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天主教神父應宣揚主耶穌真正的福音(八集之六) 2021.11.19

2021-12-25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上帝保佑我們。感謝上帝賜予我們這一切的可能性,感謝祢託付給我們如此崇高又極具挑戰性的工作。感謝祢如此福佑我們,給我們所有這些機會,讓我們在需要的時候幫助祢的孩子。

所以,這些神父(牧師)和教宗正在做邪惡之事。他們應該更清楚。他們年紀更大,更強大,他們不是在脆弱的和貧困的情況中。(對的。)他們應該頭腦更清醒,告訴他們什麼是正確的事。(是的。)他們甚至能為這些情況建一座孤兒院。(對。)(是的,師父。)他們有很多錢。每個地方的教會都非常富有。(確實是。)與其把幾千萬用於他們的房子和汽車等等,(是的。)他們可以用於孤兒院,幫助撫養上帝的孩子。(是。)卻不這麼做,他們告訴人們:「好,去吧,殺掉你們的孩子。我會原諒你們。你們會被我們、神聖的神父(牧師)、教宗寬恕。」

他們何德何能寬恕人們?他們是誰?他們有什麼樣的力量?什麼都沒有!他們吃肉喝酒,每天如此,(是的。)而且什麼都不做,只是重複上帝的話,做些無意義的禱告。他們甚至沒有任何意義。他們甚至不用心去祈禱。他們怎麼能寬恕人們?他們沒有力量。(懂,師父。)他們違背了上帝的誡命。(是的。)他們反對耶穌的教理。他們怎麼能有任何力量,除了魔鬼的力量,那種想殺戮破壞的力量?(是的,師父。)而他們在追隨這種力量。

他們沒有幫助脆弱的、軟弱的婦女,拯救她腹中的生命,而是把她引向相反的、罪惡的方向。(是。)(真的很糟糕。)所以這種業障,這種罪,這個果報,他們將無法逃脫。(是,師父。)即使是最強大的明師也無法拯救他們。(噢。)他們將必須下地獄。

你們現在明白了嗎?(明白了。)(明白,師父。)因為「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宇宙律法對任何人永遠都不會失效,無論他們是誰。(是的,師父。)

還有什麼事嗎?親愛的。(有,師父。拜登在與教宗會面後說,教宗告訴他,他很高興拜登是個「好基督徒」,而且他應該…)不,他說「好天主教徒」,不是「好基督徒」。(噢,好天主教徒。)是。(並說他應該繼續領聖餐。師父,您對此有何看法呢?)

我相信,我相信那是教宗對他私下說的,在耳邊說的。(是的。)這就是為什麼當拜登訪問梵蒂岡時,他們突然中止直播,這樣就沒人可以聽到他在室內私下說的那些邪惡的事情,因為他私下接見了他們。(天啊。)他私下裡接見了裴洛西。我不在那裡,但所有的照片都在。(是的,師父。)然後梵蒂岡並沒有否認。教宗沒有否認並說:「不,我沒那麼說。」(對。)

一方面,他說了一句話:「墮胎是邪惡的」,那是當有人問的時候。噢,他必須那麼說。他不能說:「墮胎是天使」。不是嗎?(對的,是。)他那麼說只是要表演,作秀。(的確。)他說話毫無誠意。他想要的只是更多名聲,更多權力,更多金錢,(天啊。)變得更胖,就好像他還不夠胖一樣。他已經是你的四倍大了,但還是不夠大,對嗎?(對。)

當然,他會對拜登這麼說,因為拜登有權力。(對。)你們懂嗎?(是的。)而且可以讓更多信徒捐獻更多的錢,或讓他黨派的人捐獻更多。(是,師父。)如果教宗讚美拜登,那麼民主黨支持者們就會向教會捐贈更多,(明白了。)他們會變更胖,更多權力,更多便利,生活更奢侈。(懂了,師父。)不然要什麼?(是。)他想要的是政客的影響力。當然,拜登會崇拜他。(明白,師父。)如果他再次去美國,他將舉行盛大的招待會。(噢,是的,沒錯。)不然你們認為是什麼?(明白了。)

