達女性著裝的嚴格頭巾規定,而被警察暴力逮捕並死亡。)

是,我知道,我知道這個。這令人非常難過。在那之後,我一直在流淚,這樣壞的消息。伊朗政府必須做一些事情,否則這個事件將導致更多的人死亡。現在,可能已經有十七人死亡。婦女們出去抗議,已經有十七人因抗議而死亡,可能因為與警察發生衝突或其他原因。(噢。)但是,如果政府不把案件糾正過來,還會有更多的人死亡。

「Media Report from ABS-CBN News Channel – Sept. 23, 2022 Raine(f):一名庫德族婦女在被警方拘留期間死亡,引發伊朗全國騷動,至少有十七人喪生。雖然官方統計的死亡人數為十七人,其中包括五名保安人員,但一個人權組織表示據統計至少有卅一名平民死亡。」

「Media Report from CBS News Channel – Sept. 28, 2022 Protesters:『婦女、生活、自由。』

Reporter(f):這個月早些時候,一名廿二歲的婦女在警察拘留所死亡後,反伊朗政府的抗議活動正在世界各地展開。活動人士說在幾天的動亂中,伊朗軍隊至少殺害了七十六名抗議者。在全國範圍內,已有數百人被捕。」

這些警察自稱是「道德警察」,但他們並不具道德。(不具。)不能就這樣放過他們,因為這將給整個伊朗帶來很不好的聲譽。(是,是。)人們會害怕在那裡做生意或去那裡。我也會害怕。我害怕去那裡,真的。

前段時間,我去了一個阿拉伯國家,但我並不害怕,因為在那個國家,一些人或遊客不戴任何頭巾,也就是頭上的圍巾。(是。)我看到很多人都沒有戴。他們也穿任何他們想要穿的衣服。在海灘附近,他們也穿比基尼或短褲之類的。當然不是在餐廳裡,但在海灘上他們可以,在街上,他們就是穿正常的衣服,他們不戴頭巾。但是我確實戴了頭巾,我擔心我戴得的方式不正確。我戴頭巾的原因是,我想表示尊重該國的習俗。(是,明白,師父。)不管我喜歡它與否,我戴頭巾是因為我在他們的國家。

我只是碰巧路過那個國家,然後我就覺得我應該在那裡待一會兒。(是的,師父。)因為那裡的人非常和善。他們在任何地方都恰當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你從他們那裡感受到愛。你不會有像那樣的感覺:「好吧,我是亞洲人,我不是他們的同胞。」不,我沒有這樣的感覺。他們讓我感到非常友愛,非常受歡迎。非常,非常受歡迎。所以我想在那裡待上一段時間。然後我按照他們的方式戴上了頭巾。但我擔心我戴得不對,因為我從來沒有真正戴過。之前有一次,我路過杜拜,我只是把頭遮住,用手抓著頭巾。他們甚至還稱讚我:「你是位很有美德的女孩。」

所以當我去到那個國家,其中一個阿拉伯國家時,我戴上了頭巾,但我不確定戴得是否正確。所以,在洗手間裡,我問了一位當地的女士,我說:「請您教我如何正確地佩戴它?因為我看到您的頭巾總是戴得很好,而我的總是掉下來。」我以為我做得很正確,但事實並非如此,這有個你必須學會的技巧。而這很容易,但是如果你不知道,你就不會明白。(了解。)你甚至不需要將它打結在一起。你只要把它塞到另一邊底下,那樣就可以了。然後我就照那樣的方式正確地戴上。幸運地我做到了。

如果我在伊朗,比如說,若我真的照我之前那樣穿戴,在我請當地人教我之前,那我現在可能已經在監獄裡了。(噢。)或死亡,毆打致死,因為我不合「道德」。誰知道呢?(天哪。)只是把頭巾戴得也許有點不一樣,或者不正確,或者也許它被風或什麼吹滑落了。或者也許你正在談戀愛,然後你就不能把它戴得好好的,那你就會被關進監獄,然後就這樣死了!誰會不害怕呢?(對,是,師父,對,師父。)

