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播放

师徒之间

主摩诃毗罗的生平:继续断食以拯救旃檀(五集之一) 2019.12.01

2020-09-17
用语: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剧集

摘要
下载 Docx
阅读更多

唯有不再记得自己是男人或女人,是双性恋或同性恋,是男同性恋、易装癖者或非易装癖者,才能改变自己。真正超越这一切,才能成佛。

 

哈啰,会不会太重啊?壮丁。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世界有男孩子,为了要挂那些啦,你们女孩子就抬不动啊。哈啰!(师父好。)你好。对不起,我眼睛不怎么理想,所以这样戴着眼镜。还可以看到吗?(可以。)看到眼睛啊?爱你们。男孩子越来越多,一点点啊?(谢谢。)有竞争力。你好。(师父好。)好。悠乐(越南)同修?对吗?(对。)大陆?悠乐(越南)?(对,悠乐(越南)。)你们好。(师父好。)你们好吗?你好。(师父吉祥。)吉祥,吉祥,和尚吉祥。

坐这里好像大家多数都看得到啊?有啊?(有。)我很佩服,你们能那么生活。不晓得你们每天是怎么做到的,我只有星期天这么做就觉得相当吃力了。你们每天怎么做到的?上班、下班、煮饭、清洗、购物、亲吻丈夫、亲吻妻子、上床睡觉、亲吻孩子们,修剪草坪、灌溉花园,你们做这一切。你们是怎么办到的?而且日复一日。我意思是,每天去上班,下班后又上别的「班」,还能活着。而且一天还打坐两个半小时?不,两个半,也许是,小时。哇,难怪很难上去。佛陀在世时,他的徒弟都是出家众,两千多位,每个人都没有俗务,不用上班、没有妻小,无忧无虑。 我不需要这个,你们还看得到我吗?看不到?(看得到。)你看得到这里他们看不到。

我的眼睛痛,鼻子开始流鼻水,我一说:「好吧,我必须去。」我是指,我必须来这里,一说就开始流鼻水了,眼睛开始痛起来。上次还不太糟,但是印心的业障之后慢慢来了。业障有时先来;有时印心当天来;有时先来一半或四分之一,在印心的时候来,之后再来更多。有时之后才来。我很努力才能来这里,戴这条丝巾又梳妆打扮。想到自己的感觉,我就觉得自己是女超人。我本来很想商量一下,我一直问工作人员:「有多少人?多少西方人?多少新同修?有谁以前没见过我,会留下来一阵子,也许多留几天或一星期?」我一直在协商,想知道是否可以明天或隔天,等我觉得好一点再看他们。可是不行,有人明天就要走了,有两、三个,还有两个隔天要走,还有一天则有五个要走。我输了,你们赢了,你们赢,你们赢了,我想我要…

 

也许你们都把头发剃掉,变成我的光头徒弟。我每天派你们出去,全部都走路去托钵。你们回来时,我已经在睡午觉,醒来就为你们开示。我也会再次剃度,「舍发陪弟子,」你们才不会觉得太糟。总之,我能做的不多。有时我能轻易出定,有时却不能。没办法出定时就很困难,今天就是这样。今天,我就像一个会走路、说话的机器人,既然我已经在这里了,我们就言归正传。今天我在打扮时,想扣上扣子或钩子,并配戴我的首饰等等。结果都事与愿违,钩子钩不起来,扣子又太新,扣不紧,而且裤子也不合身等等,鞋子还开口笑,在笑我。它们是新鞋!不是这双,不是这双,这双是另外的,这双是旧鞋。以前的人所做的鞋子,很耐穿,可以穿一辈子。如今,我的很多鞋子都是开口笑,也许是快乐鞋。以前我设计过一些衣服叫做「快乐修行人,」现在别人也模仿我,他们设计这些快乐鞋—「快乐修行鞋。」这副看起来比较清楚,看得见你们。我念的时候字要大一点,但这样也能念。戴眼镜看字比较轻松,如此而已,老花眼镜。以我年龄来说,我的眼睛还算不错。这些年来我用眼过度,但视力还不错,拜观音法门之赐。

 

