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Tim Qo Tu的愛會獲勝(九集之六) 2020.06.10

2020-07-04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去哈利法克斯是因為之前有個人凍傷手指。他沒有手套,凍傷後到醫院治療,纏滿繃帶,雙腳也是。我一聽到報導,噢,心就往下沉。於是帶了東西去給他。

 

後來我去哈利法克斯就出了狀況。暴風雪肆虐,飛機只能折返機場。家裡有許多動物同伴,還有別的事。因此我不能讓一個男眾獨自在家,而且是新手。(了解。)不知道怎麼餵狗,帶狗出去雪地之前,不知道怎麼幫狗穿保暖衣物。積雪又很深,我不能不回去。從哈利法克斯回聖約翰,那班飛機停飛,不飛了。航空公司說:「好。已為各位訂妥旅館,請留宿一晚。待明天天候轉佳,就載各位啟程返家。」所有旅客都留下來,除了我以外。我說:「我非走不可。」於是我步出航廈。由於我自願離開,航空公司不會退款。錯不在航空公司,我也沒有要求。我說:「我非走不可。」他們說:「但您拿不到退款。」我說:「沒關係。放心,讓我走就好。」他們又說:「天候惡劣無比,您千萬不能走。」我去哈利法克斯是因為之前有個人凍傷手指。他沒有手套,凍傷後到醫院治療,纏滿繃帶,雙腳也是。我一聽到報導,噢,心就往下沉。於是帶了東西去給他。我本來想郵寄,但是沒人知道他住哪裡。沒人知道他住哪裡,因為他是街友。(了解,師父。)我說:「既然如此,我必須去哈利法克斯,我相信當地一定有人知道。」因為電視報導過這件事。也許我必須到當地去問問看,那裡的人或慈善機構可能知道一些線索,一定有人認識他。

 

我就搭機去哈利法克斯,卻搭計程車回來。那位計程車女司機是當時唯一敢載我的人,因為那種天候沒人願意前往,連前方的路都看不見。但我說我非回去不可,我有動物同伴要照顧。於是她同意載我,我說:「我會付兩、三倍車資。」她為了錢才同意出車。我說:「感謝上帝,你真好心。」她才開大約半公里,幾百公尺,就撞到東西,把自己和我們埋進雪裡。(噢,天啊。)幸好我們全都脫困,拼命挖出一條生路。我便吩咐我當時的助手,他來自哥斯大黎加。我說:「你來開車。我現在信不過這位女士。」也許她整天開車累壞了。此時她不該再開車,而是該休息。但是為了我們,她可憐我們才載我們。我們也支付豐厚的車資。但我卻不能眨眼,因為我必須陪著他開。(了解,師父。)「靠左,向右,直行。不行不行!慢點,慢。現在可以,行了,行了。走、走、走、走,快走。走,但慢點,慢,慢。」整個晚上都如此。從哈利法克斯到聖約翰,不曉得開了多少小時。而且是夜間行駛,在夜間。(了解,師父。)那位計程車司機,做了什麼?她坐在後座,我坐在前座。(哇。)我必須盯著路況,並讓助手保持清醒。我們必須交談,讓他保持清醒。我唱歌、講話,我指揮交通。至少路上只有他在開車,別無他人。感謝上帝。車子忽左忽右,滑來滑去。我不該那麼做,但是我有信心。

 

但是我們離開之前,已問人,並找到那位街友,而且給了他一些錢。(不可思議。)我吩咐他:「別告訴任何人,這樣對你比較好。只給你而已,別跟人家說你有現金,講出去很危險。」我總不能給他支票吧?所以我大約給他幾千加幣的現金,還有衣服、手套,有邊帽和無邊帽,還有襪子和鞋子。靴子。(哇。)他是街友,但有人讓他住在儲藏室。一家教會慈善機構知道。我們不斷打聽,輾轉問了一個又一個。我們在當地著陸後,請人打電話給教會的牧師和牧師太太。他們來了。這對夫婦很謙卑,他們做慈善工作。他們幫助街友,所以知道他的下落。他們帶我們去他住的儲藏室,那根本不是房間。他有一張破沙發,他們給他的,總比沒有好。他四周堆滿椅子和各種家具。他只有那張沙發,而且距離廁所才幾公尺。就這樣。幾公尺卻曲曲折折。(了解,師父。)還有一個保暖的火爐或烹調用具,就這麼多了。他住那裡至少可以保暖,為什麼他有凍瘡?因為他外出去找工作,想賺點錢買食物,但他沒有保暖衣物可穿。我記得當時氣溫是零下四十度(噢!)有幾天是零下三十度,但有幾天的溫度更低,有時低於零下四十度。我記得情況是這樣。零下三十度已算暖和,但我記得那天氣溫低於零下四十度。我對我的助手說:「真不敢相信有人生活在這種天候下!」我甚至不相信自己能下車徒步走到商店,我想這種低溫我會凍死。超乎想像,零下四十度,生活在這種天候下,難以置信!(是。)連去商店買東西都很難,更別想去美髮店!

