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印心需要明師的力量(十四集之十二) 2021.10.20

2021-12-01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當然,許多總統相信自己可以改變事情,可以讓事情變得更好。(是的。)但我不曉得,許多總統到處發動戰爭,耗費大量的金錢和人命。(噢,是。)不僅是敵人的生命,還有美國人的生命。像那樣那麼年輕、英俊又漂亮、純潔的生命。

天啊。這是美國!不是其他什麼地方讓你必須害怕你的老闆。不是嗎?(對。)美國的老闆們害怕他們的員工。如今,他們追著員工跑,因為很多人由於強制疫苗接種而辭職。(是的。)就連軍隊也不想接種,警察也不想接種,且支持不接種疫苗。(是的。)許多人辭掉工作,寧願失業也不願接受疫苗接種。(是的。)

正如我說過的,美國人被寵壞了。他們太自由了。無法強制他們做任何事。(是。對的。)也許他們想做,他們就會做。(是的。)倘若他們不想做,那你就有麻煩了。能強制什麼?就算是天堂的命令,他們也不聽。(是的,師父。)更不用說只是某位陌生的總統—剛來到白宮幾個月就命令他們?哈!(祝好運。)祝好運!要當心!(是的。)他們投票給你,並非讓你命令他們。(是。)而沒有投票給你的人就更不用說了,(是的。)更不願意被命令。(是的。)

美國,自由之地,確實是這樣。(是的。)他們什麼都不怕,我已告訴過你們。所以如果你要他們辭職,他們就辭職!(是的。)他們說:「好,再見。」許多人這樣做。成千上萬的人離職了。(是的。)所以很多企業都關門了。(是的。)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現在沒有物資。(是的。)許多食品貨船都停泊在城外某海面上。

所以因為如此,美國政府正考慮讓國民警衛隊去處理這個問題,把食物帶進來,使其受到管控,檢查並讓食物進來,檢查再帶進來,像這樣。是,有何不可呢?(是。)他們動員了整個國民警衛隊前往國會大廈。(是的。)只為了保護自己。(是的。)而當那些抗議者搶劫人們的店面、砸毀人們的房子、燒毀人們的財產時,他們甚至想刪減警察的經費!(是。)而當涉及到自己的時候,就召集國民警衛隊。(是。)(噢,是的,師父。)

說真的,我不曉得在美國誰才是老闆。雇主分明是那些美國人、納稅人,是那些人讓他們留在政府部門工作,甚至投票給他們的人,不管盲不盲目。(是的。)但是當他們登上最高權力的階梯時,就只會騷擾人民。根本就沒有保護人民。(是的,並沒有。)當人們的房子被燒毀或他們的店面被砸爛而失去生意時,他們什麼也沒說。(是的。)沒人同情那些人們。甚至還同情那些搶劫者和縱火者,以及毆打他人和殺害他人的暴力抗議者,等等。(是的,師父。)

然後,當輪到他們時,甚至召集國民警衛隊,而不僅僅是警察。(是的。)(噢,是的。)然後架起帶鋒利鐵絲的,有刺鐵絲網。(是的。)然後到處派人守衛。這就是人們想要的權力,並為此而殺人。(是。)啊!為何,到底為什麼?

在過去,在堯帝或舜帝的統治下,人們甚至夜不閉戶。(噢!哇。)甚至還路不拾遺。(是的。)新加坡現在也是如此。據說是世界上最誠實的城市。(噢,太棒了!)因為當他們掉了裝有錢的錢包時—他們測試過,錢包都被送回給警察。(真是太棒了!)送回失物招領處。有些其他國家也是如此,但我記得,新加坡是第一名。他們以誠實著稱。(是的。)且並非在新加坡的人都很富有。(是的。)(的確。)他們還是把撿到的錢包都歸還了。(是的,師父。)而在堯舜王朝,應該也是這樣。傳說是這樣的。

但是現在,卻很糟糕,也十分可怕。最近,英國的一位議員也被刺殺身亡。(噢!)(噢,是的。)據說是這樣,啊,我的心好難受。我們對那家庭感到遺憾。(是的,師父。)天哪,他只是政治人物。他手無寸鐵。這些瘋狂的人無處不在。他也許與那位議員沒有任何恩怨。歹徒只為了殺人取樂,因他並沒有逃跑。(噢!)嫌疑犯並沒有逃跑,只是待在那裡,等警察到來。我認為他瘋了或是想出名。(是的。)

