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誰能真正獲得救贖(十一集之九) 2020.07.29

2020-09-03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所以,當你們上去靈性新樂土,不會想到什麼。你們會忙著享受、創造,生活充滿喜樂。無憂無慮,字典裡沒有悲傷或痛苦的字眼。

 

(靈魂上去師父新造的靈性樂土後,還會記得在地球的前世嗎?如果他們看到地球還有苦難,有可能發願就可以再回來嗎?也許可以擁護師父的任務,如果師父還在地球?)他們不會記得在地球上的前世。我告訴你們為什麼,因為這個世界和第十界以下的世界都是幻相。就好像看電影,按個按鈕,一切就都洗掉了。想要的話還是可以看,就像看水晶球一樣,但是上面的人根本無法跟這個世界溝通。我的狗Niro,最近往生的那隻。噢,我哭了好久,我很想她,因為我想要至少抱抱她。我很難過,因為當時我在別的地方閉關,才會比較安靜。然後她就那樣獨自往生了,我無法原諒自己。(懂,師父。)雖然我必須做我該做的事。我知道一切都是幻相,但我很愛她,因為她那麼愛我,關鍵在此。是種情感反映。(是。)我愛他們的程度,不如他們愛我的多。這世上沒有其他人比我的狗更愛我,所以我愛他們。他們的愛是全然純淨,無條件的,隨時能為我而死。他們整天、每天、每分鐘都愛我,一無所求,只想好好愛我。就算我沒見他們,他們還是愛我,他們理解並等候著能見到我的那一天。他們別無他想,別無所求。不求世俗之物,不求天堂,一無所求,他們甚至不在乎天堂。我的狗,她去了靈性新樂土。因為我很想她,哭了很多,在閉關期間也是。所以她離開肉體的隔天,又回到較低的等級。她請求下來,到較低的等級,以便給我一個短訊。之前,她無法回來。如果到太低等的境界,就沒辦法回到上面。後來她給我一個訊息,她說:「Niro的愛。」(噢!)就這樣,「Niro的愛,」三個字。她只能這樣,然後就「咻!」他們把她拉回去;他們催她回去上面。如果想回到這個世界,當然會有條件。你必須受苦,就像耶穌或是其他明師,被活活剝皮、絞死、活埋等等。你得受苦。他們不會原諒你的,最好是永遠不要回來。我跟所有到上面的我的狗和我的人說:「留在上面,待著。」我不允許任何人下來。

你們上去後,就不會再記得這裡的任何事。(懂,師父。)因為你會很清楚,世界本無物!我每天都掙扎著把我的領悟壓下來,不去想世界本是空。只是真實世界的影子,是真正的幻相。有時候我說:「為何我要這麼辛苦,只為了幻相?」因為我不想要這樣,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大可拋開一切的。(懂,師父。)反正都是幻相。但是我無法忘記,我之前也受苦過。我必須受苦,才能了解在這個幻想的世界,人們、動物受苦,所有眾生受苦,就像真的一樣,苦難是真的。(懂,師父。)所以我試著記得過去世和這輩子所受的種種苦難,才能繼續我的工作,幫助他人。(了解,謝謝師父。)對我來說很難;有時候我很掙扎。我竭力保有所有這些受苦的記憶,我才能理解我必須繼續工作。我壓抑自己對於世界本是空的領悟,一切都是幻相。(是的,師父。)

所以,當你們上去靈性新樂土,不會想到什麼。你們會忙著享受、創造,生活充滿喜樂。無憂無慮,字典裡沒有悲傷或痛苦的字眼。(哇。)你們根本不用交談,你們會知曉一切,永遠都很快樂。沒有任何事會讓你們想起下面這裡的世界,憑著在上面擁有的智慧會知道這裡本是空,什麼都沒有,這裡就好像空曠空間。(懂,師父。)就像是偶戲。(懂,師父,哇。)你會坐在偶戲劇院,想繼續留在那裡或拯救戲偶嗎?當然不會。已在靈性新樂土的人不會想要回到這世界。很罕見,除了地位崇高的明師,或全然慈悲且很有力量的明師。否則,多數普通靈魂不會想要回來這裡,因為能離開化糞池的人,沒人會想要再回去。這是一個比喻。另一個比喻是,就像去電影院看電影,看的時候也許會隨著片中的角色或哭、或笑、或生氣,所有情緒或注意力都融入影片中,像真的,彷彿身歷其境。但是看完電影後,燈亮起,影片結束,你會知道的!就算幾秒鐘或幾分鐘前,你還在生氣、跺腳甚至怒吼,因為片中某些場景激起你的情緒和反應。但是電影散場後,你就回家了。無論如何,你知道這只是電影。雖然你觀看時如此投入。但是影片結束後,你就回家了,如果是在電腦上看,看完就關機了。如果是在電視上看,就關掉電視,你知道這只是一場戲。你不會堅持坐在戲院裡,想方設法拯救影片中的角色。就像是那樣。所以只有真正高等的聖人和明師,他們真正犧牲,下來這世界幫助所有眾生。(懂,師父)好。

 

