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佛教故事:摩伽的故事(十集之四) 2015.09.12

2020-10-25
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国王说:「朋友们,动物知道你们的善良品质。而我,身为一个人,却不能分辨。请原谅我。」他意思是连大象都知道这些人是好人,所以被下令去踩他们,他也没那么做。

 

我想跟你们说,近来的事,新的故事。八月或八月底时,大约在我们来这里之前,那时每天煮给我吃的那位悠乐(越南)师姊即将离开,所以他们安排另一个人来。我原本不知情。他们说有人会从美国来,我问:「她叫什么名字?」他们说:「阮」,是个悠乐(越南)同修。那位师姊说:「师父,悠乐(越南)人都姓阮。」我问:「她是谁?」她说:「我们不知道,他们只说姓阮。」她又说:「师父,悠乐(越南)人都姓阮,就像韩国人都姓金。」韩国人连吃的菜都叫「金」奇(泡菜)!所以我们笑成一团。

我跟我的助理说:「这位师姊,要回去德国了,因为她还有小孩。」她想留下来,但我说:「不,不行,你有小孩,就有责任,你必须回去。」她说:「他们都长大了,可以自己煮饭。」我说:「对,但他们需要你,需要你指导他们直到…直到他们往生为止。」事实上就是如此。即使他们自己有小孩了,仍然需要你当保姆,他们跟另一半吵架时,也可以跑回你这里,还有帮他们采购等等。他们会一直需要你,直到他们或你往生为止,两者之一。

所以我说:「回去吧,我不需要你在这里,只为了替我煮饭。到目前为止,我没需要过什么人。我一直都是自己煮来吃。所以别担心,我死不了,我保证。」她说:「好,但有人要来了。」他们说是姓阮。好,所以我跟我助理说:「不论来的是谁,我不在乎姓阮或姓金,告诉她,要是她有小孩,就不可以待三个月,直到签证到期。她不可以待那么久。如果真的担心我,他们可以轮流。可以轮流来,每个人或许来几个星期,但不可以待到签证到期,不行。」

所以她跑去厨房询问福尔摩沙(台湾)的大厨,「那位即将来的师姊有小孩吗?」因为他们说她已经到了。「她是否有小孩呢?」然后她回来跟我说,那位大厨说:「师父,她有两个小孩。」我说:「好,这样的话,她就不能待太久。」后来我问:「你去问她叫什么名字,全名,不是姓阮而已。」我不知道是阮某某,也许我认识她。没有很多姓阮的同修。但以前我在美国时,有几个姓阮的帮我煮过饭。所以我想问清楚,也许我认识她。她去问了,然后说:「她不姓阮,而是姓洹。」我说:「悠乐越南人没有姓洹的。喔,你是说『黄』。」她说:「是,可能是。」她接着说:「师父,她有两个小孩了。」我说:「什么?好,那就不能留。」

后来她又回来跟我说:「师父,她没有小孩,她完全自由,无牵无挂。没结婚,她完全自由,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噢,天啊!只隔了几公尺,这位两只脚的「报纸」就带给我这种错误的消息。想想看。因为我已经说了有小孩就不能久留,也许换别人会比较好。所以她强烈抗议:「不,我完全自由!完全自由。」所以我们才知道消息是错的。我问:「但为何那样说她有两个小孩?那两个小孩是从哪里来的?」「噢,对不起,师父,是华人大厨告诉我的。」懂我意思吗?我听这个人说,而这个人又听另一人说,那个人又听另一个人说。也许把那位师姊搞混了。她姊妹有两个小孩,但她自己没有小孩,她还没结婚。噢,天啊,我就说嘛!她突然间被免费赠送两个小孩,速成的家人,瞬间就有了。

 

好,现在我们回到摩伽王子的村庄。「村长生气我们,所以才编造这个故事。」国王说:「朋友们,动物知道你们的善良品质。而我,身为一个人,却不能分辨。请原谅我。」他意思是连大象都知道这些人是好人,所以被下令去踩他们,他也没那么做。通常,训练有素的动物,会照着指令去做。但这只大象并没有。国王说:「就连动物都知道你们善良的品质。而我身为人,贵为国王,却不知道,请原谅我。」他向三十三位善人道歉。说完后,国王就叫村长当他们的奴隶。

天啊,这个判决很轻,是吗?村长意图害死那卅四人,国王却宽宏大量地只罚他当他们的仆人,包括村长的小孩与太太。好,这还不错。我想是因为顾及村长的家人,国王不想杀掉他。他赏给年轻人一头骑象,也赐给他们那座村庄,让他们自主管理。国王赐了一头大象给他们骑,也送给他们整座村庄,让他们取代村长。三十三个年轻人心想:「有功德的工作能得到的好处,在这一世就可以清楚看到。」他们轮流骑着大象,在已属于他们的村庄内巡视。

 

他们在村庄走动时,共同商议:「我们有责任去做功德更多的工作,接下来要做什么呢?」而后他们想到:「在四条马路的交界,搭建一处供大众休憩的处所,要盖得安稳又坚固。」于是他们就召集建筑工,下令要他盖个大会堂。因为他们对女众已经没有任何欲望,就决定不让女众使用大会堂。为什么?那不公平!他们对女众没有欲望,不表示就可以不接受女众,对吗?我想他们是不想招惹人类中强大的一边。

好,当时有四名女性与摩伽一起住,名为「欢喜」、「思惟」、「善法」与「善生」。善法偷偷跑去找建筑工,向他行贿,跟他说:「兄弟,分给我大会堂里的主要厅堂。」建筑工同意她的提议,便回答:「好的。」于是他就先在要做会堂尖塔的一棵树上做了记号,把它砍下来,放一旁,让它风干。再砍劈树木,设计一番,然后加上木板,做成一个尖塔的形状,刻上以下的文字:「此为善法之殿堂」,意即那个女人的名字。但他说:「这是善法之殿堂」时,没人会有意见,对吗?是以「善法」之名而立,当然啦。哇,好聪明!