所以,在伊朗,有很多婦女出去抗議,沒有人能責怪她們。她們甚至剪掉頭髮,燒掉頭巾,只是為了表達她們的沮喪、憤怒,及為她們的婦女同胞感到悲痛。(噢,是的,師父。)想像一下吧?如果她戴錯了,這能有多不道德?只是有一點不同,也許是風把它吹走了,也許是她當時身體不適,也許她在戀愛中,太高興了,沒想這麼多。很多原因都會讓人做錯事。(的確。)而且她這樣做並沒有殺害任何人。(沒有。)她不是故意要挑釁警察,或者試圖藐視習俗的規定。我確信她沒有這樣做。她當時非常年輕,對嗎?非常年輕。(她廿二歲。)只有廿二歲,我的天啊!

當我廿二歲的時候,我還不能想那麼多。不像現在廿二歲的人那樣敏捷和聰明。我記得我知道的事不多。我當時很單純。非常天真、非常單純。幸運地,我當時不在伊朗。

天啊,我曾想去伊朗!前段時間我想:「噢,有這麼多歷史,這麼多值得景仰,這麼多的蘇菲明師和許多穆斯林明師。(是。)先知穆罕默德也在那裡,祝他平安。」我想也許有一天,如果我能夠的話,我會去那裡朝聖表達敬意。這就是我的想法。(是的,師父。)而現在,我不敢去了。我不敢去,我不會的。我不想這麼快讓你們成為孤兒。(噢。)

誰知道,誰能預料,天哪。如果允許警察逮捕一位年輕女孩,並把她關進監獄,做一些像這樣讓她死去的事…因為她的家人說,她以前從來沒有心臟問題。(噢,是的。)所以,這是最新報導。他們說,她有心臟病,並因心臟病而死亡。但是她的家人否認,並希望進行調查。(是。)

「Media Report from WION – Sept. 19, 2022 Molly(f):伊朗多個地區爆發了抗議活動,起因是一名年輕女子在道德警察的拘留期間死亡。週二,伊朗的道德警察逮捕了廿二歲的瑪莎‧阿米尼,她的罪行是『沒有戴頭巾』。據目擊者稱,她在一輛警車裡被毆打,然後被帶到拘留中心。隨後她在拘留期間昏倒。在昏迷了三天之後,阿米尼在醫院去世。伊朗當局否認了所有的酷刑指控,聲稱她是在等待其他女性時生病的。但她的父母並不這麼認為。他們說自己的女兒非常健康,沒有罹患任何慢性疾病。如今她的死亡已經在這個西亞國家引發了抗議活動。數百名抗議者聚集在德黑蘭大學周圍,高呼:『女性、生命、自由。』一些婦女拍攝了自己剪頭髮的畫面,而另一些則摘下了頭巾並在影片中將它們燒掉。公眾的反應如此強烈,導致總統萊希下令對她的死亡進行調查。電影製片人、藝術家、運動員、政治和宗教人士紛紛在社群媒體上表達了他們對道德警察的憤怒。」

當然,他們現在應該悲痛欲絕。誰能責怪他們呢?我只是希望警察不要因為他們與警察作對,就把他們也關進監獄。(是的,師父。)我也為他們感到害怕。天哪,或者有時候,你在購物的時候,或者在某個地方,而你很太忙,可能你的頭巾掉下來,因風或者其他原因,或者你很忙,就未經思考,迅速把它塞回去。(是的,師父。)

我相信沒有人會故意把頭巾戴錯。(對。)特別是那個女孩。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是,確實是。)如果她已經戴上頭巾,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她為什麼不這樣戴呢?只是為了挑釁誰?挑釁警察?她做了什麼不道德的事情?沒有!她這樣做不會傷害任何人。即使她是故意這麼做,她會因此而傷害任何人嗎?(不會的,師父。)不會!

