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清海無上師的密集閉關打坐守護著世界(五集之四) 2020.11.29

2020-12-16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說:「額外的身體與一般化身在物質界的原本宇宙天神們,兩者的差別是額外的(身體)力量更強大。(哇!)在靈性上,由M及終極明師直接指揮。」

這是八日…我用了一些顏色來記錄。比方說,黃色意思是如果是領導人,屬於躁進的領導人。他們會毫不猶豫參戰,只為了取得一塊土地。(是的,師父。)有時我會頒贈和平獎或愛心獎給某人。因為我在他身上看到優點,想獎勵他,但後來他們還是變改了。他們沒有專注在自己愛心或善良的本質。(是的,師父。)當時他們值得獎勵,但事後卻不值得。不過沒關係,沒關係。他們是受到魔和部下的影響,受到周圍的人影響。那就是問題所在,所以我們說:「要謹慎選擇朋友。」(是。)(是。)但是人們是盲目的,他們不知道究竟誰是誰。他們看不見人的顏色,看不見人的光圈,看不見代表內邊的任何東西,所以他們無法分辨。(是的,師父。)

順便一提,他們太靠近那個人,他們的能量會變得混雜,而如果他們太長時間與那個人接近,他們就會變成那個人或至少變得像他一半壞。然後他們就變改了。在這個世界上很難避免,就像中國有位大哲學家,他說社會是個大染缸。大染缸,知道嗎?(是的,師父。)意思是,人們隨時會互相染,染成類似的顏色。

這是為何有時候你外出看見某個人,你就覺得很不舒服,你根本不認識那個人。(是。)或你對某些人感覺很好。或是你跟動物相處愉快,因感受到動物愛的能量。雖然動物沒跟你說話,你甚至不能以心靈感應來交流,但你感受到愛力,所以會喜歡動物遠多於你喜歡許多人。(是的,師父。)

這裡我寫了什麼?好,「十一月八日週日,掛念著可憐的臭鼬,他得大老遠跑來這裡,為了吃一餐。但我不確定他住哪裡。他很好,他知道且每天都來,到同樣的地方吃喝,至少如此。」我向天堂抱怨:「這裡,不管如何,總是有苦難。我希望這一切都結束,讓地球成為天堂吧。」當我有時候,跟祂們說話時,那就是我說的話。(是的,師父。)

十一月七日,我說:「天氣越來越冷,又潮濕,可憐的臭鼬幾乎是爬行的方式…」因為他的腿很短,而他晚上必須在灌木叢裡迂迴前進。我不知道他如何找到路,我替他感到難過。「幾乎是靠爬行來移動,因為他的腿很短。在高高的草叢或雜草中,或只是為了覓食,想到他就讓我難忍淚水。」

「只看過他兩次。第一次,看到他全身,但只有側面,他走進灌木叢。第二次,他在黑暗中幾米遠處,只有眼睛在夜色中閃爍,閃閃發亮地對著我,是如此純淨,當時他為了我的安全,來向我傳達訊息。真的好愛他!希望他安好,但對他感到諸多抱歉。天啊,所有眾生都…在地球以某種方式受苦,無處可逃。這一切何時會結束?快讓地球成天堂吧。」這就是我所寫的。

還有一次,「十一月六日。」都是關於這裡的臭鼬。「餵食臭鼬,他喜歡純素狗糧,小顆粒的,不是大顆粒。如果沒選擇,他會吃,不過他比較喜歡…」如果小顆粒狗糧沒了。「還是留下大顆粒狗糧,以免他第二天沒得吃。」所以我改餵他小顆粒的,這樣他每天都有新鮮的,每天也都有新鮮的水。我清洗他的碗。我把碗放在外面,不過我每天清洗,這樣對他而言很乾淨。我把碗放在外面,不過上方有遮蓋,這樣才不會弄濕或弄髒。

這裡,天堂再次告訴我,川普總統贏了。他們告訴我很多次,我也一直跟你們說,但說一次就夠了。

還有這裡;「要開心,您的徒弟百分之百愛您。(是真的,師父。)所有人都愛您。」

另外這裡,「別傷心,和平會佔上風。」(噢!)我好幾次都這麼說,但這我以前說過了。

還有這裡,「要開心,您早期的徒弟其中四萬人回歸了,四萬多人!!!」(哇!)三個驚嘆號。(哇。)等等等。

這很有趣。說到我的狗欠我東西,例如一八一美元。這隻、那隻欠我,而我也欠其中一些狗,只欠他們食物。因為前世他們借給我一些食物,我沒機會還給他們。可見你們的師父有時很窮困,沒食物,必須去借食物。(噢。)記得納斯魯丁的笑話吧。穆拉‧納斯魯丁大師,(記得,師父。)他有時必須借食物。有時他得去鄰居的菜園採摘食物,他會取笑自己。當鄰居出去抓到他時:「你在這裡做什麼?」他說:「不知道耶。」所以他們檢查他的袋子,看見一些食物在那裡,也許是紅蘿蔔或水果。鄰居說:「你說你不知道,沒做什麼,那這些水果和蔬菜怎會在你的袋子裡?」他說:「我也覺得奇怪,它們怎麼會在那裡。」有些明師出身貧窮,例如像卡比爾。他甚至得去借糧食,不是為他自己,而是為了那些向他尋求靈性建議的人。(是的,師父。)記得他為了食物幾乎賣掉妻子吧。(是。)(是的,師父。)事情沒發生,不過卡比爾願意這麼做,而妻子也願意遵從。你們知道吧?(是的,師父。)我說過這個故事。

