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誰能真正獲得救贖(十一集之二) 2020.07.29

2020-08-27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連壁虎都再度來告訴我。來了另一隻壁虎,他說:「為了師父安寧,別看負面新聞。」(哇。)我說:「我用手機看標題而已。」他說:「還是不好,不好,請遠離負面新聞。」

 

那時我沒帶相機,但我想拍張她的照片,好讓你們知道我以前看到的是哪種蜘蛛。以前那隻來救我,使我沒被蛇咬的蜘蛛。(了解,師父。)那隻跟她長得很像,只是體型比較大。如果你們看過淺棕色,身體圓圓的蜘蛛,就是那種。他們很善良。她把話講完之後,我對她說:「要照顧好你自己和你肚裡的小孩,」等等,然後她就離開了。後來我很懊悔,因為她看起來很像那隻,在別處的儲藏室救過我一命的蜘蛛,我很後悔沒幫她拍照。(了解,師父。)因為我想給你們看這種蜘蛛,因為在無上師電視台播出的是另一種蜘蛛。這種蜘蛛,我沒看到他們織網,他們只是跑來跑去。(是的,師父。)這種棕色圓形的蜘蛛看起來像螃蟹。(是。)所以我很後悔沒拍下她的照片,也許我當時沒帶相機。我是在別處遇見她,在相同的環境中,只是在另一棟屋子裡。(了解,師父。)當時我正在做事。我回自己的房間後,就很後悔。我說:「噢,我應該拍張她的照片給我的團隊看。」同種類,不是同一隻,但同類型。(是,師父。)我說:「蜘蛛啊,我忘了拍你的照片。你是否能回來我家中的某個地方?」我這樣重複說了幾次。

沒想到她真的來了,就在當天不久之後,因為對她而言,爬這麼遠的路要很久。(了解,師父。)路途不遠,但她體型小,而且有孕在身,有蜘蛛卵在白色卵囊裡。卵囊看起來像藥丸,又圓又白。(是,師父。)她來了,但我沒看到她。當時我想噴水,清除一些昆蟲死屍。(是。)所以她嚇得跑走了,後來我看到她的肚子。我說:「噢!噢!噢!很抱歉。」我沒噴到她,但那個聲響和濕氣—我稍微噴了幾滴。(了解。)嚇到她了。我說:「好,好,走開。保護好你自己和寶寶,很抱歉,我沒看到你。」自此我再也沒見過她了,她一定被嚇壞了,她不會回來了。

 

所有這些動物、昆蟲甚至蜘蛛和壁虎,都讓我深受感動,確實如此。就像《聖經》說的:「你且問飛鳥,飛鳥必告訴你。(是。)海中的魚,也必向你說明。」諸如此類,都說明動物會幫助人類。(是,師父。)他們的確是幫手。甚至壁虎,小如我的拇指也一樣。而這種蜘蛛比我的拇指大,當然有八條腿。(是,師父。)天啊,她果真來了!(噢,真有心。)她一路爬過來,我卻沒看到她。她在一個很顯眼的地方,但我忙著噴水,清除昆蟲死屍,沒注意到她,所以她才會嚇得跑掉。我覺得很抱歉,我一直道歉,我一直說:「對不起。真的,原諒我,原諒我。我不是有意嚇你,我不是有意傷你的孩子,請照顧好你自己。」這就是那隻蜘蛛的故事。

還有許多不同的蜘蛛,連小蜘蛛也來告訴我…今天下午那隻蜘蛛,又告訴了我什麼?天啊,我那時沒時間寫下來,現在忘了。那種很小的蜘蛛。噢,對了。因為當時我備受干擾,最近我們的工作遇到很多麻煩。(是。)每個節目都有麻煩,你們知道吧?(知道。)每個人也都遇到麻煩。所以我想,也許我得搬家了。而且很多昆蟲來打擾我,那種彩色蜘蛛也來阻撓我。我說也許我應該搬到比較平靜的地方。蜘蛛群就來了,其中幾隻對我說:「留下來!留在這裡,會對您較安全。」(哇!)我本來想搬家的,已經打包好一些東西了,他們就全都趕過來,連鳥兒也一樣。趁我還記得時說。來了幾百隻鳥兒。(哇!太神奇了!)幾百或幾千隻鳥兒,我也不知道,他們突然來訪,外面傳來一片吱喳聲。每個小角落,都聽得到他們吱吱喳喳。他們告訴我:「別走!別走!請留在這裡。」我說:「為什麼?」他們說:「若您走了,否定力量就會在路上等著傷害您。」(噢,天啊。)也許我在這裡較受保護,但如果我在途中,可能就不那麼受保護了,也許會行經他們的地盤。(了解,師父。)他們就能在路上傷害我。所以我就沒搬了,我只好重新整理自己的東西。打開行囊,重新整理。我看起來還好吧。(您看起來很美,您看起來很棒,師父。)那是因為你們看不到汗水,我整天都在辛苦地重新整理東西,調整攝影燈光,做各項準備,讓這個角落不會太擁擠或難以入鏡,編輯人員才不必辛苦地遮蔽背景。(了解,師父。)我未必都有時間準備,所以有時他們會很辛苦。為此我要感謝編輯人員。因為他們必須遮蔽背景。我認為這次他們不必如此了,只剩窗簾和木牆而已,我想他們不必遮蔽了。我想講的就是這些事。不知道,還有別的嗎?噢,好。