道德警察,如果他們真的有道德,就應上前去找她並提醒她:「噢,你的頭巾戴得不對,請把它戴好。」就這麼簡單!對嗎?(的確,師父。)這無需要花費他們什麼,只是幾秒鐘而已。(是。)她是一位年輕女孩!天啊,她就像他們的女兒!他們怎能不保護這女孩,就像他們的女兒和一個無辜的公民?反而卻是傷害她,把她關進監獄。即使警察沒有打她或做任何處罰,但如果他們進入她的牢房查看她,那就已經把她嚇死了,因為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對,是的,師父。)只是這樣的一件小事,他們就把她關進監獄。(是。)

即使有時你在街上開車開錯了邊,其他國家的警察也會阻止你並開罰單。就這樣。(是的。)這是更大的危害。而如果你酒後駕車,如果警察抓住你,你呼出了酒氣,那麼他們會給你罰單。(是,是的,師父。)至少這危害更大,即使他們被關進監獄,這也比錯誤地戴頭巾更具有危害性。(的確。)只是有點錯誤,就是他們說的「不正確」。

天啊,這是可怕的世界,我說過。(是的,師父。)每個人都有核武器,威脅這裡,威脅那裡,到處都是威脅,即使只是戴個頭巾,也可能致你於死。(天啊,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是的,師父,非常可怕。)

天啊,我不知道為什麼。真的一定要戴頭巾嗎?因為這並不能隱藏什麼。你的眼睛還在那裡閃亮,你的鼻子很高挺,你的嘴巴還在那裡。你仍然可以微笑。你仍然可以用你的眼睛、嘴巴和微笑來吸引別人。那戴頭巾又有什麼用呢?好,這是習俗,我們尊重它。甚至當我在阿拉伯國家時,我也尊重它。(是的,師父。)

但是現在,有時候我會擔心那些戴頭巾的婦女。當我戴頭巾時,有時我會感到不舒服。如果我在講電話,有時會稍微刮到布料發出「咯咯咯」的聲音,然後我就聽不太清楚。有時我會為那些戴頭巾的女士感到擔心,因為,比方說像醫生,是否能準確地聽到你的心跳。(是的,師父。)他們必須用聽診器來聽病人的心臟。我不知他們能否準確地聽到,就像完全聽得很清楚那樣。(了解,是的,師父。)

而且有時候,當她們到外面的街道上時,她們得遮住脖子,而且到下巴全部都遮住,而那相當悶熱。(是的。)但沒關係,如果你不戴頭巾,也不是什麼壞事。我已經告訴過你們,這是出於宗教的原因—因為在其中一種打坐修行中,如果我們在公共場合或我們認為有人在看的話,就必須把自己遮蓋起來。(是的,師父,的確。)所以我們有這樣的觀音布,女眾也用,男眾也用。(是的,師父。)在許多宗教中,女性都戴著頭巾,不是像平常一樣戴在脖子上,就是把它做成裝飾品—更薄也更窄。她們只是把它繫在長衫或旁遮普長袍上,就像一個裝飾。還有一些宗教人士,頭上只戴半頂帽子。(是的。)還有些只是像纏頭巾般戴著。這都是來自於古代在他們修行打坐時使用,這些你們都知道。(是的,師父。)[…]

天啊,這是什麼世界!我只能說,這是什麼世界啊。而且如此危險。我告訴過你很多次,當我和司機沿街開車時,我看著牆上的肉類廣告,我覺得我在顫抖。我說:「噢,生活在一個多麼危險的世界。」還有許多其他時候關於戰爭、核武器等等一切。噢,如此危險。現在,即使只是條頭巾也能殺死你。噢,天啊。那是怎樣的道德警察?他們真的是虐待狂,或是濫用他們的特權和他們職位的權力。(是,師父,了解,師父。)她只是個小女孩。只是一位年輕女孩。

