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正體中文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 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Deutsch
  • Español
  • Français
  • Magyar
  • 日本語
  • 한국어
  • Монгол хэл
  • Âu Lạc
  • български
  • bahasa Melayu
  • فارسی
  • Português
  • Română
  • Bahasa Indonesia
  • ไทย
  • العربية
  • čeština
  • ਪੰਜਾਬੀ
  • русский
  • తెలుగు లిపి
  • हिन्दी
  • polski
  • italiano
  • Wikang Tagalog
  • Українська Мова
  • Others
標題
文稿
即時播放
 

師父憶往事(四集之一) 2006.01.08

2023-04-06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每天我們都烤東西吃。我們從林子裡撿乾柴來用,開銷很少,不需要花錢,所以沒問題。我們一起唱歌、演戲。我們沒有化妝品,他們就用煮完飯後留下的炭灰,把臉塗成各種樣子。還把樹葉和野花編成辮子,並做成王冠或演戲的道具,在那裡演戲。我們都大笑不止!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你們都聽過灰姑娘的故事,對吧?(聽過。)午夜十二點一定得走!不然所有的裝扮都會消失,睫毛膏脫落,口紅褪色,腮紅沒了,南瓜車就要來了。我的南瓜車快到了!所以,《酸鹼值奇蹟》是一本像是素食類的書嗎?是嗎?還是裡面提到魚了?薯片嗎?(沒有。)魚呢?(幾乎是有關純素的。)純素嗎?好。(因為他自己強調:「也許一個月吃一次魚」等等之類的,因為魚的某種特質。)(是的。)那種人,妥協,看到了嗎?噢,那是垃圾。我不需要。一個月吃一次魚。如果你一個月吃魚一次,那個魚會對你說什麼?天啊!你看,我不喜歡這種人。你到底是那個還是那個?討好所有人。沒關係,沒關係。我不需要,親愛的。到此為止了,大家。好,我們講到哪裡了?

好,說到帳篷。開始的時候,你們都知道,我有一輛車。大概三千塊左右,或是一千。幾乎算是免費贈送的。因為那輛車子放在車庫太久了,沒人要買。都已經生鏽了,所以他們就把那輛車給我們,像是半賣半相送。那輛車喜怒無常。不論何時只要它不想走,它就停下來,完全不必跟你報備什麼。任憑你怎麼推它,它就是原地不動:我累了!所以多數時候我們都沒有車,只有一輛小貨車,它滿載所有的家當,所以四個人—住一頂帳篷。這就是為什麼我告訴你們,當我們住在河邊時,大家都不怕死,因為我們身邊有伴。

我告訴過你們,如果你獨自往生,你會擔心,然而大多數人死的時候都孤單一人,所以他們不想死去。當他們要走的時候都是獨自一人,不是嗎?他們死的時候是孤單一人,所以會覺得非常害怕。不過假如你身邊還有三個人和你同在一個帳篷裡的話…就像平常如果你們有朋友作伴,就不會害怕。主要是因為如果河水突然上漲,我們全都會被河水吞噬。真的如是!

因為河水變化莫測,如果你們想在某處露營,即使是在盛夏之類的時候,你們也要提高警覺,好嗎?因為當時我還年輕,天不怕地不怕,我早就告訴過你們。我們那時都還年輕。那時跟隨我的全都是年輕人,差不多跟我同年紀。我們年輕又快樂。每天,那時我們要做的事不多。有時我會出去講經。總之我們沒有固定的家。有時也有,不過我們還是喜歡露營。起初我們沒有家,四個人擠一頂帳篷。現在當我回想起這些,我覺得自己當時非常勇敢。那些可憐的男女出家眾跟著我;如果河水突然上漲,我們立刻就會被沖走!因為有時候雨是從山的另一邊,很遠的地方,也就是從河流的源頭那裡來的,河水會變得非常洶湧朝我們沖下來。不過幸好,我們沒有死掉,所以我現在還在這裡。

每天我們都烤東西吃。我們從林子裡撿乾柴來用,開銷很少,不需要花錢,所以沒問題。我們一起唱歌、演戲。我們沒有化妝品,他們就用煮完飯後留下的炭灰,把臉塗成各種樣子。還把樹葉和野花編成辮子,並做成王冠或演戲的道具,在那裡演戲。我們都大笑不止!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為什麼要講這些?之前在說什麼?(大家結伴。)一起結伴?啊,是。

