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用合乎邏輯和真誠的方式教育孩子(三集之三) 1995.07.03

2021-01-01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你們所在的這裡是最漂亮的地方,我仍一直在美化它,看到了嗎?沒有河流像這裡這條河。鄉裡唯一的河就在你們所在之處,而且是我鍾愛的建築,我和出家人合力完成的,不眠不休花了三天三夜。所以,這是最美的地方。

(雜誌一個月比一個月好,比較有組織了。)每月都有進步?當然囉,凡事都是有經驗就會比較好,就像其他事一樣。或許譯者更優秀了,更準時出刊。我在後面踢他們,在後面推一把。以前他們習慣用很長時間來編輯。我想現在或許有更多同修參與,修行多了,更熟練了。他們的奉獻精神更高了。更自動自發工作,更有愛力、更自動。當然,事情就會更好。我們更熟練了。就這樣?沒別的?沒有別的喜歡的?(詩稿。)詩稿。你們還喜歡什麼?(〈全心全意愛人〉。)那是什麼?(〈全心全意愛人〉。)噢,但那是一篇文章,很好嗎?(是,師父。)

還有誰要說?我想聽聽你們的看法。你們最喜歡什麼?每個月都不一樣嗎?最少告訴我這個月的。還喜歡什麼?忘記了?(我不記得了。)嗯?(我不記得了。)不記得了?(我還沒看。)你還沒看。其他看過的人。你們可以索取一些…你們都去哪索取雜誌?你問他們,他們會拿下來給你。因為他們以為你們家裡都會收到。他們沒想到這些。但你們可以索取一些。彼此組織一下。你們說一說還喜歡些什麼?如果不說,我就不再做了,這是最後通牒。

我擁有的物質東西比任何大師都少。我沒蓋堅固的房子,我背後沒有權力人士,我不認識任何政治人物,與權貴毫無往來。我甚至沒有富有和出名的徒弟等等。如果我真的有,我自己也不知道。這裡除了糖和糖果,我們什麼也沒有。但是誰知道這點?如果有人想找麻煩給你,任何事都可能發生。(是。)

古人說,明師命如懸絲,像縫衣服的細線。明師的命就是那樣:如懸吊的細絲,隨時都朝不保夕。耶穌、佛陀有何遭遇,你們都知道他們有難處。即使有人愛戴他們,卻也有人不喜歡他們。如果你出名又有錢,又受許多人愛戴,就足以構成罪名,不需要做任何犯罪的事。如果許多人喜愛你,如果你太出名,你最好要小心。別坐在那裡沾沾自喜,認為自己是人間上帝。絕不會,我沒那麼笨。

我沒有自己的地方。我每晚都睡在荊棘床上,無論床墊有多厚。所以,那裡沒什麼好看。如果你們有智慧眼,就會看到我怎麼睡的。你們不必看。你們只會看到業障、慘狀,你們只會哭而已。那裡沒有漂亮東西可看,無論外表看起來如何。

若你們真想看我的住處,你得每天和我在一起,看我怎麼受苦,怎麼日夜工作,怎麼飽受麻煩和誤解,以及承受不好的能量,這種能量來自徒弟,來自不了解的人,來自誤解的人,來自打坐較少的人。那才是你們真正該看的。

我走遍各處,行遍四方。你們所在的這裡是最漂亮的地方,我仍一直在美化它,看到了嗎?沒有河流像這裡這條河。鄉裡唯一的河就在你們所在之處,而且是我鍾愛的建築,我和出家人合力完成的,不眠不休花了三天三夜。所以,這是最美的地方。以前,我們偶爾會來此,也許星期六或某一天,我和男、女出家人,喜歡坐在河邊烤火。但是現在你們在這裡,你們待在這裡。而且天氣也很熱。如果你們冬天來,也許我們可以一起在河邊烤火,你們就會知道我多愛這個地方,你們就會知道這是最漂亮的地方。當然,各處略有不同。但是你們不必對外在環境感興趣。此外,有時候我的確會帶你們去我廚房附近,有嗎?有沒有?(有。)是。

所以現在,說來可笑,我去哪裡都不敢睡,除了在陌生的地方之外。這不符常理,但我睡在旅館裡時,卻睡得比較好,沒護法,毫無旁人。我在摩納哥時,噢,每天都去逛街。我任何地方都去。大家也會注視我、看我。他們喜歡看,但是不認識我。他們不會打擾我。他們不會溜進我的住處。他們最多就是要簽名。我說:「我不是影星,簽什麼名給你們呢?」他們還是想要。於是我說「即使我簽名,你們也不認識啊。」他們說:「沒關係,請簽名!」

