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願正義得勝(六集之四) 2020.12.24

2021-01-05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凡是想解脫者就像人類一樣,如果他們懺悔,而且行為變得更慈悲、更符合天堂的生活方式,他們就能去天堂,我能幫助他們。(喔。)但是他們如果不願意,我不能強迫他們。(是的,師父。)人類和動物及眾生都一樣。

(師父,那位師姐想問下一個問題。)(師父,最近一次會議裡,)是。(師父提到您如何把干擾某些人的惡魔束縛住。而原本宇宙的天神無法做到,而且第四界的教主沒有足夠的功德點數,一次把他們全部都帶到第四界。如果第四界的教主把他們都帶走了呢?會怎麼樣呢?

喔,第一,祂可能不能再當第四界的教主了。(噢。)祂無法帶他們上去,因為祂沒有足夠的功德力量帶他們上去,了解嗎?(了解。)必須和祂一起配合運作,不僅僅是原本宇宙天神,必須是龐大的協調運作,懂嗎?(懂,師父。)如果一位神沒有足夠的功德點數,那祂就做不到。(明白了。)就算祂那麼做了,然後也許惡魔會接管一切。(喔,噢。)然後第四界就再也不是第四界了,又會變成惡魔世界。(噢。)

這故事很有意思。因為原本宇宙天神抓不到那些圍繞在人們身邊,迫使人們做壞事的惡魔。天神無法逮住他們,所以我不得不親自出馬。我把他們全都綁在一起,再將他們拖回來。然後我就忘得一乾二淨,把他們全都遺忘了。太忙了,知道我在說什麼嗎?(是的,師父。)你們不知道我有多忙,你們真的不知道。若你們全天候住我隔壁,你們會想:「師父,您的身體是什麼打造的?師父,您還好嗎?」

總之,我真的幾乎沒時間做任何事。我之前身體有點疼痛,我請人送一些藥過來。不是到我的地方,別處。送藥的人拿藥過來,把藥掛在某處,我再出去拿,距離很遠,懂我在說什麼嗎?(是的,懂,師父。)離我所謂的房子很遠。很遠,在外面的大門。結果我卻也忘記吃藥。我有時吃,有時忘了吃,所以疼痛並未完全消除,於是我想:「沒關係,算了吧。」然後我把他們全忘了。

有一天,我突然從我的能量場看出去,就看到他們全都跪著,俯首跪著,而且雙手綁著。那並非有形的境界,但看起來像那樣,懂嗎?(是的,師父。)你們想像一個犯人被警察銬住,被手銬銬住。(是的,師父。)雙腳也被銬住,他們連站也無法站,所以不得不跪下來,跪下來而且俯首著地,懂嗎?(是的。)低著頭往下看。他們手腳像被綁在一起,跪著,但身體無法挺直,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是的,師父。)他們就像在地板上弓著身體,手腳被綁在一起,頭幾乎碰著膝蓋,你們能想像嗎?(能。)我忘了這回事,有一天看出去,已經是三、四天之後。我說:「咦,那是什麼?」因為我要求天神…原本宇宙的天神,我周遭的保護天神帶他們去地獄。已經悔改且獲得寬恕的去較低等的天堂,我說這是我給的最後機會。

我後來通常都不再寬貸,那是在四月時說的。但我替他們感到難過,於是說:「好吧,好吧,讓一些去第四界,有一些要去地獄,因為他們不悔改。所以一半該去天堂,一半則去地獄。他們怎麼還在那裡?」天神說:「我們沒辦法。」我說:「將他們分開。將他們分開來,一部分帶去天堂,一部分帶去地獄。」祂們卻說祂們沒辦法,我說:「為何?怎麼了?」祂們說:「您綁住他們。」我說:「是,但你們能將他們分開不是嗎?」祂們說:「不能,沒辦法。(噢。)您必須發出一些能量摧毀這種集體綑綁,否則我們做不到。」我說:「天啊!(哇。)我要你們在身邊何用?」我說:「好啦,好啦,現在可以了,去做吧。」還要我親自為他們解開。我意思是這不好玩,卻看起來很有意思。他們全都那樣待著,那樣俯首跪著。我指的是,有點類似悲傷的喜劇。(是的。)我不曉得怎麼解釋所看到的情景。我完全忘記這件事,忘記好幾天了。我不記得多少天,必定至少四天或一星期。於是我感到很難過,他們都餓著肚子,他們在地獄至少也許有自己的食物可吃。天神就是因為這樣才於幾天後,帶他們下地獄或去天堂。結果有一些還留著。我說:「怎麼回事?怎麼還沒全部送走?」原本宇宙天神告訴我…我也忘記了,我忙得忘記了。原本宇宙天神對我說:「第四界教主已沒有足夠功德點數可照顧他們。」我說:「什麼?天啊,這傢伙!為何功德點數不夠了。」

