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焦點新聞

美國在阿富汗獲勝 2021.08.24-25 & 27

2021-08-28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師父,您為何認為美國人贏了?)

Host:二○二一年八月廿六日,許多阿富汗人、美國人和塔利班成員在阿富汗喀布爾喪生,清海無上師得知此訊息,她深感痛苦及傷心落淚,向我們表露她心中的悲痛,並向施暴者傳達以下訊息:

誰攻擊無辜的兒童和婦女、老人以及年輕人,誰就是懦夫、野蠻人,為邪惡工作、為撒旦工作。他們也是伊斯蘭教的敵人,因為他們讓世界人民認為伊斯蘭教是暴力的,伊斯蘭教是兇殘的。他們不是穆斯林;他們是穆斯林的敵人。只是到處亂闖亂殺,在人們毫無防備時,像這樣殺害手無寸鐵的人。他們不是穆斯林。

他們不發表任何聲明。他們沒有讓人們瞭解任何情況。就只是殺人,沒有讓任何人理解你們。你們必須告訴人們你們想要什麼,你們或任何人,哪裡出了問題。我的意思是,在喀布爾人們已經要離開阿富汗,離開這個國家;他們在那裡不再做任何事。和平協議已經簽署。他們只是想離開,而任何人卻像這樣安排發起攻擊,這是邪惡!我再重申一遍:他們是伊斯蘭教的敵人,因為受祝福的先知,願他平安,《古蘭經》沒有告訴人們像那樣隨意殺人,當他們沒有對你們做任何錯事的時侯。

你們是異教徒。而非在機場的那些無辜者。美國海軍陸戰隊或士兵們。他們只是做自己的工作,他們必須這樣做,他們必須保護那裡的人,那些人只是試圖離開這個國家。他們沒有對任何人做錯任何事。所以襲擊者是世界上所有人的敵人,尤其是穆斯林的敵人,因為他們抹黑了穆斯林的聲譽。他們讓人們以為:「穆斯林是壞人,穆斯林是不可信任的人,是殺人犯、是膽小鬼、濫殺無辜。」處處殺人,不只在喀布爾。這不是第一次了。不僅僅在喀布爾機場。就這麼偷偷摸摸地殺了所有人。這不是穆斯林。

你們是穆斯林的敵人。你們是惡魔!你們是異教徒!別再做這些事了,別再試圖說服人們你們是好人。沒有人相信你們所說的任何事。沒有人相信你們。如果你們一直這麼做,也沒有人願意跟隨伊斯蘭教。人們怎麼還敢來穆斯林社區,或想認識穆斯林?為了什麼?!讓他們成為像你們一樣的殺人犯?不可能的。

你們全都會下地獄,因為那不是伊斯蘭教的教理。伊斯蘭意味著和平。繼續這麼下去,世界永遠不會有和平—因為你們!因為像你這樣的人。

告訴你們吧,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已下地獄,無論誰是這些襲擊或任何類似暴行的幕後黑手,將下到更深的地獄。它們都在等著你們。所有可能的相應的地獄都在等著你們。我以上帝之名,以最敬愛的阿拉之名,以偉大先知之名來說這些,祝他平安。而你們所殺害的無辜人們都上了天堂,不同的天堂,而你們去不同的地獄。

這就是事實。因為沒有人像你們這樣傷害上帝的孩子,還會上天堂。你們將永遠待在地獄裡。那些死去的受害者、死去的美國士兵,他們去了天堂,因為他們在執行任務時只有愛和同情。因此,得到了天堂的獎勵。你們和爆炸者心中只有仇恨和錯誤的信念,認為你們會去天堂。絕不可能!以我所有的榮譽告訴你們。你們不可能去天堂,他們不可能去天堂。不,永遠不!

以先知穆罕默德(願他安息)的名義,我警告你們停止所有這些暴行。否則,你們將永遠無法脫離地獄。你們會遭受多重痛苦折磨,比你們給無辜的人們、兒童、婦女、老人等造成的痛苦和悲傷要多得多。

停止這一切。停下來!現在就停止!永遠地,停止它!為了和平,為了上帝的愛,停止這一切!!!

