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施予和平將會得到和平—要怎麼收穫,就要怎麼栽(五集之三) 2022.10.17

2022-11-21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新冠肺炎還沒有消失。我很久以前就已說過了。(是的。)還會有好幾十年。(是的,師父。)除非人類轉變成一種更好的生活方式—純素的生活方式,充滿愛心、慈悲又和平的生活方式。那麼你就能回到正常的生活。(了解。)若你施予和平,你就會得到和平。若你施予仁慈,你就會得到仁慈的回報—在任何時刻,任何你需要的情況下。(了解,師父。是的,師父。)只有當人類自己轉變成和平的心態和行動時,和平才能實現。

還有一些新的…我看到報導有些人會感覺有成千上萬把刀同時在刺他們。(噢,天啊。)但是科學家們並非總是能夠找出原因。人們就是會感到疼痛,像那樣難以忍受的疼痛。就像全身被刀刺,或全身被擰一樣。(噢,天啊。)在腦中也是如此。想像一下?(噢,不,天啊,噢。)我不知道醫生是否已經發現它來自新冠病毒變種。(噢。)

「Media Report from Science Magazine Apr. 16, 2022 Dr. Avindra Nath(m):影響大腦的因素可能極具破壞性,因為它會影響你的個性、你的思考和專注能力、你的情緒,以及使我們成為一個完整的人的那些因素。

Narrator(f):當新冠病毒出現時,許多人最初關注的是它對肺部的影響。但很快就發現,從胃腸到大腦,新冠病毒會對整個身體造成傷害。屍檢顯示,死於新冠病毒的人,其大腦受到了毀滅性的破壞。

Dr. Avindra Nath(m):血管受損,大腦周圍有炎症細胞。我們發現大腦本身就有免疫細胞。我們發現抗體黏在血管上。所以,我們知道它們當時正在攻擊血管。我原本預料我們會在大腦中看到很多病毒,因為病毒影響鼻子。令我們驚訝的是,我們沒在大腦中發現病毒。有少數人報告在大腦中檢測到病毒,但他們發現的病毒數量極其少,這並不能解釋我們所看到的病理學。

Narrator(f):對於長期新冠患者的腦損傷知之甚少—症狀通常在急性感染的輕度階段之後持續數週。研究估計,在初次感染新冠病毒後,多達三成的人會出現長期新冠症狀。症狀可能包括心率加快、呼吸急促和各種神經系統問題。

Dr. Serena Spudich(f):實際上,隨著時間推移,我們已經看到了數百名患者,很多人也被文獻報導過,有這些主要的類別。其中之一是,人們所說的腦霧,大腦真的在某些認知類型的任務中無法正常運轉—如注意力、記憶力。人們的皮膚發生了變化,他們基本上會說:『噢,我皮膚表面的知覺真的很不正常。』然後,我們看到的另一個主要類別是頭痛。還有一類是精神類,人們有一種更為急性和深刻的妄想或精神病症候群。我認為這對患者來說是個真正的挑戰,他們帶著症狀來看醫生,而所做的測試卻都是陰性。甚至像核磁共振掃描,這種非常敏感的測試能發現大腦中的許多變化,對許多這樣的病人來說,其測試結果卻是正常的。長期以來,我們一直在使用一些研究工具,這些工具可以考慮更敏感的檢測方法,這些方法我們在臨床上是不必要使用的,但能告訴我們一些事情,如免疫系統是否完全正常運作,或者大腦中的神經元是否可能有非常細微的損傷,然而就是無法透過核磁共振掃描看到這些。

Dr. Avindra Nath(m):病人們找了一位又一位醫生,沒有人知道他們出了什麼問題。人們告訴他們:『嗯,這都是心理問題』諸如此類的。但他們真的患有疾病。」

所以想像一個病人在疼痛中哀嚎,但醫生卻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治療—然後他們也會死掉。(是的,是,師父。)

