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渴求勤修,悟真我(七集之四) 2006.10.02

2020-11-10
用語:English ,Spanish(Español)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好好享受!如果你已感到平靜輕鬆,或是非常非常舒服,那表示你已經入定了,不管在哪裡。只要待在那裡,然後你會到更高的地方,或也許不會,但待在那。

很多師兄師姊抱怨,他太太或是她先生阻擋他們來看我,或阻擋他們去共修之類。不要抱怨。因為如此,你才會更堅定。真的!那些師兄師姊們比你們許多輕易得到的人堅定。你可以問他們。你們看看昨天那位中國師姊,她甚至連續三小時觀(內在天堂的)音,星期天整天打坐。每天只是觀音就三小時!其餘的當然加倍:觀(內在天堂的)光六小時。她決心要擺脫一切令她分心的事。於是,她先生過去一直阻礙她,用各種手段阻擋她。不過內在師父告訴她應該怎麼做。她做三小時觀音,六小時觀光,每天如此,整晚不睡覺。星期天就整天整夜打坐。後來她先生受不了,就走了,找另一個太太。她太高興了!她打電話祝賀他們,感謝那位帶走她先生的女士。是昨晚悠樂(越南)同修共修時講的故事。我不是要你們離開先生、太太。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即使障礙也能成為讓你下定決心、成就理想的推動力。

嘿,寶貝,進來。太熱了。或坐著時,臉別朝太陽。可以偶爾看看外面。我不希望你們曬傷。因為你們的皮膚,白人的肌膚很敏感。亞洲人和巧克力膚色的也許還可以,但別把真的巧克力放在陽光下。我有一些巧克力,我們有多少巧克力?很多或是只有一些?噢,我們聊很多了。

下一位,師兄,師姊。我兄弟的姊妹。(我想告訴師父,在馬拉加附近大約十公里,車程十分鐘左右,有一處宗教中心,類似靈性科學。)(她想讓您知道,在小中心附近,大約還有三個中心,不過,類似佛教中心。)是,是,我聽說了。打坐之類的中心,類似道場,附近還有三個道場,五分鐘左右的路程?(對。)好,然後呢?(靈性科學,佛教中心,奎師那意識協會,還有一個同法脈的其他修行法。那位師父的法名?也是出自戈賓德辛格。另一…)戈賓德辛格,嗯。(另一個中心也一樣。)好,所以?(大約一年了,毫無問題。她想知道那是否有問題。)不,不,沒問題,因為是合法的。他們有許可證,他們在那裡很久了。(不,他們想讓您知道…請再說一次?)誰想知道?他們有許可證。(對,對。)是啊。他們很久以前就在那裡。(這中心也有許可證。)這中心現在有?(是。)給世界會的?(是。)不,他們跟我說,他們沒許可證,他們正在申請。(他們說那是內政部發的。)讓我看一下。(還不完整。)文件在哪裡?(文件在哪裡?)(不在這裡,在馬德里,我們這裡正在準備。)(不,她說這裡正在準備所有合法的文件,但馬德里已經準備好了。我姊妹說,馬德里小中心為世界會申請的文件,適用於全西班牙。)真的?(是。)你確定?(是。)好。(是的,是的。)那若有人問你們,必須說是馬德里發的?(請再說一次?)可說這是馬德里小中心申請的許可證?(是。)可以嗎?(可以,可以,她說可以。)好,但是…(這許可證全西班牙適用。)對,我知道,但這塊地尚未變更給世界會使用,它是私人土地。對嗎?問題在此。(你們的土地屬於私人?是。)(是。)(是。)對啊。(是合法的。)是。(是。)所以我們須先申請變更,世界會才能用這塊地,那就可以了。(好,請稍等。她問土地使用是否合法。)(是,是。目前也有其他修行團體。)西班牙語句很長。(她想讓您知道,政府很高興我們建立這類小中心。)誰?(政府。)是嗎?(是的。)哪個?本地政府?或馬德里?(馬拉加。)馬拉加,好,但我們有文件嗎?(有,她正在準備文件。)很好,很好。(因為他們知道,這對所有人都好。)了解,他們可有做什麼來表示樂觀其成?(她正在準備文件。)(她在準備了。)好。她已把文件交給政府並在等候中?或仍在準備尚未交付?(準備中。)他們跟我說,在申請了。(對。)申請和準備不一樣。「申請」的意思是政府已收到文件,而我們在等候回覆。(好,請稍等。)而「準備中」意指還在家準備文件,也許明年才會提出申請。一次一個人講。說清楚。(正在準備。)對,我知道。(但幾乎可以申請了。)我相信你們。我遇過很多麻煩,因為我相信徒弟,「土弟」。是啊。他們跟我說:「只是稍微不同,有何差別?在我手裡或在政府手裡,都在手裡,有何差別?」所有的手都一樣。我們是一體的。你們去跟警察講吧。

