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和平為侍奉大眾之本(十集之九) 2020.09.16

2020-10-12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他為和平祈禱。(是。)這是我從內邊得知的。(哇!)天堂告訴我,他為和平祈禱。(哇!)(真不可思議!)誰都騙不了上帝。(對。)誰都蒙蔽不了天堂。因此,祂們都知道。(是的,師父。)總之,任何總統給國家和世界的至寶就是和平。

我沒打算要競選總統,所以不必擔心我會從政。而且我這來自亞洲,微不足道的言論,會有什麼影響?我們又不是美國人;我們可以自由發言,不必擔心會不受歡迎或別人不投票給我們。你們還是會投票給我的。(是,師父。)對啊,我是你們的師父。別彈劾我,拜託。若被彈劾,我會很開心,這樣我就有藉口離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是。)繪畫,或寫更多歌曲。如今,我沒有任何娛樂消遣了。我請人把曼陀鈴帶過來,但到現在都還沒拿來看,我根本沒空去看。(了解,師父。)當然,我看到它一直掛在一個角落,但我現在才又想起它。我看到它掛在角落那裡,但我一直都沒時間。

我們進行遠距會議很好,這樣我就不必盛裝打扮。我只有幾套衣服,而這件是我認為看起來會比較體面的。最後一件體面的衣服,若要再舉行一場會議,我就得再去找別的衣服。我不想都穿同一件襯衫,讓你們看膩。幸好我大約有四件,所以到目前為止你們看到四種款式。我像樣的衣服就那些。若我沒回舊地方拿東西,或請人再多送幾件過來,就只有這些了。那就輪流再穿這幾件。我為何談到這個?剛才講什麼?啊,所以我不擔心沒人投票給我。(對,師父。)或是報紙寫我的壞話,我都不在乎。反正他們這些年都如是。(是的。)那只是對信眾的考驗,看誰有足夠的智慧繼續走在這條路上。也能考驗誰有高等的靈性果位,能洞悉真假。(是的,師父。)而等級低的人,一考就倒,如同枯葉般落下。(是。)外面的人就更不用提了。(是的,師父。)都是命運、業障使然。我能怎麼辦呢?我儘量默默幫忙,我是指暗中幫忙。(是的,師父。)除了開示,我私下也幫助人類和動物。還有其他問題嗎?這個問題我都回答了?

(您剛才提到有關中國的事?)噢,對。世上多數國家都怕中國,因為他們也有強大軍力。而且他們人口眾多。他們有武器。(是。)破壞性的武器,大規模破壞性的武器。他們有原子彈嗎?(有,師父,他們有。)對,看到沒?連印度也有。他們認為那只是用來自保的。因為別的國家有,所以自己也要有,他們是這樣想的。因此朝鮮人也發展核彈頭。他們發展核武,據報導是如此。我在閉關前,很久以前,有一次聽到敬愛的金正恩同志宣布,他也是父親,他並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背負核武的包袱,大概是這個意思。(是。)他應得到世人更多讚譽。至於那些偶發事件,有時是部屬或其他家族成員或政府成員,也許想保護他的聲譽,而擅自行事,像是炸毀辦公室。但並非他授意。(是。)我們為何講到這個?談到川普總統。所以,他有功於韓半島和平與非核世界。我很高興,很高興有這麼一位總統。至於人們是否投票給他,是否支持他,總有人支持,有人反對。

即使你們提到許多關於他的書,或他的家人抨擊他,那些都是個人的事。而且已經過去了。你們必須展望現在和未來。也許他犯了一些錯誤,在政治、環保或其他方面,然而,他是商人,他在商言商。所以,也許他會改變。也許他會成為第一位告知民眾別再吃肉,並禁止吃肉的總統,誰能說得準?不是禁止,而是制定法規。(是。)或頒布純素法規之類的。說不定喔?但願如此。根據報導,若他再度當選總統,也許會徹底改變他以前決策不當的事。也許會,也許不會。至少他做了些好事。(是的,師父。)我知道你們有些人不認同我何以頒贈他光耀世界和平領袖獎,但是我不後悔。(了解,師父。)我認為他在這方面做得可圈可點。(是。)我只頒給他和平獎,我沒頒給他,比方「最佳兄弟獎」,「最佳叔父獎」。我對他們的家族紛爭,一無所知。(是的,師父。)每個國家、家庭難免會有爭吵,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是的,師父。)由於個人利益,由於情況使然,由於種種棘手的因素。因為業障的關係。若以靈性的角度來說,那就是業障。我頒給他和平獎,希望你們感到開心。(是,我們很開心,師父。)很高興藉由你們的問題釐清此事。(是,師父。)無論美國人選誰當下一任總統,我都希望他們得享福佑。(是,師父。)