现在,会堂盖好后,到了要竖立尖塔的那天,他跟三十三个年轻人说,应该是三十四人,对吧?包括王子,不是吗?「高贵的先生们,我们忘了一样东西。」「先生,忘了什么?」「一个尖塔。」「我们去找一个吧,」年轻人说。「不能用新劈的树来做。」意思是刚砍下来的树。「我们应该找砍下许久,并风干的树来做尖塔。」意思是经过处理,让树在太阳下曝晒,才能耐久,或事先浸泡过处理液。年轻人听了说:「这样的话,我们该怎么做才好?」「你们可以到处找找看,是否有人有如此完整的尖塔,已经放一阵子风干了,而且正在出售的,你们就可以买下来。」

他们就到处寻找,最后在善法的屋子里找到他们所需要的,他们出价一千银钱想买那个尖塔。但是那个价钱买不到,善法说:「如果你们分给我会堂建筑物的一部分,我就给你们尖塔。」否则没得商量。这群年轻人回答:「我们已决定不让女众使用这座会堂。」此时建筑工对他们说:「高贵的先生们,你们在做什么?除了婆罗门的世界外,没有地方会排除女众的。」尤其是这世界,对吗?「所以接受这尖塔…」「尖塔。」对吧?「收下这个尖塔…」抱歉!我想到凤梨那个字,两个发音好像。「然后把会堂完成。」

他们把会堂分成三部分。很好,年轻人接受了。把会堂分成三部分,保留一个房间给国王,一个给穷人,另一个房间给生病的人。三十三个年轻人建好三十三个座位之后,就对大象发出以下指令。

 

我在找故事的结局。这故事似乎很长,我不知道这么长。好吧,你们需要休息一下吗?不用。这个故事很长,剩下的明天再讲,好吗?(好,谢谢师父。)我人不太舒服,好吗?要继续也可以,不过何必勉强呢?我得回去,再吃些药,喝点东西,休息一下,明天就会再看你们了。

今天你们已经得到比平常更多的红利,听了一个半的故事。平常只有一个,对吧?下午你们听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现在又听了半个完整的故事。这样很好了,好吗?有人明天走吗?没有。那好,那好。我以为我会永保青春,迷人的风采,却没有。损失太多元气,又丧失太多细胞,在短短的时间内,这无助于保持年轻。好,再见啰,明天见!我爱你们。也许我跟你们打坐五分钟。我们打坐吧。关灯,全部关掉。

 

哈啰。(哈啰。)味道总是那么「好」。我整晚没睡。如果我在这里睡着,你们就知道为什么。不能说我没告诉你们,我有言在先。你们睡得好吗?睡觉,睡得还好吗?嘿,上面这里还有位子,会讲英语的人过来。男孩子或女孩子,多坐一些人,这样会感觉暖和一点。天哪,外面好冷啊!哎呀,卡住了。进来。男孩子,坐这边,只限会讲英语的人。没有翻译。这样正确吗?噢,天啊,感觉像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面前,有吗?有什么东西吗?就这样,没有了?他们可以坐在走道,等我要走时才移开。这些是什么?好,电话,还有我欠你们的故事,昨天剩的一半,是吗?我「欠」你们的。你们只是来这边,就这样,我就欠你们了。

没有说英语的人了?(没了,他们在外面工作。)工作?可怜的人。这样的天气必须工作,在周围有炉火的屋顶下工作,多好啊!而我们必须坐在这里,什么都没有。这是假的皮草,好吗?拜托。我好害怕。每个人都看着我,批评,还有种种臆测,种种胡思乱想。假皮草,假的,人造的,是人造的。好了,好,很好,很好。你们还好吧?(很好。)就这样?没有说英语的人要过来了?(没有了。),都需要翻译吗?(是。)看吧,我一直告诉你们要学英文,那你就可以坐在前面了,看到了吗?

现在我们这里都是空的,也因为很多人还没回家。很多人要负责录影、录音,还有设备、耳机、鼻机、眼机,都要照顾,忙碌不已。到现在为止,我一直很忙。幸运的是我们室内有足够的空间。我很高兴,因为我的山洞已经干了。我的意思是山洞干了,但是狗的前廊淹水了,因为他们没有把屋顶和墙壁连接好。阳光的屋顶,只是一块透明的塑胶板,但他们没有连接好。他们没涂水泥,所以,山洞和阳光门廊之间,中间的隙缝都在漏水。我狗的小屋也在漏水。现在已经不漏水了,真高兴。这么简单的事,他们都没帮我做,已经这么多年了。他们应该处理好,因为一直有人在这里,男、女、老、少、出家人、在家人。也许出家人只到处闲躺,原因在此。所以两个都是在家人。

噢,天哪!每次我回来,他们甚至写了便条给我。我很多年没住在这里了,至少上次打禅后就没有。上次打禅是什么时候?两个月前?两年前?(是。)好,从那之后,我就没来过这里。但在那之前,一定已经漏水了,因为我所有的置物箱,里面都发霉了。天啊,里里外外都发霉,因为会互相感染。原因很简单。然后他们写了便条给我,「亲爱的师父,每当下雨,这里整个地方都淹水。所以我得把这些东西搬进您的洞穴,让它们保持干燥。」如果他们知道漏水,就该修好,对吗?(对。)否则得一直搬进搬出。下雨,不下雨,下雨,不下雨,不下雨。爱我,不爱我。现在我不得不修理,找两位女助手来帮忙,包括狗的房间也是。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