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此時此地即天堂(四集之二) 2019.10.06

2020-11-21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畢竟人生苦短,盡你所能去做,才不枉此生。一切都只是幻象。但可笑的是幻象甚至能使人真的受苦。這是世間的一場遊戲。這是無法避免的遊戲。

我們修苦行,有必要才做吧?(是。)至於那個,我想大可不必。騎腳踏車上山,我想我不需要。我不知道它是否對別人有益,但我不需要。這要看你的人生觀,是否把它當成是修苦行,是不是?(是。)對我而言不覺得是苦行。我有大房子!開玩笑啦。那是狗來了以後。他們以前蓋那間屋子,但我從未住在裡面。只有在剛開始時,後來發生火災後,我就跟那屋子「道別」,再也不敢住那裡了。而且,在那之後,我們就有山洞了,我就不必住在屋內。

其實我可以住在屋內,但是我不喜歡,我一點都不喜歡。有時候,我進屋內,只是為了接見某人,就像辦公室一樣,因為我的山洞太小。我不知道,我的山洞比你們任何人的都小。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怎麼辦到的?兩米見方已經很小了,他們又把它縮小了一點,以確保大家都知道那是師父的「小」山洞,沒必要啊。

我通常不在山洞接見人,除了某位私人秘書之外。有時半夜,我們就不去屋子,直接在山洞會面,兩人坐得下,三人不行。所以我從未真正住過那間屋子。但現在狗狗來了,我的山洞空間不夠容納所有的狗。他們喜歡待在我身旁,所以他們在旁邊時,我就在工作,這樣很方便!任何人想來我的辦公室,必須先通過狗狗這一關。他們過濾掉許多人,「汪,汪,汪,出去!出去,出去,出去!」「不行,不行,不行!」「走開,走開!走開,走開,走開!」還會用英語說「再見!」

人們認為我很有錢,但我什麼也沒看到,可能左手進,右手出,太快了!我根本不知道我們有多少錢,很快就捐出去了。每天捐一點給這裡,再捐一點給那裡,幾乎每週如此吧。很少連續兩天沒捐款。進來的錢不多,但一點一滴,積少成多,然後再看情況捐出去。

而且也因為我們很節儉,是不是?(是。)我們非常節儉。(是。)我外出時,會穿體面的衣服,但僅止於此。我在家穿得不多,我是指不需要很多衣服,幾件就夠了。這樣已經很多了。每個人都買一些。以前的侍者,什麼尺寸的衣服都買,她們都不考慮我穿上後是什麼模樣。要嘛不是很緊,像是擠沙丁魚,不然就是很大件。它們就一直掛在那裡。去年冬天,我花了幾個小時把它們整理好,但還有一些沒整理。他們買各式各樣的鞋子,有各種尺寸,連大象和馬都穿得下。我甚至都沒穿過,然後它們就壞了。它們舊了,自己壞掉了。沒人碰它們,自己就壞了,它們變舊了。看見所有這些鞋子,我才想到自己老了。當我看到所有鞋子時,才知道它們有多老舊,放在那裡有多久了,然後才知道,自己可能有多老了,歲月不饒人。

很抱歉,我們人手不多。我們可以有更多人,但我不能一直找人。大多數的人都有外面的業障,不像我們有修苦行的業障。事實上,我們很節儉。否則,我賺的錢還沒到窮困者的手裡,就用完了。因為我們如果蓋豪宅,給我們每一個人住,每人一輛車,保險費會把我們吃垮,還有貸款什麼的。我們還好,對吧?我們的情況勝過…我們的情況真的比很多人好。那些沒食物吃的小孩,瘦得只剩皮包骨,特別是非洲國家。噢,天啊!看到那些只能掉淚。我們生活真的太幸福了。我們的山洞裡什麼都有。

我以前很愛我的山洞,因為每次進到山洞,都覺得很舒服。我看著外面,好寬廣。對我而言,我的山洞似乎很大,合我的尺寸,但我覺得裡面很大、很寬敞。不過我的狗Good Love不愛,他不喜歡山洞,他不喜歡小屋,他不喜歡這類東西。他喜歡房子。沙發,是必需品。

在義大利,我們有房子,但我沒住在房子裡,我覺得太大了。如果我住那裡,會花太多時間打掃、照顧。所以我有間很小的房子,像儲藏室那種,幾乎像山洞那麼大,但高一些,因為屋頂的緣故。我買那種房子,很簡單,稍微放在戶外就能住了,我帶著我的狗,有足夠空間給他,但他不喜歡。所以他會經常跑進屋內,他邊跑還邊回頭看我,彷彿在說「來這裡,一起來嘛,不要住那種房子!」他一直看著我,而且會邊跑邊看我。我說:「如果你喜歡,可以進去那裡。我不需要去那裡。」