 

於是我說:「噢,那人,如果他沒有手套和厚襪,一定會吃足苦頭。」我必須去找他,如果不去,我內心將飽受煎熬。(了解,師父。)想像一下,他必須忍受多少折磨啊。想到此情景卻不伸援手,我內心會更加痛苦。所以我就出發了,這就是故事的緣由。我們幸運地準時回來,付錢給這位女士,幫她訂了旅館的房間,讓她能休息到早上。這樣她才能開車。我說:「你最好去睡覺,妳現在別開車回去。最好去睡覺,待天氣好轉、安全無虞,才開車回去。」她說:「好,好。」所以我們為她訂了旅館,付清房錢,讓她留宿,然後跟她道別。有人來找我們,至少以電話聯絡上了。

 

我還以為這整個故事,都跟你們講過了,不過我也不確定。你們還想知道什麼嗎?(師父,這真令人感動。您只為了一個人,長途跋涉到哈利法克斯,而且天候險峻。)是,沒關係。(就像那篇報導所說的,報導引述商店經理的話。)是。(他看著您裝滿一輛又一輛購物車,他說:「真不可思議。我從沒看過這樣的事,我在這裡工作五年了。甚至以我們這行而言,前所未見。」即使捐助慈善的企業,也無法與師父所做的相提並論。真是超乎尋常的善行。)那家店不是慈善商店。我們談到的這些店,是不一樣的商店。位於聖約翰這所教會是救世軍,(是。)他們開了一家慈善商店。我採購東西的這家是頂級服飾店。(是,是。)我也捐了錢,原本我們只想捐贈衣物就離開,但救世軍的少校告訴我,這家店隔壁有塊地。如果他能買下那塊地,就能進行一項慈善計畫。也許他能蓋一間街友庇護所之類的,我忘了。所以我給他錢買那塊地。地價相當便宜,我很驚訝。(哇。)也許因為他在慈善組織,地主因而開價比較便宜。另外還有一個組織,我也捐現金給他們,因為我無法提領更多錢。我那天能提領的總金額全都捐給他們,比我提領的金額多些。我的提領限額每日大約只有兩萬加幣。

 

我從來不需要那麼多錢,所以沒有要求提高限額。幸好那時我已有信用卡,之前我連信用卡也沒有。我在美國時身無分文,我的錢—在我徒弟一個有巨額存款的銀行帳戶。我說要跟她的帳戶聯名,銀行竟說:「你想拿她的錢,是嗎?所以你才要聯名。」他們就不讓我聯名,他們不讓我開一個跟她共有的聯名帳戶。但那是我的錢,她以前幫我帶的,從台灣(福爾摩沙)帶。徒弟們名下都有錢。他們掌管我的生意,他們是這家或那家經理。以前我名下幾乎一無所有,現在我名下的確有一些。這樣我才能向世人證明,我不是到處去吃你們的,我自給自足。有時需要錢繳住宿費。處理相關文件時,必須經手帳冊。否則,我根本不管錢。我當然不管錢,但是我什麼都不缺。有需要當然可以要求,但我幾乎什麼都不需要。我不想追問。任何依賴確實都違背我的天性,牴觸我的信仰。聽說啦。若我開口要求卻沒結果,那我就不會再要求了。(了解,師父。)或不是出於自動自發,那我不會要求。(懂。)我個人所需不多。如你們所見,我那些美麗服飾,只是為了工作才穿的。它就像是制服,特別的制服。其他的我不太需要,我可以穿便宜的衣服,簡單又舒適。(了解,師父。)我需要的真的不多。

 

我還沒當明師之前,一度在巴黎待業期間,挨餓了三天。(噢,天啊。)待業,正在找工作。我沒有錢,卻並未告訴介紹我去工作的人。我當時由於感情因素而離職時,他們問我是否需要錢。我說:「不用,謝謝,沒關係。」(噢。)我不希望他們誤會。當時我和那個屋主相戀。這個故事我講過了。(是的,師父。)因為他的太太對他很不溫柔。(噢。)他是醫生,工作忙完回到家後,還要張羅小孩忙東忙西。她也能做的事。她對他並非好聲好氣,而是「喂,做這個!喂,做那個!」頤指氣使。所以我蠻同情他,然後逐漸演變成像戀情,但我當時渾然不覺。我可以把持住,後來他向我表白,我只得走。(了解,師父。)因為那時我才知道,他也對我有感情,我就不能再待下去。那會很危險。如果只是單戀,我還能自持,我當時年紀輕輕,所以我決意離開。因為我即刻離職,無處可去又沒錢。(噢。)當時我只是學生,身上零錢只夠搭公車,錢不夠買麵包。買了麵包就沒錢坐車,去別處找工作。所以三天都沒吃東西。但我依然在公園裡,邊走邊找工作。有一個男人走過來,要給我八百法郎,當時的法國貨幣。不知道相當於多少美元,或許是四百美元。(哇。)跟他走就有八百法郎。我說:「你再不走開,我就要報警了。」(哇)。我神情嚴肅,他就走了。至少他算有分寸。(是,師父。)很有分寸。我小時在悠樂(越南),有次去某地沒帶多少錢,還是學生嘛。屋主是一位朋友的朋友,讓我留宿。他們準備了食物留給我,我不知食物是否給我的。因我還沒走出自己房間,他們就先行離開了。我不敢拿來吃,所以我就外出買麵包吃,配水。(噢,天啊。)開口為自己要東西,真的非常…令我覺得不自在。(了解,師父。)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