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Tim Qo Tu的愛會獲勝(九集之九) 2020.06.10

2020-07-07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凡事都無所遁形。我們說出口的話都會留在空氣中、在水中、樹木裡、草地上、土地裡,無所不在。(哇!)也許有一天,科學家能抓住它。(哇。)我們就能聽到耶穌親自向我們傳道。太神奇了。)或者我們能聽見佛陀用他的語言開示,用我們不懂的語言。

 

(師父,您所做的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我們團隊成員能幫什麼,以減輕您的工作量?)你們現在幫很多了啊,比以前好了。我剛開始做時,忙亂無比。好長一段時間都不見天日,整天整晚地工作。累到吃不下,睡不著。但經過兩、三年的訓練,你們已經進入情況了,節目風格優化。若你們回顧復播之初,我未參與的時候,(是。)就會明白我在說什麼,簡直就像催眠電視台。我不禁想我們何不開設廣播電台就好,因為節目水準做廣播夠好了。未必,未必。當時的新聞主播唸稿就像拿奶瓶餵小嬰兒似地,邊唸邊餵,閉一隻眼或兩眼半開著。你們回頭去看復播第一天的節目,我簡直不敢相信!當時我沒時間審查。我以為你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他們跟我說:「這位師姊以前在洛杉磯舊無上師電視台擔任協調員,那位男眾和這位…」他們用的都是自己的工作人員。「某某人在…做過某項工作…」因此,我想:「太好了,那我就什麼都不用做了。」直到我檢視節目之後,噢,天啊!我差點暈倒。(噢。)天啊,這就是你們以我的名義做出來的電視台?無上師電視台如此枯燥乏味?因此我不得不投入工作,但起初真的很忙亂又缺乏組織,我不得不日夜工作,才有今天的水準。

之前,我事必躬親:親自挑選主播,鉅細靡遺地批示,編寫很多注意事項。如今你們有時也會補位,幫我寫一些。(是的。)若我忘了,你們會寫,偶爾啦。我很少忘記,但有時我裡面、外面都太累或太忙,裡面甚至比外面更忙。外面的工作比較簡單。話雖如此,當然還是讓我精疲力竭。

我不習慣用電腦工作。現在我視力沒那麼好了,我以前不必戴眼鏡就能看清字幕,現在我必須戴眼鏡了。(噢,師父。)以前我只有讀紙稿才戴,因稿件的印刷字體較小。現在則必須戴上眼鏡,才看得清楚電腦字幕,影像才看得比較清晰。有時會讓我頭痛。即使螢幕有保護措施,但是我太敏感了,尤其在閉關時。他們居然還讓我工作,但我也不得不做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我不能放手全交給你們,我已看過很多次了,行不通。(是的,師父。)我意思是也許一天可以,我一天不做還行。一天還可以,兩天就不行了。太多缺失和太多狀況,節目風格和…就像最近,你們看到我修正了多少失誤?(看到了,師父。)就連你們美國人都會寫成那樣子?文法錯誤,不合邏輯。有時我一眼就看出來。但我不怪你們,因為有時工作繁重,所以無法面面俱到。我知道你們盡力了,這是辛苦的工作。(謝謝師父。)這個工作真的很辛苦,就連在電腦上打字,有時手也會累。(對,師父。)如果打字一整天的話,手指也會不舒服。會不會痛?(手指習慣了就好。)哦,真的嗎?為何我用電腦,手指會痛呢?

