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Tim Qo Tu的愛會獲勝(九集之二) 2020.06.10

2020-06-30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應許在影子世界中,比方在第五界等等的我認識的所有聖者,如果祂們願意,可以去我造的新樂土。有些婉拒了。祂們婉拒是因為祂們要留在第五界,幫助自己的徒弟或別人。因為祂們從第五界無法隨意進入Tim Qo Tu所造的新樂土。

 

剛才講到哪裡?對了,我現在要講這個,趁我還記得。或是你們要先問什麼?(請師父先講。)好,因為我剛才問天堂,祂們說這個可以講。(好棒,謝謝您,哇!)我應許在影子世界中,比方在第五界等等的我認識的所有聖者,如果祂們願意,可以去我造的新樂土。有些婉拒了。祂們婉拒是因為祂們要留在第五界,幫助自己的徒弟或別人。因為祂們從第五界無法隨意進入Tim Qo Tu所造的新樂土。因此如果祂們願意,我能帶祂們上去。但是祂們比較喜歡留在第五界,幫助他人、多幫助世界。我寫著:「大英雄!」加上驚嘆號和一顆愛心,謝謝和好多「+」號。這裡是有人說了什麼…內容加了引號,但我不曉得是誰講的,我忘了記下來。一定是OU(原本宇宙)的天神。「M」意指師父,我-「不能有所掛念,即使對往日恩師的敬愛也會阻礙您的和平使命。」有位天神如此告訴我,我忘記是哪一位。沒關係,一定是高等天堂的天神。我說:「謝謝。」

 

這則內容不能講,這是預言。另一行寫著:「這是最後的審判期。有些染疫而亡的人長期以來也是。」其中一些是。新冠肺炎或其他疫病的部分染疫者,長期都是魔鬼的爪牙。(噢,天啊!)「他們折磨無辜者。」(了解,師父。)他們並非全都被魔附身。以下繼續寫著:「這些被佔用的肉體死於災難或疾病後,躁進鬼魅被拖去地獄。」經過這次最後審判期後,躁進鬼魅不被允許佔用別的肉體苟延殘喘。我寫著:「躁進鬼魅會被拖去地獄,因為真正的躁進鬼魅由低等物質和能量所造,因此無可救贖。那些被威嚇者,」被逼迫或威脅與躁進鬼魅同流合污,被迫成為其中一分子,但他們是被逼的,而且悔改,「就會安然無恙由Tim Qo Tu救到新樂土。」(謝謝師父。) 喔!天神說:「您可公開此訊息,人們會很開心。」(對!)對,還有另外一則,這則還不能講。

 

下一則,我要解釋躁進鬼魅如何佔用人體。(好的,師父。)我以前講過了。「他們使用神通。」這是很強大的神通,不是世界「呼拉吽」那種普通神通。(了解。)「他們使用特殊神通將人類靈魂逼出人體,或控制對方的心智,將對方變成躁進鬼魅,將活人變成殭屍!!」無數個驚嘆號。「躁進鬼魅將人的靈魂強拉出人體,留下空的肉體當傀儡任由他們操控,去為所欲為!!!!」許多個驚嘆號。下一段:「不只人類被利用,動物也被以同樣伎倆利用。」(天啊。)「他們的靈魂失去意識,離開肉體,而且…」這是OU(原本宇宙)講的。一樣的伎倆。(了解。)天神接著向我解釋。祂們繼續說:「那些靈魂被躁進鬼魅推離肉體後,您慈愛地讓靈魂甦醒,救度並引領至您固若金湯的境界。」括號:「(指新樂土,在第十一界)。」括號結束。這是大致內容。(哇,感謝師父。)我講過了,阿茲海默症就是殭屍附身的例子。(對,師父講過。)那是很明顯的例證。因此患者雖然還活著,身體健康,卻不認得任何親友或舊識。因為並非本人在活動。

 