 

我有一隻狗,不進食。我之前講過嗎?(沒有,師父。)沒有嗎?好,因為照顧者每隔幾天就會跟我報告狗的狀況。最近,有一隻狗,那隻狗傳達訊息給我時,如果我沒留心傾聽,她往往就會在屋內小解。其他的狗都不敢那麼做,她卻屢犯不改。她說:「師父的安全比較重要。」她害怕卻硬著頭皮做,那表示她護我心切,她不在乎我是否會因為她在屋內小解而罵她。她不是每次都那麼做,只有遇到重大的事,她想警告我才那麼做。但我未必有時間看他們,問題在此。他們也是我的保護者,但我閉關時,不被允許那麼常看他們。之前,有一隻狗往生了,記得嗎?(記得。)我必須去看他們,並安慰他們,但最近我再也不能如此。(了解,師父。)但她又不進食了,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她很擔心我的狀況,因為我失去太多「靈性價值。」不只「價值」還有「青春」。這種「永恆的青春」不是身體外表的青春。(了解,師父。)但外表也有可能發生,只是它不是指外表方面。(是,師父,了解。)她告訴我,我失去太多「青春」、「自由」、「平安」、「價值」和「保護」。我損失很多,變成零了,所以她才食不下嚥。

她已多次不思飲食,那次之前已多天不進食,還有之前,之前的之前。我只好一直告訴她:(從內邊,用心靈感應,)「請照顧好你自己,這樣你才會健壯,我們也才能再相見。如果你病了,我們怎能再相見?你這樣也會讓我擔心。」所以有時她的確會進食,而且進食情況越來越好,因為我曾對照顧者說:「若她不進食,就必須向我報告。」以書面透過你們轉達。若進食情況還可以就好,一天一、兩次不吃還好。如果她幾天都不進食,我們就要想辦法。所以我在這裡寫著:「她又不進食了,吃得很少。她擔心我在靈性方面的諸多損失,失去價值、安寧、青春、自由、平安。我告訴她要吃好、睡好,這樣我才不會擔心她。另一個女孩,體型較小那隻也擔心,她說人類不值得我犧牲。損失這麼多,變得如此毫無價值。」這是另一隻較小的狗,有天眼通的那隻狗說的。他們對我都很好。「您沒必要損失那麼多,而變得如此毫無價值。」這是她說的。「我感謝你們大家的愛與關心。」

他們告訴我:「別再看新聞,別探究新聞內容。」因為那會讓我損失更多,因為我會看到新聞裡那些沒修行、吃肉、喝酒的人,他們的臉。我說我沒看新聞內容,我只看標題。若是重要新聞,我才會看部分內容。但他們說這樣對我不好。因此,我對他們說:「我會儘量減少研究負面的壞新聞,因為透過新聞會間接接觸否定力量和普羅大眾。那對我不利,尤其我在閉關時,很敏感,能量敞開。」我沒寫下整個句子,略寫而已。(是,師父。)

 

那隻彩色蜘蛛想阻撓我,所以在我必經之路織網。另一隻蜘蛛回答我:「那傢伙希望您失敗。」意指我的任務失敗等等。還有一天,另一隻狗,體型較大的那隻黑狗,也不進食。我問:「為什麼?你為何不進食?」她說:「擔心師父。」我說:「什麼?」她說:「您的自由、青春、安寧、價值不佳。」情況不佳,我只說:「不佳,」但意思是「情況不佳。」我簡短寫在這裡。我說:「我知道!為了眾生,我自願這麼做。沒關係,別擔心。」我說:「不用擔心,為了我,你要吃好、睡好,我才不會擔心你。」「她在這裡進食良好,」她看到我時是如此,但在那裡就不同了。

 

接下來,「究竟明師」告訴我一則短訊。我說:「祝福祢。」祂說:「要自在、安寧、平安、價值。」我就問:「什麼自在?怎麼自在?我正在閉關。」祂說:「自在生活。」我說:「什麼意思?」祂說:「別再看負面新聞。」意指要讓自己超脫世界。(了解,師父。)「閉關」通常就要如此。但由於情況特殊,我不得不「犯規。」(了解,師父。)我從來就沒興趣看新聞或看什麼報導,你們知道的。只是因為那陣子情況很緊急。連壁虎都再度來告訴我。來了另一隻壁虎,他說:「為了師父安寧,別看負面新聞。」(哇。)我說:「我用手機看標題而已。」他說:「還是不好,不好,請遠離負面新聞。」

 

這裡還寫什麼?那是七月廿一日。我一直倒著唸回去,因為原本我只想唸另一則訊息,但似乎還有更多訊息。七月廿日:「糟糕的一週。」「一個多禮拜都很糟,所有主持人,連『每日妙方』的小鳥都做錯了。全部重做、重做、重做,讓人精疲力竭。那隻狗又不乖乖進食了,跟上次一樣,太擔心師父。可憐的女孩,告訴她,她要為我照顧好自己。」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