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認清魔王的黑暗力量和誘惑 (三集之一)2018.11.07

2019-01-26
開示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因此上帝萬萬想不到魔王會胡作非為,俘虜並永遠禁錮靈魂,讓靈魂在痛苦悲傷中不斷輪迴。

哈囉?(哈囉,師父!)嗨!你們聽得清楚嗎?(很清楚,師父!)喔,太好了,因為這支手機有點雜音。你們好嗎?(很好,師父。)(謝謝師父。)

你們現在輕鬆一點了吧?人手較多應該沒那麼忙吧?或是一樣忙?(差不多忙,師父。)差不多?怎麼會?(也許輕鬆一點點,我想,不過…)(我們還在訓練新人。)還在訓練。難怪會忙。是吧?(是的,師父。)好。過一陣子會好轉吧。希望新人嚴格受訓後會留下來。我很高興他們留下來。如果他們非走不可也沒辦法,知道嗎?這是難免的事。有些人就是不了解生活中哪些事較重要,(對,師父。)也沒領悟生命苦短。好,你們好好訓練。結訓後如果有人不舒服,可以休息一天或輪流休息一天。類似這樣,懂嗎?(懂,師父。)我本來就希望這樣。忙是好事,但是太忙也不太好。(謝謝師父。)

我只是想看你們好不好,會不會太忙或太累而已。(師父,我們都好。)好。有時「人多」未必表示「好辦事」,是不是?(對。)要看他們效率高不高,合不合作。對吧?(對,師父。)如果共事的人我執太多就更糟糕…工作更多。而且也會破壞順利運作的能量和氣氛,就像團隊合作一樣。(懂,師父。)像團隊合作意思是同一體,是不是?(是的,師父。)你的工作就像我的,我凡事都跟你配合才能共創佳績。而不是我明知你講的對,卻不想聽你的,因為我不想。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明白,師父。)人有時會有這種態度,那就不妙了。寧可人少,卻大家一條心。合作無間永遠是最好的。團隊合作永遠是最好的。(是的,師父。)

嘿,那隻鳥回來了,而且跟我打招呼。(耶!哇!)我當時正在做事,他回來並跟在我後面走,一派自然,好像在說:「親愛的,我回來了。」好可愛,讓人覺得好甜蜜。

知道我剛發現什麼嗎?那些螞蟻…喔,你們該不會認為我時間很多,還追小鳥和螞蟻吧?只是順便而已,懂嗎?(懂,師父。)螞蟻進來房間,我就觀察。我發現螞蟻並非隨便扛走任何死蟻或傷蟻,或對任何傷蟻說話,他們扛的是尋找的對象。(噢,哇!)因為他們走來走去,邊看邊聞不同蟻屍,卻不扛走。找到特定對象,才奔過去。(哇!)天啊,像不同的宇宙吧?(對,師父。)一個微型宇宙,我們是中型宇宙,還有更大的宇宙。太令人驚嘆了。造化的一切令人嘆為觀止。

有什麼新鮮事嗎?(師父,您的閉關如何?您都好且健康如意嗎?)

我很健康。(太好了!)我很好。我很好。只不過…魔王向我節節進逼挑釁。他們處心積慮。千方百計想讓我分心。跟我講過的第一次相比,這次好像沒那麼順利。(了解,師父。)第一次也有干擾。記得當時魔王利用小鳥發出巨大的痛苦哀號聲,像受傷大象的聲音或類似的響聲。我後來發現了。我知道那是幻象。(懂,師父。)

他們甚至派人到我打坐的地方,不是派「人」,是派聲音,講話、爭吵。(哇!)直到我把它趕走。耍各種令人分心的伎倆。或是在屋頂砰砰作響等。(哇。)或假裝有人在我山洞或小屋附近走來走去等等。我告訴他們:「走開啦。我才不怕你們。只是厭倦你們的笨伎倆。」有時還是讓人精疲力盡,因為你想集中注意力,別人卻費盡心機干擾。不過情況可能更糟,我告訴你們。我很感激。很感激有個地方多少可保護我人身安全。(對,師父。)不像置身在打獵區之中,不得不感受動物所受的恐懼和驚嚇。不必接收這種來自動物的恐懼感。

