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使用世界共通語言表達自我(七集之六) 2006.09.30

2020-06-26
用語:English ,Spanish(Español)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謙卑並非總是低頭哈腰,而是你的心態。內在的體悟,並尊敬別人。發自內在!如果內邊了解,外在就容易表現出來,會自然而然流露出來。

 

你們不了解我的謙卑,因為我把它藏起來了。我把它藏起來了。和你們在一起時,我把它藏起來。因為我想給你們看,你自己所有偉大的品質。我來這裡不是為了展示我的謙卑,我來這裡是要告訴你們關於你自己更重要的事。我的謙卑在此有何用?我的謙卑能為你做什麼?假如它對你們有用,我會給你們。如果它會使你們更快樂或更開悟,就算跪下來拜你們都行。我會那樣做,我可以做,那樣做也無妨。你們要我做給你們看嗎?(不,師父請不要!)我可以。(不!不!不!)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不!不!)只是身體而已。就算你們打我,也只是我的身體而已。謙卑並非總是低頭哈腰,而是你的心態。內在的體悟,並尊敬別人。發自內在!如果內邊了解,外在就容易表現出來,會自然而然流露出來。不然你們認為呢?難道要我跟那位警察說:「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去看看無上師電視台,你就知道我是何方神聖。你竟敢這樣跟我說話。」我會那樣說嗎?所以呢?(不行。)不行吧?當然不行! 那才是謙卑,懂了嗎?

因你們想知道,我才講,不然我並不在乎。而且這也不是最後一次或最糟的一次,不是!為了你們,我在無數的場合和時候遭受羞辱。甚至為了難民,他們根本不是我的徒弟,我必須去求人,即使對方是無名小卒。我得在烈日下坐在骯髒的地上數小時,希望能獲准進入難民營去探望悠樂(越南)難民。為了幫助他們。為了那些難民,有一個普通士兵他用槍指著我的頭,命令我離開那個難民營。你們不了解我的謙卑,懂嗎?因此不要質疑、批評我,照顧你自己的謙卑就好。只是舉個例子而已,好。

我不會跟那個人對抗然後說:「有膽就對我開槍啊!我是鼎鼎有名的無上師,我滿懷愛心才來這裡!我很慈悲,所以我才來這裡!你別那樣跟我說話!」我沒那樣做,我只是走出去。而且不只那樣,有個男的還動手打我,因為我堅持要見總統,想跟他談談收留悠樂(越南)難民的事。因那個人是密探之類的,他打我是為了保護總統。那我該怎麼做呢?我該起身還手打他耳光,因為我很偉大嗎?不!那樣只會使難民的處境更加艱難,所以我忍受一切。後來他們比較善待那些難民。別人都去指責他們,他們那樣對待我;他們感到不好意思,於是他們在某些地方比以前更善待那些難民。那個國家甚至收留了五千位難民,都是因為那件事。那次事件並沒被錄下來,但有些記者全程目睹。他們知道我一直都在幫忙那個國家,所以他們後來稟告總統,因此政府當局後來改變政策,他們收留了五千位難民,比方說這樣。

有用,謙卑確實有幫助。相信我!人們喜歡謙卑的人,大多數人都如此。真心謙卑,不是裝出來的謙卑。你們可別出去設法激怒別人揍你,然後在那裡說:「噢,我很謙卑。」請別那樣做!不要刻意製造情況來證明自己的謙卑。不,謙卑是自然而來的。我告訴你們,是因為我們彼此知道就好,免得你們還懷疑我不謙卑,而無法模仿我,請務必模仿!務必要謙卑!那對你們自己和世界都很好。大多數的戰爭和衝突都是由於缺乏謙卑,每個人都想要更強大,以更大權勢壓過另一方。

我到哪裡都會有鄰居,有時他們對我大吼大叫,然而我只說:「好的,好的,沒問題。我們馬上照辦。」就這樣。如果能做,你就照辦。如果一直站在那裡跟鄰居吵來吵去,又如何?能得到什麼?我有一個鄰居很難相處。即使當我們只是想在幾處草地稍微噴點東西,知道土地的界線在哪裡才好做事,他就過來叫囂怒罵:「我會去叫警察!」但他自己能做,沒關係。後來他自己那樣做。我們住在一個小農莊,隔壁的前任農場主人經常四處在地上燒東西。燒東西,在地上燒垃圾。他燒那些像是樹枝或是果園裡的廢棄物,我四處都看到。而那位鄰居也會燒東西,有很多次煙全都飄過來我的房子。我只好關上窗戶,從未說過什麼。然而我才燒一次而已,這些年來我只燒了一次,他就過來說:「噢!我要立刻報警!你馬上停下來!別燒了,否則我會立刻報警!」罵個不停,我說:「噢,那好吧。我用水澆熄,火熄啦。」結果他很驚訝,他不知道接著該說什麼。只好默默站在那裡,好像那些水潑到他的臉——他驚訝得只能愣在原地。前一位鄰居,在我之前住在那裡的人,以前整天都跟他吵架,天天如此。我來之前,他還警告我:「那個鄰居很惡劣,您要當心他。」所以他沒心理準備會看到一個嬌小婦女說:「噢,抱歉,若打擾您,我會將火滅掉。」他不習慣這樣,所以他呆站在那裡,好像被麻醉了一樣。他看著我,我說:「可以嗎?高興了?」「再見。」然後他就走了。就這樣而已!拿水澆熄火很簡單嘛,這樣是唯一能「滅火」的方式。只要你不予回應,不暴力相向。一個巴掌拍不響。好,懂了嗎?