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期。人們假裝新冠肺炎已消失了,所以他們又恢復了正常。不戴口罩,不戴面罩等等之類的。你們外出時,還是要繼續戴口罩。(是的,師父。)任何聽我的話的人,請這麼做。對你沒有傷害。(的確。)新冠肺炎還沒有消失。我很久以前就已說過了。(是的。)還會有好幾十年。(是的,師父。)除非人類轉變成一種更好的生活方式—純素的生活方式,充滿愛心、慈悲又和平的生活方式。那麼你就能回到正常的生活。(了解。)

若你施予和平,你就會得到和平。若你施予仁慈,你就會得到仁慈的回報—在任何時刻,任何你需要的情況下。(了解,師父。是的,師父。)只有當人類自己轉變成和平的心態和行動時,和平才能實現。我一直都是這麼說。我希望我能說點別的話,但這是事實。(是的,師父。)所有明師都說過同樣的話。如果他們可以為人類做任何其他事情,他們早就這麼做了。但我們人類必須改變。我們是自己的主人。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命運。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生活方式,為了擁有更美好的未來。(是的,師父。)

無論我們想要什麼,我們都必須先播種。我們必須將它付諸行動。我們必須培育它。如果你想要稻米,就種一株水稻,就播下水稻的種子。如果你想要小麥,那你就播下小麥的種子。如果你想要玉米,那你就播下玉米的種子。如果你想要蘋果,就播下蘋果的種子。如果你想要橘子,也一樣這麼做,等等。(是的,師父,的確。)

這是宇宙中的物質定律。無論你想要什麼,如果可以的話,你必須創造它,給予它。而且締造和平,持純素及做善事,都是非常簡單的事。這並不難做到。是做得到的。(對。)是,我們能。(是,我們能。)(是的,師父。)我們只需要做到這些,上帝就會在這個世上灑下仁慈、和平、幸福、更多的繁榮和更多奇妙的發明,我們將能萬倍享受這個世界。但誰在聽呢?我只是希望我們的無上師電視台能有所幫助。它確實幫助了一些人。只是對我來說太慢了。(是的,師父。)並非大多數人,問題在這裡。

親愛的,還有什麼問題嗎?(我們有一個好消息。關於伊隆·馬斯克的大轉變。上個月,伊隆·馬斯克致函五角大廈,稱該公司不能再繼續資助星鏈在烏克蘭[祐蘭任]的伺服器,並要求五角大廈接管星鏈為烏克蘭[祐蘭任]政府以及軍事用途的資助。但最近,伊隆·馬斯克扭轉了這一立場並表示他將繼續資助烏克蘭[祐蘭任]星鏈,並且星鏈可以免費為烏克蘭[祐蘭任]提供服務,即使該公司沒有得到政府的補貼。

對他來說是好事。對該公司有好處。這將為他贏得很多、很多的功德。而且即使他下輩子再投胎做人,也會很有錢。比現在更富有。(哇!)很多世,不只是下輩子。如果他再次投胎做人—如果他沒有解脫,上天堂,永遠上去高等天堂,那麼他將一直是富有的人,無論是在這個世界,還是任何其他世界,無論他將出生在哪裡。對他很好。(哇!)

是的,但我告訴你們,無上師電視台對世界有好處。造福世界。這給人們一些值得深思之事,讓他們去思考,去發展,去跟進。(是的,師父。)因為人們有靈魂,他們有智力—他們理解。好消息,好消息。你們很高興吧?(我們很高興,是,很高興。太好了。)那就好。這很好,對伊隆·馬斯克好。這是非常好的。如果他能負擔得起,何樂而不為呢?他沒有做錯什麼。他沒製造任何戰爭或任何事。他只是為人們提供了交流的可能性,僅此而已。(是的。)

還有其他事情嗎?好的、壞的、中立的?(另一個消息是關於普丁的。最近,有一些消息—普丁現在似乎變得柔和了。普丁在十月十四日的聲明中表示,不再對烏克蘭[祐蘭任]進行大規模打擊,無需額外動員,而且俄羅斯也無意摧毀烏克蘭[祐蘭任]。)很好,是吧?(是的,這是個變化。)