我告訴你們…起初的時候,我既沒有地,也沒有房子。我們租了一間屋子,房東租給我們的時候很高興,後來我們才知道原因:那是一間鬼屋!(噢!)有很多鬼,沒人敢進去那邊。野草叢生,都長到客廳裡面了,於是我們把所有的草都清理乾淨。那草長得很高,看上去像這種竹子,不過那種高聳的草長得又高又硬,像是甘蔗或是竹子之類的草,屋子裡長滿了那種草,於是我們清掉那些。我們也把路清出來,因為根本沒有路可走!路上長滿了野草!我們都一一清理好,因為我們錢不多。那裡租金非常便宜。我們事先不知道,後來才有人告訴我們:「之前屋主付錢讓人去住,不過沒人敢進去那裡。」付錢請人去管理那個地方,也沒人願意做,因為有鬼「佔」住那間房子。所以他們很害怕。那裡七年都沒人住,荒草遍地。我們去到那裡說:「噢,還不錯!」我說過,我當時還年輕,什麼都不怕。

那時我甚至還沒出來公開弘法。只有二十、三十個人跟著我。有時候,我們必須分享衣服。他們會把我的衣服拿給一些師兄或出家眾穿,不過,他們都非常快樂。後來我們在那間屋子住下來,我們把它清掃乾淨,種一些蔬菜。雖然地方很小,不過我們種了蔬菜,自己吃一些,也賣一些。足夠讓我們簡單過日了。後來因為我們把房子整理得乾淨又漂亮,還有菜園等等,他們就把它賣了。屋主沒告知我們就把它賣了。於是我們就沒有房子可住了。

好,我們搬出來四處為家,後來我在陽明山買了一小塊地。不過那裡是國家公園,我們甚至不能在那裡露營,規定不能那樣。不過後來就可以了。他們現在可以露營了!他們在基地搭帳篷。我說過,每個地方都是我先去了之後,大家才來,然後我就得離開。等我把它清理得乾淨漂亮後,然後我們又得離開了。當時我不知道那個規定。我以為我們只是露營,並沒做什麼,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不過後來警察來調查關切等等之類的,令人不堪其擾,於是我們就走了。我們去到某個地方,我們沒有任何土地。我們是有一塊地,不過那時無法待在那邊。現在他們可以住在那邊,在那裡搭帳篷。甚至還替我蓋了一座小涼亭。

於是後來我們就去河邊。我們往南走,來到一條無拘無束的河流邊。在河邊搭帳篷,就可以從河中取水,我們把河水過濾後使用。簡單地煮些東西或是烤火,每天像這樣度日。到了晚上,就撿木柴來取暖,我們在那邊露營,有什麼就煮什麼。甚至過年的時候也是這樣過日。不過那樣的生活非常有趣。我還說了些什麼?之前呢?(落腳處…)落腳處?(對,落腳處。)(您的落腳處。)我嗎?喔,好,原來如此。我們可以找個河邊露營。不過哪裡都可以嗎?警察不會取締嗎?有可能吧。

以前在台灣(福爾摩沙)比較簡單,因為我們去的地方,連警察都不想進去。去那裡要跋山涉水,歷經千山萬水,且只能徒步。那裡車子也開不進去。連馬也過不去。有時河水漲得很高,我們必須拉著繩子一起過河。大家拉著一條繩子一起過河。我們把穿越河水兩岸的繩索留在那裡,這樣我們隨時想要渡河,只要抓著那條繩索就行了。有時河水淹到我的脖子這邊。水流非常湍急—不曉得我是怎麼活下來的!我個子這麼小,水流又非常強!而且你根本看不到底下,因為水流湍急洶湧。水很混濁。天哪!真是所向無敵!就像典型的年輕人:天不怕地不怕。不知天高地厚!赤手空拳,毫不畏懼。沒有什麼對他們是危險的!他們根本不懂什麼叫危險。他們之中很多人也很年輕,他們樂在其中,不在乎冒險犯難。

