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佛教故事:摩伽的故事(十集之五) 2015.09.12-13

2020-10-26
用语:English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人类就可处理这些小事。其实不见得,是吗?不见得。确实有时候,天神和动物认得出某些人的善良,但人类自己却看不出来。

 

狗狗的独立小屋,前廊也是给狗用的,不过大狗有单独的小屋,因为他喜欢待在户外。只有像天气这么冷时,我就必须把他拖进来,真的是用拖的,并威胁他:「你现在进来,不然我就…不给你纯素骨头、纯素点心,什么都不给。马上进来,现在。」然后我们俩就开始争夺主控权。他认为我娇小简单处理,但我用拖的,拖他进来。然后,我从里面关上门,他就无法出去。但他喜欢待在户外,非常忠于他自己的…护卫犬职责。即使下雨天,他只要听到动静就会跳起来冲出去,弄得全身湿透,然后我就得工作了,要帮他清洗、擦干。他经常去查看灌木丛,幸好这里没多少灌木丛。他回来时,就像一朵花。那种很扎手的刺,很小的刺,沾黏在他身上,全身布满一点一点的…真的,密密麻麻的。然后我又得工作了。他护卫我,我却得像秘书般清除他身上所有的刺。噢,天啊!

谈到无条件的爱。人们说狗会教你无条件的爱,对吗?是啊,他们会教你什么是无条件的爱,以及无条件的工作。他吃我的餐点,睡我的床。只要他喜欢,他就跳上来,我说:「嘿,嘿,这是我的。」但太晚了,到处都是爪印,床单满是泥泞的爪印。然后我说:「好吧,好吧,你就留在床上。」然后我去前面,我待在走廊。待在其中一个小沙发,其实那不是沙发,而是平坦的木制收纳箱。如果你放两排六个或八个箱子,上面再加个床垫就成了沙发,里面可存放东西。否则我没空间,所以我坐在上面。后来,他厌倦了我的床就过来,然后来回踱步。我问:「怎么了?」他看着我的沙发。然后我…他在等机会,等我进去拿东西时,就跳上我的沙发,又布满了他的爪印。我就得清理我的床铺,擦拭或更换床单。对,确实是无条件的爱。他只是看守这间根本无需看守的房子,却俨然以此地的保卫者自居。他来之前,我离开时把房子上锁,这么多年来都没问题。而现在,他觉得自己是房子的守护者,然后我就得做其他工作--一大堆工作。他的工作就是四处巡逻,而我就忙得不可开交,擦洗、打扫等一堆工作。我不能一直呼叫助手,因为有时是在深夜,所以我让他们睡觉。即使是白天,我也不能一直呼叫他们,所以我自己动手。

 

但今天我很高兴,因为两个地方都修好了。很简单,只要整个屋顶盖上帆布就不会再漏雨了。了解我的意思吗?雨水就会流下去,就算有缝隙也不会漏水。对,很简单,狗屋的屋顶也一样,很简单,十分钟就完成。但他们这些年来,都没这么做。俗话说:「人多好办事」,但在这里是「人多更多事」。俗语说,如果想把事情做好,就得亲力亲为,是吗?但只是屋顶漏水,天啊!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我们到处都铺盖帆布和塑胶屋顶,所以他们应该知道才对。至少应该保护它,直到我回来。如果我看了不喜欢,我会说:「这不好,我不喜欢。」没有,这段期间一直让它漏水。所以我回来后,只好清洗所有衣物,擦拭所有东西,里面都发霉了。这道理你们都懂,因为你们家里有小孩。不算新鲜事,对吗?听起来很熟悉吧?难怪你们都沉默不语。一笑也不笑,脸上也没表情,不觉得意外,毫无反应,面无表情,然后心里想着:「有什么大不了,这些我们都知道,师父怎么现在才发现?如果她早点问我们,我们就会告诉她了。」我告诉你们,每个人来这里,很多人进入我的生活,来到我的道场,来到我的身边,只是为了当将军或少校,就像军中一样。他们指挥其他人做事,有时还命令我,因为已经习惯指挥别人,当他们四周没人时就指挥我。噢,多谢了,真的是这样。

 

我们之前讲到哪里了?有人记得吗?没有?你们向阿难祷告,也许能想起来?好,我认为我们讲到三十三天。(是。)还有以女孩「善法」为名的尖塔,她非常聪明。好,现在他们把会堂分成三部分--一间留给国王,一间给穷人,另一间给病人。对,好。对国王、穷人和病人,他们都一视同仁。提供相同的住宿条件,但不住在同一区,而是分开住。这卅三个年轻人也造了卅三个座位。噢,等一下。噢,天啊,我忘了,我必须交代他们。等一下,好吗?我交代过了,但我忘记告诉他们要挑出狗的…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是刺,就像春天盛开的花朵。我还以为他不是白狗,他看起来像有斑点的狗。叫什么名字?忘了。(大麦町犬。)大麦町犬。噢,天啊!