只是我不知道,川普總統怎麼受得了針對他的種種抨擊,無論那些是否屬實。我不知道,他怎麼還能克盡己職。這些抨擊毫不留情。若我是總統,我會逃走。抨擊太多。(是,師父。)鼓勵卻很少。反正始終都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對。任何總統皆然。你們看所有總統,支持反對至少各佔一半。(是的。)包括以前的歐巴馬總統或卡特總統。他本就與世無爭,很真誠的農夫,還是有人反對他。(對。)他乾脆讓自己的妻子出席各種活動,有何不可?若她有能力,而他又很忙,為何不能派自己的妻子去會晤其他領導人?有何不可?他們是一體的。有些女人很聰明。(是。)有人說:「偉大的男人背後,都有個偉人的女人。」但人們就是會找事批評。我覺得人們選總統,是為了可以講閒話,為了想批評、拷問或折磨對方等等。我不想當那國家的總統,尤其是美國。(是的,師父。)我只是榮譽公民,所以關於那個國家我可以稍加評論。跟我有一點關係,對吧?(對,師父。)我有點權利抒發己見。(是的,師父。)我多次獲頒榮譽公民。(是的,師父。)我比這裡的美國人略勝一籌,你們只是一次公民,我是多次美國榮譽公民。你們要與有榮焉,有一位多次獲頒榮譽公民的師父,榮譽而已。沒有公民權、沒有好處、沒享福利,但有點特權可稍加談論。(是的,師父。)現在我想到這點,我是美國榮譽公民,所以可以談論美國吧?(是的,師父。)我可以談論這位總統吧,(是的,師父。)是不是?(是,師父。)合法嗎?(合法,師父。)合法。(是。)至少五十%合法。如果不是真正的公民,通常有五十%的談論權,但我是多次榮譽公民!獲頒多次公民獎!所以,我認為自己比部分美國人「多一點公民身分。」哇,我好驕傲,我跟你們開玩笑而已。好像有一些州頒給我榮譽公民身分,還有市鑰、州鑰等等,所以我想我講是合法的。(非常合法合理。)只是談論而已。你們問得好,謝謝。(謝謝師父。)

你們滿意我的回答嗎?(滿意,師父。)心裡不會不舒服嗎?(不會,師父。)因為我的和平獎頒錯對象?(沒頒錯,師父。)沒頒錯,他實至名歸。我必須告訴你們,無論動機為何,(是,他值得。)他都受之無愧。(是的。)不只是與動機有關,而是成就如此的美事。他是政治人物,所做所為當然要利於自己的政治前途和政黨。(對。)何錯之有。但此舉澤被無數人和幾世代的人,使他們內心更安寧。在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人民得以繼續生活,心中沒壓迫感、不害怕,不會因為擔心戰爭爆發,而無法成眠。(是。)此舉值得感謝和讚揚,我們為此感謝上帝。對這點還有意見嗎?(是,師父。據我所知,川普總統閣下很虔誠。他篤信耶穌基督,而且他菸酒不沾。)噢。(我覺得這點極難能可貴,因為他是商人,會與許多人應酬,雖然菸酒不沾,卻仍事業有成,如今更貴為總統。因此,誠如您所言,也許他是特別的靈魂,上帝將他安置在位。)對,當然。但是要知道,重點是他內心也很虔誠。他為和平祈禱。(是。)這是我從內邊得知的。(哇!)天堂告訴我,他為和平祈禱。(哇!)(真不可思議!)誰都騙不了上帝。(對。)誰都蒙蔽不了天堂。因此,祂們都知道。(是的,師父。)總之,任何總統給國家和世界的至寶就是和平。(對。)如果他促成以色列與阿拉伯和平,那也意味美國人的和平。他們應該高興。(是的,師父。)因為阿拉伯國家和美國時有齟齬。(對,師父。)由於思想、地理、宗教種種因素。(對,師父。)所以此舉對美國人利益良多,他們應該有所領悟。他們應該知道這點。他們應該高興世界和平,阿拉伯與以色列和平,以色列也關係著美國。你們知道吧?(知道。)他們有商業往來;彼此有合作關係。如果以色列和平,就代表美國也和平。我因而對此感到欣慰。(是,師父。)祖國和平,我的榮譽祖國。