我們有時也去附近摘一些野菜,我們就煮來吃或直接生吃。有時我們去外面買菜—開一輛大車等等之類的,或者租一輛卡車,買滿滿一車的菜回來。我們可以吃上一陣子,吃完了再出去買。你們應該看看那些場面,噢,天哪!也許有些早期的錄影帶和光碟裡面還有這些畫面。就像這樣:河流在這邊,山在那邊,兩旁都是山,你會看到男女出家眾從山上走出來,排成一列走下山,像這樣一步接一步走著…你會看到他們一個接一個成一整隊,扛著東西像螞蟻一樣,看過螞蟻成群結隊的樣子嗎?就像那樣。因為他們必須背著東西走路,那也使整個景象看起來好美。在那樣的深山溪谷中,其他的運輸工具都不能用,因為山路非常狹窄,只夠一個人像那樣爬上爬下的。而且還要渡河,有時我們必須把食物放在木筏上才不會弄濕,或不至於太重而無法攜帶。有些地方可以這樣,有些地方不行。

我也有一頂帳篷,還有一間起居室。起居室是怎麼樣的呢?是用樹林裡的乾木頭做成的木筏,把它放在河的中央。是,那就是起居室了!因為那一帶的河水流速不快。水流受到岩石的阻隔而趨緩,所以木筏就停泊在那裡。有時我在帳篷待膩了,就去那裡,只要走幾步而已,非常方便,把腳伸進水裡,很清涼!因為那邊的夏天很熱,所以我們都在河邊活動。如果覺得熱,就去河裡泡個澡。如果衣服髒了,就洗一洗,然後鋪在石頭上,過半個小時就乾了!就像你們倫敦最好的洗衣店一樣。非常簡便!河水一直流動著,所以水很乾淨。我們就待在山頂,河流的源頭,看起來好像沒人待在那上面。至少我們在那邊待了很久,都沒看到其他人。沒看到,就不知道。

我們用布來過濾河水,因為我們沒其他東西可用。河水用布過濾後,就已經夠乾淨了,之後再煮沸一段時間,就可以安心喝了。好,雖說我那時還年輕,天不怕地不怕,不過還知道基本的衛生常識,這都得感謝佛陀。佛陀僧團的戒律之一,就是必須過濾飲用水。在佛陀那個時代,他就已經知道了。他看了看杯中水,說道:「噢,你的杯子裡有八十四億個眾生。」所以早在兩千多年前的出家人,就已經懂得將水過濾後才飲用。我們不但過濾,還把水煮沸。

那種生活好自在、好自由!太陽升起,你可以起床,也可以不起床。太陽下山了,你可以去睡覺,也可以不睡覺。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人檢查,我們不知道幾點幾分,我們不在乎。我們還彈曼陀鈴、西塔琴,誰想彈奏就彈奏。或是笛子、口琴之類的!我們會做各種無聊的事。並且玩「打游擊」的遊戲,兵分兩隊突襲,驚嚇對方等等。臉上用炭灰塗得一團漆黑,看起來像是叢林戰士。我們都曬黑了,真的好黑!噢,每天都在曬太陽!

有時候…就像我所說的,太陽下山後,你可以去睡覺,也可以不睡。因為真的是這樣,有些人晚上不睡覺!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白天他們出來坐在岩石上面,坐在岩石頂端,打坐一會兒之後,他們的腦袋就開始垂下來…有些山上的人看到了,有些人會進山來砍木頭之類的,他們就說:「天哪!好可憐!你們是不是無家可歸?所以睡不安穩?瞧!你們全都很累!瞧你們…整天都在睡覺!」因為有些人在那邊打坐,有的坐著,有的躺著,他們眼睛都閉著,所以那個樵夫很擔心我們:「天哪,你們在做什麼?你們太累了!全都在睡覺!」大白天睡覺。不過我不覺得…噢,天哪!我想到目前為止,那段日子是我最美好的時光。比起住在所有的大樓房、打坐大殿、寬敞的大房子等等。老實告訴你們,我再也不曾過得那麼舒服。那時我們每天只吃一、兩餐,而且也不必費心張羅或什麼。

下載照片   

觀看更多
所有分集  (1/4)
1
2023-04-06
3852 次觀看
2
2023-04-07
2890 次觀看
3
2023-04-08
2592 次觀看
4
2023-04-09
2591 次觀看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Prompt
OK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