這麼醜陋、骯髒和邪惡。(是的。)我不知道為何有人會追隨這個天主教系統。遵循聖經,遵循耶穌的教理,追隨上帝,是對的,但非這天主教邪惡系統,教宗和其他高階神父所領導的這個系統。(是,師父。)他們應該不承認他們。他們應該把他們踢出去,然後選另一位道德上更適合這份工作的人,(同意,師父,是的。)另一個更好的榜樣讓信徒追隨。(是的。)而不是邪惡的教宗和邪惡的高階神父,他們把人們置於危險之地,然後將人們帶到地獄接受永久懲罰。(是的,師父。)

上帝在看著。天堂看著一切。你們無計可施,無處可逃,永遠逃不掉!(是的,師父。)這種神父(牧師)和教宗,天啊,甚至一個在街上無家可歸的五歲孩童,都有更多的常識,有更多的道德。(是。)(對。)他們的思想比這些所謂的邪惡教宗、邪惡神父(牧師)們、大祭司們更正直。(懂,師父。)

傳揚耶穌的真正福音,敬畏、崇拜上帝的人有福了。(是。)我會幫助他們。我會在靈性上幫助他們。(是,師父。)這些邪惡之人,即使世界不懲罰他們,地獄會的。記住我的話。

我從未對你們說過謊,有嗎?(從來沒有,師父。)到現在為止,對嗎?(沒有,師父。)沒有,為何說謊?(是。)我為何要告訴你們一個謊言?(對。)我為什麼要反對世界上這些權威們?(是的,師父。)政治上的和宗教上的。(是,師父。)我為什麼要冒著風險去做這些事?因為我必須教導你們。我必須教導你們,(是。)我必須讓你們頭腦清醒。(是,師父。)

你們必須理解,因為我是你們的老師。(對,是的,師父。)我只是做我的職責,我必須教導你們正確的事情,(是。)必須消除你們的疑惑。(對,師父。)我不希望你們也落入這些邪惡的陷阱。明白嗎?(是,師父,謝謝您,師父。)

如果你們認為我這樣說是為了要有更多徒弟,那你們就錯了,我們在無上師電視台網站上已經有很多很多億萬關注者了。(是,師父。)我不需要一群邪惡的神父(牧師),(對,是的。)或他們概念錯誤的追隨者。(是的,師父。)甚至要做我的徒弟,也不那麼容易。他們必須學習我的教理,他們首先必須實踐,道德正確,然後我還需要看天堂是否願意接受他們。明白嗎?(明白,師父。)我也必須挑選。

以前比較容易,因為我哪裡都去,我就開放一切。(是。)現在是嚴格的篩選時期,我不再被允許這麼做了。(對。)你們知道,甚至是方便法也不能,因為他們會把它用於邪惡的目的。(噢!)就像這些,他們利用他們的地位,他們可以濫用任何東西只為加強其邪惡力量,對人類做有害的事,而這是不允許的。(對的,是。)

做我的徒弟並不是那麼容易。我並不想收集很多徒弟。他們必須是更好的,他們必須做更好的人。(是。)否則,我也會有麻煩。(懂。)所以,我並不希望有很多徒弟,你們知道的。(是的,師父。)如果我想要很多徒弟,那就容易多了。我不必告訴他們:「吃純素。」我不必告訴他們要遵守道德標準的戒律。(是的。)發誓遵守。我不必花那麼多錢在無上師電視台上。(對。)或像之前走遍全世界。(是的,的確。)

花我自己的積蓄。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明白,師父,對。)我不必那麼做。而每天我們打坐一小時,在這一小時裡,我們仍需付錢,懂嗎?(是。)其他每個電視系統都無法做到這一點。(對。)對他們來說每秒鐘都要賺錢。他們無法忍受一小時什麼都不做,只是祈禱。(是,明白,師父。)(哇。)所以你們能看到。(是的,師父,很顯然,非常清楚。)

我沒有理由不告訴你們真相。(是。)我必須這樣做,我在道義上有義務教你。既然我接受了你們,不是只有指你們,而是總的來說,所有的徒弟,我必須履行我的職責,不是嗎?(是,師父。)我必須說出真相,只說真話,除了真話,沒有別的。(是的。)所以,我必須說些什麼。否則,我為什麼要冒著安全與和平的風險?(懂,師父。)

