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誰能真正獲得救贖(十一集之八) 2020.07.29

2020-09-02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所以,人類做對或做錯都非如此不可。沒人能控制他們的心或幫得上忙,除非他們自己醒悟。(對,師父。)願意醒悟,自願醒悟,並真正了解箇中真諦。比方慈善、愛心、慈悲善良,保護動物等等其他弱小無助的眾生。

 

(師父,您在新地道場與同修的視訊中,曾提到您的狗告訴您很多祕密。不知我們是否能多知道一些?)我不記得了。我告訴過你們一些了,不是嗎?(是,師父。)當然,有時他們會跟我說:「這個人不利於您,那個人不利於您。」但這些是個人的事,我不想講。(了解,師父。)他們告訴我許多祕密,因為我沒注意到那些事。例如,他們告訴我:「某某人不利於您,因為他有點…」喔,不知道能不能講,「愛戀您的肉身。」渴望靠近我的肉身,「他有這種低等慾望的能量。」我說:「但我絲毫沒察覺。」「我沒察覺他有何異樣,你怎麼會這樣說呢?」狗狗就告訴我:「因為您的『價值』和『純淨』保護了您。」(喔,了解。)比方說這樣。他們告訴我誰和誰不利於狗,不利於我,但有時我別無選擇。(了解,師父。)我沒有足夠人手可照顧我的狗。但是後來,我換人了。我說:「我會換人,有較好的人選時會換。」但我也必須等業障消退,我未必能想換就換。(了解,師父。)我自己也知道很多事,但因為我沒有採取行動,所以那些狗就提醒我。(了解,師父。)他們多次保護我。有一次很好笑。其中一隻狗,那隻大黑狗,她跟我說:「那個男人愛上您了。」我說:「真的嗎?他那麼年輕又好看,我這麼老了,他怎麼會愛上我?」她說:「確實如此。」我說:「我沒感覺。」他們就說:「那就好,您千萬別愛上他。」我說:「什麼?不可能!」我說:「你說什麼啊?」然後我說:「好。」逗著她玩。我說:「如果我愛上他,會怎麼樣?跟任何事或跟你有什麼關係呢?」她說:「若您愛上他,和平會被破壞。」我說:「什麼和平?世界和平嗎?」她說:「您個人和平。」我說:「哇!我好怕喔。但是,話又說回來,你看我的生活有任何和平可言嗎?」我說:「謝謝你啦,你閒話很多喔。」類似這樣的「祕密」。或者誰和誰嫉妒我,諸如此類的事。不但嫉妒,也不懷好意,內心沒有敬意。我說:「沒關係,那是他們的問題。如果他們尊敬我,會有功德,修行會比較進步。如果不尊敬,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我無能為力,也無法跟他們說什麼。」比方說這樣。(了解,師父。)狗也告訴我,有關純素世界的事。不過,我以前講過,天機不可洩漏。(了解。)

 

(師父,您在之前的視訊中提過,師父在世界各地投射新保護圈協助地球度過這難關。請問此保護圈的作用?投射這個新保護圈會耗費師父很多力量嗎?)它的作用就是保護地球,讓地球不致於爆炸。(哇,天啊!)這是第二次。我第一次投射是為了和平。這是第二次投射,為了保護地球這個實體,讓還能住在這裡的人安然無恙。(謝謝師父。)彗星才不會撞上地球,舉例來說。(哇!)或太陽閃焰不會燒毀我們的世界。(哇!)擋掉許多可能發生的事,或大海嘯不會摧毀城巿。(謝謝師父。)這當然會耗費我的力量。你認為呢?世上有免費的午餐嗎?(沒有,師父。)據說世上沒有免費午餐,事實就是如此。(您為我們犧牲了好多。)這就跟你們問我,如果我跟你們說話或上電視會如何?答案是一樣的。(是的。)我每天隨時隨地,任何事都要付代價。天天受苦,也受挫折。大事、小事不一而足,每天狀況不一樣。能怎麼辦呢?我該端坐在這裡,呵護好個人生活就好,什麼事都不管嗎?(謝謝師父,感恩您所做的一切。)不客氣。我很驚訝,你會問這些問題。問題都是誰提出的?師兄或師姊?大家都提,是嗎?(是。)還有你。

 

(師父,既然躁進鬼魅已經離開,您的生活是否比較輕鬆了?)輕鬆一點。就某方面而言,算是。我覺得輕快多了,如釋重負,就某方面而言。但世界依然存在。(是。)世界也算某種躁進鬼魅。因為改變的人不多,世人確實在改變,但不是整個世界改變,他們仍然受苦,仍然掙扎。只要我還活在世上,只要這個世界仍存在,我的生活就不會輕鬆。(了解,師父。)但這樣已有幾十年了,不是什麼新鮮事。(是。)不是新鮮事。

 

