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使用世界共通語言表達自我(七集之五) 2006.09.30

2020-06-25
用語:English ,Spanish(Español)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們內心很難真正謙卑,讓靈魂能成長茁壯,脫離我執和頭腦的控制,脫離這個陷阱。

 

任何潛意識覺得那是他應得的,他就會得到,潛意識作用。因為潛意識儲存了我們此生所有好壞資訊,從前世帶過來的資訊。所以我們此生注定的事,就必然會發生。觀音法門也會清掉很多,幫助你一路平順,但那並不表示你就能完全避免。若是小業障就容易清理;若是大的業障,非常巨大又沉重的業障,就會花較長的時間,那會非常困難。所以你得明白,如果你幻想,以為進了道場就能得到平靜,不用做什麼,想念師父,整天打坐。也許你能得到,但我並不確定對你的進步有多大幫助。

有兩件事不容易克服:你前世留到今世的業障,此外,最後但最不易的就是你的我執。你過去的業障越多,「我執」越是難以承受。「我執」已被灌輸他是醫師,他是博士,他是教授,他是律師,他是個大人物。他知道要怎麼做,他知道這個,知道那個。「我執」有很多朋友或理念相同的支持者,因此「我執」在那樣的圈子裡覺得很舒服。現在「我執」突然暴露在截然不同的環境裡,在那裡,「我執」或許成了無名小卒、小地瓜。所以他當然不喜歡,沒人喜歡這種情形。很困難!越是不喜歡,他越反抗。越反抗,就越多衝突。越多衝突,就越反抗。嘰哩嘰哩,嘰哩嘰哩…是啊,呱拉呱拉!看到沒?他習慣聽我說「呱拉呱拉」,如果我說「嘰哩嘰哩」,他就聽不懂是什麼。我得跟他說「呱拉」,他才懂。只要一句「呱拉」,他就懂那些嘰哩嘰哩。「我執」就像這樣。

我執不過是無明的軌跡,是由我們的人性、心智、頭腦所造成。我們無明、心智的軌跡,那並不是我們,不是我們真正的本我。那不是我們的靈魂。但可憐的是我們卻緊抓住這個我執。那是「我」!你傷了我的心。你責罵「我」!「我」呢!以前從來沒有人像這樣子跟我說話!我是史密斯高帝恩,我可是個重要人物!但是你不知道自己並非史密斯高帝恩。你比那還偉大得多!你很偉大!你是上帝有始以來最宏偉的創作。所以就算全世界都痛罵史密斯高帝恩,那也跟你毫無關係!即使世人殺害你,也跟你毫無關係。讓你的肉體死亡,這樣你便能得到生命。放下你的我執,你便會自由!你們到底懂不懂?(懂。)好,好,我知道你們懂。因我講英語,你們就懂。

講到理論你們絕對什麼都了解,我根本不用開口。但等你們實際做了再說,等你們實踐了再說。有多少次打禪時,你們聽到有人公開向我抱怨,說她自從一抵達就受到惡劣的待遇!說有人叫他從車上卸下行李,然後放回車上,後來又再拿出來,都是因為長住搞不清楚狀況!怎會有這麼笨的長住!還有多少次你們聽到,有人甚至抱怨有關衛浴設備的事,這些我都聽到了!既然來打禪,你們就該把我執留在家,稍後你會跟它團圓的。相信我,沒人想要你的我執。即使你免費贈送!沒人要買!因為他們也有自己的!通常他們的比你的還大。如果鼓掌聲太大,你等他們靜下來以後,你再翻譯。不然,你講西班牙話的同胞很可憐,都聽不懂。那一句你再翻譯一次。對,好。

我們內心很難真正謙卑,讓靈魂能成長茁壯,脫離我執和頭腦的控制,脫離這個陷阱。想像你會多自在,假若全世界的人站在你面前,向你丟泥巴、丟髒東西,對著你吼叫,用世上種種最糟的稱號侮辱你,而你內心依然感到喜樂。想像一下!想像一下那樣的人。穆斯林的靈修史上有一位明師,我告訴你們他有多自在。時光倒回到好幾百年前,那時穆斯林仍被禁止,如同任何新興事物、新興宗派,或對於古老教義所作的新詮釋。任何事、新興運動在任何地方總是被禁止,尤其是歷史上那時期的穆斯林活動。因此那時所有穆斯林的明師對他們所說的話都非常謹慎,以免得罪那些對舊教義詮釋不同的信徒。那時的穆斯林明師被稱為「蘇菲教派」,他們那時不教導教義以外的東西;他們只是比較開悟,真實地解釋教義。

然而有一位明師他不怕,因為他懂得太多了,他明白一切,所以他決定宣揚真理。他去市場對大眾宣稱:「我是真理,那是我。」他也知道耶穌為世人的罪受死,他明白那一點。所以他也樂意為罪人受死,不只為了那時的蘇菲信徒,也盡可能為了所有人。他知道若他宣揚真理,必死無疑,他會上絞刑台。所有當時的蘇菲派明師都警告他,他自己也很清楚。有一位明師跟他說:「如果您像那樣講道,很快就會血染絞刑台。」但他依然故我,他說:「你們儘管都來殺我啊,你們會因而受到加持,其他人也會得到加持。我不怕為你們而死。」他們後來果然殺了他。很多人並不想那麼做,許多政府人員拒絕將他處死,但有一位新上任的首相急於證明自己的權勢,他決定將這位明師處死。我忘了他的名字,那是伊斯蘭名字,不太好記。他所有的徒弟、好友和所謂的以前的老師都來跟他說:「拜託!您能改變您的說詞嗎?只要講些別的您就不會死了,拜託!就說您不是這個意思,您誤解了,您弄錯了,說錯話,您不是那個意思。那麼我們就能保護您。」