你們怎麼樣呢?一切都好嗎?(師父,我們都好。)女孩子還好嗎?女孩子?(好,師父。)你們高興嗎?(師父,非常高興。)真的嗎?(真的,師父。)是啊,每人一棟別墅,想想看!一棟小別墅。(對,師父。)有清涼的自來水!(對。)反正你們的公共浴室有熱自來水。(對,師父。)(有。)你們都好,是嗎?(很好。)

我們的情況比很多人好多了,你們都知道吧?(是。)事實上,我們的地方空氣清新,又很安靜。(師父,景色很美。)是啊。(是的。很美。)不完全是葛瑞格要的那種叢林,不過…葛瑞格,這是迷你叢林。你還是很高興吧?(很接近,很接近我要的。)是嗎?(是的。)別跑回去俄國,那裡比較冷。(不,不會。不去俄國、不去德國,因為在這裡我如願以償。)

喔,好。我很高興。我很高興。因為有些人不喜歡。很高興你喜歡。我有同好了。這種住處你們會習慣的,因為我只有這種。我沒有多層樓建築物讓所有徒弟齊聚一堂,而且設備豪華等等。我沒有那種大樓。我也不要。我們有什麼就接受什麼。那才好。無論我們有什麼都好。有個像這樣的迷你叢林,很理想吧?(對,師父。)是,要感恩,要感謝。

好。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出來四天了,可能很快要再回去閉關。不過我非回去不可,我目前非回去不可。好多工作,我必須取得平衡,平衡世俗工作和內邊工作。在內邊做天堂工作。不然,會有更多干擾,干擾世界和我,也干擾我們的工作。(我們了解。謝謝您。)很高興你們了解。(我們了解。)

我曾夢想帶你們出去。(噢!謝謝師父。)如果你們必須出去,也許我們有一天可以。說不定。(師父,那就太好了。)明天怎麼樣?沒有的事。只是夢想。只是夢想而已,天啊!你們為何拍手?為那個夢想拍手嗎?(師父,我們只是很高興。)高興?喔,好,真對不起。也許我們可以出去。沒關係,可以出去。我會考慮。好嗎?(謝謝師父。)是,是。隨時準備好,要穿著鞋子、禮服,做好萬全準備。每天、隨時準備好,時間一到:「說走就走!兩分鐘後出發!」到時候…你們要記得穿鞋喔。喔,沒關係,也許有一天夢想成真。(謝謝師父。)

我真的想。我真的想帶你們出去,去遊山玩水、去海邊、去頂級純素餐廳,諸如此類。我真的想過。現在還想。只不過…也許要安排。也許如果人手充足,一切工作都進行順利,也許找一天出去打牙祭。(謝謝師父。)不過我老實告訴你們,我也還沒走遍台灣(福爾摩沙)或嘗遍所有純素美食。沒有真正享受過。如果去愛家餐廳,那是工作。不是為了享受而去。我去外面餐廳也是工作。我到哪裡都有人認出我。我也不太清楚台灣(福爾摩沙)哪裡有風景名勝。這些年來,他們只帶我去各講經會場或各小中心,我工作完就回某處睡覺。真的,就是那樣。沒有真正去哪裡觀光過。只有一次。所以,我不曉得,如果帶你們出去,真不知要帶你們去哪裡。也許有一天可以的話,我們就一起去吃頓飯。好嗎?(好,師父。)不過我們必須安排。必須包下整間餐廳等等。我不曉得何時可成行,所以繼續流口水和作夢吧。(謝謝師父。)

(師父,我們在這裡很快樂,很感恩。我們樂於工作,也享受您賜予的一切。這個地方很美,空氣新鮮,處處美景。)

不管是男孩子或女孩子,隨遇而安的人我都喜歡。我盡力提供膳宿,讓你們儘可能感到安適。但我們只有這樣,好嗎?(好,師父。)(很周到,謝謝師父。)事實上,我很喜歡那裡。所以才買下來。(對,當然。)所以我才買下來,因為我不太喜歡都市,雖然在都市很方便。但吵雜、灰塵多、人多。(對,師父。)