其實我也很感謝美國人,他們頒給我的獎比其他國家所頒的多。(是的,師父。)關鍵不在於獎,而是所賦予的榮耀。那是他們的誠心,是他們的敬意。(是。)他們在我沒沒無聞時,就頒獎給我。我當時是個小法師,我們那時沒有電視台,什麼都沒有。沒多少人知道我。他們卻看得出來。那是我在這個世界得到的最好待遇—來自美國人。(哇。)所以,如果我讚揚你們的國家或關心你們的國家,那是理所當然。(對。)不是我愛管閒事,或有政治意圖,為了選票或什麼利益。你們知道我從不收受任何人的任何東西。(是的,師父。)頂多也許一盒茶,偶爾會收。大人物送我一盒茶,我會收,讓他們高興而已,但是我會回禮。(是的,師父。)所以,我談論這些,沒得到任何東西。我只是講公道話而已。美國人應該很高興,也很感謝川普總統閣下這些德政。他能力範圍內的作為。至於他做不到的事,也許他會做到,如果他在更好的狀態,或在更好的決策處境,有更多時間思考。(是。)身為總統,有時沒時間。會直接依顧問建議決定,在那種情況很難思考。如果他有更多時間,如果他多打坐或閉關,也許會深入思考,選一個較佳地點。也許將橢圓辦公室遷移到別的地方。(是的,師父。)如我說過的,較佳地點。

就像在歐洲,比方說,在英國。政府實施封鎖,人人都居家隔離一陣子,情勢也趨向好轉。(是,師父。)而後民眾與有政治傾向的團體或個人,開始對政府施壓。政府屈服於壓力,只好解除全國封鎖。結果現在染疫人數飆升。(是。)速度之快、數量之多,更甚之前的高峰期,像是三、四月的時候。(是,師父。)比那時候更糟。法國也是類似的情況。在美國,很多地方曾一度封鎖,民眾同樣上街抗議。因此解除封鎖,結果導致染疫人數驟增。多數的孩童之前不必去學校,大家對這點也有意見,說封鎖對孩子來說,比傳染病還糟。於是學校再度開放,新聞接著就報導,孩子們去學校後都被感染了。所以我不知道,有誰會真的想當總統或擔任國家元首,無論冠以什麼尊稱─總理、國王或皇后。幸好你們沒當那些。(是,師父。)因為我也明瞭,身處領導地位的感受。眾人捧你上台,也能隨時拉你下台。幸好,修行好的徒弟內邊有好體驗,所以他們懂。那些修行不好的,還留在較低等級,不會進步,比較愛批評,比較容易做錯事。(是,師父。)這世界自古以來即如此。

就算要求戴口罩,大家也不想戴。他們還上街抗議。(是的,師父。)只是外出時要戴口罩,時間不長。在家戴或不戴,可隨意。戴口罩是為了保護自己。就算所戴的口罩比不上專業的口罩,多少還是有保護作用,要是身旁有染疫者,當你開口說話,或者你吸到他呼出的氣,就比較少細菌、病毒會進入你口中。越少細菌、病毒進入身體,得病的機率越低。(是,師父。)或者細菌、病毒的量少,身體的免疫系統足以抵抗。如果細菌太多,你又沒戴口罩,就會吸入很多飛沫,或帶有飛沫的空氣,那就會生病。成為重症患者,很難治癒。(是,師父。)如果是輕症,還有可能痊癒,醫生還能幫你。若是因為沒遮蓋口鼻,而被無數細菌嚴重感染,就很難存活,可能因此喪命。(是,師父。)因為我們的身體無法抵抗細菌大舉入侵。一樣的道理。如果只是被噴到一點水,就不會太濕,不至於全身濕透。如果沒撐雨傘或採取其他保護措施,在水管前毫無遮掩,當然會全身濕透,要過很久才乾得了。如果一時沒辦法弄乾,就得忍受濕答答的。然後可能會感冒,可能會感染肺炎等等,所以口罩確實有幫助。因為現在到處都充斥著疾病,世界上有各種疾病。說不定哪天染上什麼病。(是,師父。)如果還想繼續盡量過正常生活,那就好好保護自己。我不懂人們為何只為了不想戴口罩,就上街抗議政府!戴口罩到底有多難呢?為了平安就戴著吧。周圍沒人時,可以拿下來。感覺安全時,可以拿下來。只是和許多人共處時,就算他們沒得新冠肺炎,也可能有其他傳染病,一樣有可能會傳染給你。總之,我要說的是,當領導人並不容易。現在你們知道了。絕對別發願要當領導人或是當明師,靈性導師或師父也是類似的情況。只要低調地默默享受生活。無論你做什麼工作,就盡情工作,享受平靜和隱私。好了,已經講夠多了。(謝謝師父。)你們滿意吧?(非常非常滿意。)