就像殺害約翰‧藍儂的那個人一樣。(是的。)他承認了。總之,他說他殺害約翰‧藍儂只因為約翰藍儂很有名。(是。)他想殺害有名的人,只是為了想出名,(是。)為了被人談論。有些人就是這麼瘋狂。(是的,師父。)你永遠不知道誰會在你背後捅一刀。即使只是像約翰藍儂般無害的人。(是的。)他只是個音樂家,天哪。(是。)(是的,師父。)而且他還有妻子和孩子。(是的。)為何要這樣殺害一位父親、音樂家和一位丈夫?(是的。)只為了名聲!太瘋狂了!(沒有道理。)沒道理!瘋了!簡直瘋了,天哪。

所以,川普很幸運,他只是被騷擾、被貶低、被侮辱或被咒罵、或被寫書毀謗,但至少他還活著。所以他的妻子和兒女,還有丈夫和父親。(是的,師父。)也許這個國家還有一位總統—下一屆總統。(是的。)或即使是前任總統,仍有一些影響力。因此他們很害怕。他們對他窮追不捨,出於任何荒謬的理由或沒有理由,只有謊言。(是。)(噢,對。)

與拜登和其政府相比,拜登絕對是贏了,不只贏了總統職位,而是贏在不誠實、撒謊和所有這些方面。(是的。)我讀的報紙上都刊登了。(是的,師父。)(對。)他們沒有任何作為,反而只是糾纏川普,為轉移注意力,(噢,是。)只為了掩蓋他們的失敗,他們的不稱職。(是的。)(噢,是的。)執政的無能。(是的。)每一次失敗。

今天我讀到同樣的民調,他現在支持率是卅幾%。原來是卅八%,現在支持率是卅幾%。(那是非常低的。)非常低。

「Fox News Report Reporter1 (m) Oct. 6, 2021:我們正在重新審視美國人民如何看待喬拜登作為總統的表現。坦白說,這些新的民意調查數字對總統來說是殘酷的。

Reporter2 (m): 甚至拜登總統在媒體中的盟友也最終要面對他不斷下滑的支持率。

Reporter3 (f):若你願意,讓我們繼續舉出一些殘酷的數字,三十八%的支持率。三十九%的人認可拜登對經濟的處理。

Joe Concha (m): 超過半數的美國人,五十五%到四十二%的美國人認為拜登政府,不僅是總統,而是整個政府都沒有能力管理政府。他在邊境問題上獲得二十三%的認可。在外交政策上獲得三十四%的認可。這是九個月來的情況。他帶著疫苗上任,經濟蓬勃發展。人們認為:『好吧,考慮到這些因素,喬拜登第一年的政績將是相當不錯的。』正好相反,他所有方面都在水平以下。」

「Fox News Report Kayleigh McEnany (f) Oct. 16, 2021: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正在迅速自由落體的政府。在昆尼皮克這個左翼民調中,支持率為三十八%。這就是當你知道你做的一切都錯的時候,即使是左翼的民調公司,也無法為你掩飾。這簡直令人吃驚。但最主要的是,肖恩,這對我國來說太可悲了。我知道前總統也是這麼想的。看到這一切解體真的很難過。」

「CNN Report Nov. 9, 2021 Reporter (m):看看這個,早在三月份,十分之四美國人不支持。現在佔多數,五十二%。你會看到不支持總統的比率在穩定上升。這是從另一面觀察轉變強度的一種方式。你可能剛在上週二的選舉中看到這一點。強度顯現在不支持率上。這是另一種看待它的方式。強烈認可總統工作表現的美國人所佔百分比如何呢?在四月份時,有三十四%超過三分之一的美國人強烈認可總統的工作表現。現在這個數字下降到了十五%。」

「NewsNation Now Report Reporter (f) Nov. 8, 2021:拜登總統的支持率已降至歷史新低。根據索夫克大學與今日美國報的一項新民調顯示,只有三十八%的美國人認可拜登總統在白宮所做的工作。該民調是在十一月三日至十一月五日間進行的。」

