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至善瑜伽的全心專注與奉獻(六集之六) 2019.10.13

2020-06-20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我們的電視台無與倫比。全都是最優質的節目,全都是上上之選,令人獲益良多,因為節目精彩正面,充滿良言佳句,寓意良善,而且散發好的振動力。「師徒之間」當然最利益人心,但其他節目也都能利益內邊和外在。

 

此外,有位女士,中國的一位師姊,她非常誠心。有些人拍下我工作時的照片,並在焦點新聞播出,那位師姊好高興。她說:「能每天這樣做嗎?」怎麼做?我穿著睡衣到處跑。我要老是化著妝,並坐在椅子上嗎?或是當我餵狗的時候,我必須塗睫毛膏,看起來才上相。而且身旁必須一直有人,才能拍我的生活照。我受不了那樣。無論我做什麼,我大多獨自默默做。才能更全神貫注。如果有人隨時在那裡拍照,我想我會活不下去。偶爾有人去順便拍時,你們才有幸看到一張我坐在一大疊報紙旁的照片。這有何浪漫可言?你們為何想看明師的那種日常生活?是,那就是我的生活。我乾脆現在告訴你們,我日常所做的事。我出定之後會叫狗來。狗過來以後,我立刻開始餵他們,和他們玩並告訴他們我多麼愛他們,他們好漂亮等等。

如果我會遇到麻煩,他們會在房子中央小便。我就不得不問他們:「怎麼了嗎?」因為他們想和我說話,但我太忙了沒注意聽。於是他們在那裡小便,我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他們並非好玩才那樣做。他們保護我,他們必須告訴我,我不會坐在房子中央,盯著水晶球說:「噢,有人要來害我,」或「如果我今天外出會有麻煩,」或者會如何等等。所以狗會提醒我,然後化險為夷。有時情況如此。狗的提醒讓我避免了許多麻煩。我不會「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並藉此證明自己很強大或所向無敵。我不想證明任何事。如果我知道會有麻煩,或有壞人圖謀不軌,我能的話會避開、預防。但預防或避開,有時造成種種不便。

比方說,如果我要保護自己,我會在外面設保護層。有的保護層很嚴密以致阻礙我上去更高的靈性境界,只要保護層還在我就上不去。能不能上去取決於我設的是何種保護層,以及為何目的而設。如果保護層太嚴密,它會阻礙我好幾天,那幾天我上不去新境界。只能留在原處,不會受傷害卻也沒好處。但我必須先保護肉身,日後才能再上去。這樣當然不太好,卻勝過萬一我喪命再也無法做任何事。所以,預防與保護,也有代價。並非明師無能為力,而是有代價。就算麻煩沒攻擊我,卻可能攻擊我身旁的工作人員,或是我需要的人,像是在我身邊工作的無上師電視台團隊。以致他們失去理智,失控、失常、各行其是,要很久才能協商兜攏,安定下來,並弭平這股能量。並非我不必付出代價,就能避免問題或危險。事實並非如此。凡事皆有代價。

所以師父沒遇害不表示師父總是笑容滿面,無憂無慮,穿著高跟鞋到處走,和團隊聚餐,事實並非如此。甚至和無上師電視台團隊聚餐,也要付出代價,但我無可奉告。我不能說。我不想向你們透露。我和你們聚餐,並非如表面那樣享受。我和你們聚餐,是讓你們高興並覺得我們偶爾會相聚。但我為此要付出代價。我和任何人聚餐都一樣。因為那些食物,對我而言並不夠純淨。也許對你們而言夠純淨,對我則不然。我明知如此,仍照樣聚餐。並非看起來氣氛溫馨,師父坐在那裡,與大家聚餐、談笑風生。表象與內情是兩回事。有時要付出龐大代價。像現在和你們坐在一起,我也得付出一些代價。但我心甘情願。我不是在抱怨。我只是解釋給你們聽,實際的內情如何。和外表所見不同。我穿得漂漂亮亮,化妝並配戴天飾,這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就像那個人留八字鬍,是工作的一部分。我不喜歡頭髮上和體內的所有化學物質。有些被吸收到體內。並非全都那麼好。即使是純素產品,或任何環保產品,仍然有影響。