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就像這些人一樣。他們只想成為正常的人類。悔改,上帝才會饒恕你。在為時已晚之前悔改。

Host:前一天,八月廿五日,師父也分享了她對於塔利班不再允許阿富汗人離開該國的新聞的看法。

我認為塔利班應該讓阿富汗人和美國人離開阿富汗,因為如果他們想要統治,那為何要把自己的敵人留在身邊?只為了放一顆定時炸彈?阻止所謂的敵人逃離這個國家並不十分明智。讓他們走吧。對他們、對你們都好。

Host:稍早,在八月二十四日,師父與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人員的另一通工作電話中,慷慨地回答了有關在塔利班政權統治下生活的女孩和婦女,以及阿富汗戰爭的真正結果等問題。

(師父,強迫童婚是伊斯蘭教律法的一部分嗎?)[…]

噢,不,不是。不,絕非如此。伊斯蘭教律法中沒有強迫婚姻。(噢。)伊斯蘭教律法並不建議穆斯林藉由所謂的強迫婚姻或甚至沒有婚姻去強暴小女孩。(了解。)比如在孟加拉,他們隨心所欲地強暴女性。無論大小、老幼。他們不是穆斯林。他們抹黑穆斯林的好名聲,讓人們害怕伊斯蘭教和伊斯蘭教信徒。(是的,師父。)真正的穆斯林,他們不那麼做。(了解。)這只是被扭曲的法律,為了滿足他們的慾望、需求和貪婪。(我懂了。)伊斯蘭教教理從來不強迫任何事情,尤其不會強迫一個小孩,比如十二歲的小孩,或任何婦女,發生任何性關係或關係,或所謂的婚姻等等。從未強迫過。(了解。)穆斯林的教理從未包含過這些。(了解。)

我們必須回顧過去,偉大的先知穆罕默德的時代,願他平安。那時是戰爭時期。(對。)並不是因為先知或他的信徒發起了戰爭,而是當時的政權挑起的。他們有自己的既定規則和宗教秩序,當然會拒絕任何看起來不像他們的事物。(了解。)但是先知在傳授真理,且此真理也是根據他們當時所擁有的聖經。只不過,因為他已經開悟了,而他們卻沒有。[…]

即使先知的信徒們不想戰鬥,他們仍會被殺害。(是的。)因此,當然有很多男子做出犧牲,留在了前線以保護他們的家人,保護先知和其他追隨者。(了解。)當然有很多男人死了。(當然。)男人死了,留下寡婦和小孩。(了解。)因此先知建議並要求他還活著的信徒們,[…]

「無論誰有能力,比如經濟方面允許,就收留寡婦和小孩,並照顧他們,好像他們是你的妻子和家人一樣。」[…]

完全沒有提到性的事!(是)只是把他們當作家人和親人一樣照顧。[…]

後來,他們歪曲了它,並加以解釋以滿足他們的需求和他們的低等慾望。(了解。)只是因為慾望和貪婪。[…]

所以這不是伊斯蘭教律法。(了解。)我只是舉一些例子,伊斯蘭教律法只是建議男子和婦女如何生活。[…](了解。)這樣他們可以在家中擁有更多和平。(了解。)比如不要暴露自己,如果陌生男士來家裡和他們談話時,要穿著得體,以遮蔽自己的身體,以免引起誤解。(是的,懂。)可能會對他們家的婚姻以及關係的和諧造成不利的影響,諸如此類。如果外出,他們也應該穿著得體,不要太緊或暴露太多的身體部位。(了解。)[…]

但這並不是強制性的,沒有諸如遮蓋整張臉的要求。(對。)也許當時把臉遮住也是好的,如此敵人就認不出他們,可確保他們安全。(是的。)

所以這不再真正有必要,也不是伊斯蘭教律法。(是的,懂。)[…]

(師父,您以前提到過悠樂[越南]的包辦婚姻,您能跟我們多講一些嗎?它是如何締結的?)[…]

在悠樂(越南)所謂的包辦婚姻,或認可的婚姻,要求新郎首先與姻親家庭一同工作三年!(噢!)與新娘的家庭同住三年,這樣他們可以觀察他的品性。看到了嗎?(噢!)看他是不是值得他們的信任,成婚時可以把女兒的手交給他。(對。)同時,那個女孩子也可以了解他,與他見面。(了解。)讓他們適應彼此,看他們是否喜歡對方,是不是合得來。[…]