(師父,有沒有方法可以快點清除魔王與鬼魅留下的能量,讓世人更快醒悟、改變,世界上的領導人行事更仁慈、更明智、更可能制定純素法律?)噢,但願如此!這種能量已深植世人的生命體。(是的,師父。)深植在人類的DNA裡,生生世世、歲歲年年、百千萬劫以來世紀相傳。如果人類尚能倖存,也許下一代會比較好。(我希望世人會醒悟。)我也希望如此,不簡單。(是的,師父。)目前面對的人類,內邊潛藏著上帝的力量,外在卻反其道而行。他們也有自由意志,別人無權強加干涉。就像在美國,人民說自己有基本權利。所以,每次若有人犯錯,法院必須依憲法審理。法官不能只說:「你犯錯,判你坐牢,」沒有律師、沒有審判、沒有開庭、沒有陪審團就直接宣判。(對,師父。)就是如此。所以,人類做對或做錯都非如此不可。沒人能控制他們的心或幫得上忙,除非他們自己醒悟。(對,師父。)願意醒悟,自願醒悟,並真正了解箇中真諦。比方慈善、愛心、慈悲善良,保護動物等等其他弱小無助的眾生。(對,師父。)但世人已經有所改善,更善待貧困的人,也幫助各地貧困的人。(是。)他們幫助難民,幫助移民。(是,師父。)那已經很好了。

 

新冠肺炎讓人們心地更柔軟。各地都有捐款,甚至有身障人士走好幾哩路或步行,為疫情的相關費用募款。甚至五、六歲的小孩也以蹣跚的步伐,走路募款。非常感人。(是,師父。)所以這也喚醒了人們在某種程度上,展現部分美好的品質。(是,師父。)以前沒人那麼關心街友。現在好幾個國家的政府還出資幾千萬元,為街友買下旅館或租屋,讓他們住在裡面。(對。)(真的太好了。)之前,在台灣(福爾摩沙)我也請你們的師兄師姊收留願意進來,和我們一起住的街友。(是,我記得。)此舉也許開始出現一些拋磚引玉的效果。(喔,對,師父。)

某種程度上我很欣慰。政府出資幾百萬元買下有六十多個房間的旅館,讓街友入住,不必在寒風中住帳篷。即使有帳篷,但外面天寒地凍。我在日本的時候,有個小木屋。(是。)噢,屋裡一應俱全。只不過,你們的師兄姊都拿去用了。連聖馬丁小中心,整個道場都被「佔領」,我只好住在後院的小儲藏室。你們知道吧?(是。)我私人的房子,我讓他們上來打坐,我只好去住隔壁的山洞。我蓋山洞就為了那時候,我知道有一天會用得上。總之,我後來一直住在那個山洞,而且習慣了。比方說那樣。我有一次去日本,我在那裡有棟木屋,一棟臨溪的林間木屋。噢,很浪漫,我非常喜愛。而且群樹環繞。可在林間漫步數英哩,沐浴在群樹溫柔、善良、充滿愛的能量中。後來我再也不能去那裡;同修到那裡打坐了。若我去,就意味著工作。不再有浪漫的散步,而會是工作。現在我無論去哪裡,都是工作而已。

有一次,我冬天在那裡。當時,同修在冬天期間不會去那裡打坐。所以我待在那裡,我不記得待多久。那裡當然有房子,是小木屋,但我在屋外搭帳篷。我想,當時的情景可能曾錄影下來。我身穿像睡衣的便服,外加背心。我在戶外的花園,搭了一個小小的單人帳,那時大約只有零下十度,冷冽無比。我的帳篷裡面,彷彿雪花片片。(哇!)裡面的水氣凝結成雪,帳篷的牆面到處都是。我還有條厚毯子,帳篷裡面也有小暖爐,依然很冷。(是。)因此,我了解街友不得已在寒冬中,住帳篷時的感受。(是。)所以,這是有些政府的德政,像是加拿大政府現在也為街友租屋。是哪個國家花一千三百萬元為街友租屋?我忘了?是哪個國家?(我想是加拿大,或是我記錯了。)哦,是嗎?我們的電視台播過。我不太看電視,我只是讓它全天候播放。(了解,師父。)我甚至無法看我們的電視台,因為沒時間,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我儘可能少看電視,因為我還要做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必須校看所有節目,以免他們出錯,出錯是家常便飯。總之,總比沒有好。你們師兄姊和你自己已盡力而為,我知道。有時你們會受到干擾,以及世界的業障使然。所有的事一起出錯,不純粹是你們的錯,所以我都寬恕你們。而且我可能、很可能,要繼續寬恕到底。(謝謝師父。)我有選擇的餘地嗎?我自從有徒弟之後,修的是「永恆的寬恕」。

 

好,下一題。(師父曾說,眾生到第五界時,還留有百分之一的我執。那些被師父提昇到靈性新樂土的靈魂呢?還有我執留下嗎?)沒有,沒有我執了。(哇,好消息。)超越第五界就沒有我執,只有在第五界還有。就算可能有也若有似無,像○‧○○○○一%,比方說那樣。(哇!)在靈性新樂土毫無我執,有我執的人無法去那裡。因為無法通過那道門,你會爆裂而盪然無存。你必須放下一切、所有,特別是我執,你將會成為宇宙的新生兒。(謝謝師父。)好問題。我從沒想過這點,我從沒想過你們上去那裡是否還有我執。問得好。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