我現在必須用電腦了。以前我用手寫方式校稿,但那樣的效果很差,因為我送出手寫稿給他們打字,但會打錯,我還要複校一遍。(噢。)才能把稿子交出去,就像做兩次。(是。)許多工作都這樣重複做,誰能一人兼顧所有節目,又事事都要做兩次?有些節目即使我沒校稿,還是必須先看過。要讀了才知道,我是否需要改稿。(是的,師父。)還是要花時間。校潤要花好多時間,即使不校潤,也一樣。還有所有的頒獎函,我都得送稿件,都得讀過並校稿。因為有時我已修正過,把稿子送回去,他們又打錯別的字,我必須一再地更正。但現在這種情況變少了,因為你們多數進步多了。(是的,師父。)也已習慣這個運作系統,知道箇中訣竅。現在,我用電腦來校稿。我以為我永遠都辦不到,因為我以前不知道如何操作滑鼠。移動游標,是嗎?(是的,師父。)我不會移動游標,我移動滑鼠後,它就不見了。我說:「在哪?在哪?你到哪裡去了?給我回來!」噢,有時過了好久,它都沒回原位,我瘋狂移動滑鼠,游標就是不回來。我說:「你,馬上回來!」有時,它似乎會聽我的,但電腦有它自己的想法,它不聽我的吩咐。有時我只是喘口氣,它就又變了,我無法再回到原位置,或游標就此失控。今天我又找人幫忙修理。感謝上帝,但我學會用電腦了,現在都用電腦工作。

以前我都用手寫。手寫需要很多人協助,而我不喜歡依賴別人。(了解,是的,師父。)因為我得先寫在紙上,然後得有人過來拿,帶給負責這份稿的人,接下來我還得等待。甲才剛走,乙又來了,整天都有人來來回回,像溜溜球似的。因為有些是急件,(了解,師父。)不斷地再三修正。有時我也身心俱疲,因而漏掉某些地方。後來我再看一遍又修正或再補充一些內容,就這樣來來回回好多次。那些信差也會很累,信差徒弟。而且我不太喜歡一直有人在我的磁場內,上上下下、進進出出。這也會干擾我的專注力。有時使我工作做得不好,於是必須一改再改,你們都知道。(是的。)跟我密切工作的人,有幾個都知道。

很久以前我問過幾個人:「能教我用電腦嗎?告訴我怎麼做,我就不必再用手寫了,你們也不必一直來來回回遞送文件,或其他師兄姊就不必一直來回奔波。」他們說:「不,師父。這個很複雜的。」另一個人也說:「噢,這很難、很難。」還有一個說:「師父,您太忙了。您學不來的,學電腦對您太勉強了。」於是我也就那樣想。我以為我永遠不會用電腦工作了,除了你們先將資料存在USB,我只要插進電腦瀏覽,就像在看影片。否則我以前什麼都不會。我會用電動打字機打字,僅此而已。所以一開始時,我說:「好,至少買一台電動打字機給我。」用打字機打字比手寫的清楚,但我只用兩根手指打字。甚至只用一根手指,一根半,也要打字打很久。所以後來我說:「噢,我要學會用電腦,一定要。」我就問你們另一位師兄,他告訴我怎麼操作,他只寫一些說明,按幾個鈕就行了。所以我現在就是這麼做,我很滿意。(謝天謝地,太好了。)速度仍然很慢,但總比我必須複校好。(是,師父。)再讀一遍自己寫的內容,有時會感到困惑,有些字明明手寫很清楚。有些字可能較不清楚,但有些手寫得很清楚,他們仍會打錯字,因為他們想錯方向,他們以為師父是那個意思。也可能剛好有美女帥哥或辣妹之類的來到面前,讓他們分心了。誰知道?或是美眉?

現在比較進入狀況了,我不需要有人在旁邊跑來跑去、進進出出我房子的大門或房門。現在他們進不來了;我隨時隨地都鎖門。但仍然會來我大門附近,很靠近我的門—這已經夠糟了,我不喜歡。(是,師父。)尤其我閉關時更不喜歡。我閉關時還必須工作,對我而言已夠糟了,還要這樣消耗能量,我盡力而為。(謝謝師父。)只要我身體能正常運作,當我的靈魂還沒…身體有時不會立即運作,我只得勉強自己工作,那時動作就比較難。我所拿的電話和筆不斷從我手中掉下去,好像我沒拿穩。我沒事,很健康。(了解,感謝上帝。)上去的境界越高,有時就會那樣。(了解,師父。)身體無法像靈魂在時,那樣靈活自如地運作。(了解,師父。)

 