(師父,請問一下。)你們跟警察這樣說啊!(我有個問題。)關於那個?(不是。)好。(我有個關於打坐的問題。印心時我明白了觀[內在天堂的]光時,要集中在這裡。可是昨天您說…)從裡面,透過這裡看出去。(可是我要如何集中?先在這裡,然後呢?)就好像你從裡面這裡看出去。就是這樣。好比你從雙眼看出去…假設有一個放大鏡。(了解。)就在這裡,你想在這裡看一些東西,不過你是從你的眼睛透過放大鏡看出去。而不是從這裡看。不然你怎能把眼睛拉到放大鏡那裡?你也可以這樣做。(懂。)但這種情況,你無法做。好比你的眼睛在這裡面,而這個放大鏡在這裡,然後你看出去。懂嗎?(懂了,謝謝。)沒關係。如果你注意力很集中,自動就會那樣。(觀[內在天堂的]音也是一樣?)是,是。(好的,謝謝您。)如果你很專注,一下子就上去了。你甚至不再知道放大鏡在哪裡。你甚至沒去看。自然就會出現。

(好,有時候我會擔心,因為當我開始打坐,我就不能專心。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走了,是否應該再回來…)我了解。不!不!不用!拜託別回來。別回來。你已經上去了。別再回來然後重新開始。不要!(不用?離開就行?)是,就離開!享受吧。(我要怎麼樣才…)瞧!當飛機還在地面時,飛行員一定要看著跑道。不過當他已經起飛後,請別再回去跑道,並四處張望,心想:「我在對的跑道嗎?」他們會這麼做嗎?不會。起飛後繼續飛行就是了。一旦你感到自己已離開,感覺很舒服、很美妙,或你已經離開身體,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身體,或看到星星、月亮,拜託,別再回來這裡!這只是讓你出去的出口。大門!打開它,然後出去。別再回來看東看西:「我開對門了嗎?我在正確的門口嗎?」不要回來那樣做。

(不過有時候出去時,對我來說,很難分辨那時我在作夢或在打坐,因為無論作夢還是打坐,我都感到很平靜。)是,那就行了。沒必要在那裡爭辯:「這是不是夢?」別爭辯!享受就好!會去下個境界的,更高。好嗎?(謝謝師父。)好好享受!如果你已感到平靜輕鬆,或是非常非常舒服,那表示你已經入定了,不管在哪裡。只要待在那裡,然後你會到更高的地方,或也許不會,但待在那。別試著再回到門口,再打開門:「看,上面寫十五號門。就是這扇門。好吧,我會待在這兒。」懂了,是嗎?(是。)是,很困難,是嗎?天哪,這麼簡單的事,你都無法了解。怎能了解其他的呢?