他們應該做的就是告訴她,甚至是嚴厲地或甚至是責罵她,說:「你現在正確地戴上你的頭巾。」就這樣。(是的,師父,沒錯。)甚至在最糟糕的情況,他們可以罰她一些錢,(對。)但不能把她關進監獄,只因為她頭巾戴得不正確,不是百分百正確。這很可怕。這是殘忍的,這是暴行,野蠻殘暴,這是不人道的。不但非法,又沒有警察風範。(是,師父,是的,師父。)更不用談什麼道德警察。多好聽的名字!真可恥!他們做的與他們的稱號完全背道而馳。(是。)道德警察,算了吧。他們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他們應該辭職。

如果伊朗政府什麼都不做,那事件就會越鬧越大,製造更多的麻煩,更多的人就會死亡。為了什麼?為了什麼?解決這個問題太容易了。(是的,師父,是。)只要處理這些警察,人們就會平靜下來。(是的,師父,確實。)而且保證他們會正確地、百分之百地調查案件,看是什麼問題。人們就會平靜下來。(是,師父,正該如此。)

我說真的,說實在的。在這世界,我永遠哭不夠。噢,親愛的上帝。有時我只是不想再活在這個世界。我就覺得我在這裡很無助和無用,太讓人沮喪。每一天,我都告訴天堂:「做點什麼。」我告訴上帝:「做點事吧。請改變人類的想法。改變他們的意志。不要讓他們誤用自己的意志。改變他們,啟迪他們,提昇他們,讓他們明白什麼是對錯。」但我不知道要到何時。

天堂仍然想消除所有的壞傢伙。但有時不可能就將他們與好人分開,因為我們都生活在一起。(是的,師父。)沒關係。關於這點,我說再多也沒用。就像一個家庭,他們一直生活在一起。他們要如何殺死那一個壞人,而不影響整個家庭?即使整個家庭不必和他們、與他或她一起死,也會很心痛。(是,師父,確實。)[…]

太傷心,已經很傷心,天啊。任何領導人,不只是普丁,都得到了很好的保護。(是的,師父。)有一大批軍隊,一大批保安人員、保鏢和其他什麼東西來保護。還有防彈裝備、防彈車、私人飛機和空軍一號、二號、三號等等,特殊的。(是的,師父。)所以他們不會發生什麼事。很少有事情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只有他們可憐的公民死亡。只有公民受苦—經濟崩潰和通貨膨脹或麻煩—冬天沒有完全的暖氣,夏天沒有食物。(是的,師父。)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領導人)就只是坐在沙發上指手畫腳—「做這個,做那個,」要是誰敢反對他們,就會進監獄或被殺,或被謀殺或神祕死亡等等。你已經知道的。(是。)

普丁的許多盟友,如果他們說出一些反戰,或者甚至不是反對,而是說:「我們停戰如何?」或其他的,那他們就會死了。他們會神祕地死亡。(是。)而政府會說:「噢,這個人是自殺身亡,」或只是像那樣自己從十五層樓摔了下來。或只是因為生病窒息而死,或是什麼,什麼。(是,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from TLDR News EU – Sept. 26, 2022 TLDR News anchor(m):截至今年為止,已有十四名俄羅斯或與俄羅斯相關商人在可疑情況下死亡。」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Apr. 23, 2022 Ali Velshi(m):兩名與克里姆林宮和石油行業有關聯的俄羅斯寡頭先後在廿四小時內決定自殺的可能性有多大?自從普丁入侵烏克蘭以來,四個人這樣做的可能性有多大?」

「Media Report from NewsNation – Sept. 2, 2022 Mike Viqueira(m):另一個公開反對普丁戰爭者神祕死亡。拉維爾‧馬加諾夫,他是俄羅斯主要石油公司之一路克石油公司的老闆,就在最近,他的公司呼籲結束在烏克蘭的衝突。」