好,還有問題嗎?(沒問題了,師父。)很好!沒問題就是好問題。(感謝您撥出時間。)(非常感謝師父。)感謝你們問聰明的問題,我很喜歡,這也可嘉惠其他師兄姊。(是的,師父。)也許能嘉惠一、兩位外面的人,如果他們有時間看,如果他們在乎的話。這是好事。即使他們不知道,就算他們沒看,還是有能量。凡事都無所遁形。我們說出口的話都會留在空氣中、在水中、樹木裡、草地上、土地裡,無所不在。(哇!)也許有一天,科學家能抓住它。(哇。)我們就能聽到耶穌親自向我們傳道。(太神奇了。)或者我們能聽見佛陀用他的語言開示,用我們不懂的語言。(哇!)誰曉得呢?也許我們做得到。也許人類到那時候,已進化到能通曉一切,能了解明師們的教理,那我就永遠自由了。(哇!)我就不必再回來了,也許這次我不再回來了,教人太困難了。(是的,師父。)而且他們對你做惡的話,會得到惡報。我到哪裡都要隱藏自己,這點你們不會了解。我現在膽子比以前大。但和你們在一起時,我比較放鬆,講話比較有靈感。以前,無論我去哪裡,都像其他人一樣,穿很普通的衣服,低調行事不張揚。(了解,師父。)我會聊男、女朋友,會聊電影。會聊:「通貨膨脹真可怕!」還會聊超級市場:「他們為何賣這個?」

 

那就這樣吧,很好,我的工作也完成了。今天要更正的不多,要寫的也不多,昨天就很多。(謝謝您。)因為我必須寫好給你們。(是,師父。)還要修改一些文稿。若有幾天工作量較少,我就覺得很感恩。那表示你們大家智慧和靈性都進步了,你們思緒較清楚,干擾較少,頭腦裡的垃圾較少。(是,師父。)否定力量的阻礙變少,這讓我很高興。所以,謝謝大家讓一切變得更好。(感謝師父,感謝師父的加持。)現在我們組織也較好,比方說由資深編輯校閱初級編輯的文稿。以前我是自己包辦一切,那時工作多到喘不過氣。那時我想這樣下去,不知道我能活多久。那時候情況好慘,筋疲力竭、疲憊不堪。但現在我們組織得較好,大家彼此協助,跟以前不一樣了。現在連字幕人員也會幫忙做一些編輯。(噢,對。)所以現在工作比較順,每個人的壓力也較少。當然我們少了一些人,有些人來了但是想家或因其他原因離開了。還有人說要回家念書,我說:「嗯,當然,你想要去念婦女解剖學。是嗎?」他快四十歲。(喔,不。)有兩個孩子,離婚了,比方說這樣。他還想要念什麼書?不,他說他必須回學校。我就想:「噢,對,當然。」(天啊。)

 

沒別的事了吧。我祝福大家平安順利。祝福每位聆聽的師兄姊,祝福大家平安順利。也祝福外面所有的好人,祝福聆聽的人人都安好。(謝謝師父。我們祝師父安好。)願你們內心時時刻刻感受到上帝的愛。願上帝的指引永遠都在你們的腦海裡,使你們時時刻刻行善並利益他人。阿門。(阿門。)

 

你們都知道我講過了,但我想把這些話錄下來,我很感動並感謝你們,這群女孩的參與、奉獻,願意工作來幫助世界,當然還有幫助我個人的理想。我很欽佩你們的理想主義及精神,我非常感恩。我只想告訴你們,感謝你們來此與我同行。我的意思是與我們同行,在這星球危急的此刻。願上帝永遠保佑你們。我確信上帝會永遠保佑你們,這是我給你們的祝福。當然,我也感謝與我們一起工作的男孩。是,都一樣。只是今天剛好我與你們聊天,所以我只提到女孩子,但我也十分感謝男孩子,願上帝永遠保佑你們,保佑世界各地各方面的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人員。我的愛永遠與你們同在,願上帝永遠保佑你們。謝謝,謝謝,謝謝。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