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至善瑜伽的全心專注與奉獻(六集之四) 2019.10.13

2020-06-18
用語:English ,Chinese(正體中文)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如果養動物同伴,自己有責任好自為之,你的動物同伴才不會惹上太多麻煩。但他們都是自願的,無論你是好是壞。他們都欣然分擔,他們心甘情願為你捨命,動物同伴就是如此。

 

我們都知道,印度這個國家的人民有四個種姓階級。第一級是婆羅門,意指祭司,因為他們信奉創造三界的梵天,包括這個世界。這些人便被稱為婆羅門。婆羅門之所以有此身分並非因他們是飽學之士,也許他們只是生於婆羅門家族,就繼承這個種姓。千萬別碰觸這些婆羅門,因為他們認為被碰觸後,自己會失去這個階級。他們會對碰觸他們的人高聲尖叫,讓人覺得:「我做錯什麼了嗎?我只想跟你握手啊?」別跟他們握手,別碰。他們還忌諱別人的影子。如果進去他們的廚房,影子遮到他們的食物,他們可能會把食物扔掉。他們也不讓別人進廚房。他們不知對方是好是壞,是否清淨。他們認為,只有婆羅門才清淨。婆羅門種姓大致如此。下一個種姓是剎帝利,此種姓包括戰士和皇族,國王、皇后、公主或將軍等等。第三種姓是吠舍,主商業。第四種姓是首陀羅,這是印度的最低種姓。這些人以前是除糞者,他們替人將排泄物拿到某處去倒掉。

有一次,佛陀遇見一位首陀羅。他的肩膀上挑著人類的排泄物,以扁擔或長棍,一前一後挑著兩桶。他看到佛陀時,感到自慚形穢,因為知道自己階級低下。而且從事極卑賤的工作,又臭又髒的工作。他看到佛陀時,因驚惶不安而腳步踉蹌,桶子裡的穢物潑灑出來,甚至濺到佛陀。他想躲起來。他羞愧不已且哭了起來,佛陀於是趨前觸撫他。沒人會那麼做。佛陀是第一種姓,懂嗎?是皇族種姓。沒人會碰觸首陀羅種姓,這種低下的勞動階級,尤其是除糞者,他們與人類穢物為伍。佛陀卻觸撫他。佛陀還收他當和尚對吧?他讓他出家呢,是不是?其他的徒弟—國王、皇后和皇族,那些大人物都認為:「噢,佛陀讓他當和尚,如今我必須先去頂禮這個首陀羅?」佛陀的追隨者當時莫不議論紛紛。因為佛陀有時會收乞丐出家,如今又收一位替人除糞的首陀羅出家當和尚。佛陀許多追隨者都是國王、皇后、公主、王子、將軍、朝廷大官等等,他們悶悶不樂。然而後來,這些乞丐或首陀羅等低階種姓的人,不久即成為阿羅漢,因為他們很單純、謙卑。因為乞丐和首陀羅在印度是最低種姓。因此這些人很謙卑,他們毫無野心,從沒夢想過出人頭地。因為在印度,種姓是無法更改的,沒辦法跨越種姓。

但我認為這是誤解,卻沒人能更改這種制度。也許起初某處一群印度修行人,有一群人最初聚集定居在印度某處,可能像我們這種修行人。身分當然有別:「我是老師,你是和尚,還有皇族,我們三人。」我們只有三個人卻要面對你們所有人。噢,好可怕!你,到廚房去幫忙。你,去掃廁所。但是我們當時沒有這麼體面的廁所,都是排在桶子裡。你,把桶子拿出去,將穢物倒到指定地區。大家在道場裡分工合作,有些人負責開車,形成一種各司所職的組織系統。後來人數逐漸增多,系統也一直維持下去。各自被框任固定工作,一成不變。而且延續至今。但我認為印度現在比較自由了,對嗎?(對,師父。)對,聖雄甘地、其他聖者、總統和總理,他們教育程度較高,而且遊歷歐洲、美國,他們目睹別的國家施行更自由的制度。他們回國之後,將那份理念和生活方式注入印度社會。