有什麼我忘了講嗎?我看看。啊!對了。因為你們剛才告訴我川普總統閣下的事,我也有一些其他想法,像是他現在很富有,是嗎?。(是的。)他之前失敗過,但再度富有,是嗎?(是的,師父。)億萬或百萬富翁?(億萬富翁。)好。所以有件事你們不用擔心他,他不會收賄。(對。)他不會貪腐。(喔,確實。)而且如果是不對的事,他會說:「不。」(是。)那就是我說的。大家都怕中國,為了要做生意等等,他不怕。看到了嗎?(是。)他現在斷然拒絕他們。我不是說那樣好。(懂。)我不是說那樣好或壞,我意思是他無所畏懼。(是的。)通常他跟中國友好。(是的。)但現在因為疫情,或其他因素,他切斷關係。他切斷很多跟中國的生意和良好合作關係。看到了嗎?(是的。)所以他不會被收買。(是的。)也許是因為身為商人,他的信念,導致他做錯一些事。但大家都不敢切斷跟中國的關係,或做什麼而冒犯中國。他則不然,你們都知道。所以可以信任他,他不會收賄,不會為了個人友誼,個人喜好、利益,而圖謀私利。看到了嗎?(是。)他很多家人也支持他,或許僅一、兩位不支持。(是的。)他們是豪門世家,所以也不用擔心他的兒女會收受賄賂,而行事不當。(是。)譬如中飽私囊那類。

然後…還有什麼?所以也許在未來,若他還在位,若他認為肉對人民不好,若他了解吃肉的代價,若他做了這方面的研究,認為吃肉不好,他不會接受遊說。他會斷然拒絕。(是的。)因為他拒絕了很多其他,他知道不好的事。(是。)只是他不了解純素。很多人不了解純素。我以前也不知道非純素的種種暴行。我知道肉食不好,殺生不好,但我不知道肉品工廠關起門來的背後是這麼殘酷不仁。(是。)包括蛋品生意也是!我本來想:「素食者吃蛋沒關係。」但是生產的過程很殘忍,令人不寒而慄。他們殺死小雞的方式。就直接活生生絞碎。(是的。)我以前也不知道。我為何會研究這些?我之前不知道。(是的,師父。)我原以為牛奶沒關係,因為母牛分泌大量乳汁,夠小牛喝,也夠人類取用一些。母牛如果乳汁太多會覺得不舒服,所以要擠一些出來。我卻不知道,畜牧業者虐待乳牛,以致牛隻毛皮脫落或是骨頭碎裂,站都站不起來。就像擠檸檬一樣,榨到一滴不剩。(懂。)還餵乳牛荷爾蒙等等,以便分泌更多乳汁。我以前不知道。我意思是,一般人不會知道那些事。會嗎?(不會,師父。)不會!你們原也不知道,知道嗎?(不知道。)不知道!還好現在我們製作無上師電視台節目,我們研究得更廣泛,人們提供我們更多資訊,網路上也有。以前我不知道網路是什麼。我沒用那類的東西,我不需要。現在我們知道越來越多真相。我每天只要看到動物受虐、受折磨的照片或影像就會哭,而且久久難忘。在我淡忘之前,又看到別的照片和影像,因為我得每天審閱節目。為了這些動物,我的心每天都很沉痛。我願意為他們捨命一萬次、無數次,能幫他們就好,但不能。為動物捨命行不通,就是如此。