而他們握有大權。他們住在堅固的城堡裡和大教堂裡,安全措施也很到位。有自己的保鑣之類的,有守衛等等,就像女王和國王。

我獨自生活,身邊沒人,甚至沒有侍者。侍者是照顧狗狗的,他們不為我做任何事。(哇。)(是的。)我自己洗衣服,打掃我的小小「宮殿」,兩米乘三、四米的「宮殿」。(是,師父。)

那我還需要別人做什麼?他們不能幫我處理無上師電視台工作,我是說編審的部分。(是的,我們理解。)他們在做所有的工作,而我必須審查是否值得播出,是否有任何錯誤,盡我所能,(是。)只要他們送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又告訴你們這些。

上帝保佑我們。感謝上帝賜予我們這一切的可能性,感謝祢託付給我們如此崇高又極具挑戰性的工作。感謝祢如此福佑我們,給我們所有這些機會,讓我們在需要的時候幫助祢的孩子。(謝謝祢,上帝。)如果我們做錯了什麼,請原諒我們。我的意思是,當我們做節目時,如果做錯了什麼,請原諒我們。但我盡己所能校正一切。(是,師父。)就我所知道的。(是。)

我還得看新聞。我必須…我不必,但我必須做很多事情。(是,師父。)(謝謝您,師父。)即使是拍照,也要花很多時間。(是的,明白。)然後說很多東西或寫很多東西。(是的。)校正內容。照片回來後,我必須修圖。(是。)挑選和修改。這樣它們播出來的效果就比原來的好。因為有時候大自然很美,但有時候有些東西不應該在那裡。(是。)像是太多的樹葉或太多樹枝。有時看起來並不好看。(是。)我必須在發出去之前修改它。(理解,師父。)然後你們的一位師兄收到它們,一位或兩位師兄接收,他們進一步幫忙。(是。)裝飾或增強,然後你們把照片播出。(是的,師父。)

這是相當多的工作。(是,是的。)我很喜歡,除了我忙的時候。兩三天前我拍了些照片,我還沒有時間修改它們,因為有很多。但正如我告訴你們的,我必須先修改它們,再發送。(是的。)就像有些東西都很自然,一切都很美。

如果你們去我的住處,你們會找不到任何我照在照片上的東西,你們會無法識別。(哇。)你們會說:「它們在哪裡,師父?」你們會說:「它們在哪裡?」你們只需要有一雙慧眼,(是,師父。)有敏銳的眼光來尋找美麗。(是。)但處處都美麗。只是有時候它們很美,但你無法把它放進一張照片裡,(沒錯。)(是的。)因為有太多障礙物。(明白了,師父。)若不是屋頂突出,就是有太多樹葉覆蓋。(是。)所以,我就得非常、非常細心,非常用心。

(您的照片很美,師父。)噢,謝謝,謝謝。我知道,我知道。(是。)它們大多數我都很喜歡,它們中的大多數。(是,有些就像一幅畫。)是,是的。(是,看起來像一幅畫,的確。)(很美。)是的,的確如此。(是,很美。)或像插花藝術。(是的。)不總是很豐富,也不總是太少。(是的。)視情況而定。我必須要修圖才能變成那樣,有時有太多障礙物,我必須要拿掉。(是的,師父。)以前,我也會告訴你們師兄:「請把這個拿掉,把那個拿掉。」但現在他們太忙了,我都是自己做。

有時候照片太暗,那我們就得把它弄亮。(是。)同時,像這樣做。不僅僅是把障礙物拿走。有時障礙物太多。儘管那些自然的東西很美,但你不能修得太多。(噢,是。)(理解。)這需要太多時間。(是的,的確。)所以那些照片我只能遺憾地修掉那部分。(是。)我知道它很美,但我不能讓它在照片上。它在照片上不會很美,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向它們道歉,說:「噢,對不起,也許不上鏡。你周遭環境不上鏡。」

你看,就舉個例子,如果一朵花在太多枝葉的背後,即使單獨一朵花很美,但你不能讓它單獨出現在照片上。(需要清理四周。)就是這樣。如果有點枝葉叢生,或這裡那裡有樹葉,我可以拿掉它們,但如果太多了,那就太麻煩了。(明白,師父。)也許也不可能。(是。)所以我必須犧牲掉一些,而我感到非常非常抱歉。(噢,理解。)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