但是我在印度那時候卻差點被打,因為我想幫一位十歲或十二歲的婆羅門女孩,從恆河提水桶回去。她卻高聲尖叫,丟下水桶就跑掉了。我說:「我做了什麼?我做了什麼?」叫我到恆河中央打坐一星期的那位師父說:「別碰她,更別跟她說話。她是一位婆羅門。」我才了解。我說:「真是抱歉,我只是想幫忙而已。」由此可見,在印度千萬別隨便伸出援手。即使看到老婦人獨自揹提什麼東西,也別說:「讓我來。」千萬不要。她可能會尖叫,警察可能會來質問:「你想對這位無助可憐的老婦人做什麼?你這個外國人!護照!你從哪裡來的?要留多久?入境原因?你在這裡做什麼?別打擾這位女士!」你只能:「好,抱歉。」

在美國、歐洲或亞洲,人們在公車上看到老婦人、老人,都會讓座給他們。會幫助他們、扶他們過馬路、暫時幫他們提沉重的袋子或行李,直到有人來接他們或乘坐計程車等等。這被鼓勵並稱讚為善行,是君子風度。但是在印度卻不需要。所以要謹慎,先在遠處問:「可以幫您嗎?」用麥克風講更好,或打電話給她:「可以幫您嗎?我只想幫忙,可以嗎?」如果她說可以,你才過去幫。否則,就留在原地。千萬別靠近。她會跑掉,也許把東西全扔在街上,你千萬別碰那些東西。婦女在印度不應獨行,在如今仍是。婦女獨行仍然不安全。我當時很盲目,愛使人盲目。我愛上帝。我愛人類和動物,愛所有苦難眾生。所以我當時很盲目,我一路獨行。確實發生過一些小插曲,但沒什麼難得倒我。比方說,我說我有功夫,我真的有功夫。我沒有打妄語。以我現在的鬆弛肌肉,不曉得是否施展得開,但我以前有功夫。大致是這樣。一點筆記而已,我就長篇大論這麼久。沒關係。你們喜歡,是不是?喜歡我的筆記。(對。)

 

有什麼問題嗎?(您剛才說,動物同伴會為我們消災解厄。)是,有些確實會。(如果他們這麼做,自己是否會發生災禍?他們必須分擔厄運嗎?)的確如此,他們會分擔你的業障。確保你有好的業報。如果養動物同伴,自己有責任好自為之,你的動物同伴才不會惹上太多麻煩。但他們都是自願的,無論你是好是壞。他們都欣然分擔,他們心甘情願為你捨命,動物同伴就是如此。但有些例子極為特殊,像我剛才講的那隻狗。他去那裡只為了幫我,而非幫那位照護者。小幼犬卻已力量強大。都是暗中行動,沒人看到,沒人知道。比方你們生氣時,會發出某種憤怒的能量,別人一靠近就感覺到。狗也會發出慈善的能量,或吸收的能量吸收這些衝擊,防止衝擊擴散。他們自有防止辦法。那是特務狗。並非每隻狗都當特務,多數的狗只做對照護者有益的事。但這隻特務狗幫助我,對他的照護者也有益,表示替那位照護者減少業障。因為,若那些人傷害我,他們下場會很慘。連我也救不了他們。我講過我能救最無可救藥的人,罪大惡極的徒弟除外,因為徒弟們被教過如何明辨是非。他們備受愛、靈性教育和加持的滋養。如果他們轉而攻擊無害如我的人…我沒傷害什麼人。無論我是不是好老師,這點暫且不談,我沒傷害誰啊。我只提醒你們要修行。你們來我家,我確保你們賓至如歸,盡力招待你們。

我想為你們蓋更多華廈,但是何必呢?你們反正不會久留,只來幾天就回家了。你們都有家,你們不是無家可歸的人,第一點。第二點,我用我的錢幫助更多情況危急的人。很抱歉這麼說。我很愛你們,卻覺得你們不像那麼多人那樣身陷水火之中。你們從電視上都看得到,兒童瘦得只剩皮包骨,婦女必須走十公里才能汲一點水帶回家,給她的孩子用,卻在途中被騷擾、欺負。有些難民進入寒帶國家,卻沒有禦寒衣物。孩童光著雙腳,只用一小塊塑膠布搭帳棲身。四周沒牆壁、沒煙囪、沒暖氣,一無所有。這些人的情況更危急。或是有些人遭遇災變,突然間沒有了家,也沒有錢。例如,即使有信用卡,也被洪水沖走了。無法立即出示什麼證明。他們又餓又渴,饑寒交迫。這種我們就會立刻援助。救濟啦,救濟意思說…急難救助,直到他們重新站起來。

