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至善瑜伽的全心專注與奉獻(六集之五) 2019.10.13

2020-06-19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無上師電視台是加持世界和教化人們的管道。透過兩種方式:一種是訴諸外在的言說與影像,另一種是靜默地透過內邊。而且他們都持(純)素。他們行善、打坐,同樣也在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他們既做無形的部分,也做有形的部分。

 

今天我們慶祝人們朝向未來純素世界,邁出了重要的幾步。不是百分之百,而是重要的幾步。已經很好了,不是嗎?你們開心嗎?(開心。)好,別告訴別人,我本來是要把這個跟無上師電視台說的,但這樣你們就聽不到了。你們想聽嗎?(想。)你根本不知我要講什麼。我原本只是寫在這裡,給無上師電視台,不過,好吧,告訴你們。以百分比計算,就世界持純素而言,迄今所有的成果看來,有六十二%來自無上師電視台的努力而來自你們,全體徒弟的則有九%

你們有所不知,我也是日以繼夜地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而且所有員工全心工作,不分日夜、不管處境。他們一天吃兩餐,兩餐之間的點心不算。他們訂購(無酒精的)啤酒等等,也不算在內。沒關係,我寵他們,但我樂意這麼做,因為我只有他們。不管他們是好是壞,我都愛他們,而且非常感謝他們,因為他們在外面能賺更多錢。在這裡不論想要什麼,他們寫下來就行。只是他們要的不多。

當然,也許他們每個人都想要一輛車。那樣會很棒,但辦不到。連我的車,也都是跟狗狗借的。我為了狗狗,買了一輛大車。如果那部車載狗狗出去,我就必須坐別人的車,外頭工人的車,車上載滿了工具。我說:「沒關係,我和你一起走。」有時沒有人幫我開車。我的車隨狗兒而去了。不是隨風而逝,而是隨狗而去。那我就必須搭別人的車。這個你們有些人知道。我會搭任何師兄姊的車。而他們會不停地道歉:「抱歉,這車好髒。我們不知道您會來。」我說:「你當然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連我都不知道,自己會來坐你的車。沒關係,只要車子能跑,把我載回我想去的地方就行了。」我還付了點車資。有時我付很多錢,有時則付一點點錢,取決於我有多少閒錢。沒關係,都是自家人。連我自己也沒有車子。所以別覺得我對他們不好。不過,他們有公務車。他們可以坐公務車來回。那是一定的。

我對他們的內在也很好,但有時也必須檢查他們。若他們的我執高漲,那就難以共事了。若他們的我執高漲,因為被我驕寵或讚美,事情就會變得一團亂。變得非常困難,全然失控,也會一再出錯。我喜歡讚美他們。別人做好事時,我們理當那麼做,但我很吝於這樣做,因為每次我讚美某人,隔天那人不是出錯,就是把事情搞砸。真的經常那樣。

 

我為何告訴你們這些?寵物的事,是嗎?然後就講到題外話了。不僅這隻狗,也許其他的狗也會。不是只有我的情況特殊,許多其他的狗也會那樣,因為狗的職責就是照顧照護者的財產,當他看到照護者失去某件財產時,他就會去把它取回,還給照護者。那就是問題所在。要確保自己只做善事,要是你做壞事,你的貓狗可能會滿懷尊重與善意地把惡果帶回來給你。了解嗎?(了解。)所以我什麼都不必做。有些動物會幫我處理。現在你們知道為何我們要做好事。這方面,愛因斯坦也用很科學的方式講過。他說若你在同一個地方待得夠久,把東西丟出去之後,它會再回到你身邊。因此,有時在聖誕節,你們會體驗到這類理論。有樣東西你不太喜歡,把它當作禮物送給別人,那人轉送給其他人,其他人又送給別人,也許兩、三年後,它就回到你手中,還沒拆過,原封不動。因此,這證明愛因斯坦是對的。佛陀的業障理論是真的。在聖誕節、新年期間,有時你會很清楚地體驗到這種業力法則。

 