「Media Report from CNN – Sept. 14, 2022 Tom Foreman(m):伊凡‧佩喬林,是遠東暨北極開發公司執行董事。九月十日,地區媒體報導稱他被發現溺水身亡。有一些報導是關於可能發生的翻船事故,但圍繞這一點存在謎團和疑點。疑似自殺,據報導被刺殺,自殺式謀殺,自殺式謀殺,從窗戶墜落而亡。」

「Media Report from NewsNation – Sept. 2, 2022 Dmitri Alperovitch(m):很多人似乎從窗戶墜落,這也是這裡的官方藉口。因此,俄羅斯的窗戶似乎是您可能去的最危險的地方。但是,說真的,這是用來恐嚇反對派的一種非常笨拙的方式,以確保每個人都知道,任何人甚至只是想要公開反對政權,反對在烏克蘭的戰爭,都將意外死亡。」

「Media Report from MSNBC – Apr. 23, 2022 Ali Velshi(m):《今日美國》早在二○一七年就發布了一份令人難以置信的報告,其中他們記錄了過去三年裡,俄羅斯知名人士可疑死亡的卅八個案例。其中包括『十位著名的普丁批評者、七名外交官、六名克里姆林宮政治掮客的同事、十三名參與烏克蘭東部衝突的軍事或政治領導人。十二人被槍殺、刺殺或被毆打致死。六人被炸死。一名因可疑的頭部傷勢而死,一名據稱在公共浴室滑倒撞到頭部而身亡,一名被吊死在監獄牢房中,一名在喝咖啡後死亡。』引用結束。據報導,其他十六人自然死亡或死亡原因未知。記者保護委員會表示,在普丁執政的廿二年裡,有廿五名俄羅斯記者被謀殺。其中很多人顯然是從窗戶墜落而亡。」

許多普丁所謂的親密盟友都死了。(噢,是的。)還有些軍隊將軍被解僱,或者可能很快就會死。誰知道?他們先是被解僱,然後可能會死亡。遭到意外的車禍。甚至死在北極。只是從遊艇上掉下來,諸如此類,然後就死了。就像這樣。不只是從城市高樓摔下來,甚至是在北極也是如此。沒有建築物也可以掉下摔死。(噢。)你知道這一切。太可怕了,我總是搖頭,每當我必須瀏覽所有這些新聞。我只是搖搖頭。人類是如此可憐。天啊。請覺醒吧,請覺醒吧。請醒醒吧。

我們已經多次談到,比方說,這場烏克蘭戰爭,它是不正當的。(是。)在這以前,一些世界領導人非常猶豫不決。有些人甚至站在俄羅斯一邊。不過他們改變了!

比方說馬克宏去了烏克蘭,(是。)有了不同的觀點,對這場戰爭表達了不同的看法。(是。)他當時支持烏克蘭了。(是。)甚至最近,他還用手拍桌子,指責俄羅斯是帝國主義。(噢。)他對俄羅斯非常憤怒。表達了他對俄羅斯帝國主義的憤怒。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 Sept. 20, 2022 Macron(m):那些想透過拒絕表達自己來仿效不結盟者的戰鬥的人,顯然是錯誤的。不結盟運動的戰鬥是和平的戰鬥。他們為和平而戰。他們為國家的主權,為所有人的領土完整而戰。這就是不結盟運動的戰鬥。那些今天保持沉默的人,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上支持新帝國主義的大業與當代的犬儒主義,它正在踐踏當前的秩序—沒有秩序,和平不可能實現。」

而且以前,印度從未說過任何反對俄羅斯的話,不過最近在聯合國會議上會見普丁的時候,印度總理莫迪先生也斥責了俄羅斯。他說現在不是戰爭的時候。(對,是。)