而且熬夜工作使我的皮膚產生皺紋,看到了嗎?滿臉皺紋。天堂,不是高等天堂,連低等天堂都告訴我:「別熬夜工作,您看起來就會更年輕,而且常保青春。」但我無法避免。比如昨晚,工作很晚才來。雖然我仍在閉關,工作很晚才來,我必須工作並解決問題,直到凌晨一、兩點。然後去淋浴並準備今天來這裡的東西。那時已經凌晨四點了。我打理好一切後,就打坐到來這裡之前。但身體有時覺得累,所以才打哈欠,打哈欠並非表示我對你們感到不耐煩。上次聚會,當藝術家在演唱時,我一直打哈欠。我感到很失禮。我擔心他們以為我不欣賞他們的才華。事實並非如此。我整晚和前晚徹夜未眠,因為在趕工作。生活並非總是界線分明,可以按表操課:今天我工作兩小時,明天我工作三小時,朝九晚五。事實並非如此。我但願如此。我希望我的生活更規律,這樣對我與你們會更好。我會更有體力與耐力,照顧你們,但我必須照顧好多事情。

 

噢,謝謝你。你幫我去… 你給他,他去拿給剛才那個小姐。祝你好運,OK?(好,謝謝師父。)師父的愛在裡面,不是錢。(謝謝師父。)不是錢而已。你在困難的時候暫時用,OK?(好。)不要客氣。

 

我剛才說什麼?關於狗,對嗎?然後工作來了。(您告訴我們關於您的工作。)對,然後我必須工作,不管狗在不在旁邊。工作做完之後,如果我餓了,我就把早餐當作午餐或晚餐來吃,看當時的時間而定。他們送早餐來,但我從未準時用餐。他們約早上八點送來,但我從未準時吃。早上八點的時候,我連自己名字都不知道,更別說去找食物等等。早上八點的時候,我幾乎不知道我的名字,除了必須外出辦事,我都在打坐。我必須查許多事情。有時是消息進來,或是警訊、訊息,林林總總,不一而足,也為了維護世界的氣氛。然後,如果我吃到美食,就先餵狗吃,然後我才吃,還有什麼呢?然後也許工作又來,我就繼續工作,完成之後再寄送出去。事實不只如此。用講的很快,實際工作比較久。我必須校閱各種文件,寫評論、補充內容,或建議他們接著該如何處理這部分,或刪除這裡、復原那裡、加上…不勝枚舉。

如果內容沒有缺失,不需要校閱或處理,我還是必須看過,看要花時間。就像你們看書一樣,要花時間。我看得很快,卻不能看太快。因為看書可以看很快,忘記或漏看一、兩個字,沒關係,還是能看下去。但是做這種工作,必須一字不漏地看,萬一寫錯、拼錯、打錯,或用法錯誤,或敘述太冗長,洋洋灑灑卻言之無物。我必須刪減並重新修潤,使其言簡意賅,意思不變,卻更具新聞的敘述方式,比方說那樣。完成工作就寄送出去,數小時或三小時之後,看情況而定。但我一邊校閱一邊寄送。看完的就寄出去,他們就不必等我看完全部才寄過去。我在校閱其他部份時,他們就可以繼續工作了。如果我沒有閉關,工作會還算順利。如果我沒有狗,工作會還算順利。有狗是一種福氣、樂趣。但是如果必須工作,身邊有許多狗跑來跑去,不時過來輕推討注意,就很難心無旁鶩。要花更多時間,也不那麼有效率和放鬆。

 