我喜歡安靜,喜歡天然環境,我可以拍攝螞蟻、跟小鳥講話、拍攝蜘蛛。我想我們可以找一天播出我拍攝的蜘蛛影片。(好,師父。)讓觀眾驚訝一下。因為蜘蛛真的吃了我給的麵包。真的,吃義式脆餅,法文是烘烤餅乾。一種乾麵包。我當時沒有別的東西。我住的地方沒別的東西,沒有新鮮麵包、沒有米、沒有菜,也許有幾個蘋果。

我閉關時,東西不多。也許只有糙米,一些鹽和芝麻等等,因為我有時沒事先計劃何時去閉關。天堂有時必須提醒我,像這幾天,我沒計劃,我忘了,一直在…一直太忙,我必須閉關,卻忘了。天堂告訴我:「趕快。去吧。去為和平工作。」我說:「哎呀。好。」馬上就得走,懂嗎?我沒時間告訴你們:「好,再見、再會,如果我沒回來,你們就知道怎麼了。」來不及說什麼。就非走不可,懂嗎?(懂,師父。)我只給狗狗一些純素潔牙骨並說:「對不起,我必須離開。可能過幾天就會回來。要照顧自己,要知道我愛你們,我不是不要你們或丟下你們。」

噢,魔王處心積慮讓我做…他們誘惑我走簡單的路,卻不是正確的路。他不斷慫恿我:「您知道嗎?您遠離那些狗會較安寧。看他們讓你多費心?看他們為您惹多少麻煩?您要跟在他們後面收拾、給他們吃點心、他們睡覺時替他們蓋被、然後要打掃清理,因為他們吃東西製造髒亂。您每次都要花一、兩個小時清理,您自己有時都沒食物,還要先照顧他們等等。看他們替您惹來多少麻煩?離開他們,離開他們。您會比較安寧。」懂嗎?(懂,師父。)說「好」很簡單,我說:「我怎麼能那麼做?那太殘忍了。」

是我的錯;我寵壞他們。我並非真的放不下狗,即使我必須離開我的狗,也必須有特別好的理由。不是圖自己方便或舒適就離開他們。必須是為了高雅任務。必須是為了利益別人所做的一種犧牲。而非因為照顧他們費事。那太殘忍了。我的狗,如果我離開,他們會很傷心,知道嗎?(知道,師父。)即使他們不哭或不說什麼,卻會傷心不已。他們會每天等我回家。望眼欲穿等待著,那些狗狗難以…他們會萬分傷心哀愁。我只是想而已就心疼了。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怎麼忍心離開他們?(是的,師父。)

因為我領養他們,我覺得他們除了我,沒有別的親人。當然,他們有助手照顧好他們的一切,不過助手不像我那麼愛他們。(是的,師父。)我試探地問GOOD LOVE:「必要時,你會犧牲性命讓我得以活命嗎?」他說:「當然會。」所有的狗都說一樣。他們會立即為我捨身,毫無疑問、毫不遲疑。真的,於是我問:「可是為什麼?」他們說:「因為您愛我們,我們愛您。」那麼真心,我又問:「你們會為某某助手犧牲生命嗎?每天餵你們,帶你們出去,幫你們清洗的那位…你們會為她捨命嗎?」他們說:「不會。」我說:「喔,為什麼?」我以為狗會為任何人捨命。他們說:「不,不會。因為助手不是為我們,他們只是盡本份而已,他們沒那麼愛我們。」狗什麼都知道!(了解。)我好驚訝,我好驚訝,知道為什麼嗎?(不知道,師父。)因為狗看到助手時,他們也跳起來,很高興看到助手。我以為狗會像愛我一樣那麼愛那些助手。沒有,狗對助手的愛可能只有卅、四十%,對我的愛是兩百%。關鍵在這裡。

(師父,魔王干擾明師何以不必付出代價?)