也許川普總統閣下講話太直率,而得罪很多人。(是。)所以我以前才覺得,他不可能當選總統。我認為大家不會選他,他講話太直截了當。也許太坦率,不像是總統的發言,沒受過訓練,未經修飾的講法。(對。)但那只是個人的事。我說過了,世界缺少優秀的從政者,所以我們只能接受現狀。(對,師父。)就算他有什麼缺點,他並非聖人。總統並非聖人。(是。)他做自認為最好的事,或者幕僚建議他做的事。他的性格或個性也跟他所受的教育、背景和家庭有關,所以不能只怪他個人。(是,師父。)只要他做事大體上,能從大處著眼,利益世界和對美國,不拘泥於芝麻小事。(是,師父。)誰都無法在片刻間,鉅細靡遺地為人服務。總統只能在他的時間、情況、能力範圍內,盡其所能。人民仍推舉他競選連任。據說,美國總統只有在上任的一百天內,能真正為美國人服務。之後,差不多就要預備競選連任了。(是。)必須開始準備,要召集人員、擬計畫,準備各項競選事宜,據說是這樣。美國人對媒體說的。儘管如此,他還是為世界和美國人做到了這一切,那已經差強人意了。我意思是,當然還不夠,但以他的條件,他的情況、團隊、背景,國家和業障而言,這樣已經不錯了。(是,師父。)

你的問題是什麼?啟發了我…?我想是關於這個。還有一件事。我想,他有這樣的家人!而他還能照常工作。面對突如其來的種種,他還能照常工作。但這些都已經過去了。家人不應該像那樣散播不堪的過往,我認為。(是,師父。)但這是因果業障,他家人的競爭與衝突。沒有人避免得了。依我的淺見,如果一位家庭成員成名或有權勢,為國家或國際利益工作,那麼整個家族,不僅僅是家人或親近的家族成員,而是整個家族都應該引以為榮,應該協助他或她更致力於幫助國家或穩定世界,(是,師父。)而不是互相挑剔,讓這位獲選且堅定的家族名人分心,導致他或她無法,無法更有效地完成任務和工作。(是,師父。)我會為川普總統禱告。

但願美國人民原諒他,他們認為他做錯的事,如果他做錯的話。我只希望他們選出的人對他們好,也對世界好。因為美國和世界是同一體的。(是。)你們的國家,美國,所發生的事也會在世界引起漣漪效應。(是,師父。)我只是希望美國人民在未來,無論做何選擇都會更感到滿意。(是,師父。)在上帝的恩典中,祝各候選人順心如意,上帝所選,必將勝出。(是,師父。)人類無法真正選出總統,無論如何都沒辦法。這是全國的共業使然,或者上帝所選。(了解,師父。)當然,你們是美國人會擔心自己的國家。我是「半個美國人,」我也一半擔心我的國家。好,先講到這裡,我們下次再說。(是,師父,謝謝師父。)

你們對目前所擁有的還感到滿意嗎?(滿意,師父。每一天都是,師父請多照顧自己。)我盡力而為,真的是這樣。但我還是認為自己是女超人,每天能包辦這一切。(是,您是。)有時我心裡想:「天啊,我需要先生!」不是開玩笑的,因為先生是比較親近的人,能幫忙做許多事,就在身邊。不然沒人能時時跟著你,幫你做各種事。(是的,師父。)只是有這個念頭。我並不想要,因為他帶來的麻煩,也許比幫忙的還多。大部分都是這樣。大部分都是這樣,因為人們說:「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男女大不同。事實上,我沒空陪先生,因為先生也需要照顧。(是的。)即使我想要,我也不願。很高興我沒有任何先生,謝謝。(謝謝師父。)好吧,所以你們也不希望有任何太太,因為你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情況。(對。)你們還是不相信我;想試試?(不,師父,不想試。)很好,很聰明,很聰明。太棒了!好了,上帝保佑大家。(上帝保佑師父。)上帝記錄了你們為世界做的一切,還有幫忙我這個老婦人。非常感謝你們。(謝謝師父,我們愛您。師父,我們愛您。)謝謝。我也愛你們,為世界所做的一切,幫助我很多。我敢肯定,上帝愛你們。我感謝所有內部和外部人員,及世界上所有的人,全世界所有的幫手。包括那些不是我所謂的徒弟,但幫助世界推廣純素,實現和平的人。他們不必是我的徒弟;他們正在這樣做,做得比我的徒弟更好。(是的,師父。)在我心中,他們不僅僅是徒弟。純素生活,創造和平。能那樣做的人,就是我的徒弟。我會加持他們,會盡全力幫助他們。(是,師父。)謝謝。(謝謝師父。)愛你們。(師父,我們愛您。)再見!(師父再見。)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