但他卻更大聲對外宣稱:「我是真理!聽著!我是唯一的真理!」所以那位首相囚禁他,然後殺了他。但死法很恐怖。他們先砍掉他的手,他還是講個不停,繼續歌頌上帝的榮耀和真理。他用被砍後的手臂殘肢塗抹整張臉,有人問他:「為什麼?為何您在臉上塗血?」他說:「因我失血過多,臉色蒼白;我擔心有人以為我害怕,所以塗上一些血色。」接著,他們砍斷他的腳。他說:「我有某樣東西不用手,不用腳,卻哪裡都能去。試試砍掉那個吧!」他是這麼說的。然後他們挖掉他的雙眼,每個人都尖聲驚叫。然而他說:「我有個身體不需雙眼,卻無所不見,有本事就挖掉那個吧!」後來他們也想要割掉他的舌頭。他們動手前,他說:「請先讓我說幾句話。」他歌頌上帝和真理的所有榮耀,之後他們割掉他的舌頭。於是他再也不能說話了。但他自始至終都不害怕,也許很痛,但不害怕。他們把他吊在城牆上,直到三天後才殺了他,才把他的頭砍掉。

這是很極端的做法。他那個時代就是會那樣。總會有一、兩個人或某群人,一小群人,違背真理,那就足以傷害或害死明師。耶穌時代,你們也知道。當時那個地區的行政首長,並不想殺他。但是有人抱怨,有些人圖謀某些利益,求當時的政府殺死耶穌。那首長說:「讓我洗淨手上這無辜者的鮮血。」他讓耶穌被處死,但他知道耶穌是無辜的。同樣的,耶穌也像我所說過的這位穆斯林明師一樣,耶穌也無所畏懼。甚至在他臨終極為痛苦之時,他仍然加持、安慰身旁的罪犯。看看這些明師們,他們在那時代已名聲顯赫,受人愛戴。歷代以來,仍繼續受人愛戴,長駐人心,因為他們太偉大了。他們完全沒有我執。他們雖死,但精神永存。我不要求你們效法這些偉大的聖人,我只是想讓你們知道,當一個偉大的人很難。必須真正捨棄一切才行,尤其是自己的我執。以前我想訓練很多人當觀音使者,但他們一個個都得離開。要戰勝自己很難,很困難!只有當考驗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我執有多大。

有一次有人問我,為何我以前比現在謙卑。你們錯了!跟你們在一起,我不想表現謙卑,你們了解我。我不是來這裡向你們展現我的謙卑,好讓你們讚嘆我,因為我是全世界最謙卑的人或師父。我來這裡是要用盡方法使你們變得謙卑,這樣你們才會偉大。如果你們跟我住在一起或是和我出去時,看到我如何對待別人,那你們就會知道我是不是謙卑。我和你們在一起時,你們是看不出來的。在外面,我尊敬最低階的警察,我尊敬計程車司機,我尊敬服務生,我對他們像最好的朋友。我非常謙卑。

昨天我的司機在法國開車違規轉彎,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警察把我們攔下來。一開始他們很嚴厲,不過我的態度很謙卑,我說:「對不起,若是我們違規行駛的話。我的司機累了,我們從外地開車來法國,所以不認得路。我們可能沒看到標誌,真的很抱歉。我很願意彌補過錯,如果我們犯錯的話。請原諒我們,我們會改過的。」他態度馬上軟下來,並說:「您們迷路了?您們要去哪裡?」於是我告訴他我想去哪,接下來要去哪個城市,他說:「您們往這邊轉直走,就會看到路標。」沒罰單、訓斥,全沒有。因此當我們犯錯時,就說:「對不起!」不論我們是誰。當然那並不是我的錯,開車的人不是我。不過我知道我的司機一定違規行駛,警察才會攔下我們。我說:「停車,搖下車窗,並等著出示你的駕照。」我們就這樣做。然後他出示駕照,同時我跟車子外的那位警長談話,我走下車跟他說:「對不起。我們是否哪裡違規?」他說:「是!禁止這樣,禁止這樣開、這樣開…」「Interdit」意思是「禁止」。我們那樣開是被禁止的。我說:「噢,真抱歉!很抱歉我們違規了。真抱歉!我的司機累了而且…」我用他的語言跟他說,這一點很重要!但後來他知道我說英語,就用英語跟我交談,還告訴我該怎麼走等等。

若那時你們和我在一起,就會看到我真的很謙卑。因為我真的很謙卑,我不是假裝的。因為我們做錯事的話,就是做錯了。即使犯錯的是我的司機,我也有錯。我們在同一部車子裡,我不能說:「不關我的事,是他!你處罰他好了!跟我沒關係!我是乘客,是無辜的。」不能那樣,我們一起的。所以我說「我們」,「我們十分抱歉!我們不是故意的。」於是他口氣軟化,微笑還指示我該怎麼走。謙卑要以不同的方式,在適當的情況下用,你不必一直謙卑!何必呢?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