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天主教神父應宣揚主耶穌真正的福音(八集之三) 2021.11.19

2021-12-22
開示用語:Portuguese (português),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如果保持沉默,上帝也會審判你。因為罪行是一樣的,就像若你一直默不作聲,代表你縱容某些事。(是。)保持沉默就如同是幫兇。(是的。)你參與了這項罪行及罪惡。(是的。)如果世界不審判你,天堂會。(是。)地獄會審判。

梵蒂岡什麼都不是。倘若沒有道德,沒有實踐耶穌的教理就是空洞的。(是,師父。)(了解,師父。)就只是空蕩蕩的牆壁,而裡面的神父也只是空有軀殼。(對。)聖袍無法掩蓋他們的罪,不論是在天堂或人間。(是的,師父。)這些人沒有任何藉口。

然而梵蒂岡迄今幾乎毫無作為。也許只有提及一兩次,感謝記者「發掘」了它,並報導它。這有何用?(是的。)不過是在多年以後,在面對龐大的壓力下才不得不說那樣的話。(對。)對這些可憐的孩子毫無憐憫之心,也沒有任何補償,什麼都沒有。(對。)對那些遭受苦難的家庭及對於那些孩子,他們因這些真實的夢魘而受苦一生。(是的,師父。)

「Media Report by Al Jazeera English – Oct. 20, 2018 Abuse survivor(m):他是這麼寫的:『我們已深深地愛上對方。我們不僅僅是朋友,也不僅僅是父子。』

Reporter(f):這些文字是由小時候虐待過他的天主教神父所寫,卅年來一直困擾著現年五十五歲的馬克·克勞佛。

Abuse survivor(m):它不會消失。它永遠不會消失。它一直都在。

Reporter(f):克勞佛說,肯尼斯·馬丁神父在七十年代末成為他家的世交,然後在克勞佛十五歲時開始虐待他。

Abuse survivor(m):相較於虐待的折磨,他對我來說就像一個父親的形象。對一個孩子來說,這變得非常糾結且複雜。

Reporter(f):這種虐待每週都在持續,直到克勞佛離開家去上大學後才結束,但當他回來時,他發現馬丁神父開始虐待他弟弟。對克勞佛來說,當他發現接收他舉報的教會官員也面臨自己的醜聞時,他的創傷變得更加嚴重。紅衣主教麥卡里克於七月辭職。他被指控幾十年來虐待成人及兒童。

Abuse survivor(m):你怎麼還能對這個機構保有信任和信心,當這個機構的最高級別都在互相包庇?」

噢,我已經受夠了這個梵蒂岡。我認為他們應該離開,躲到沒有人類的地方,這樣他們就不能再傷害我們任何人。他們比邪惡更糟糕。比任何獨裁者、比任何殘忍的軍隊、比任何一切還更糟糕,因為他們手中握有權力,可以隨意濫用它來傷害人類!

我們無法接受這一點。(無法接受,師父。)確實,我們無法接受。他們應該自行解職,或是逃到某處。(是。)躲藏在某個沙漠或某個破爛的地方,哪裡都行,誰在乎呢。因為他們活得越久,對人類、胎兒和孩童的傷害就越大。明白我意思嗎?(明白,師父。)

我不曉得為何這個世界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很奇怪。)是啊,很怪異。我不曉得為何法律對他們不適用。如果有個美國公民在法國或英國犯下某些罪行,他們會像審自己公民般審判他們。或即使他們被驅逐回自己原本的國家,也會在原籍國受審。或甚至在國際刑事法庭受審,(是。)因為犯下那些危害人類的罪行。

這些天主教會的神父,他們傷害孩童,猥褻他們、強暴他們、折磨他們、殺害他們,他們是危害人類的罪犯。他們甚至應該在海牙的那個國際法庭受審。若沒有國家能審判他們,可以在那裡審判他們。(是的,師父。)否則,他們會繼續犯下這些罪孽,傷害更多的孩子。不論是現在或將來。在我和你們說話的此刻,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在黑暗中受苦,不為人知,且無人在乎。事後,他們就讓孩子們消失無蹤。(太可怕了。)就像許多剛被發現的無名墳墓一樣。最近甚至在美國也有。之前是在加拿大的那些學校裡發現的。