還有一則關於他的新聞—塔吉克總統在一次峰會上,訓斥普丁長達七分鐘。他告訴普丁,不要把中亞國家當成還是前蘇聯的一部分,他應該給予他們尊重。)好。(所以現在看來他比較柔和了。他沒有反駁或什麼的。)希望他能按照他所說的去做。(是的。)我聽說他們現在想談和。(是的。)

「Media Report from WION News Oct. 14, 2022 Laura Makin-Isherwood(f):現在,克里姆林宮再次提出可以進行談判的想法。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說,克里姆林宮所謂的在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其目標仍然沒有改變,但他補充說,這些目標可以透過談判或其他會談實現。佩斯科夫對一家俄羅斯報紙發表了上述言論。這是本週一系列聲明中最新的一次,強調莫斯科對這些會談持開放態度。」

但我只希望他們是認真的。而不是像上次那樣,他們毒害了和平談判者,包括他們自己的人。(是的。)俄羅斯人—阿布拉莫維奇。(阿布拉莫維奇,是的。)阿布拉莫維奇,是的,天啊。俄語對我來說是個挑戰。

所以,我只是希望他們真的是為了和平,而不是找個藉口去那裡毒害人,或只是把前提條件弄得如此不可逾越,像一個笑話,讓人們根本無法開始談論和平。(是的。)只是,和平必須是無條件的。無論什麼是正確的,他們都必須同意,就簽字。就像俄羅斯回家一樣,屬於他們的地方,而屬於烏克蘭(祐蘭任)的,就歸還給烏克蘭(祐蘭任)。

如果任何一位烏克蘭(祐蘭任)人真的想去俄羅斯,想在某個地方獨立的話,他們為什麼不去那裡向普丁要一些土地—成為俄羅斯的聯邦之一,或者他們想要成為的。(對。)如果那是他們真正想要的,而不是像強迫或被欺騙。

強迫人們投票選擇與俄羅斯在一起,以及所有這些胡說八道,這既荒謬又可笑—(對。)對待這個世界就好像他們都很愚蠢,人們做任何普丁想做的事,或者人們相信任何普丁希望他們相信的東西。(是的,師父。)即使是個五歲的孩子,也不會相信這一切。就像在烏克蘭(祐蘭任),所有在俄羅斯佔領下的人「都想和俄羅斯在一起!他們所有的人!」這種情況發生在一些國家,九成左右,九成九,九成七或者百分之九十的什麼人都支持現任的總統。一直如此,任何時候。投票有什麼用,花費大量金錢和時間並打擾人們?只需說:「我投票給我自己。我是總統,我繼續。」說完了。反正你說什麼都無所謂。何必呢?「我是終身總統!」天啊。

說真的,這個世界很可笑。有時你不得不笑,因為你不能再哭了。因為無論你笑還是哭,都是一樣的。有時對我來說,笑或哭,都是一樣的。這一切都是愚蠢,都是妄言,反正都是不合邏輯的。(是的,師父。)他們在演戲。

一些領導人,他們都在演戲,好像他們不知道任何合乎邏輯的事情—對理智和理性心態一無所知。他們一無所知。好像他們根本不知道天堂的存在一樣。他們根本不知道是否存在其他有智力的人類。他們說話好像是說給自己聽。(對。)他們說話給自己聽。就這樣。他們忘記了世界還在周圍,仍在那裡,活蹦亂跳。這個世界也有耳朵,有眼睛。(是的。)

噢,親愛的上帝。他們是什麼樣的人?我已經告訴過你,沒關係。我們不再談論這個了。反正有些人是被這些躁進鬼魅附身了。他們想要戰爭、想要殺戮,這樣他們就可以吃了。我已告訴過你們。(是的。)他們吃那些在痛苦中死去之人的肉體的能量,戰爭死去的人—尤其是兒童和年輕婦女、年輕男子。太可怕了。我有時太累了,我真是不想再做任何事情。我甚至不想說話。我在想:「反正誰會聽呢?」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