「Samarkand, Uzbekistan - Sept. 16, 2022 Narendra Modi(m):當今的時代不是戰爭時代。」

連老大哥中國的習近平也批評了普丁,對普丁沒有支持。(是。)他們都有些疏遠他之類的。多數這些重要領導人都切斷了和普丁的關係。你們可以看到這一點。(是,是的,確實。)而且現在,甚至中國的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告訴日本說,中國珍視或是重視和日本的雙邊關係。(噢。)是!他們已經像是在冷戰中很久了。(是。)而現在他說了這樣的話。

而且他在香港也說了一些很好的話。他上次訪問香港的時候,沒有說帶有威脅的或是嚴厲的話。(是。)意思是說,非常和平,接受這樣的關係。(是,師父。)在香港和中國的政策之間不像是有任何敵意,或是任何威脅或不和諧。然後他還說了一些關於台灣(福爾摩沙)的話,比方說台灣(福爾摩沙)也可以有一個不同的社會制度。(噢。)意思是說,你們做你們的,我們做我們的。類似這樣的話。(是,對。)我們都管好自己的事。這是一種非常鼓勵和平的話。(是,師父,了解,師父。)

而且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先生也在譴責俄羅斯和這種吞併行為。還有很多其他領導人也公開表示:「我們不會承認俄羅斯聲稱的對烏克蘭領土的所有權。」(是,確實。)

「New York, United States - Sept.29, 2022 António Guterres(m):俄羅斯聯邦作為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對於尊重《憲章》負有特殊責任。任何想要繼續吞併烏克蘭的頓涅茨克、盧甘斯克、赫爾松和扎波羅熱等地區的決定,都沒有法律價值,並且應該受到譴責。它與國際法律框架並不相容。」

甚至習近平對此也有些不贊成,根據新聞報導,如果我看對了的話。比方說像這樣。這些事情都非常好。(是,師父,很振奮人心。)我是說是比較好的消息。(是,師父,當然,是,確實。)感覺這個世界更安全了,當一些領導人有點明白彼此間的關係,這個星球上人類之間的關係,而且試著緩解事態,彼此和平相處。而良好的關係也應該被培養起來。(確實。)

今天我還讀到英國的王室工作人員,他們甚至向戴安娜王妃殿下的粉絲們寫了他們的話語,告訴他們要向前看。意思是說不要一直抱住廿多年前的那段關係不放,不要拘泥於他們對戴安娜王妃的擁戴,而去反對現任王后。他們說了像這樣的話:「放下吧。王后也已盡力做到最好了,和查爾斯國王也是。」還有他們:「應該別打攪他們。」(是,師父,確實,師父。)他們以前從沒說過這樣的話。(是,師父,的確。)

而現在,他們看來支持國王查爾斯三世和王后。這是他們應該有的樣子。所以,他們甚至表達了他們的看法,告訴王室粉絲向前看就好。忘掉過去。(是的。)不要抱住過去不放。(這很好,是的。)是啊,這是好消息。(是,很鼓舞人心的消息。)對查爾斯國王來說也是好事,這樣他就能更好地完成工作。(是,師父。)而且為此,王后卡蜜拉也在支持他,給他一些鼓勵的能量。(是。)她一直都在這麼做。而且根據新聞報導,在過去查爾斯王子的所有努力中,她至少鼓勵了一半。(噢,是。)給他鼓勵,給他支持。(確實,師父,是。)[…]

這聽起來很耳熟。你們最近才聽說的,是嗎?(聽起來很耳熟,是的。)(是的,聽起來很熟悉。)是,是。

而且,即使是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他也是稍微疏遠俄羅斯及避開。他現在保持距離了,透過不同的方式。還有很多其他國家,以前應該是俄羅斯在亞洲的盟友,現在他們不願意了。現在他們正在傾向美國。(啊,對。)所以,某些消息,我只是碰巧看到,我就分享給你們知道,以一種緊湊的報告形式。這樣你們就能有一點安慰。而且很多領導人改變了他們的態度,把他們的看法和觀點改變成好的了。(了解,師父。)[…]

