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渴求勤修,悟真我(七集之三) 2006.10.02

2020-11-09
用語:English ,Spanish(Español)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這是你的定業。如果你注定在那裡,那就必須在那裡。如果你注定有小孩,就必須有小孩。連師父也沒法避免。只要記得你的本性,就這樣。我們所能做的只有這樣。

誰會了解你們呢?誰?問問你們的家人,連他們也不了解你們!陌生人怎會了解你們?真的,我們真的是這樣。並非我有恐懼感或什麼,事實就是如此。就世界常理而言,你們毫無任何常理,而且你們還高高興興地引以為榮。噢,天啊!以你們的瘋狂為榮。現在你們知道了,知道為何我們有麻煩了。因為我們不像他們,任何跟他們不一樣的就不是他們一分子。懂我的意思嗎?就覺得我們是異類。(是。)他們也沒時間來認識我們。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認識別人,知道嗎?他們要怎麼認識你們?那要花很久的時間。我們要先當朋友,他們再認識你們每個人或至少你們某些人,然後才知道我們挺好的。但是剛看到時,噢…

很久以前,當我在台灣(福爾摩沙)時,經常帶男女出家眾那些長住們,去台灣(福爾摩沙)非常偏遠的角落。台灣(福爾摩沙)很小,但我們能跑多遠就多遠。我進到了山裡。我們穿越很多條河流進到深山裡,在那裡露營。有時一住就好幾個星期,有時也許住一個月。我忘了住多久,但很久。那邊杳無人煙,沒有人!在山裡。也有一些山地人,不過他們不會打擾我們,讓我們自在來去沒問題。我們就在河邊露營,取河水飲用,我們儘量過濾河水。在那裡煮飯-撿一些柴火,生火煮飯。吃些簡單的飯菜,在那邊露營。我告訴過你們,那時候我錢不多,所以就三、四個人擠一頂帳篷。有時高個子的人腳趾會伸出帳篷外,老鼠就來咬他:「哎唷…」這不算什麼。聽起來很棒之類的,不過那些山地人,他們不是真正的台灣人(福爾摩沙人),他們是原住民。台灣(福爾摩沙)人還沒來此之前的原住民。就連他們,他們不是很好奇的人,他們是最不好奇的人,不過他們也會好奇。你能想像我們激起了他們的好奇心嗎?他們來問我們其中一位還醒著的師兄、師姊:「他們很累是嗎?」他回答說:「不,不,他們不累。」「那他們為什麼在大白天睡覺?」因每個長住都找塊石頭,就坐在樹下或哪兒。你們都知道我們坐相吧?所以這些山地人一定已經觀察我們好多天了,雖然他很平和、很單純,看到這景象也忍不住了。他一輩子從未見過,連他的祖先也從未告訴過他這些事。所以忍不住要問個究竟,他真有意思。

聽起來很浪漫,我們也可以再這樣生活,不過不是和這些人,不能太多人。那樣會太吵。那時我們還沒做任何生意,只是住帳篷。我們有什麼就吃什麼。有時我們只烤馬鈴薯。進來。太熱了,你們可能會頭痛。進來吧,進來。曬到太陽的人就進來,稍微擠一下或坐中間走道,沒關係。沒關係,進來,太熱了。來,不然可能會頭疼。在太陽下,坐不了太久。日光浴很好,但不習慣日光浴的人頂多曬廿分鐘就好,否則曬傷會很不舒服。而且還會頭痛。懂嗎?不然就是溫差太大,身體受不了,無法調適;而導致晚上感冒。我們講到哪?講到哪?有時烤馬鈴薯,還有地瓜、柳橙。但即便如此,我在台灣(福爾摩沙)已開始講經。場面雖不如倫敦那麼大,但也是在禮堂之類的。講經完,我們又回到河邊,在火上烤一些地瓜。我們在河岸邊或林子裡撿一些乾柴,然後生火,我們烤些地瓜、馬鈴薯和柳橙,還有蘋果和甘蔗,只要能買到便宜的就烤。

有一位聽眾,後來他成了長住,之後他又離開了僧團…自行離開僧團的前長住。那時他跟著我們到河邊。那天是新年,除夕夜,也就是從舊年到新年的跨年夜,再過幾小時就是新年了。我們沒傳統糕點之類的,我們就烤地瓜和馬鈴薯那些東西來吃。那個跟著我們的人,他一直坐在那邊看著我,等待著。我想我告訴過你們了,但不確定你們是否記得。他坐在那裡等啊等啊,後來他告訴我:「您為什麼隻字不提佛教的教理?卻只是坐在那裡烤地瓜和馬鈴薯。」那是新年呢!他理應帶一些年糕給我,或供養些東西,都沒有!坐那裡,和我們一起吃,然後就批評我為何不講些佛法,還是在半夜!他之前剛聽完講經,也當場受益,他說在聽經時…以前他的手會痙攣,因為他是農夫,要擠羊奶之類的,他的手很冰冷,痙攣而且很痛。在聽經時他的痛苦瞬間全沒了,而且也沒再復發。即便如此!他說他覺得好舒服,渾身暖洋洋,手也很暖和,疼痛,徹底消失了,沒了,沒再復發。即使是這樣!他來我住所,我的帳篷,看著我烤些馬鈴薯吃,就批評說我沒講些大道理,只是坐在那邊吃。了解人類的本性了吧?當然後來他明白了。不過你能想像聽眾中,有多少人像他那樣?你們還要我展現奇蹟!奇蹟時時都有,對他們來說還是不夠。你看,奇蹟不足以讓你們信服。即使師父加持你的時候治癒了你的疾病等等,這些對你太顯而易見了,你的頭腦還是無法了解!你還是一直爭辯、爭辯:「為何這樣?為何那樣?」抓著一、兩句話,然後在那裡分析鑽研…所謂的鑽牛角尖。這樣沒用。這樣沒用。你們看,奇蹟也不管用,沒有用的。