 

这卅三个年轻人也造了卅三个座位,他们完成后,就对大象下达以下指令。噢,他们对大象下指令。「若有访客坐在座椅上,就带他到该座椅主人的屋里住宿。那座椅的主人有责任款待这位客人,让客人的脚和背部都得到按摩。」噢,哇!我想去那里享受按摩,是的。「为客人提供硬食和软食以及住宿;履行招待客人的职责。」哇!没人这样招待我,我要趁机抱怨一下。哇!他们是如何向大象下达这种指令?而且大象也可能会执行指令,哇!你们家里有这种大象?(没有。)好。我猜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大象,当时他们仍饮用清澈纯净的溪水或湖水。不像现在的污水。当时人们没让大象服用大量抗生素之类的药物,也没喂养基改食物,而使他们全然混淆。所以也许大象能理解人类所说的一切。或者他们那时会用心灵感应之类的方法与大象沟通,或是每天训练大象。因此,有访客光临时,大象会领路,那里只有一头大象,国王送他们的那头大象。记得吗?大象会引领访客到座椅主人的屋子。当天,座椅主人会善尽东道主款待之责。哇!座椅主人,是的。所以卅三位年轻人轮流,轮到他们时,他们就会去为客人按摩。

 

摩伽种了一棵黑檀木。我大概知道,不过我也许没见过。或者我也许见过,但不知道那就是黑檀木。「耶伯尼」是英文。「耶伯尼」或「伊伯尼」?(耶伯尼。)黑檀木靠近会堂,黑檀木树下设置石椅。所有进入会堂的人看着尖塔都会念出刻文,说:「这是善法的会堂。」噢,她的名字。我们再三提到她的名字,三十三个年轻人的名字却没出现过。「欢喜」心想:「盖这座会堂的年轻人坚决不让我们使用会堂,但『善法』运用智谋得到了一间厅堂。我也应采取行动,但我能做什么呢?」其中一位女孩「欢喜」这样自忖着。而后她有了以下想法:「光临会堂的访客会需要喝水和沐浴,我要找地方挖水池。」游泳池。由于欢喜促成浴池兴建。第三个女孩「思惟」内心思忖:「善法捐赠了尖塔,欢喜促成浴池的兴建。现在,我该怎么办?」而后她有了以下想法:「来到会堂的客人喝水、沐浴之后,他们准备离开时,我们应为他们戴花环。哇!我要筹建花园。」这样就可以摘花编花环,戴在人们脖子上。于是「思惟」着手筹建一座美丽的花园。园里栽种的花卉种类和数量都非常多,任谁也不可能说:「这花园里没栽种某某花卉或果树。」意思是这花园搜集了所有种类的花草树木。她网罗了各种稀有珍贵的花草树木,把它们都种在花园里。现在,「善生」第四个女孩心想:「我是摩伽之母的兄弟的女儿,也是摩伽的妻子。」摩伽之母的兄弟的女儿?也是摩伽的妻子?表亲,是吗?他们那个时代有可能近亲通婚?「摩伽工作的功德只归属于我,而我工作的功德…」听起像「腐败」。「加工锻铁」的「工」。「…我工作的功德只归属于他。」她还不是摩伽的妻子,但她自认为有可能成为他的妻子。因此,她什么都不做,只花时间打扮自己,让自己美美的。噢,天啊!做白日梦,嗯?很多人就像这样。不想打坐,甚至不持戒,不想吃纯素,但是想成佛。哈哈。如果你认为这个女孩是疯狂的梦想家,也许她没那么疯狂。

 

摩伽是否侍奉双亲,尊重家中长辈?有,他有,但…没关系。说真话,不恶口,不中伤人,不贪婪,是吗?我猜是指憎恨之类。还有不嗔怒。他因而也履行了七项戒律,内容如下:「如果一个人能够奉养双亲,尊重家中长辈,言谈温文儒雅,不中伤人,不贪婪…说真话,能克制嗔怒,这样的人,三十三天神就称他为好人。」为何他需要三十三天神,或帝释天称他为好人?我们也能称他为好人吧?可以吗?对,这么简单。老是把天神扯进来。人类就可处理这些小事。其实不见得,是吗?不见得。确实有时候,天神和动物认得出某些人的善良,但人类自己却看不出来。

观看更多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