然後,如果他們同意,如果那個女孩子同意,家人對男孩子感到滿意,他們可能會同意。然後,他必須帶一大筆聘禮來。要送給姻親家和女孩子很多禮物。[…]

在那三年中,他必須辛勤工作,我是指為了表現。(了解。)他努力工作,必須當心自己的舉止,以及如何與女孩的家人協調合作,還要取悅他們。包括女孩的父母、家人和女孩本人。(噢,我明白了。)[…]

這就是古時候悠樂(越南)家庭保護他們寶貴女兒的方式。這就是男人向她表達尊重和愛的方式,甚至在他能與她結婚前。(噢,我明白了。)

在這三年期間,新娘的家庭可以隨時取消婚約。(噢,是。好。)或新郎可能也不喜歡這個女孩或她的家庭,或是無論什麼原因,他也可以取消,然後回家。(是。)[…]

這就是我們對女性表達尊重的方式。(對。)這就是我們如何保護悠樂(越南)家庭的女孩的。(是。)在以前。[…]

現在你能想像這是什麼樣的情況了嗎?假設塔利班在他們這個規則下成功地統治了國家。這也不是伊斯蘭律法。[…]

世界上一半是女性,一半是男性,不是嗎?(是,對。)好,所以在塔利班統治下的一半國家會是這樣的:女性愚癡、不識字、完全依賴男人,沒有能力,除了嚴重依賴她的男人。(是。)她甚至不懂道路標誌,她甚至不能簽名或讀她的名字。(是的,師父。)被壓制,像奴隸一樣。(對。)她完全依賴她的男人,她只是想為家庭買條黃瓜也要依賴男人。(是。)她不能獨自外出。(是。)而男人當然是忙著賺錢或是工作,因為她不能。(是。)她不被允許去工作,[…]她甚至不會閱讀或寫字。(是。)一半公民完全愚癡、不識字、軟弱、依賴性強。所以婦女不能做任何事來幫助她的國家。[…]

而另一半公民,我是說男性,都是強姦犯、猥褻兒童者。(對。)搶劫犯。搶奪人們的財產,或搶奪女孩、兒童或婦女。(對。)他們變成了強姦犯和猥褻兒童者。所以我想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社會!?塔利班想要建立什麼樣的國家?(是,難以想像。)是啊!

我也想知道有哪些正派的國際、全球團體會願意與他們握手、合作或是有生意往來,或甚至看他們!(確實。)你如何處置強姦犯、猥褻兒童者和愚癡婦女?(是。)全國一半的人愚蠢,另一半是暴力分子!(對。)甚至對自己的家人。因為如果一個女孩不與指定的男人結婚,無論什麼時候、什麼年齡或外表,或她可能因愛上別人而拒絕那個指定的男人,那麼父親就會殺了女兒。就像「榮譽」殺人,你知道的。(是。)每年都有成千上萬這樣的女孩被殺害!(太可怕了。)[…]

所以任何國際社會或鄰國怎麼會還想和他們建立什麼關係?除非他們全瘋了,或被撒旦附身了。(是。)(是的,師父。)[…]

這種統治是行不通的。不實際,太獨裁了。因為婦女必須外出,必須為了她們的孩子,為她們自己的需要外出,為家庭採購,甚至是買打掃房子的用品,買清潔衣物的用品,所有的事情。(是。)如果她們完全、總是依賴她們的男人,那麼男人就會煩心,然後變得暴力。畢竟,男人也是人。他能忍受這種做所有事都被煩擾的感覺多久,而婦女明明也能自己做?(對。)所有事,比如去看醫生,他必須帶她去,然後還要再帶她去,一次又一次,因為你去看醫生,不是總能一次看完。(是。)然後還要送孩子去上學,還可能帶孩子去看醫生,各種事情。你明白嗎?(是。)