(師父,第三界教主的因果律法所掌控的輪迴和星際控制機器,有什麼不同?)星際控制機器不是來自第三界。第三界教主創造了這個物質世界。(是的,師父。)所以他想佔有這裡,他不希望任何靈魂離開這裡。他們因此跟我作對這麼厲害。他們甚至跟我道歉:「我們不想障礙您,我們不想給您麻煩,但我們必須如此。看看這影子世界,您把所有靈魂帶上去,那我們怎麼辦?」真的。他們很恭敬地跟我道歉,我說:「你必須這樣。這都是幻相,而你讓眾生為了你所創造的幻相受苦受難,我不再允許如此。你必須跟我離開,上去靈性新樂土,或者不要再傷害眾生,我就讓你繼續統治。願意跟你留在此的靈魂,我讓他們留。但是哪個靈魂想要回家,或是到我的新樂土去永遠享受,你必須讓他們走。」我說:「我不強迫誰,都是自由意志。」「如果他們向我祈禱,我就幫助他們。如果他們想留在這,我也讓他們留。只是你讓他們受苦這麼多,這麼不公平,很多次,一次又一次。你和你那些較低等境界的天神以及屬下創造出那麼多麻煩、陷阱,那麼多詭計,讓靈魂困在身體裡,犯下錯事。然後你處罰他們,讓他們哪裡也去不了,只能一再來去,從這輩子到下輩子,永遠輪迴在苦難中。這讓我無法忍受!」我這樣告訴他們。

然而控制機器不一樣。那是另一個星球所造,科技比我們高的星球。他們不喜歡誰,就丟到我們的地球。並創造那些控制機器,所以這些靈魂、這些眾生無法回家,回到他們那邊,因為他們認為這些人製造麻煩。這些眾生也許是比較聰明,或是某種革命類型的人,所以他們不喜歡。他們希望一切非黑即白,他們不喜歡新的意見、新的系統、新的一切。其實跟我們地球很像,不是嗎?(是的,師父。)所以他們才殺了耶穌,因為他們認為那是新的教理。因為他們什麼都不懂,也殺害所有明師。跟現有的宗教比起來,看起來像是新的教理,所以他們殺害明師們。這跟這些星球的系統很類似。他們科技發達,但他們沒有靈性知識,他們不渴望更好的靈修生活。(懂,師父。)他們沒有高道德標準,他們只是科技厲害,如此而已。所以,這些機器是要控制他們丟到這星球上的人,像犯人一樣。如果這些人死了,他們會讓他們生到另一具身體裡,因為他們也能創造身體。或者他們可以借用其他新生兒的身體,諸如此類。然後慢慢地,這些人也變成人類,忘記一切,忘記自己從哪裡來。但是他們有些人還保有一半的記憶,所以能夠為地球發明更好的東西,因為他們有些人還保有高科技的知識。(懂,師父。)但是他們永遠不能離開這個地球,有那些控制機器,還有來自高等星球,他們所部署的科技專家、守衛他們的警察。他們輪流下來控制,所以人們出不去。但因果律法是三界的系統。他們用因果律法,比方,「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來控制靈魂,讓他們永遠被困在此,看他們做過什麼,而過著開心或悲傷,富有或貧窮的生活。(懂,師父。)

 

我讀了幾本佛教的大藏經,講述很多其他的佛陀故事。等我有空,我們可以的時候,我有時間的時候,會唸給你們聽。我答應過你們的師兄們,但我還沒這樣做,不知道會不會有空。我已經看完大藏經的其中一本了,其他本也看了,還有其他宗教的故事,但我不曉得有沒有時間,因為我們這麼忙。不過至少你們一直都待在這裡,在辦公區域受到保護,而且總是準備好,所以任何時候,我們都可以召開會議。(是的,師父,謝謝師父。)但我沒辦法跟你們外面的師兄姊舉辦會議,因為現在他們都在封鎖防疫。或者因為疫情的關係,他們也不會在任何小中心聚會。所以就算我想跟他們談話或者他們想問我問題,也沒有辦法。所以你們替他們發聲,很好。(謝謝您。)很好。

 

我很驚訝,你們今天所有的問題都很好,很新,不同於以往,非常新也非常好。問得好。關於控制機器和業障之間的差別,我解釋夠了嗎?(應該夠了,師父。)好,很好。不過我已經換掉第三界教主了。你們知道吧?(知道。)這樣我帶靈魂上去比較容易,如果他還在那裡,就算人們懺悔也離不開。(哇。)不行!他不放行,因為他會給我看因果簿。(是。)而且如果是他的轄域和他的造物,他能討價還價、控制。(了解。)但是因為他很貪心。如果他讓我順利工作…而且我很公平,聽從我、想上去的人,我才帶上去。但他很貪心;他不想這樣。所以現在他失去一切,他也失去他的地位了。可憐的傢伙,我很抱歉,但必須如此。我不想要跟這些不配合的眾生工作,他們障礙我太多。我不想要人們一直來來去去,在這幻想的夢中受苦。就好像他們總是在做惡夢,有時是惡夢,有時有一點好夢,但這世界就是一場夢。(是的,師父。)但他們受苦,就像你們做惡夢時,受苦感覺也很真實,是嗎?(是的。)有些人做了可怕惡夢,醒來甚至滿身大汗,過了幾天、幾週、幾月還覺得心有餘悸。他們因為做了令人精神創傷的惡夢,睡不好、吃不好。這世界也是一樣。只是夢境更繁複高明、更高科技,所以看起來好逼真。而且人們受苦,感覺更真實、更久,整個輩子。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