偶爾他也會進去屋內,躺在沙發上,獨自睡在那裡,吹著冷氣之類的。我的小屋,大約兩米長,一米半寬,夠他和我住了,但是他不喜歡。我知道沒有冷氣,但我特別為他買了這種石頭,大理石。我忘了那個怎麼說,大理石!一塊大理石,比他的體型還大,我放在角落給他,很涼。他不要!不喜歡!我說:「坐下!」他坐下,好,他坐著。然後我望向窗外,我回頭看,他不見了!Good Love跑了!他跑進屋內,躺在冷氣前的沙發上。什麼種類的狗啊?愛吃悠樂(越南)純素春捲之類的食物。他不吃一般純素食品,純素狗糧,他看一看,嗅一嗅,就把它留在原地,他餓的時候還是會吃。但如果是純素春捲,悠樂(越南)純素春捲之類的食物,他就會狼吞虎嚥吃起來。

他高大又美麗。每次我說:「真不明白為何你的前任飼主會不要你。」他就回答:「嗯!」他那樣回答「嗯!」每次都這樣。「嗯!別提那些人!」我想有一次,在法國,他在「師徒之間」節目,鏡頭前這樣回答,大家都笑翻了。因為他像是在強調那句:「嗯!」像這樣。

你們喜歡嗎?食物好吃嗎?(是的。)(好吃,謝謝師父。)你們應該每個週末都來,每個週末都不一樣。哇,哇,西方人會喜歡。你們還吃得下嗎?這裡?男孩子吃得較多。過來,我加了一點美極醬油,多吃點,來點提味的。男孩子要多吃才會長大。如果能夠的話,他們永遠不想長大。每人吃一點。啊,這個你也要切一下。你們以前吃過這個嗎?每個人都有份,都吃一點,愛的象徵。那些人,你們那裡還好嗎?你們好嗎?(好,謝謝您。)你們若想,可以來這邊。只是很擠,有點擠。不像你們那邊的桌子坐得那麼舒服。我們這裡修苦行比較多,我們是山洞人,山洞人就是這樣。牠在哪?蚊子,走開!

我在想,我知道你們工作很努力,不要認為我不知道,至少我知道你們自認工作很努力。至少你們認為自己工作努力。認為的不一定是真的。就算你們工作努力,那又如何呢?總比沒有工作好吧?(是。)如今有好多失業的人,是吧?(是。)即使我只付給你們一顆神聖的花生總比什麼都沒有好。它仍是神聖的,是吧?(是。)你們心滿意足。你們擁有所需的一切,是不是?(是的。)比起我當所謂的徒弟時,你們幸福多了。我當時幾乎沒東西吃。是西方人,他們吃起東西來像水牛,什麼都沒留給我。我忙著替古魯工作,等我出來時,什麼都沒剩,除了堆積如山的碗盤等著要清洗。他們每天都留給我那些清洗的工作。

你們那邊還好嗎?這是什麼?這兩個看起來一樣吧?不一樣,對嗎?蘋果汁,我不需要蘋果汁。給你,如果你想要的話。冒險一下!別喝太多蘋果汁。別吃太多蘋果。夏娃和亞當與蘋果的故事寓含真理。它是一種誘人的水果。當然它不是唯一的一種,但我不想全部列出來,這樣你們會沒東西吃。少吃一點就好。

像這樣很好,我們週日聚餐,我偶爾才有機會告訴你們一些平日你們不想聽的事情。透過食物才容易聽得進去。我知道我們很辛苦。但我們是為善事而努力工作,你們睡覺時都能心安理得。沒有任何工作比你們現在的工作更好。這是我的想法。但我怎麼想都沒關係吧,你們的想法不一樣吧?誰在乎呢?是,沒關係。畢竟人生苦短,盡你所能去做,才不枉此生。一切都只是幻象。但可笑的是幻象甚至能使人真的受苦。這是世間的一場遊戲。這是無法避免的遊戲。

你們煮這個為什麼這麼甜啊?我放好多美極,還是很甜。我最喜歡。我喜歡,不過太甜了一點。大概我吃太飽了,開始批評了。我在印度,如果有這些東西吃多好。我說我以前在印度,如果有這些東西可吃…哇!我會覺得自己不再需要任何古魯,就已置身天堂。「天堂就是此時此地。」我會那樣講出來。其實,我並不在意。我最快樂的時光,是住在恆河邊。無論住山洞或住土屋,我都感到非常快樂。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