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施予和平將會得到和平—要怎麼收穫,就要怎麼栽(五集之五) 2022.10.17

2022-11-23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所以在閉關期間,不應該見任何人。不應該讓任何人看到你。那樣是最好的。僅此而已。(了解,師父。)因為有些人內邊有太多否定能量,如果純正、肯定能量的愛來到他們身邊,那他們就會不喜歡。他們內邊的否定能量會不喜歡這股能量。也許過一段時間,否定能量會被清除掉,他們就會感覺很好。

還有什麼事嗎?(是的。還有一件事。最近,在九月底的一個播客節目中,比爾·蓋茲表示去告訴人們要持純素,或者不買昂貴的房子,將不會有什麼作用,是沒有用的。所以,我想知道為什麼他會說出這樣的話,而他似乎一直支持植物性肉品,並且投資在植物性肉品上,現在他說的卻恰恰相反。

不,我認為他只是在觀察事情。事情的變化也沒有如他所願地那麼快。(啊,懂。)這確實有用。這是有用的。只是花的時間太長了。但他的想法是個好主意。你們不也只是想和我一起去喜馬拉雅山,隨時吃十個純素咖哩餃嗎?(是的。)(那才是人生。)那該有多好啊。

如果我們相信他說的話,那麼我就會坐在那,把我的腳放在桌子上,日復一日地看電影和吃爆米花或任何好吃的東西,喝不含酒精的啤酒,或你們做的任何果汁。我會把我所有的廚師都叫回我身邊,為我烹調一些有趣的料理,我還會邀請你們其中某些人。我們會用我們所有的錢,不管我們還剩下什麼,買一棟大房子,然後住一起。

只有你們當中的一些人跟隨在我的身邊,做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如果我們不必再告訴人們要持純素,那麼我們就不必做太多事了。只要吃飯、睡覺。(和開開心心的。)是啊。每天都去一家高級的餐廳。至少我們可以負擔得起。反正我們不怎麼關心穿漂亮的衣服。通常我穿那些衣服,只是為了做廣告。我自己設計的,自己廣告。我甚至不需要天飾。我戴它們只是因為我要做廣告。否則的話,我不喜歡戴任何東西。不戴天飾,什麼都不戴。我不喜歡身上有任何東西。即使那會有所幫助。但是我不喜歡。我對這個並不怎麼在意。當我獨自一人生活的時候,像現在這樣,我什麼都穿。如此簡單、輕鬆又舒適。非常美妙。很棒。至少我覺得這樣很好。(是的。)至少在這方面,我感覺更好。

而且不要買好房子。他是這麼說的嗎?(是。)但是,是誰告訴人們不要買好房子?是誰?我說的?(不。不是,師父。)我所有徒弟的房子—我是說,至少他們許多人,或多數人的房子,都比我的房子好。這是他們告訴我的。

很久以前,我在西湖還有房子的時候?他們為我蓋了一間驚喜屋,我幾乎從未住過,直到狗族人出現,然後我就需要更多的空間。於是我們就一起住在那間屋子裡。但是每當有人進入那間屋子時,因為有時我會接待他們,他們就笑了。他們其中有些人笑了起來。我說:「你們為什麼笑?」他們說:「噢,我們任何一位師兄師姊的房子都比您的房子好。」我說:「啊?」(噢。)噢。連這也能比啊。

我說:「抱歉讓你們失望了,但情況就是這樣。我家就是這樣。」反正主要是為狗族人準備的,所以沒有人布置什麼東西。我只有,像是一張沙發床,用來打坐和有時躺下來伸展我的脊椎。很好的藉口。然後讓那些狗族人跳到上面去,不管我在不在床上。還有屋子裡的狗屋、狗床、狗毯子、狗沙發和狗的任何物品。即使沒有狗族人,我哪裡還需要什麼?我其實不需要什麼,對嗎?(對,師父。)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張書桌。我甚至連張書桌都沒有。(噢。)

是有像你們書桌一半大小的書桌。(噢。)現成的,所以我就拿來用了,只是為了在上面放一台電腦等等之類的。那叫什麼?(螢幕。)鍵盤和顯示器—兩台編審用的大螢幕,就這樣。(噢。)我只需要這些。是啊,還有電話。只是我必須經常幫它們充電—替不同用途的幾支手機充電,還有替數位相機充電等等。每天都得經常充電。

而我最多也就是需要一張床。通常我不需要。但如果床在那裡,我就會使用。但大多數時候,我只是坐在地板上打坐,(噢。)因為床太舒服了。每當我努力想坐在床上打坐,當我醒來的時候,我都發現自己躺平了。不管有沒有毯子,我根本不在乎。可能是太累了,我連自己什麼時候躺平的,我都不知道。(噢。)是啊,誰在乎呢?