她不能一直都依賴她的男人,一週七天,每天廿四小時。(對。)這將滋生怨恨,從男人的角度看,不管他有多好、多溫和。因為他已過度消耗了他的能力。(是。)他需要謀生,需要外出,然後他需要去見朋友和做所有男人的事。然後他還要總是被一個無助的女人煩擾,因為她不被允許自己做任何事,不被允許自己外出。即使她想依靠男人的親戚,又有多少男人的親戚能為她時刻準備著?或在緊急情況下?(是,師父。)因為這些男人的親戚,他們也在為他們的妻子忙碌,為他們的孩子、家人,為他們的母親、姊妹,為所有雜事忙碌。(是。)這是完全不可能的。(是的,確實。)這就是為什麼一些穆斯林阿拉伯國家,現在允許婦女開車。(是。)看在上帝的份上,她們需要做事。她們要送孩子去上學。她們要去採購,為家庭買蔬菜等食物。不能總讓男人做所有事。他要在清晨送孩子上學,然後工作一整天,接著回到家又要帶妻子外出採購、買食物和(或)看醫生,或等等之類的。(是。)[…]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婦女會反抗了吧。許多阿富汗人也奮起反抗他們。西方國家現在也不屈從他們。(是。)塔利班應該更加小心,他們眾叛親離。

有許多力量反對他們。(是。)而且他們最好進行談判和對話。甚至是那些起來反對塔利班的人,他們也想談判,但塔利班拒絕了。然後塔利班甚至威脅西方國家,像是:「在這個那個期限之前,離開,否則。」(是的。)噢,他們最好別這樣。因為美國人和西方軍事力量,他們可能已從這國家撤離,但他們總是可以再回來。(是的,確實如此。)如果他們真的回來了,會更強大、更堅定。(對。)他們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不受威脅或恐嚇。(是。)噢,他們最好別恐嚇西方人。尤其是美國人。[…]

川普總統簽署了和平協議是因為他熱愛和平。他不想傷害任何公民,不管是偶然的、意外的,還是因為戰爭。有時要付出人命的代價,所以他不想要這些,因為他愛人民、愛和平。但這並不意味著塔利班可以繼續脅迫他們或壓迫他們,或恐嚇他們。(是。)美國人是不能被恐嚇的。(是的,沒錯,沒錯。)天知道他們有什麼樣的力量和武器。

即使塔利班奪取了他們所有的剩餘武器,這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他們還有更多。甚至還有更好的。(是。)更現代化的。(哇,是的。)所以,我不知道為什麼塔利班現在這麼囂張。他們最好不要這樣。最好更謙虛、更合作,並且對待他們的公民更尊重和體貼。還沒有談到愛心和同情呢。(是的。)我不知道他們能否做到。他們折磨婦女、殺害婦女或隨意殺人,只因為他們為美國人工作。[…]

所以正如我所說,川普總統簽署和平協議是因為他真的想要和平;他不希望再有任何無辜的旁觀者死亡,對阿富汗人和美國人,兩者都是。(是。)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害怕他們。他只是一位好總統。或者說是近乎天真,認為其他人也像他一樣直接、公平地行事。(是。)所以他相信塔利班的承諾。這就是為什麼他簽署和平協議。

而現在,儘管拜登看起來很軟弱…所有政府,國際社會的所有軍隊都在離開,他們看起來非常謙卑。但這只是因為他們想要和平。(對。)他們想避免流血事件,這就是他們謙卑的原因。但這並不是軟弱的表現。(是。)儘管他們看起來很軟弱,也許拜登很軟弱,或看起來弱,但美國人並不軟弱。(是的。)他們仍然有他們的指揮官,他們仍然有將軍和龐大、完整、強大的世界頂級軍隊。(對。)所以他們甚至可能會繞過拜登,去保護那些無辜、無助的阿富汗人,比如婦女和兒童。

所以,沒有人應該去招惹美國人。(是的。)沒有人應該小看美國人。沒有人應該覺得他們戰勝了美國人,儘管看起來像是這樣。(對。)雖然他們現在可能為了和平的緣故而顯得謙卑,但非永久。如果被逼得太久、太緊,他們可能就會還擊。(對。)而那個時候,他們將不留任何餘地。

所以,任何覺得戰勝了美國人的人,他們應該三思。(是。)這就是我想說的,因為沒有人應該招惹美國人。(哇,是。)(是,師父。)