有時我責怪天地,你們不需要知道。我對祂們說許多別的事,現在不能告訴你們。(好的,師父。)

有時我寫下一些東西,像是躁進鬼魅逼我的狗來傷害我,比方說推我。躁進鬼魅逼狗兒來推我,所以有時我摔倒了,打破東西或弄斷手指,諸如此類。(噢。)是主要的、關鍵的手指。(噢。)你知道,是大拇指,右手大拇指。(是的,師父。)它非常重要,不是嗎?我沒時間去想它。只是現在你們要我讀日記上的事,所以我看到了,我還記得拇指的事。有時我甚至傷到頭,有次傷得很嚴重。(噢。)因為腦震盪,我必須休息一段長時間。(噢,天啊。)(噢。)曾經有一次。我必須吃藥、休息等等。若不戴太陽眼鏡和帽子,就不能外出曬太陽。(噢。)它康復得很快,(噢,師父。)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有時我能自助,有時則必須請天神協助。但痊癒需要時間,即使很快,但仍需時間。如果我記得不去用它,它就會好得更快。

天堂不停告訴我,和平之類的事。我對祂們說:「人們每秒鐘都在受苦,因疾病、流行病、戰爭,其他各種災難及情況,動物仍被當作食物而備受虐待。」我這樣對祂們講。(是的,師父。)在我們開會時,我就是抱怨這些。(是,師父),這則是十月廿三日週五。

「十月廿日,週二,名叫De的鳥,來花園,我一叫她,她就朝我跑來。」喔,之前告訴過你們了,所以我不再重複。「他仍記得老朋友,見到他很驚喜,」他後來也來了幾次,「但不得不疏遠他,因為我的生活是牢獄,我不希望他因為我的愛而同樣被束縛。(噢。)為了避開他,我的心沉了下去,遠遠的愛對他會更好。」我在這裡說「她」,因他向我展現的舉止像個柔柔弱弱的女孩。那時,他表現得像女孩,所以我在這兒說「她」。「遠遠的愛對她更好。」我指的是他。「不要對人類太友好。當我不再靠近他,她…他意識到了這點。」現在我說「他」,「他也停了下來。」(是。)意思是他停下來,他停止跑向我,我也沒有跑向他。(是。)「他也停了下來,他意識到…他知道…我告訴他別靠太近。」

「我用心靈感應說的。噢!心靈感應有用!我們是朋友,無論如何,永遠愛你。為他誦念禮物。(噢。)(哇。)我們將永遠在一起,永遠愛你!」(哇!)這就是我和鳥兒的對話。人們有些關於與上帝對話的書,我只有和動物的對話。當然,我也會與上帝,與天神…交談。這是什麼?

我說:「額外的身體與一般化身在物質界的原本宇宙天神們,兩者的差別是額外的(身體)力量更強大。(哇!)在靈性上,由M及終極明師直接指揮。」(哇!)我寫這個只是給自己看。又是「要快樂」之類的。

這裡,祂們告訴我,因為某種原因,必須把誰和誰送走,我不想告訴你們。這也是我狗狗的要求。否則,她會繼續咬身邊的所有東西。她不玩玩具,這不像是她需要玩具。她把沙發、毯子之類的東西咬出洞,還到處撒尿,直到我按照她的要求做。

因為她說,那個人和那個人非常壞,很糟糕,等級低。於是我說:「好吧,但不要一直咬沙發,我不能一直買沙發。我得訂購,知道吧?」但當她想對我說或告訴我一些事時,她還是在房子裡撒尿。因為我總是忽略她,我說:「哎,算了吧。」

原本宇宙的保護者也告訴我同樣的事。我說:「聽著,天神們會告訴我,你不必像那樣撒尿或咬屋裡的每樣東西。」上帝也告訴我了,所以我說:「好,我照做了,希望…」我的狗狗,名為…「不要打擾我。也希望那個人不要打擾我,那人有非常醜陋的能量,低等且不乾淨的能量。」我不想說不好的字詞,所以我說「不乾淨。」

因為有時那個人,如果一個人很壞,他或者她迷戀你身體上的,或者比方不僅僅是情感上的愛戀,還有身體的,(是,師父。)像是性方面,這能量可能在你周圍繞成一圈,會讓你感覺很不舒服。令人窒息,感覺像被往下拖。(了解,師父。)

特別是,若他們等級低,而他們還有一些靈性的力量在其中,這是印心帶來的連結。因為這些人沒有長大,只停留在低等級和這種生理慾望。我有時告訴你們,我的一些徒弟來自地獄,仍保有類似地獄的等級。差不多如此,只高一些。(是的,師父。)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