反正我整天都在打坐,整天整夜,一直在打坐。時時刻刻都與上帝在一起。時時刻刻。(是的,師父。)時刻都以不同的方式打坐。我猜當我打呼時,我的頭腦就會打坐。只是我沒有聽到自己打呼。只有偶爾聽到而已。很少。因為當你醒來時,你就聽不到自己的打呼聲了。我猜我在之前就醒了。我猜我的靈魂在我身體反應之前就回來了。所以當時身體還在打呼。然後當靈魂回來時,身體嚇到了,所以就停止打呼了。就像有時候員工坐在辦公室裡,如果老闆來了,他就會停止和朋友正在做的任何事情,或停止聊天。(是的。)或者有些人會說:「別講了。別講電話了。老闆來了。表現忙一點!」就像這樣。

那麼你們想聽他(比爾蓋茨的)建議嗎?我們不講了,不再告訴人們要持純素?(不。)然後我們就可以看電視、看電影,一直出去用餐。不像現在,我們沒日沒夜地工作,沒有假期,沒有星期天,什麼都沒有。

我也為你們感到抱歉。你們還年輕,應該享受這個世界。如果世界上有任何可以讓你們享受的東西。你們為什麼還要跟著我做無上師電視台的工作?你們和我一樣瘋狂。天啊,你們有個瘋狂的師父。沒有其他師父會讓你們做這麼多工作。這是無庸置疑的,對吧?不,我沒看過任何師父,世上有哪個所謂的師父會讓任何徒弟這樣辛苦地工作。而且他們也沒有那麼努力,對嗎?很簡單。成為一名師父,比成為我現在這個樣子要容易,還拉上你們許多人工作如此辛苦。我很抱歉。

但我想你們是自願的?(是的,師父。是的。我們是自願的。)我想你們想要這麼做,非常樂意—否則,誰能阻止你們離開,對嗎?(是的。的確,師父。)我沒有把你們綁在床柱上,對嗎?(沒有,師父,沒這回事。)你們甚至有自己的床,有自己的書桌,放你們自己的東西,自己做工作。(是的,的確。)

當然,我會提供建議等等,我也和你們一起工作。一樣,對嗎?(對,師父。)但還是沒有師父會這麼做,也沒有其他師父的徒弟要這麼辛苦地工作。為此,我非常感謝你們,感謝你們辛勤工作,和你們對世界、對苦難眾生的無條件奉獻—他們試圖幫助和減輕世界的痛苦。也許,也許有一天這將被徹底消除,世界的悲傷、痛苦將會消除。這就是我們祈禱、希望和努力的目標。(是的,師父。的確。)

你們還在與我一同努力,對嗎?(是的,師父。)你們甚至沒有抱怨。這真是太貼心了。謝謝你們。我才是那個經常抱怨的人。但你們並沒有抱怨,對嗎?(沒有,師父。)我真的經常抱怨嗎?我有嗎?沒有吧?有時候。說吧,我有抱怨嗎?(沒有,師父。您一點都沒有抱怨。)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和你們一樣。有其師必有其徒。或者我應該說:「有其徒必有其師?」

為了向你們致敬。我希望我可以和你們所有在其他國家的人員交談,但這對我來說,一直都不是很方便。這並不方便。我不總是能解釋為何不方便。

我剛剛想起來;我想我從來沒有告訴你們要買小房子。反正就算我叫你們去買小房子,你們也不會這麼做。你們中一些人喜歡這麼做,若你喜歡這麼做的話,但你不必這麼做。如果你有一間不錯的房子,你就住在不錯的房子裡。若你住得起,有何不可呢?

這只是對我而言,我自己的經驗,我跟你們和其他人說過,房子越小越好。因為我有太多的工作要做。(是的。)我還得自己做飯。如果我有一間大房子,那麼誰來一直打掃它呢?然後我就會需要有一位助手、侍者和諸如此類的員工。(是的。了解,師父。)也許以前,我有條件住在房子裡,那間直到狗族人來之前,我從未住過的房子。之前我只住在山洞裡。即使他們已經蓋了那間房子,我也沒有住在那裡。我住在我的山洞裡。

所以有些天,一些徒弟來了,他們找不到我,就問我在哪裡。然後我說:「我在山洞裡,在這裡,在那裡。往那邊走,往這邊走,左轉,右轉。」然後他們在那裡看到我時,他們都哭了。(噢。)「噢,人們以為您住在大房子裡,享受豪華生活,有保鏢,等等之類的。他們不知道您住在這麼小的山洞裡。」我說:「小山洞有什麼不好?我個子小。我只需要這樣。」(對。)