我在穿衣打扮,扣扣子时,心里想:「噢,释迦牟尼佛说得真对,他说得真对。」他说:「只有男众能成佛,开心吧。」你们是这么想的。我想,就算是男众也无法成佛。知道为什么吗?我以前讲过:如果你是男众,就无法成佛;如果你是女众,就无法成佛;如果你是男同性恋,就无法成佛;如果你是女同性恋,就无法成佛;如果你是双性恋,就无法成佛;没人能成佛。唯有不再记得自己是男人或女人,是双性恋或同性恋,是男同性恋、易装癖者或非易装癖者,才能改变自己。真正超越这一切,才能成佛。但我在考虑一种实际做法。男众,你们不必穿什么,人来就好。在印度有许多古鲁,也有一些开悟的古鲁,没穿什么衣服。我看有些人都没穿什么,也许只有一条缠腰布或身上裹个东西,真方便。这样我就不必穿这些灰姑娘的鞋子和戴这些珠宝饰品等等,那会很方便、省时。我认为释迦牟尼佛很对。如果我是男众,对我会比较方便。不管我穿什么,甚至不穿都能随时出来。你们知道,对吧?印度同修,知道吧?古鲁们并不在乎,印度人不在乎。如果我看起来不…假如我是男众,若我看起来不像现在这么好看。我只要脸上留着胡子,看起来就可以了,看起来会像古鲁般庄严。

 

随便聊聊而已,我已经在这里了。最难的就是准备工作,我人已在这里,清醒了。我现在觉得好多了,比刚到时还清醒。我原本在想:「不晓得该怎么办。」在今天早上那种状态下,我真的想叫醒自己,我设了闹钟,而且一切就绪。我的确起来了,我试着正常活动。我甚至烤了纯素吐司,觉得吃点纯素吐司,可以缓解胃部不适。这几天我觉得不太舒服。我烤了一片纯素吐司,烤焦了。又烤了另一片纯素吐司,又烤焦了。接着又烤了另一片,第三片也焦了。共四片纯素吐司,全都焦得面目全非。我说:「好,今天不是我的吐司日。」然后我就随便抓东西喝,我本来想泡茶却忘了,我放了茶叶却忘了喝。

那里是新住所。我一直在搬家,凌乱不堪且累人,一片混乱,因为我还没有时间整理自己的东西。我也怕请任何人帮忙。因为有时请别人帮忙,不如自己动手做。否则就得从他们身上拿走一些别的垃圾,那划不来。因此,我觉得自己被物质事物包围住。真希望我的天命能比现在的轻松,比方成为印度的巴巴、巴布甚至玛塔吉,只要坐在那里抱抱人们,或摸摸他们的头,只要做这样就好。我此生的天命错综复杂:工作太多、太艰难,时间太少、任务太复杂。我以为我出家以后,生活就会像她的或她的那样简单。两、三套衣服,该做的就这样而已,甚至不必梳头。蓄发是另一个问题,必须抹油或润发,否则会产生静电。我还必须设计天饰,我以为自己自由了,其实不然。有时对我来说很难住在这个星球,非常困难,比你们想像的还难。

 

还有很多空间,更多人可以上来多坐一下,好吗?悠乐(越南)人也可以上来坐这里。没位置就别再上来了,票卖完,就停卖了。我说:「没位置了,票卖完了。」什么?票卖完了,你喜欢?每周都销售一空,幸好我不是舞者或歌手等表演者,否则别的舞者和歌手可能要另谋出路了。你的签证能停留多久?(我们周三要离开了。)我知道,你的签证可停留多久?(只有一个月。)一个月!还不错,如果我去印度,可在印度停留多久?持英国护照。(我想是一个月。)一个月?一样。以前一向是六个月,可延长到一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是没没无闻的修行人,但现在就难了。必须到大使馆申请签证,以前可直接取得落地签。其实,如果想的话,许多人还是能留下来,但如今,很难了。那是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比方有些外国人来,滥用了印度人民的好意。因为印度人非常好客,就算他们的东西不多,也会全部奉献,他们会给你需要的一切。所以,印度政府想制止这种滥用。我不怪他们,问题是,也许那些外国人并非真的想滥用印度人民的好意,只是他们不懂印度传统。他们不断地受到照顾,所以认为没关系。认为印度人乐于给予,是因为行有余力才给,其实不然,并非如此。就像有时,我一直给予,人们就以为我拥有很多。有时是真的,有时则否。没关系。必要时,我都乐于给予。印度人就是会给予,无论需要与否,他们都会待人如上帝。印度传统就是那样,现在还是那样,印度仍保持这个传统。你们很多印度师兄师姊一直请我去印度,我要怎么去那里?待一个月,飞出去再回来吗?一直那样来来去去吗?(师父,我们不确定您持英国护照能留多久,也许我们可以查一下…)也许最多三个月。(是。)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回到…因为那时我应邀到普纳,或哪里,我忘了,我想他们给三个月期限,但必须有签证。必须去申请签证,即使三个月也不多。我只待了几个…感觉像只待了几个小时,三个月时间就到了。三个月没多久,时间飞逝。每天我都觉得我还没睡觉,就天亮了,我甚至还没做任何事,就天黑了!比方说这样。在这世界,有时间问题。岁月不饶人,时间让人担心截止期限,担心无法准时付款、上班、上学。做什么事都要看时间,让人压力很大。我很佩服你们,还能上班、养家、打坐,周日还能来这里,或来两、三周。我不知道你们是超人或特异人士,你们真的很厉害,我以你们为荣。我并不以自己为荣,因为我生性也有艺术家的倾向,有时艺术家本性会占上风。我宁可出外到某地拍照片、录影片,而不是来这里看你们。但今天我来了,既来之则安之。