在這個星球上,我不比任何人富有。我不是最富有的,甚至連中等富有都不算。我只是給出去很多,人們就認為我很有錢。我的確還有錢。我不拿你們的錢,也不會吸引你們為我做些什麼。我只吩咐你們出去幫助別人。你們不用把錢給我,把錢捐出去濟貧就好,或開純素餐廳,在靈性及物質上幫助他人。若是無法開純素餐廳,因開餐廳的工作量和人力開銷太大,也可開個小雜貨店,純素雜貨店!如此一來,對世界和其他人都很有利益,幫助他們了解吃純素很容易。諸如此類。我們一起努力,意思是我們各司其職。你們盡自己所能去做,並保留所擁有的一切。我不拿你們任何東西。

對我來說,我很清楚我是無害的。所以,要是有人試圖傷害這麼無害的人,這種業障當然很深重。再者,我對很多人來說助益良多,那個傷害我的人也將承擔許多人的業障。所以,沒人懲罰那些傷害我的人,他們必須自食惡果。因為,我為世界工作,他們不只必須承擔傷害我的業障。倘若他們傷害我,他們就必須承擔所有人的業障,含同修或非同修的業障。因為防礙我幫助人們提昇的使命,這才是問題的癥結,不只是傷害我的肉身所招致的業障。因此,跟明師印心,卻與明師做對的人,才很難救贖。那些人的靈魂也許不會被完全摧毀,卻可能永遠被禁錮在盒子裡。那跟被毀滅差不多,再也無法做什麼,不再有自我,沒救了。再也沒有人幫得了。那些人永遠想不起一位佛的名號,甚至無法開口說出佛陀的任一個名號。這種業障會讓那些人求助無門,徒留無盡的懲罰,無窮無盡且無法逃脫。這種情況令人不寒而慄。但那些做壞事的人,他們並不這麼想。他們不知道後果嚴重。他們心知肚明卻認為,眼不見為淨也許就沒事,殊不知事態嚴重。所以,那隻狗試圖阻止那個人,看起來好像他對自己的照護者不好,就某方面而言卻是好的。他保護那位照護者免於鑄下傷害的大錯,因而減輕照護者的業障。所以,是好狗、好孩子。

即使動物同伴遠在他方,或是很久以前救過的或已往生的動物同伴,一旦這位恩人遇到麻煩,他們便會回來幫忙。若你的狗狗是特務,哇,那就很有力量,對你大有幫助;能幫你避免許多危險,或避免許多麻煩,也幫助你杜絕身心和情感方面的傷害。有些邪惡力量很強,即使是護身符或法相也不能完全保護你。但有些人連法相也不戴。有些人不戴法相;有些人戴著法相,卻並未真的相信它。有些人印了心,卻不怎麼在乎;不修行,不相信明師的力量,什麼都不做。因此,停滯不前,或由於外界的污染掉到更低的等級。一昧地我行我素,做事毫不考慮後果。就好比,你們看,諸佛教導眾人因果報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所以盡量不要造惡業,但有多少人聽呢?世上仍有屠夫、酒販,還是有人借錢和詐欺,種種惡事不一而足。他們還會去寺廟,買幾顆蘋果放在供桌上,再點一炷香,口中唸著「南無、南無」某某,然後把蘋果帶回家吃,就認為自己是佛教徒了,例如這樣。

有些同修也是如此,他們並非真的想修行。只是為了好玩,或為了其他原因,為追求女孩子、男孩子。但我很幸運,我的徒弟有64%以上是好的。我是指並非都是最好的,但至少是好的或無害的,至少有努力修行。但其他36%不好,真的不好。讓我工作很辛苦,耗費我很多功德、元氣、力量和時間。時間也是很寶貴的。所以我感謝你們當好人。若還不好,就試著變好。下決心並發願:從今天起,要當好人。至少認真守五戒,不為了好玩而騷擾別人,管好自己的事,保持自己在良好狀態,隨時保持良好的身心,為自己和他人服務。遵循佛陀的教導,效法耶穌無私之愛的榜樣。甚至效法你的狗,效法你的貓,如此無條件愛你,默默大力幫助你,卻從來不邀功,或說自己有多好。效法任何動物。他們真的很棒,默默加持這個世界,換來的卻是痛苦、騷擾或折磨,你們相信嗎?我每想到這點就受不了,真的非常不公平。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