有一天,我來到坎城,因為當地舉辦影展,我以前不曾去過那裡,當時我也沒事做,我們聽說這場影展,一些徒弟想去看看究竟。於是某日我們來到當地,而且我們有兩張邀請票,去也無妨,不然就浪費。我去到那裡時,所有攝影師,所有鏡頭都直接對著我。噢,我很不好意思,不曉得要躲到哪裡去。真是糟透了,我說:「再也不去那裡了,絕不。」他們本應是在那裡獵尋男女明星,為何卻找上我?然後我就跑掉了,他們還緊追不捨。噢,糟透了。有人說:「師父,您從未如此尷尬過。」我說:「是啊,我不知道。這裡情況不一樣。」

我認為他們誤以為我是電影明星。但我告訴他們:「不,不,我不是電影明星。我是來看電影,我來看電影明星。」他們還是不相信,緊追著我,請求說:「拜託,我拍張照就好。」有時我只好勉強答應,我說:「好,快點。」然後就是一陣「喀嚓、喀嚓」聲,之後他們就走了。我說「只能拍一張。」他們卻「喀嚓」不停,儘可能拍了很多張。噢,天哪,事情大了。但至少他們不認識我,所以我很放心。我到處可以睡,睡得很好。但如果當地有人認識我,我有時就睡不好。我在一個地方越出名,越無法睡得好。我不知道為什麼,自然就是這樣。

犯罪或違反戒律的人有兩種不同的類別:有兩類。第一類是非自願的,不是發自內心的。比如,那個人太漂亮,而他很軟弱。或者,有時,我們有人性的弱點。那種情況我允許。但對這樣一個軟弱的人,他總是感到很內疚,他感到非常懊悔。他也總是努力提昇自己,並努力擺脫現狀。那些沒寫在他臉上。他的眼中和臉上完全看不到那種氣氛。我不喜歡,有時我必須看透它,但在某些情況下我得做。若我須知道,我就知道。如果我不必知道,上帝會保護我。我說:「我不想知道太多負面的事,因為會汙染我。」我想保持單純。我很單純。

我不敢說我很單純,但是上帝給了我些天賦,內在的天賦。當我為了他人的利益必須處理某些事情時,我會知道。我該知道的事,我總是會知道。如果跟我無關,或是我不必處理,我就不需要知道。所以我不一定什麼都知道,因為沒必要什麼都知道。一切都是你的,是嗎?在你的房子裡,你有寶藏…就像有垃圾間一樣,你有珠寶室,還有更衣室,一切都是你的。但是你不必時時打開垃圾間的門倒垃圾或拿出垃圾,總是必要時才做。你也不會常常為了一件晚禮服而進入更衣室,除非你要去參加宴會,即使這些全屬於你。

有時你可能會忘記你有的一兩件衣服,因為衣服太多,對吧?我確實會忘記。有時我看著某件衣服,我說:「哇,我設計過?我設計過這件衣服嗎?看起來真的很棒。」有時我忘記設計過什麼,直到我看到所有作品,「哇!數量很多啊,真的很棒!」當我看到自己的天衣秀,我很興奮,因為看起來好精彩!是不是很精彩?(是。)真的?有些衣服我也不記得,我忘記我有那些衣服。

所以,同樣,也許不必總是拿出第二界的阿卡西紀錄,為了要知道他人過去和現在的生活。我們會知道,如果需要知道,那麼我們才拿出來看看。你們知道我的意思嗎?否則,為何你總是要看別人的垃圾,不論好或壞?它和你無關。只是因為如果你是老師,有時候你必須和某些人打交道。然後就會寫在他們臉上和那本書上,他們無法逃脫。

所以,每天洗淨自己。別讓我看見你骯髒的臉。我不想看,因為很不愉快,非常非常不愉快。當我不得不那樣處理你,我不喜歡這樣。我想一直保持人們是純潔的佛菩薩印象。但不幸的是,上帝賜給我這個位置,我必須知道一切,即使不好的東西。

你們的個性。不是你們的內在天性,不是你們的佛性。你的個性,你過去的紀錄被寫在細胞裡,諸如此類。一生的有形的紀錄,前世和今生都有紀錄。那不是你單純的本性,你的本性永遠純淨。但我不喜歡看你的垃圾,真的不喜歡。所以,拜託,每天打掃你的房子。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然後你為所欲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無法解釋,但事情就是這樣。

好,晚安。(晚安,師父。)(祝您好眠,師父。)也祝你們好眠。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