能夠想像嗎?(噢。)有許許多多,噢。每年有無數的兒童或婦女消失無蹤,(噢,好可怕。)到處都有。這不一定是職業罪犯所為。一切都是這些神父所為。(他們比罪犯還糟。)比罪犯更糟糕,因為他們受到保護。(對。)(是。)而且沒有人懷疑。即使人們知情,有所懷疑,他們仍然繼續讓他們擔任重大職務。(的確。)(是的。)所以他們可以繼續在暗地裡並且更熟練猥褻兒童。(天哪。)而且甚至無人知曉。他們現在行事會更小心,更熟練了。(是的,師父。)倘若他們被再次發現,教宗也只會原諒他們。(天啊。噢,不。)(令人難以置信。)你們知道這點。(是,師父。)置之不理!所以,這個梵蒂岡,或所有沾滿血腥、或精神虐待的教會都應該被廢除。(對。是的,師父。)把它變成孤兒院之類的,為人類贖罪。(同意。是的。)

教會存在的意義為何?要做什麼?每天只是複誦他們不理解的聖經,反正他們根本不在乎。顯而易見,很顯然,他們沒有依照聖經行事。(沒有。)那麼,又有何用?我、你,或任何人都能去梵蒂岡唸聖經。(的確,是的。)(對。)然後大家還會對你頂禮跪拜—即使毫無建樹。他們做了什麼?他們毫無作為!(的確。)而他們所做的任何慈善都是用在家人的錢,是在家人奉獻的,在家人建造孤兒院等等。(是的,師父。)他們毫無建樹!(天啊。)(可怕的是他們還把人們引入歧途。)是。往邪惡的方向走。不只是歧途,而是邪惡。(是的,邪惡之途。)

一說到這裡,我就覺得我的心無法承受。感到頸部疼痛難耐,真的。(噢,師父!)那種痛苦…有時是難以忍受的。(噢,師父!)倘若是身體上的傷口或疼痛,人們會曉得,但這是精神上、情感上的痛苦,(是的,師父。)心靈上的苦沒人看得到。(噢,師父…)自己才知道。即使如此,我的感受不像那些孩子,受害者們那麼糟,他們是那麼無助、那麼恐懼、那麼驚恐、那麼害怕和孤獨,當那些癡肥壯碩的神父壓在他們身上時。(天哪。)

「Interview by KHOU 11 – Jan. 2019 Host(m):神職人員性侵兒童。生活完全變了樣。

Host(f):他們奪走了你的靈魂…

Man(m):這是邪惡的,這是我唯一所能表達的。

Victim(m):作為一個小孩,你永遠無法忘記那張臉。

Victim(f2):我會乞求上帝讓我死去。請讓我死去吧,因為我不想讓他再這樣對待我。」

「Interview by WRAL Documentaries – April 2018 Victim(m2):我從未真正責怪過他,我責怪我自己。而那種自責隨時間推移變成了一種自我厭惡。」

「Interview by The Guardian – Feb, 2016 Victim(m):我從未想過要告訴任何人。當校長虐待你時,能跟誰說呢?我把它放進我腦子的櫃子裡,然後關上櫃子的門。

Reporter(f):他不斷地做惡夢和回想起痛苦的經歷,且被診斷為患有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Victim(m2):我一開始保守這個秘密的時候,就如同我的內心裡藏有一種小毒藥。

Reporter(f2):這導致了抑鬱、孤立和自殺的念頭。也導致了酗酒和吸毒。」

「Media Report from Huffpost – April 2019 Victim(f4):茱迪絲‧費雪修女當時卅七歲,我十三歲。我的世界從那時起變了。

Victim(f3):她奪走了我的生活。奪走了我的性能力。奪走了我的心靈。她毀掉了我生命中曾有過的所有底線。我因她而失去我的家庭。我現在正在康復中。自一九九四年起,我就一直受困其中。

Victim(f4):你深深傷害了一個孩子,這是一種心靈上的強暴,就像是終生的烙印。於是從現在起,它讓一切都蒙上了陰影。我無法想像我的生命中會發生這樣傷害我的事。那是種癒合不了的傷,無論你有多麼堅強,無論你得到多少治療,無論你有多少愛,或轉移注意力或找藉口,它就是心靈上的強暴。真的如是。確實如此,它不會消失。它偷走了你的信仰。我羨慕那些有信仰的人。」

「Interview by The Guardian – Feb, 2016 Victim(m):我不再上教堂了。(您失去了您的信仰?)我失去了信仰。如果你看到波士頓教會如何試圖掩蓋這些事,並且看到這個國家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案例,是的,我失去了信仰。」