如果他們撤退或簽署和平協議,那是因為他們不想雙方再有流血事件。(是。)為了和平的緣故,為了人道的原因。就是這樣。(對。)不是因為他們很弱。他們擁有所有最新、最現代化的戰爭設備。(是的,師父。)所以他們為什麼要害怕任何人?(對。)要害怕的人應該是塔利班。因為美國人,他們什麼都不怕!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國家,只要那裡需要他們強大的保護。(對。)他們不介意犧牲他們的金錢或他們最年輕、最美麗、最強壯的男人和女人來保護別人,不管那個國家有多遠,不管那個國家是否與他們有什麼關係,或能給他們在財政,或名利方面提供什麼,什麼都沒有。他們是非常無條件的。(是。)他們不懼怕任何人,如果他們表現出謙卑,那是因為他們很偉大,(是。)因為他們知道他們能夠碾壓任何人,只是他們做事謹慎,內心充滿人性。(是的。)所以他們不總是考慮自己,或不使用足夠的技巧或策略來贏得勝利,因為他們考慮別人的生命。(是的,師父。)在他人看來似乎是弱點,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出生並成長在一種非常直接的英雄主義中,他們不懂得耍花招,他們不會在敵人背後做什麼或諸如此類的。(對。)[…],

而我只是希望塔利班退讓,對他們的公民[…]更公正。否則,如果西方覺得公民在塔利班手下受到壓迫,我認為他們不會袖手旁觀。(是的,對。)這不合他們的天性。他們有英雄氣質,這是他們的理想。(是,師父。)而這種理想不會消亡的。[…]

我認為西方人遲早會介入,只是為了捍衛和平。即使他們必須為了維護和平而戰,這就是他們一直在做的事。(是的。)(真是這樣,我同意。)[…],

(師父,您認為美國像很多人說的那樣在阿富汗戰爭中輸了嗎?)

他們錯了。美國人贏了。(哇。)你看,他們處處得勝,儘管他們退縮了,那只是出於人道原因,或只是為了和平。(是。)他們贏了,因為他們偉大而寬宏;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想贏就能贏。(是。)他們贏了,因為他們有慈悲心。不想在任何地方繼續這場血腥的戰爭。(是。)我告訴你,他們贏了。

(師父,您為何認為美國人贏了?)

為什麼?我來告訴你原因。因為他們贏了—他們贏得阿富汗人的心。你看到了嗎?(是,這是真的。)就在美國人要撤走的幾個小時後,他們都跑到機場去和他們一起走!身上只有衣服。他們沒有任何行李,什麼都沒有!所有人。他們都是男人,他們甚至不是女人,不需要害怕塔利班的折磨或控制。(對。)他們大多數都是男人!

即使塔利班說他們會有大赦什麼的,他們也不能相信。(是。)他們更信任美國人!(是,真的是這樣。)是啊!(是的。)他們大多是男人,離開他們的家人,甚至不知道何時會再見到他們。(是的。)他們跑去找美國人,是因為他們信任美國人勝過信任他們自己的人,塔利班。而其他阿富汗人在知道危險和後果的情況下,仍走上街頭抗議。(對。)

對塔利班來說,這應該是歷史上一個可恥的印記,無論他們如何宣稱自己的勝利。(是的,師父。)所以,現在你懂為什麼我說美國人贏了嗎?(是,師父。)美國人贏了,他們到處都贏了!美國人離開的每一個地方,人民都追隨他們而去。(他們贏得人心。)也有來自悠樂(越南。)的。甚至以前就有數十萬悠樂(越南)人。(是。)當美國人去德國打了勝仗的時候,民眾出來迎接他們,並不害怕他們。每個地方都是如此。

所以,這應該是塔利班的恥辱,他們的共同公民信任陌生人多於自己的同胞。美國軍隊去機場就是為了為了把一些美國人帶出來,但他們最後也把阿富汗人帶出來了。(是的,的確。)一架飛機上就有六百多人!(是。)他們擁擠地坐在一起,而且很高興他們很幸運能夠進去裡面!他們什麼都沒帶!(是。)他們甚至不知道美國是什麼樣子,他們不知道他們要把他們帶到哪裡,他們不知道他們去的地方是否有食物或衣服。(是。)他們就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們身上有沒有錢。他們就只穿著涼鞋跑,有的光著腳,(是,是的。)因為跑得太快了,涼鞋從他們腳上飛走。機場到處都是穿丟的鞋子。我看到了照片,涼鞋和鞋子都散布在四處。