就是一些讓你們感到些許振奮的好消息。(謝謝您,師父,謝謝您這麼做,謝謝。)好消息很難得一見。要珍惜它們。(是的,師父。)我希望這一切都能轉化為每個人更積極的行動與能量,並影響其他還在猶豫不決或不知該如何正確思考的人。(是的,師父,我們希望如此。)或仍然抓住自己狹隘的觀點或錯誤觀念的人。

我感謝上帝幫助我們,幫助我說正確的話。否則這個世界可能會變得更糟,陷入更深的麻煩。我只是希望我能盡一切可能來幫助人類和動物族人。

我能說的就是這些。不論我感覺如何,對我的影響有多糟等等。只是有時候,那種由阿修羅等級發出的業力的負擔,多少也會影響我的身體。不像在阿修羅的身體和形式那樣那麼糟糕,但有時對我的影響很大。是還可以忍受的。而人們看不到,這是可以忍受的。我盡我所能。只是為了幫助可憐的人類和可憐的動物族人。(謝謝您,師父。)完全不需感謝我。我覺得這還不夠好。沒有我所期望的那麼好。我不覺得你們應該感謝我什麼的。因為我還沒感覺滿意到能接受你們的感謝。

我只是感謝上帝能夠賜予我們人類的任何恩惠,寬恕我們和動物王國皆免於遭受進一步的痛苦。使他們開悟,使他們提昇。我願意做任何的事。這就是我所能說的。[…]

很高興聽到所有這些領導人表達他們鼓勵和平的態度和觀點。這對他們來說也真的是非常、非常好;誰能避免戰爭,並且或鼓勵人與人、人與眾生和國與國之間的和平,上天就會賜予他們好的功德。所以,我為他們感到高興。也許他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們會有很多很多值得上天恩賜的功德。[…]

好吧,好,感謝你們努力工作。(感謝師父的分享,感謝師父,感謝上帝。)感謝大家,感謝你們,無上師電視台工作團隊,感謝你們的辛勤工作,感謝你們的奉獻。我一直很感激上帝給了我像你們這樣的好幫手、好助手。上帝保佑,上帝愛你們。(上帝保佑師父,謝謝您,師父。)再次感謝你們。

Host:最慈悲的師父,我們誠摯感謝您無條件的關懷和奉獻,儘管有許多頑強的阻礙,但您仍以您的愛心努力來改善我們的世界。致上我們衷心的祈禱,願人類趕緊覺醒,按照天堂的法則生活,並迅速在地球上實現更慈悲和完全和平的和諧共存,以榮耀上帝無盡的仁慈與恩典。願珍愛的師父永遠健康,永遠受到所有神聖莊嚴眾生的護佑。

欲了解師父所說的關於遵循她貼心關懷的建議以保護自己免受新冠病毒感染的重要性的更多訊息,以及聆聽師父日常生活中需要如何時刻保持警惕以保護自身安全的故事,請於二○二二年十月十七日週一,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場會議的完整內容。

此外,請參閱先前相關的插播新聞和師徒之間會議,如:

師徒之間:

清海無上師對於當前烏克蘭緊張局勢的看法

世界讓烏克蘭獨自戰鬥

世界各國政府必須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強國必須勇敢並幫助烏克蘭

等等…

觀看更多
最新影片
3:51

孟加拉氣旋風暴救援

2022-12-06   1 次觀看
2022-12-06
1 次觀看
2022-12-05
316 次觀看
1:27

純素海鮮產業在英國快速發展

2022-12-05   119 次觀看
2022-12-05
119 次觀看
33:22

焦點新聞

2022-12-04   68 次觀看
2022-12-04
68 次觀看
2022-12-04
702 次觀看
2022-12-04
40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