五聖號,只是在一路上保護你。在旅程中保護你。或當你覺得很恐懼時,當你感到害怕某些東西,五聖號可以幫助你。假如有時你入定了,感到很舒服,就不必一直重複五聖號。可以每五分鐘念一次,或每十分鐘念一次。如果你記得的話,好嗎?(或是看您?)什麼?(可以看您嗎?因為有時當我什麼都看不到,有時我會感到害怕,不知道我是否在正道上,因為我什麼都感覺不到,我想起了您的面容,我牢記在腦中。)好,也可以。只有需要的時候才可以。不需要的話,享受就好。享受你的旅途。不要一直朝那人喊:「你看到了嗎?」一直呼叫他。他讓你出去享受,所以你不要一直叫他。

(嗨,師父。)噢,親愛的!請說。(謝謝師父。)誰?請講!(有一、兩個修行笑話。)是什麼?(幾個笑話。)笑話!(修行的笑話。)啊哈!噢,真糟。我不覺得好笑。對,當然,我了解,但我不覺得好笑。靈性笑話從來都不好笑。多數的佛都很嚴肅,問題在此。好,也許這個還不錯。啊,這個我知道。好。不知你們是否覺得有趣。只有一、兩則。有人已經在笑了。好,開始了。

一位胸懷大志的瑜伽士想要找一位古魯。他跑去一個道場,師父告訴他:「你可以留在這裡,但我們有個重要規矩:所有學生都要遵守『禁語』的誓言規定。等十二年後,你才可以說話。」好,在修行十二年後…這聽起來很耳熟。在修行整整十二年後,修瑜伽體位法和靜坐,還修很多行動瑜伽,他終於捱到了那一天,他可以說一句話,或是問一個問題。於是他說:「床太硬。」床太硬,我的背受不了。好,很好。好,然後他繼續下個十二年的嚴格修行,意思是「苦行、苦修」,嚴格地自律。過了另一個十二年之後,他有機會再次開口。一句話,一個問題!他說:「飯菜不好吃。」聽起來很耳熟。之前我在這某處聽到過。又經過十二年的苦修,他終於又有機會開口,這是在卅六年的修行後,他所講的話:「就這樣!我不修了!」「我受夠了!」於是他的古魯說:「很好!因為你自從來到這裡,只是一直抱怨、抱怨。」還不錯。嘿,各位,別喝這個。我不…外面那些是專門用來趕蒼蠅的。防蠅用的。

還有一個,也許你們會覺得好笑。有四個和尚在廟裡打坐,你們知道,在禪宗寺廟。突然,外面屋頂上的祈禱旗開始飄動。於是小和尚出定了,然後說:「旗在動。」一個修行較久的和尚說:「不對,是風在動。」第三個和尚已在廟裡待了二十多年,他說:「不對,是心在動。」第四個,最年長的和尚很生氣,不耐煩地說:「是嘴巴在動。」講來講去!是啊。你們懂了啊?(是。)有時他們就是這樣。那你們是其中哪一個?第四或是第五個和尚?這代表了修行的等級。第一個小和尚說:「旗在動。」他本來應該要打坐。根本不應該看旗子。然後第二個和尚聽到了,他根本不該聽到,他就說:「風在動。」第三個和尚,他說:「心在動。」他根本不應該動念去想,也不應該去管前兩個和尚在說什麼。所以第四個和尚很惱怒,就說:「嘴巴在動。」啪啦、啪啦、啪啦…他們四個全都沒修好,都不對。每個人都對,也都不對。都在那裡講啊,想啊,看啊,聽啊…都是在聽外在的,看外在的。是嗎?沒有入定。這就是故事的含義。他們四個全都沒修好。故事沒提到第五個和尚,因為他什麼也沒說。才沒寫在這裡。所以要當第五位和尚。好嗎?沒現身的和尚,那位沒動搖的和尚。並非你一定要在道場,或跟著我,才是出家人。懂我的意思嗎?所以我不再穿僧服了,好讓你們了解出家真義。是否出家,不在於僧服,或你留在哪裡。懂嗎?甚至我們不必全都留在一個道場,不必一起挖馬鈴薯和清理旗杆,只為了證明我們很融洽。懂嗎?(懂。)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