魔王有一天要求我:「您不為那些人難過嗎?世界處於水深火熱,有水災罹難者等等。您怎麼不捐給他們許多靈性功德?」我說:「我自有定奪,你休想千方百計惹禍。」OU(原本宇宙)的天神告訴我:「魔就是希望您付出許多寶貴的功德點數…其實是給他的子民,不是給您的子民。」因為這些是偽裝的人。他們並非真人。(哇。)許多「人」因災難喪生,卻並非真人。(哇。)以下仍是OU(原本宇宙)所講:「藉以博取師父的愛。」我說:「呵呵!他們該走了。到地獄深處去吧!別再煩我了。」

 

我有一次,累得那天打坐不怎麼好。我說:「抱歉,我覺得自己好糟糕、好懶惰,但我的身體真的好累,不曉得為什麼。」天神告訴我:「您不懶惰,您不糟糕,是世界的業障常常拖累您身心俱疲。不是您的錯,天堂眾生知道您的心,知道您在做什麼。」我說:「謝謝好言安慰。」我未必寫得合文法。(沒關係,了解,師父。)我就照所寫的唸。因為我只寫給自己知道,為了要記住而已。我不在乎是否合文法,我沒時間推敲琢磨。我說:「謝謝好言安慰,我總覺得做得不夠。」祂們說:「別擔心,您會獲勝。」(萬歲!太好了。)我說:「獲勝什麼?」祂們說:「您的徒弟愛您。」(對,對,師父。)我說:「好驚訝喔。」其餘的是一些正面的鼓勵和預言,但是我想這部分不能講。(好的,師父)好。

 

「要時時向萬能上帝祈禱,將自己一切好壞成敗全奉獻給萬能上帝,請求祂恕罪並恩賜解脫。新、舊徒弟都應這麼說。」(好的,師父。)OU(原本宇宙)建議。印心前、後和隨時都應這麼說。(好的,師父。)工作成果也要奉獻給萬能上帝,而非自己。不是我們做的,如此就能避免業障。(好的,師父。)無論善業或惡業,我們都不要。

 

然後,魔王問我關於…要我憐憫那些災難的罹難者等等。上面的部分還有更多。我只唸了底下的部分,現在來唸其餘的。(好的,師父。)最上面的部分。因為有時我想,我可以先寫在底下。留著上面的空間寫別的,但接下來都是老調重彈。魔王原本是這樣問的:「您愛您世上的子民嗎?」這個魔王還偽裝身分,向我謊稱他是OU(原本宇宙)的守護天神。我說:「嘿,得了吧。少來這套!」「要我消滅你嗎?你很清楚我的原則。誰冒充任何神聖天神,對我撒謊,我就消滅誰。所以說實話吧。」魔王說:「以後再說。」我問他:「為何要問我是否愛我的子民?你明知我愛他們,何必問?」他說:「因為危險逼近。」指的是未來。我問:「哪種危險?」他說:「颱風來襲,更多人死於大流行病、疾病,世界飽受疾病、風暴、激進的戰爭、暴風雪、各式各樣的問題、社會壓力和暴動,及世界末日,導致人心惶惶。」我說:「謝謝你的壞消息。你說的這些我早已知道,但說這些有何用?我還能做什麼呢?他們根本充耳不聞。他們不關心同胞及弱小眾生的痛苦。他們繼續吃肉喝酒,互相打仗。我就像是在對牛彈琴。即使我能幫助他們或為他們的健康祈禱,讓他們得以存活下來,過得快樂健康,他們照樣惡性不改,會謀殺他人與動物,折磨弱者和無力反抗的眾生,像是動物和那些孤苦無依的人等等。然後再度造下另一個惡果,災難會再次降臨,因人類不聽我的勸告。」於是我說:「你問這些用意何在?我知道你是魔王。話說回來,你又何必替我的子民煩惱?就算他們是我的子民,但我知道其實他們不是。你的手下偽裝成這些人,製造很多麻煩,所以他們才死於災害。」罹難者當中,許多並非我的子民。有些是,但那是因為他們的業力和他們的時間到了。只不過那些罹難者中,藏有許多躁進鬼魅。天堂現在想要清除他們,並非只有我而已。(了解,師父。)並非只有我在清除這些邪靈和惡魔,現在天堂也在這麼做。此外,還有一些人,他們的業障太重必須這樣死去。(哇。)反正他們也不會聽勸,因此我說:「你為何要問?你又不在乎。無數劫以來,你都在折磨我的子民,現在卻說得好像你很仁慈一樣!」OU(原本宇宙)後來告訴我:「魔王只想藉此博取師父的愛,讓您為他的子民付出龐大寶貴的功德點數。」然後我說:「哈!」「他們該走了,到地獄深處去受禁錮。」這是五月廿日的筆記。而我之前唸的那則,是五月廿一日。