而且那個時候,我們甚至還沒有無上師電視台。我們甚至沒有那麼忙。但我比較喜歡簡單的生活。(是的,師父。)因為我們只需要一處可以躺下的地方—最多兩米長,一米寬。然後你所做的就只是靜坐冥想,或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是的,確實如此。)不管做什麼都可以,為自己煮一些簡單的小餐點,然後出去做一些運動。

而現在,我甚至連這都做不了。我甚至不走出房門… 我意思是門。(噢。)除了,每當我必須搬家時,我必須走… 然後人們可以看到我,但他們並不在意,總之他們不會盯著我看。有些會,若他們看到光圈… 有些人看得到光圈—然後他們會試圖靠近,我就必須躲起來,我必須去別的地方。我會避開。但大多數的人並不在意。他們不知道我是誰,他們不會看…所以如果我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出門,我會很舒服。人們不認識我。但如果我不必出門,我就不出門,就待在家裡。因為在閉關期間,不應該見任何人。(對。是的。)

問題是,因為若人們看見明師,明師的愛就會流向他們。而他們內邊的否定力量就會抵抗,他們會感到不平靜,他們也可能會對明師做一些不好的事,(喔,噢。)如果明師沒有在他們身邊待很長時間。即使他們不知道那是一位明師。愛也會自動流向他們,這可能會讓看到明師的人感到不安,如果他們認識那位明師,如果他們看起來—像是鄰居什麼的。如果他們知道那位明師住在那裡,他們看到那位明師,那麼他們就會感到更不安,更不舒服,因為有些人覺得舒服,有些人覺得不舒服。要看情況。然後他們會感到不愉快。

所以在閉關期間,不應該見任何人。不應該讓任何人看到你。那樣是最好的。僅此而已。(了解,師父。)因為有些人內邊有太多否定能量,如果純正、肯定能量的愛來到他們身邊,那他們就會不喜歡。他們內邊的否定能量會不喜歡這股能量。也許過一段時間,否定能量會被清除掉,他們就會感覺很好。他們會感覺比以前更好,如果他們接受這股能量,並且不抗拒的話。有些人對透過明師的身體工具,肉身流出去的來自上帝的愛感到不舒服。(是的。了解,師父。)

還有什麼嗎?你們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嗎?(沒有了,師父。)還有什麼想問的嗎?(沒有了,我想就這些了。)那就這樣吧。

如果我告訴你們要買小房子或類似的話…不要聽從。如果你想買大房子,就買大房子。如果你想要更簡單、更舒適且更獨立,那就買一個比較小的房子,這樣你就不用打掃太多。不用讓其他人為你打掃,如果你不想打掃的話。你不用讓其他人為你工作,僅此而已。

也許我之前的確說過類似那樣的話。也許是開玩笑什麼的,或者我只是說我的經驗。但這不能說是我的錯,因為所有人都買大房子,總之,他們都買舒適的房子。無論我說什麼。(是。)就像我告訴他們「持純素」一樣,但並非每個人都成為純素者。也許他們會。上帝旨意,上帝幫忙。

無論如何,我們盡最大努力,總是告訴人們對他們有益的事情。有人認為理所當然,有人追隨,誰知道呢?純素者越多,世界就越和平。(是的。是的,師父。)至少動物族人不會那麼痛苦。(對,師父。是的。)所以,我們盡力而為。我們做我們認為最好的事情。而且總之,無論我說什麼,對任何人都無害。(對,確實。是的,師父。)

無論我說什麼,都是為了人民的利益,為了地球的利益,為了動物族人的利益。上帝的旨意。上帝旨意必將實現。我沒有說過任何傷害任何人的話。我說過嗎?(沒有,師父。)沒有。那就好。那麼我們就繼續,不管多久。(是的,師父。)

誰知道呢,也許有一天一切都和平了,所有躁進鬼魅都下去屬於他們的地方,只有好人在這裡,壞人變成好人,而我們擁有一切和平。然後我們可以買個大房子,待在一起,或者去喜馬拉雅山!(噢,是的!)或者我們各過一半。有時我們去喜馬拉雅山,住在泥土屋裡換換口味。(是的。)而有時我們回到我們某處的宮殿,一個大房子或大宮殿,然後每天去純素餐館吃不同的美味佳餚。噢,真好吃!

還有嗎?如果沒有,我現在要走了。我有點累了。(沒有了。沒有,師父。)一切都很好。好了,上帝加持,上帝愛你們,我愛你們。(上帝保佑師父。謝謝您抽出時間。謝謝師父。)我愛你們,你們所有人。感謝你們所做的工作。(感謝師父。)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