所以,你看,如果失去了人民的心,你永遠贏不了。(沒錯,是的。)所以這甚至是為了讓全世界的人見證!(對。)這就是塔利班「證實」的美國在他們自己的土地上是值得信賴的存在。在阿富汗的土地上。(是。)

前往喀布爾機場的美國人,[…]只是為了維持秩序,或進行登記之類的工作。[…]他們攜帶非常簡單的武器前往。(是。)只有一些小槍,[…]他們也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中。(噢,對。)並冒著生命的危險!(哇。)因為部隊都離開了,所有的裝備都被偷走或賣掉了。(是。)他們幾乎不知道情況如何,情況是有風險且危險的。而他們來了,仍留在那裡,並希望停留更長時間,直到所有弱勢族群都獲救,無論美國人還是阿富汗人。他們沒有分別心。他們說:「我們不會丟下你們。」

甚至連孕婦,在分娩當天也跑到了機場!(噢,哇。)只為了和美國人一起走,他們覺得和陌生人在一起更安全,他們以前甚至都不認識。(是。)他們把自己的孩子交給陌生的士兵。一名士兵從鐵絲網上方把嬰兒接過來。(是的。)[…]

還有懷孕的母親[…]在美國的飛機上生產。[…]他們在這樣的時候逃跑!不擔心他們在哪裡生產。(是,絕望了。)[…]他們信任美國人。[…]

當然,他們知道當他們去喀布爾機場時,可能也會遇到問題和危險,(是。)與檢查站和塔利班的槍支等等。他們手裡什麼都沒有,手無寸鐵。(是。)他們只有一套穿在身上的衣服。想到這種情況,我會哭一輩子。

有些人上不了飛機,他們在太陽下等待兩、三、四天,在那樣的太陽下。在那樣的國家,現在很熱,又是夏天,沒有樹蔭,什麼都沒有。(是的。)他們坐在太陽下,坐在地上等待,希望能上飛機和美國人一起走。(是的,師父。)他們把自己的生命、自己孩子的生命、妻子的生命託付給他們!只有少數婦女,大多數是男性。婦女甚至不敢上街。塔利班一來,婦女就消失了,躲進了她們的家裡,她們十分害怕。這應該是阿富汗歷史上的恥辱。(噢,是的。)我不在乎誰能贏得戰爭,誰不能。這真的是一種恥辱!而且好可悲,好可悲!(真的很可悲。)我再次哭泣,但誰在乎呢。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你美國人贏了,因為他們贏得人民的心!(是,他們現在也贏得全世界的心。)是,的確如此。

然後你看,塔利班,即使發生了所有這些可怕的事情,在機場發生的死亡等等,他們仍然繼續騷擾和獵殺婦女,獵殺以前與政府或美國人一起工作的人。(是。)

他們就這樣任意地開槍或殺人或施以酷刑,只是為了顯示他們的權力。(他們的權力,是的。)但心的力量比任何武器還要強大!我說的是真的。(對。)你看那些絕望的人的心念,甚至那位孕婦的心念,還有把嬰兒帶到那裡並把他託付在美國士兵懷裡的那位母親的心念。那些發出指令的心念—儘管是無聲地—也指示了地球上最強大的士兵冒著他們的生命危險來拯救他們!儘管對他們自己的生命,對美國士兵的生命,都有巨大的危險。(對。)那些心…那些心…塔利班無法贏得。無法贏得它們。任何領導人都必須贏得這些人心,如果他們自稱是戰爭的贏家。甚至還傲慢地因為勝利以為自己是贏家。那是輸了!並沒有贏。[…]

Host:最慈愛和最勇敢的師父,願您深刻且真誠的話語會被此次人道主義危機中負責的人士善加考慮,意識到和平治理是每個人,包括他們自己,最大利益的關鍵。我們懇切地祈禱局勢的改善,且最重要的是祈禱阿富汗人民、士兵和其他受影響者的安全。願所有神聖的保護者繼續協助我們寶貴的師父,並確保師父的健康與和平。

欲知更多清海無上師必須告訴塔利班的忠言,請於九月四日週六鎖定師徒之間節目,收看這場完整電話開示。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