(師父因為太太是沒有吃素,她不是同修。我生病,癌症的時候,要開刀的時候,有一天呢剩下四天要開刀了,她就跟我說:「老公,工廠很忙。你要開刀,我要顧你,我不敢跟主管請假。怎麼辦?」我說:「那明天開始,剩三天,你再不請假,到時候妨害人家。你要趕快請假。」第二天,她去上班,到十點的時候,他們總經理來呢,他說:「某某人,你可以休息兩個禮拜。」我太太就以為說,我打電話跟她老闆請假。其實我沒有。等到晚上下班回去了,她就問我說:「老公,你今天早上,一早打電話給我老闆是嗎?」我說:「沒有啊!」我說:「我準備手術過後,我要退休啊。所以我要準備我退休的工作。我就很忙了,我哪有打電話?我也不知道你老闆的電話。」她說:「沒有?奇怪!為什麼十點多,他到現場來叫我,說可以給我休息兩個禮拜。」我就很謝謝師父照顧得無微不至。還有第二次,直腸癌的時候,師父幫我找醫生。因為我在那個門診急診的時候,那個醫生說:「你X不清楚。你再去照超音波。」那我再去,後來等了半個小時,照超音波出來的時候,醫生說:「你過來。」正在看的時候,看看看,他就忽然間看到電梯一個醫生下來。他告訴我說:「那個醫生,專門對你這個腸胃科的專門醫生。對你這個很內行。」他說:「我請他來幫你看你不介意吧?」我說:「沒有關係。」)怎麼介意?(因為我不懂啊,我當然說,沒有關係。那他就過來看,看看以後,就告訴我怎樣怎樣。他說:「這小醫院沒有雷射刀。你要手術的時候,我回榮總去幫你借雷射刀。」台灣(福爾摩沙)很大的榮民總醫院。他說,我幫你借雷射刀手術。那個醫生就問他說:「你下來有事嗎?你樓上下來有事啊?」他說:「沒事。」後來,我就很清楚,那一定是師父幫忙找的。後來手術,果然樣樣都順利。還有我癌症的時候,兩次都是癌症,感謝師父照顧我。)

 

(師父您好。)你好。(我想要問,有關爸爸媽媽,他們常常都會用不好的對我。)怎麼不好?(所以,我想要問師父說,我該怎麼辦?)怎麼對你不好?說。(他就是對我像動物一樣對待。)噢,怎麼會?那不用回去就不回去吧。(好。)偶爾如果覺得想念的、疼愛的時候,才回去,好嗎?(是。)當小孩也要孝順一點。不過很困難。有時候兩代不一樣嘛。(對。)那個老的代的,他們期待不一樣,他們想法不一樣,(是。)我們年輕的代,又想法不一樣。又是被社會影響。有時候心情也不好。比方說,女孩子月經來的時候,有時候突然間脾氣不好,也有。所以我們在這個社會上真的很困難。也不能怪你,也不能怪家人。如果合不來的話,那就不常回去也OK。(師父,其實我三個月,因為我有嚴重車禍,肋骨,左肋骨這裡。)現在還好嗎?好一點了嗎?(所以我休養了三個月。然後又導致我現在,因為剛得流感,剛結束。)對不起你了。對於你的痛苦與困境,我很難過。對不起。我們各人都有各的業障。(我本身因為從小有惡夢連連。爸爸媽媽有時候對待我好,有時候對待我不好。師父,我真的很害怕。)我了解,了解。那你現在住那邊工作還OK嗎?(OK)需要什麼錢嗎?我給你一些好嗎?你就買一些藥什麼的,補藥的,補償一下。(好,謝謝師父。師父,我愛您。)謝謝。我對不起你。業障是這樣也沒辦法。我們忍耐,然後時間到了,它會化解。OK?(好,謝謝師父。)就繼續修行,不要退修。(好。)不要退心就好了。(好,謝謝。)多保養啊。(好,謝謝師父。)對不起。不曉得為什麼有時候,父母跟小孩那個… 生啊、養啊,恩德是很大的。為什麼因緣怎麼會變這樣子?我們定業是要忍耐的,好嗎?(好,謝謝。)師父只能減少一些,或是給它一點順過去而已。不能完全化解掉,化解掉,你就沒命了。就不能活在這個世界了。聽懂?(聽懂,謝謝。)要忍耐,好嗎?(好,謝謝。)對不起啦。(好,沒關係,沒關係。)那麼苦也是很難過的。那麼小孩,又一個人怕那麼多。我也了解啦。對不起啊。(好,沒關係。謝謝師父。)

 

(師父,感謝您分享關於無上師電視台的貢獻,佔了六十二%,)對。(九%則來自徒弟。我想請教您,若有更多徒弟做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純素世界能否加速來臨。其實已有更多徒弟參與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 )他們都間接地在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但六十二%並非全來自無上師電視台,師父的努力佔五十三%(哇所以即使有更多人參與,可能只會多幾個百分比,不多。但他們全都在做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無上師電視台是加持世界和教化人們的管道透過兩種方式:一種是訴諸外在的言說與影像另一種是靜默地透過內邊而且他們都持(純)素他們行善、打坐,同樣也在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他們既做無形的部分,也做有形的部分他們出去發傳單,向人們介紹素食餐館、純素餐館。勸人們吃純素、行善。這樣也是在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所有好徒弟,都以不同的方式,在為無上師電視台工作。(了解,謝謝您。)所以不需要更多人加入。因為若更多人進來,就必須有工作讓他們做。目前人力還可以。當然我們可有更多人手,但更多人手不一定表示會做得更好。有時更多人進來,只會帶給我更多麻煩。(了解。)不是無條件的,懂嗎?沒有才華,或勉為其難。慕名而來又怕工作辛苦,種種勉強彆扭。因此,有人進來以後,不得不自己離開,或是我只好請他們走,基於不同的原因:前、後、左、右,過去、現在的業障,以及新造的當來的業障。所以,人多未必好辦事。各有我執和業障。