我熱愛工作。我獨自工作,狗不在時,工作既順利又神速。我不在乎快速工作。我熱愛工作,因為無上師電視台播出的節目很有趣。許多東西我沒時間研究,都在節目中播出來了。極富教育性且很優質。每當我看到好的節目,就很開心,因為我知道外面的人會感興趣,節目會利益他們。有些徒弟說,他們不看別的節目,也許只看「師徒之間」。我替他們感到難過,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很難在一個電視台,一應俱全找到這些節目,適合你們,又翻譯成多種語言字幕。我不讓他們設定語言隨選功能,是因為有些老年人,不知如何只選英文字幕。因此我所有語言都放,觀眾可以各取所需。對我而言,廿三、廿四、廿六種語言字幕若不全放,我也不知道怎麼選單一語言的字幕。鑑於許多人還不知道,如何選單一語言字幕,以便讓畫面整齊井然。沒關係,看起來很好。我們是獨一無二的。世界上沒有別的電視台,將廿六種語言字幕,全放在觀眾眼前,全放在畫面上。無論喜歡與否都在眼前,方便選看。

 

我不是誇耀或自大,但是如果我不在,事情真的就不一樣了。因為大家意見分歧,我並非說團隊不好,而是各有意見,理解程度和內在也不同。因此,我還不能放手。我也很高興做這些工作,因為都是精彩的節目。能將節目獻給世人,我既驕傲又開心。小孩也能讀字幕,能從節目中學習,不僅大人而已。我們的電視台無與倫比。全都是最優質的節目,全都是上上之選,令人獲益良多,因為節目精彩正面,充滿良言佳句,寓意良善,而且散發好的振動力。「師徒之間」當然最利益人心,但其他節目也都能利益內邊和外在。我很高興我們能為世人製播這些節目。但為了能有這些節目,我們全都必須工作,包括這裡這位女士。由於內邊的工作,也花費我許多時間。

如果只有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我會每天都唱歌。對我而言真的易如反掌,輕而易舉。外在的工作不算什麼。這種工作很適合我,我知道訣竅。我讀得快又改得精確。他們看不出來的疏漏,我能看出來。他們修正不了的部分,我能修正。他們想不到的地方,我能,我喜歡這工作。我很喜歡這個工作。我以前學過新聞學,但我不喜歡那裡的訓練。比方他們建議:「要放一些負面新聞,給在公園散步的大眾看,一般人會喜歡。如果只放正面新聞,你的報紙、雜誌或電台,就無法長存。」我不相信那種說法。因此,我們反其道而行。我從未「學以致用」。我不喜歡那種傳播新聞的方式和教法,我不喜歡。許多事例都顯示,這麼做很不道德。不能為了生存就出賣自己的良心、靈魂和道德標準,不可以。工作告一段落之後,我跟狗玩或打坐。如果狗睡覺或休息,我就去打坐。如果狗沒休息,我隨時都有工作,無論狗是否休息,也許對他們說一下:「好男孩,好女孩,」然後繼續工作。

 

這就是我的日常生活,不曉得你們希望電視台播出哪部分。播出我穿秋褲跑來跑去,或我沒穿秋褲跑來跑去,或什麼都沒穿?我還必須打掃房子,因為有人把許多螞蟻放在我房子裡。我不想再講了,沒關係。螞蟻仍然比人好些。但這些螞蟻是殭屍,所以沒關係,他們會死而復活。他們來吵我,而且會死而復活。我還是必須清理他們。我的生活就是這樣,乏善可陳:都是打坐、工作、吃飯,每兩、三個月吼一次團隊。不多,吼一點點。兩、三、四、五個月,偶爾為之。多數時候只給純素餅乾、無酒精純素啤酒、純素糖果、純素甜點等。然後閉關,有時,兩、三、四天,有時兩、三、四星期。我的生活就是這樣,別無其他。我不看電視、不看報紙,沒時間做別的事。我的生活僅此而已。