 

五月十九日,天神安慰我。「告訴我:『別難過』,我卻常常淚流滿面,我不由自主。天堂的系統很容易。在這裡努力多年,卻似乎毫無進展。就讓我偶爾放聲大哭,洗去這一身人間塵埃。人們深深迷失於追求短暫的世俗逸樂。他們不在乎其他的忠言逆耳,冥頑不靈。我要怎麼感化他們?從何感化?用什麼感化?」意思是我能做什麼,我還能做什麼,從哪裡使力比較有效。「問題是,若批評他們,情況可能更糟。他們就像銅牆鐵壁,而我又算什麼。根本無法對抗:他們這些主流與權勢。淚水也無法融化他們,我只能獨自落淚。」天神再次告訴我,不要難過。「但我怎麼可能快樂?」我回答祂們:「眼看世界一片混亂,不負責任創造的爛攤子。這裡到底有什麼好?我無法擺脫這些認知上的幻覺。」關於這一切混亂。「另一方面,我為人們感到痛苦,也被他們折磨,業障不斷堆積在我身上,讓我的身心四分五裂。而其改變卻微乎其微。看看某些所謂的領導人。身居高位只為了阻礙別人行正道,立下很糟的榜樣。大眾卻聽從、崇拜、跟隨他們誤入歧途,邁向地獄。」我告訴天神,我因此而傷心。(了解,師父。)再來就接到之前唸過的。我不想感到悲傷,卻依舊潸然淚下。(了解,師父。)

 

天神一直告訴我,逆境不會太久。我說:「好,請持續承諾、安慰我,但這真的過於漫長。眾生無止盡地受苦,我的淚水不斷流淌。這一切到底為了什麼?愚蠢的世界,愚昧的人類。只會不停屠殺、自相殘殺、傷害。我真的一刻也不想留在這裡。他們真的太愚蠢了。」原諒我的用詞。我是寫給自己的,當時我太傷心了。「中毒太深,太傲慢,太愚蠢。充耳不聞、麻木不仁、視而不見,對一切都無動於衷。在每天的工作壓力下,我是否能撐到所有眾生,尤其是動物享有安寧的那天?」例如像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壓力,還有…(了解,師父。)我得思考,不能只說:「嗯,很好。」我必須先想過,才能給評語。(是的,師父。)還要寫眉批給你們等等。「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雖然是很好的工作,內在仍有障礙與難處。我能撐到目睹那天來臨嗎?」所謂的應許之日。「感覺就像白費工夫,進展太少、太慢。有些人既盲且聾又啞,對他們說話有用嗎?要在這裡創造天堂,進展實在太少、太慢了。世人渾渾噩噩茫然而昏庸。有些宗教領袖、政治人物、環保人士,甚至保護動物人士等,只是不停地高談闊論。他們很多就僅止於不停地高談闊論。我也講啊,對象是耳聾目盲的人類,地球上昏昧的種族?!」問號加驚嘆號。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