 

我也不觉得自己是狗的好照顾者。以前我都让他们在身边,如今,我一次最多只能照顾两、三只狗。再多,我会容易觉得累或烦恼、担心,儿女催人老。我只能让他们轮流来,比方晚上是谁跟谁来,早上是谁跟谁来,下午是谁跟谁来,比方那样。他们轮流来还算不错,我想总比没有好。我尽所能,这是我所能。

 

有个关于餐厅的笑话。餐厅外面标榜:「五美元吃到饱。」在美国或欧洲有很多吃到饱餐厅,我不确定欧洲是否有,但美国有很多…我在那里看到很多吃到饱餐厅。有个笑话讲述有间餐厅外面写着:「五美元吃到饱。」有个人一进来餐厅,就大快朵颐吃个不停,当他还要拿更多食物时,餐厅老板就出来阻止。老板说:「不能再吃了!」那人说:「但你外面写『五美元吃到饱。』」老板就说:「只能吃到这么饱。」「吃到饱,只能吃到这么饱。」

 

好,我们继续讲主摩诃毗罗,上次故事讲一半。「那位商人于心不忍」因为他看到她处境堪怜,看出她洁身自爱的矜持,她并非出身低俗或行为不检的人。所以他说:「孩子,我是商人达纳瓦,是尼犍陀沙门的追随者,住在这个城镇。看到你的处境,我很难过。如果你不愿意跟那位交际花走,我就不允许这件事发生,我会付十万金币,为你赎身。你愿意跟我走吗?你愿意当我的女儿,跟我住吗?」当然。「一位孤儿公主被当作奴隶卖掉,来到商人达纳瓦的家,但他的妻子…」又来了另一个女人,他的妻子,「穆拉看到这美若天仙的女孩进入家门就开始起疑。」我保证自己会看男孩子,我今天会尽量这么做。我都看这边,不公平。「穆拉看到瓦苏摩蒂时,当下就看到了对手来和她争夺丈夫的宠爱。她甚至对正直的丈夫开始起疑了。」平常,她相信他是个正直的男人与丈夫,忠实的丈夫。但现在她看到这么美的女孩进入她家,她甚至对他起疑了,认为丈夫也许被女孩的美迷住了。那是有可能的。有可能,因为男人爱美。

 

我也爱美,我不是男人,但我爱一切美的事物。当我出门看到所有花朵,我说:「噢,你们好美,我用相机拍下你们,你们就永不凋零了。喜欢吗?」他们都说:「喜欢!喜欢!」今天,所有鸟儿都来了,他们唱了好多动人歌曲。自从我来这里之后,没见过这样,只有今天,他们开怀高歌。我以为他们很想吃东西,就在外面放了纯素面包,但他们没吃,他们只是一直唱歌。我在西湖也没见过这么多鸟儿聚在一起,每根树枝都站着鸟儿,今天他们唱得好开心。那让我更清醒一点。所以,我谢谢他们。

观看更多
剧集
播放列表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开始时间
下载
移动端
移动端
苹果
安卓
用手机观看
GO
GO
App
扫描二维码,下载应用
苹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