天神們說:「師父,最近您寬恕許多人,許多眾生都上去那裡,包括動物和地獄眾生,所以那裡客滿了。(噢。)即使我們可以擴展空間,但是第四界教主已經沒有功德點數了。」(哇。)於是我才想起來。這是當然的事,功德點數可以根據情況被扣除、減少或增加。我說:「好啦,天啊!現在該怎麼辦?我已答應原諒他們,凡是立即悔改的我都原諒。」於是我只好再三思慮,然後我說:「好吧,我會造另一處『空間』,另一個小世界容納一些人。」我說:「好,那不是天堂,卻也不是地獄。不是懲罰人的地獄。那裡會有食物和一切所需,就待在那裡到問題解決,好嗎?」也許直到第四界教主重獲祂的功德點數。因為我只能給祂一些,祂無法接受全部,懂我在說什麼嗎?就像吃維他命,不能吃一整瓶並且馬上變強壯。不是這樣的,必須循序漸進。(是的,師父。)

我今天送你們的純素素糕,你們也不能全部同時吞下肚,不是嗎?(是。)所以會剩下一些,明天再吃,懂嗎?(是的,師父。)很好。因為吃太多,胃也會不舒服。(是。)吃太多甜食,甚至可能引起頭痛。(是。)必須馬上喝水。(是的,師父。)喝茶或咖啡,水分也會稀釋甜度,好嗎?(好的。)(謝謝師父。)我找人吩咐你們的廚房做這款無糖純素奶油,因為純素餡餅很甜。所以如果素糕太甜,就沒那麼好吃,必須結合無糖純素奶油,這樣味道不錯吧?(是的,謝謝師父。)(師父,我沒注意到純素奶油不含糖,我以為它含糖。)不含糖,因為你們和純素餡餅一起吃,中和了甜度。(是的。)

如果不加那種純素奶油,就會太甜。但我沒辦法跟其他的師兄姊說,他們只能碰碰運氣。我不曉得他們是否知道,怎麼做那種純素奶油。沒關係,他們可以少吃或多吃。但是他們的小點心也和你們的一樣;純素餡餅比你們多一點。抱歉,他們上次沒吃到,懂嗎?(是的,師父。)好了,很好,就這樣,我回答你們了。還有其他問題嗎?

(有,師父。為什麼僅半數魔鬼悔改,其餘的卻沒悔改?

喔,就像人類一樣。(噢。)有些人開悟,有些人不開悟。(是。)所以他們才殺害耶穌,不是嗎?(噢。)所以才有聖誕節,以緬懷上主如何為人類犧牲。因為多數人都不聽從他的教理,他們甚至殺害他。(是。)也殺害許多別的先知。他們下凡來,教導我們一切至善真理,要讓我們的靈魂解脫,結果我們反而殺害或背叛他們。我的團體裡面,也有一些這種人。(噢。)最近也有一位新同修,就像這樣。

明師生生世世受苦,從未完全順遂。所以別問我,魔鬼的情況。(好,師父。)他們是魔鬼,他們有部分回頭並悔改,是很令人驚訝的事。(是的。)相較於許多不回頭,也不悔改的人類。(是。)甚至還想害我,懂嗎?(懂,師父。)我並非真的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但是我還必須工作。我必須撐久一點,儘量撐久一點。因為我不忍心放棄這個星球上的人類和其他眾生。好了,親愛的,還有問題嗎?(謝謝師父。)

(師父,關於來自屠宰場的所有靈魂,都會獲得解脫的問題,為何新冠疫情之前和疫情期間的靈魂不能獲得解脫?)

我沒說新冠疫情期間沒解脫;是因為他們不想解脫。(喔。)是。凡是想解脫者就像人類一樣,如果他們懺悔,而且行為變得更慈悲、更符合天堂的生活方式,他們就能去天堂,我能幫助他們。(喔。)但是他們如果不願意,我不能強迫他們。(是的,師父。)人類和動物及眾生都一樣。有些中毒較深,有些中毒較淺。中毒較淺的和前世有一些功德者,比較容易講理。有些靈魂不能。(是,師父。)不只疫情期間或疫情前,甚至疫情之後都不能。(噢,知道了。)所以,生生世世才必須有明師,下凡到任何星球去幫助眾生。否則,所有星球早就成為天堂了,我就不必下來這裡了。(是的,師父。)或者耶穌下凡時,他早就能度盡所有的靈魂了。不需要我們在這裡,懂嗎?(懂,師父。)有些人像魔鬼一樣,冥頑不靈。你的問題跟剛才有關魔鬼的問題一樣,懂嗎?(了解,師父。)有些人心智中毒太深,他們無法改變。

你們看猶大,(是,師父。)背叛耶穌。還有多馬,他懷疑耶穌是否真的復活。(是。)還有提婆達多,他是佛陀的堂弟,跟他一起長大。但處處要和他競爭,甚至從小就這樣了。當他們兩人長大後,佛陀已經有很多人追隨他、相信他。提婆達多仍持續千方百計和他競爭,你們懂我的意思嗎?(懂,師父。)當佛陀加持他,治療他時,他甚至說佛陀現在想當醫生。似乎他還不夠出名,現在他甚至想成為醫生,了解我的意思嗎?(了解,師父。)佛陀從遠處伸手出去,想治療他。他不但沒有道謝,還扭曲事實,顛倒是非,(噢。)說現在佛陀想要當醫生出名。說實在的,即使是堂兄弟,意思說同一個家族,相同的血統。(是。)(是,師父。)我是說幾乎相同,血統很相近,也許基因也很相似。(是的,師父。)仍然沒有一處像佛陀。一點都不像佛陀,完全相反。好吧,你滿意我的答案嗎?(滿意,師父。)好。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