跟人共事並不容易。我並不喜歡與別人共事。我很討厭吩咐大家該做什麼。這根本不是我樂意的事。我喜歡自己來,盡己所能單獨做事。或者像世界上的人那樣,坐著喝茶看電視。但我必須做很多事。我不僅有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我還要照顧生意、員工的心情,同時處理林林總總的事:主體業障、過去的業障、現在的業障。我也有狗狗需要照顧。他們不能沒有情感上的愛和親密感。每次我都因為連續幾天或幾週閉關,而犧牲他們。我為他們感到難過。但他們都明白,他們是乖狗狗。但我仍覺得自己不是很好的照護者。我為他們感到難過。我說:「你們應有更好的照護者。」但他們說:「不,不。我們愛您,沒關係。感覺到您的愛,夠了,」諸如此類。他們好乖。我的狗雖然有人照顧,我也必須照顧他們。確定他們心情愉快,感覺到我的關注。感覺到我對他們的愛和感激。廚房給我的素糕和飲料,我全都送人了。很少進到我的肚子裡。我沒時間吃素糕,所以素糕有時會變乾,因為我忘記有素糕了。他們給我素糕,我就放在那裡,分給別人了,還有剩下,也許是我那份,或者等一下還要給,結果我忘得一乾二淨。

我有時甚至沒時間吃飯。他們準時送來飯菜,我卻從未準時吃過。因為我可能還在打坐、查看資料或做事。我的內邊工作比外在工作重要。但是外在也能幫助內邊。相輔相成。我不能只做一種。所以無上師電視台是內邊的工作顯現於外。內邊的工作是為了外在的無上師電視台,為了世界。所以我沒吃飯。當我出定,想吃東西時,工作就來了。所以我必須先工作,因為時間的關係。有時洗澡洗到一半,電話來了或工作來了,我就要跳出來。好比節目今晚要播出,我越早做越好,萬一有一些更動,他們才有時間處理,因為還要翻譯。許多語言都要跟著改。若我改了英文的某一處,廿三、廿六種語言就必須跟著改,這是大型的團隊合作。所以並不像你們看電視那麼簡單。哇!無上師電視台。哇!天啊!做得好!美麗、繽紛、流暢。我們累得像狗,抱歉。幕後的我們做牛做馬。我只是他們其中一員。他們非常努力工作。他們多數都很努力工作,十分敬業,很有才華。我為此每天感謝上帝。我也感謝他們。有時我寫:「做得好。非常感謝你們。祝福你們,」之類的。或「愛你們」或畫一顆心。那都會使他們覺得開心。

 

但任何事不論多小,都需要花時間。就像和這隻狗玩,然後和那隻狗玩。一切都需要時間,吃點心要花兩小時,他們吃完,要清潔嘴巴,換水和清潔地板。否則螞蟻會進來。或昆蟲會進來。或者他們會踩到,然後把那些印在我的床上或毯子等等。在上面留下腳印。如果我不快點清理,那麼這些水和黏黏的食物、點心等,就會印在我的床上。我不想要那樣,因為這樣我的助手就得清洗。有時因為環境使然,我們並不想常清洗、清理東西。所以我也很努力工作。即使在閉關時,也未必總能安靜獨處,因為有時,我必須處理緊急的工作。你們在閉關期間,不做任何工作,但我必須做。因此我有些閉關只完成五○%、三○%,因為我必須分心處理外在工作,無上師電視台的急件。隨時都有工作要做。從未停止過。

不然你們以為呢?我在家整天都像這樣,打扮漂亮,輕鬆坐著?笑得合不攏嘴,與狗狗嬉戲,或幫花朵拍照?噢,真浪漫!師父只是拍拍照,在週日工作而已。我拍照都是順便而已,跟你們說。比方他們帶我來這裡,如果我看到美麗的風景或樹木,就會說「停!停!快。」也許就從車窗直接拍照。視當時交通狀況、所處的街道、或高速公路狀況而定。有時在高速公路上,美得讓我忍不住想拍。拜託,一個坐司機旁邊,一個開車,他們兩個坐在我兩側保護我,直到我拍完照。期間有人開車經過時會,「叭!叭!叭!叭!啊!啊!」那些人指著自己的頭:「啊!啊!」真的,他們認為我瘋了。有一次,我和無上師電視台團隊一起,我拍照時,對保護我的人說「師姊,無上師電視台內部的所有師兄、師姊,現在都確定我發瘋了。他們以前只是懷疑,現在他們不再懷疑,他們的師父發瘋了。」他們親眼目睹。停在高速公路上拍照?有什麼那麼重要嗎?我就是忍不住。

有些人喜歡我拍的照片,那會使他們開心。有人說,每次看師父的照片,儘管只有幾秒鐘,也會使她開心。我知道這會使她開心,因為這也使我開心。每次,若我剛好有時間,或瞥到無上師電視台要播出「師徒之間」,我就等著看我拍的照片。我不管剩下的開示。看到照片就行了,那就可以了!我可能不記得自己開示的內容,也可能還記得,我不在意。我只盯著照片瞧,「哇!好美!我喜歡。」真的,我喜愛藝術。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