上帝,請祢做點什麼!祢不能讓這個世界變成這樣,被所有這些披著羊皮的惡狼所控制。請求祢了,他們把祢神聖的教堂和梵蒂岡也變成血腥的屠宰場。請求祢幫助我們。幫助孩子們。請幫助這些無助的胎兒與孩童,拜託。對人類來說,他們太強大了。人類已經完全被洗腦,完全被馴服得相信他們所說的一切。但他們不是神父(牧師);他們沒有宣揚祢的教理。他們在殺害胎兒與孩童,而且他們所做所為與祢和耶穌的教導完全背道而馳。

噢,拜託…請讓他們消失。讓他們去其他地方,那裡沒人類,也沒小孩,讓他們再也無法染指他們,連一根頭髮都碰不到。拜託…噢,拜託上帝。以人類之名,我祈求祢做點什麼。我不能再繼續哭泣了。我的眼睛會很痛。而無法為祢工作,(噢,師父。)如果我失去雙眼的話。每天,偶爾有時間,我就會照顧自己的眼睛,但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會休息一下,讓眼睛沖一點冷水,但我仍得繼續工作。如果我再繼續哭泣…有時我很努力嘗試,努力試著不哭泣,因為我必須保護雙眼才能為祢工作。上帝,請幫助我們。請幫助我們。

你們有什麼想說的嗎?(我們無法想像,這對於師父而言,有多殘酷。師父,聽您這樣痛苦,覺得好難過。)不是只有我一人而已。我相信還有許多其他人對孩童的痛苦很敏感,也許他們的感受也一樣。如果都沒有人感同身受,那這世界就真是地獄了,真的只有行屍走肉,就像耶穌所說的:「讓死人埋葬死人。」意指他們裡面沒有靈魂;他們只是行屍走肉。所有這些神父(牧師)也都是行屍走肉。

我希望人們醒悟過來,不要崇拜他們,不要尊敬他們,別聽信他們錯誤、邪惡的觀點。請善用自己的判斷力,保護你自己的寶寶和你自己的孩子。請不要把孩子送入他們的邪惡懷抱,因為他們會傷害孩子們。不要聽信他們而殺害你子宮裡的胎兒。拯救自己的寶寶,就如同你在街上看到一些無助的寶寶,會把他們抱在懷裡並帶到安全的地方一樣。請同樣如此對待自己腹中的寶寶,拜託!他們是你的骨肉。別聽那些邪惡神父的話。拜託別聽!因為你會下地獄。

如果殺了自己的寶寶,你會下地獄。讓那些神父(牧師)下地獄,別害了自己。請別那麼做。別殺害你的寶寶。別把你無辜的孩子送去教會,為上帝服事,然後被這些所謂的神父(牧師)虐待侵害。拜託不要!請三思。拜託,拜託保護孩子。你得保護好自己的孩子;我無法做到!我希望我可以!我希望我可以保護世上所有的孩童與胎兒。

拜託,親愛的上帝。我懇求所有政府必須監查所有這些神父(牧師)。他們必須被判刑或審判,其他神父(牧師)才不會跟從,(是。)做出傷害那些無助孩童的事。(是。)

政府怎麼都默不作聲,像懦夫一樣?他們全都畏懼教會的勢力,因為他們擔心如果與教會作對,信徒就不會投票給他們。誰在乎這些教會?誰在乎這些神父(牧師)?如果人們不投票給你,就是不會投票給你。無論上帝要指派你做什麼,你都會得到它。別害怕,站出來保護孩子,你的孩子,你人民的孩子!

一般在生活中,若有任何人猥褻孩童,只要猥褻一位孩童,就得去坐牢。(是。)為何這些神父(牧師),這些肥壯的邪惡神父(牧師)可以對孩子們為所欲為卻逍遙法外?而且持續下去!

你們身居政府領導人與國家領導人的高位,擁有自己的法律與司法體系又有何用?這一切又有何用?連孩童都保護不了!你們毫無用處,你們在浪費納稅人的錢。那麼你們應該辭職,假如不敢做點好事,只想著保住自己的地位。那你們就不配待在這位子上。

如果保持沉默,上帝也會審判你。因為罪行是一樣的,就像若你一直默不作聲,代表你縱容某些事。(是。)保持沉默就如同是幫兇。(是的。)你參與了這項罪行及罪惡。(是的。)如果世界不審判你,天堂會。(是。)地獄會審判。(他們對這些罪行保持沉默,不讓人知道,許多人也許還不知道。對人們隱瞞實情也是一種罪行。)是的。

觀看更多
最新
2024-04-13
82 次觀看
2024-04-13
65 次觀看
31:36

焦點新聞

43 次觀看
2024-04-12
43 次觀看
2024-04-12
36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