想想看,要是我回應那個警察,要是我回應那個用槍指著我的頭的人,那麼我的助手可能也會跟著激動起來,因為想保護師父而介入,最後每個人都打起來,那會演變成怎樣?你們能想像嗎?有人會因此受傷。我走出去,之後就哭了。我為了難民而哭,因為他們在圍欄內、大門裡面哭喊著,當時我卻幫不上一點忙。他們說,基於安全理由,因為總統大選等等,所以他們不准我進去。我說:「好,我了解,但是我從那麼遠來,我想您能否…我不知道有總統大選,我以為我…因為上次我能來,所以這次我應該也能來。我並不想違反難民營的任何規定。」於是我就離開了。那位軍人並非對我有惡意,我知道這點——他只是依命令行事。所以我離開,回旅館了。然後,因為那一天我想給難民一些東西,但是我進不去。我想給他們一些錢可以買些糕餅。那一天,我不太記得了,好像中秋節或什麼節日。我想給他們一點錢,讓他們給小孩和自己買一些東西,但是他們不准我進去。我就說:「好吧!我只是想送他們些東西,但假若你們不讓我進去,我會離開。」我就回旅館。

你們知道發生什麼事嗎?我的旅館離難民營很遠。我住在城市,距離難民營很遠。我必須另搭私人飛機才能抵達該區,因沒有…不然就得搭船或其他交通工具。你們知道當晚我回旅館,發生什麼事嗎?猜猜看!猜猜發生什麼事!誰有通靈的能力?今天我准許你們用。告訴我,你看到什麼了!你的水晶球看到什麼了,現在告訴我!誰誇口自己有靈通力的,趕快上來!沒有?沒有嗎?你說什麼?(總統打電話來嗎?)親愛的,什麼?(一通電話)電話!你不是通靈的人喔。也許總統打電話給他的部屬,但他並沒打電話給我。好,我就告訴你們吧。既然沒靈通力就明講嘛,我也沒有。當晚用槍抵著我的頭命令我離開的那位軍人,他親自帶了一些難民,帶他們到我住的旅館要求見我,跟我助手說他們想見我。那位軍人帶了一些難民到我住的旅館客房,他對我說,他很抱歉,他這麼做也是情非得已,他只是依照上級指示做事。但是他知道我人很好,希望我能諒解,我說:「是,我能理解。沒問題,沒問題!」然後我說:「我能為你做些什麼?你為什麼來這裡呢?」接著他說:「因我聽說,您想給難民們一些錢,去買一些糖果餅乾。您可以在這裡給他們。」他說:「這位是全營的難民代表;您可以把錢給他,他回去後會買給大家。」我說:「喔,太好了!」我就把錢給了他。

最後,我默默、和平地達成我的目標,仍然能讓難民們知道我愛他們,仍能收到我想給他們的東西。沒人知道這件事,除了已離開或往生的一、兩位助手。這是十五年前或十多年前的事了,我自己都忘了。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剛好話題談到謙卑,就順便告訴你們。你們看,假如當時我站起來跟那個人爭吵,或爭論什麼的,他們可能會把我關起來,而難民們也可能受到波及,反而什麼都得不到。要輸才會贏!看到沒?我做到了!因為我不是要去那裡,向一位我根本不認識、也不在乎我是誰的軍人證明我是對的,我慈悲,我去那裡是為了…我不需要去證明這些!我去那裡只是為了安慰那些難民,給他們一些歡度節日的東西。讓他們知道我愛他們,並給他們些物質的東西。結果我做到了,看吧!雖然我去那裡,他們不准我待太久,但難民們知道我愛他們。那是其中一個目的。即使我們無法相聚幾個小時或幾天,重點是他們知道我盡力了。重點是他們知道我因為愛他們,而甘冒一切風險,這樣就足夠安慰他們了。我想安慰他們,我想送他們一些錢。看!這兩樣我都做到了。所以那才是重點,達成我們想要的目標,不需爭執,是不是?無論如何達成我們想要的才重要,這樣才好。何必向那個人證明什麼?反正他也知道了,後來他知道了,他才跑來道歉。這是其中一個故事。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