為何要和你們講這些?我不記得了。之前在講什麼?我們從哪裡開始講的?告訴我。(簡單生活。)簡單生活?一次一個講。誰?(您之前談到克羅埃西亞。)我談到什麼?(您談到克羅埃西亞。)克羅埃西亞,然後呢?(您沒時間訂下規定。)是,然後呢?(講到鄰居,講到…)(他們要怎樣接受我們…)所以才會提到山地人,他們不會很好奇,什麼都沒說,甚至沒向警察報告什麼。即使他們報告警察,我懷疑警察是否會游過兩、三條河,再翻過幾座山來察看我。他們會渾身濕透。我就弄濕了!要去那裡很困難,水流有時很急。我們只能…最勇猛、最強壯,水性最好的那個身上綁著繩子先渡河。萬一他摔倒,我們就把他拉回來!他涉水渡河到對岸,把繩子綁在大樹上。我們把另一端綁在這邊河岸的樹上,然後我們拉著繩子過河,因為我們有背包、帳篷、食物等一大堆東西,他們甚至還帶小攝影機來錄下這一切。你們看過一些了。

你們看過早期影片嗎?(看過!)我們那時在山裡,那時他們確實錄了一些。因為我們剛才在談,我們有多麼怪異。我說即使是山地人,儘管他們很單純,但是他們也變得很好奇。他們很友善,也很單純。他們不會跑去管你的閒事,不會!他們在附近做自己的事,因為他們在山上種菜。對他們而言種菜很簡單,他們只需把他們自己那塊地裡的野草燒了。然後他們會拿根棍子,在佈滿草木灰的地裡挖個小洞,就在那片已燒掉野草的土地上。他們用棍子在地上挖個小洞,把玉米粒扔進去。然後一直重複像這樣,「噠,噠,噠。」那些玉米也照樣生長,不過很小,大約這麼小。很多種顏色,不過非常非常甜。他們沒施肥或任何其他東西。只是把地上的雜草燒掉,然後播下玉米種子,再用腳撥土把洞蓋住。非常方便,也很實用。像這樣插洞,扔下玉米,然後走兩步,再停下來。你們看,非常簡單!他們過著很簡單的生活,不像生活在平地的人那麼複雜。

仍然在平地?或什麼?住在那裡的人?平地「裡」?或平地「上」?較平坦的地方?你們怎麼講?(平地上。)平地上,好。是「上」不是「裡」。我的英文不好。我講過,要趁孩子還小,讓他們學英文。總之我總和中國人一起,有時候我也會記不起英文。有時候很難記起來。有時我忘了字的拼法,就問其他人:「這個字的末尾是有R,還是沒有R?」她說:「有R。」我就再看著那個字,不過感覺很怪異,「為何它會像這樣?」我無法把這個字和它的含義聯想在一起,但不管怎樣,如果字典這麼寫就沒錯。有時候你對某個字會覺得很生疏,對那種語言也覺得生疏,覺得很好笑!你們有時有這種經驗嗎?你看著這個,這是紙:「紙?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是紙?紙!紙?」這字看起來沒什麼意義。這位看來跟你長得很像。是你的姊妹嗎?(是。)是嗎?(是。)真的?(她三週前印心了。)她是你姊妹?(是。)難怪!有時我只看到她,我說:「嘿,她剪頭髮了?」因為有時我在外面只看到她,沒看到你。我心想:「她剪髮了?」但我不想多問。好,恭喜!你終於來了。天啊,好熱!

沒有問題了?噢,天哪!請說!(我們如何才能除掉今早您所開示的「泥巴」?)你們如何才能除掉…?泥巴!啊,那些泥巴!要打坐!打坐!(我們要成長,只能靠…)要靠打坐和服務他人。(是,不過魔一直…)我知道,我知道!所以你們還是必須打坐。(這很…)很難(是。)我了解。(很難,也很慢。)我了解,要不然他們早就「解決」你了,讓你往生,然後你就解脫了。(是。)但你還是必須待在這裡。只有在水裡才會游泳,你才能學會完美地游泳。你可以在岸上稍微練習一下,然而只有在水裡才是你學游泳的地方。(可是我們必須…得過另一種生活嗎?或是改變生活,或是…)你改變不了。(不行?)這是你的定業。如果你注定在那裡,那就必須在那裡。如果你注定有小孩,就必須有小孩。連師父也沒法避免。只要記得你的本性,就這樣。我們所能做的只有這樣。在監獄裡,有些犯人稍微自由些,其他犯人則較少自由;有些犯人被分派做一些比較舒適、合意的工作,有些則被分派去清掃監獄的廁所。但是無論哪種工作,我們都必須去做。我已為你們做了很多,也和你們同甘共苦。

所以只要試著不要分心。一旦你發現自己為了某個好看的男眾,或聊有趣的閒話而分心,就馬上斷掉它,越快越好。只要一想起來,就停止!立刻放下!閒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嘰哩呱啦,知道這個人和那個人嗎?噢,他很壞…等等。」「不!該走了!抱歉!」好嗎?就像剛才,還記得嗎?我想起來,我要吃藥了?我正在興致勃勃地和你們大家講話,但我想起我的工作:「抱歉!我得走了!」你們必須好好打坐,就像生病時照顧自己身體一樣。要像那樣!沒有誰能替你做。沒人能替你吃藥,你必須自己吃。很抱歉,說來傷感。但這樣也好!(有時候。)因為唯有這樣,我們才會變得更堅強。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