喔,因為這是他的地盤。(原來如此。)他統治這個世界。是他創造的。我是指,當然是以他賺的功德所造。(看起來很不公平。)是的,我知道不公平。他作弊。他本來只要求一項恩賜,想造一個世界歸他統治。上帝萬萬沒料到後果這麼不堪設想。(了解。)因為上帝是全然的善愛與仁慈。(是的,師父。)因此上帝萬萬想不到魔王會胡作非為,俘虜並永遠禁錮靈魂,讓靈魂在痛苦悲傷中不斷輪迴。當然,如果有人如此奉獻,單腳站立那麼多劫,而且只要求一項恩賜,上帝當然會說:「好。」上帝也深受感動,於是給魔王一項恩賜,魔王就說:「好,我要創造一個世界並歸我統治。」上帝說:「好。如果你想創造,你可以自由創造。」(了解。)就這麼一發不可收拾。所以現在沒完沒了。所有可憐的靈魂永遠被困住。我想到就很痛苦。我想到就痛苦不已,這些可憐的靈魂如此無辜又無助,遭受迫害和虐待。被誘惑去做不對的事並因而被怪罪。

而不是,好,創造他們並讓他們自在,要是讓他們自在就好了。他們講自由意志之類的垃圾;只不過處處誘惑而已。還派部下來興風作浪…對人耳語讓人心智薄弱,再誘惑他們做不對的事,因此造出業障,然後又衍生別的業障,像這樣不斷惡性循環。因為一件事導致另一件,他們永遠無法自由。連所謂的天堂也不自由。在三界內、三界的天堂,都不自由。會不斷來去輪迴;連三界那些天堂的神,當他們福報用盡時也不得不轉生當人和動物再度受苦。這很可怕,我不喜歡。這種情況讓我很痛苦,有時夜裡輾轉想著那些無辜而軟弱的靈魂,他們受困和被禁錮,遭受多少苦難。尤其是這次閉關。我屢屢想到這一切,所以並不安寧。我甚至徹夜輾轉難眠。日思夜想,沒打坐和其他時候都想。

(師父曾說您正在努力廢除並終止輪迴。請問師父是否有任何相關消息可以告訴我們?)是否有任何結果嗎?(對,是的,師父。)

沒有,還沒到那個階段。我也許在進行了,懂嗎?(懂,師父。)不過沒那麼快,不是上星期才講,這星期就:「你建我拆。完成。」不是那樣的。(我了解。)是啊,是的。因為我並非獨自一人。我帶著許多人。(對,是的,了解。)他們只是一味地索求,沒多少人精進修行。我無法全程好好打坐,無法好好閉關,是因為現在他們知道投機取巧。我在閉關,他們也在家裡閉關,吸取力量。懂嗎?(懂,師父。)不但不幫我,反而只想從中得利。能怎麼辦?有些人真的無明又自私。不如我希望的無私高雅。

就算我能終結輪迴圈,也只為值得的人做。那些邪惡、替魔王工作、壓迫別人的人,他們得不到免於輪迴的利益,反而必須清付造下的債。

(是的,師父,請問師父,弟子這個問題和師兄的提問有關。如果您將修復這個世界,是否表示要修復這個世界也必須連帶修復阿修羅界或輪迴的三界?

喔,是的。(一切都必須修復。)是的。所以我才說。(那是大工程。)也許我還能,我並沒有篤定地說,因為必須考量極多因素。(是的,師父,了解。謝謝您。)而且常有新同修和別人,有些同修…如果每個同修好好打坐,人人都循規蹈矩,當然事情會比較簡單;不過你們都知道,這個世界不一樣。阿修羅世界也不一樣。不像在天堂,要什麼馬上就得到。甚至不必「要」,懂嗎?(懂,師父。)

在這個世界,想要什麼得不到。反而得到不想要的。(對,師父。)你們都知道這點。問題就在這裡。我說也許我還能。我只是很生氣又好痛苦,因為感受到眾生的苦。我真的好想終結輪迴圈。不過在有生之年沒有十足把握。我講過了,我年事漸高。如果業障准許我活下去,也許還能,懂嗎?(懂,師父。)我這次閉關甚至無法好好打坐。懂嗎?(懂,師父。)噢,有許多別的事,我不能告訴你們。因為你們不想聽這些事。我受苦就夠糟了。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