即使拍幾千張照片,都千篇一律。差別只在於,我出浴後是否穿著秋褲,或者是否和狗在一起。告訴你們,我很開心。我並非在此抱怨。我既開心又驕傲。昨天我還在閉關,他們送餐來給我。我當然沒時間吃,因為內邊很忙,不是外面。我閉關時,外面工作應該盡可能少。昨天卻有一些急件,工作人員都無法處理,我只好接手。由於工作即將寄過來,我取了些食物放進碗裡,端到電腦前,準備工作,工作就寄到了。我感到莫名的開心。我心想:「噢,天啊,感謝上帝!我有食物。也感謝上帝,我還能邊進食邊工作。」假設為老闆或公司工作,在辦公室中就不准邊進食邊工作。我是老闆,我准許自己,邊進食邊工作。我感到輕鬆愉快,感到開心。因此,開心與否,取決於如何看待事情。有人會認為:「我師父工作好辛苦,甚至無法好好吃飯。必須邊吃飯邊工作。」如果能邊吃飯邊工作,我何必應該坐著吃飯,而不邊吃邊工作?這樣節省許多時間。我的生活真的不辛苦。

我當然受苦,但我不覺得那麼絕望、壓抑或沮喪等等。除了有時不得不揹一些令人沮喪的業障,那個拍照拍不出來。你們感覺不到、看不到內邊的沮喪,也看不到內邊的壓力。看不到內邊所受的傷。所以,想看我的生活照,實在乏善可陳。每天都很乏味,每天都差不多。現在你們全都知道了,自己每天想像一下,就知道我每天都做什麼。好嗎?還有,我們內邊有聯繫,所以別問我太多。拜託。我真的受不了,有人黏在旁邊替我拍照,我還要為此勉強微笑。或看我吃剩的吐司麵包夾豆子等等,並播給全世界看。這有何浪漫可言?一點都不好!我希望你們看到的是,我像這樣準備好,打扮整齊,看起來莊嚴。比起穿著「週日盛裝」,我是指「沒穿衣服」,打扮整齊好看多了。

現在我們言歸正傳,別再打探我的日常生活。我除此沒什麼可奉告。我能給你們的,你們看不到。你們看得到的,沒什麼值得注意。我有許多照片,你們拿來貼滿自己的牆,每天看一幅。我看起來都一樣,除了年紀大一點,但你們還是有新照片。好,打坐吧。現在關燈。我說完了。愛你們。(愛您。)

 

(師父好。)好乖,好乖。(謝謝師父。)你們看最近比較和平喔。(有。)不是,不是,我們道場啦。看誰來啦。是真的是這樣。有時候我要請教他們上面:「為什麼不能讓他們來?」他們說:「他們來的話,您就會很煩,無形中,然後外面就會煩起來。」就是這樣。所以我也很佩服你們,怎麼每天跟一個人、兩三個人住在一起都沒事情。(心裡有師父。)如果是我的話,我每天會吵死啊。特別人物來,就感覺很清楚。好像一股冷風,吹到你上面。對啊,然後你就開始了,開始癢了,或是被燒了。即使吹那個什麼冷風,不過身體會燒耶,會覺得好像發燒一樣。真的很矛盾。謝謝你們乖乖打坐修行,(謝謝師父。)幫助世界。(師父,我愛您。)要幫助世界,OK?(好。)

不是算幾分,很多分才好。我們誠心,幾分都好,OK?(好,謝謝師父。)因為少幾分也不行嘛。比方說一杯水,它一滴一滴進來,才滿的啊。所以真的謝謝大家。(謝謝師父。)不客氣。多謝這幾年,台灣(福爾摩沙)擁護。(謝謝師父。)我們也快選總統了。我們要找善良、好好的、合一的,就擁護他(她)。(知道。)不是說,修行就不去選了。要負…負什麼…好公民的責任。(好。)不然的話,如果壞的政府不能怪誰,因為自己不去選,懂嗎?(懂。)要選哪,OK?(好。)我不是台灣(福爾摩沙)人,所以不能選,好可惜。回去自己選自己。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