「Fox News Report Reporter (m) Nov. 8, 2021:今晚即時新聞,拜登總統在今日美國報的支持率民調中創下三十八%的新低。

Reporter2 (m): 在索夫克與今日美國報一項民意調查中,四十四%的獨立人士聲稱拜登的表現比他們預期的要差,他們投票支持的和實際得到的可能不同。該民調對拜登來說很糟。有五十九%的人不認同,甚至更多—有六十四%說希望他不會競選連任。」

「Fox News Report Tucker Carlson (m) Nov. 27, 2021:根據昆尼皮克的一項新民意調查,只有三十六%的美國人認可喬‧拜登在政府所做的工作。你應該知道卡瑪拉‧哈里斯的支持率是二十八%。」

「NewsNation Now Report Nov. 8, 2021 Reporter1 (m):有沒有一個解釋,怎麼可能會這麼低?

Reporter2 (f):很少有人對副總統有強烈的看法,並真正關心和關注他們在做什麼。卡瑪拉‧哈里斯就不同了。她比典型的副總統更會製造分歧。」

而參議院的民主黨人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非常低、非常低。在很多部門,不僅是邊境而已。(是的,師父。)很多提案。都被投票否決了。提案遭到反對。(是。)

不曉得為何講這麼久?我們在講什麼?啊,為了解釋。(是的。)向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解釋川普遇到的麻煩。當他還是總統時就已經有麻煩了。(是的。)他現在還是有麻煩。他不是不想幫助韓國,也不是不信任。(是的,師父。)而是他被逼到死角裡。

我說對柯林頓總統來說是比較容易做事的,因為悠樂(越南)沒有核武。(噢,是的。)而且戰後核武都已經被銷毀了。(是,是的。)沒有人會相信悠樂(越南)會在那時站出來反抗美國或其他任何國家。因此,沒有其他總統幫悠樂(越南)這個忙。只有柯林頓總統這麼做。(對。)

我想悠樂(越南)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他。我也永遠不會忘記。我會帶他上天堂,不管誰說什麼。(噢!太好了。)(太棒了。)當然不是很高的天堂,但是天堂。(是的,師父。)不是地獄。(是的,師父。)我會承擔他的業障。他也做了「戰爭」的事。但是因為他是被逼的。(是的。)你們知道軍隊,他們很強大。不是嗎?(是。)就像歐巴馬也承認他不想這麼做,但他不想被人看成是弱者。(噢,是的。)明白我意思嗎?(明白。)

當你處在這些人當中,當你處在國會、議會和軍方人士及所有這些人當中時,你似乎會受到影響。你無法說不,不知何故。(是的。)而且,我跟你們說過,白宮是有地獄通道的地方。(是。)不然的話,柯林頓是個和平的人。他是和平的總統。是個和平的人。(是的。)他沒有這種侵略性。(是的,師父。)

噢,天啊!這就是為何我告訴你們我不會想待在白宮,我不會想在那裡當總統。即使因為某種緣故,我奇蹟般地進到總統府,進到白宮,我也會在某個安全的角落搭帳篷。(是。)(是的,師父。)我不會睡在那間總統套房裡。(是的。)我不會待在那裡工作。我會在外面工作,(是的,師父。)在帳篷裡。或者我就拖個拖車過去。(是的。)這樣就足夠了。(是的。)你只需要一個現成的衛浴—用來盥洗什麼的。這就是你所需要的一切。(是的,師父。)一個較小的拖車。如果有人想來拜訪我,就坐在草坪上。那邊有一片大草坪。對嗎?(對,那邊有。)看起來像一片大草坪,南草坪、北草坪,面積很大。(是的。)

所以,這就是我想做的。也許川普總統應該這麼做。也許能夠拯救他很多頭痛的問題。真的如是。(是的,師父。)因為如果他一直坐在白宮裡,他會受不了,他的心情就會不一樣,讓他很煩躁。(是,師父。)這樣不好。即使如此,他還是設法保持和平的舉止。這已非常不可思議了。(是的。)

我認為任何想成為美國總統的人,不知何故,都有點瘋狂。或有點天真。(是的。)明知所有這些政治詭計、陷阱和麻煩,仍然想進去。當然,許多總統相信自己可以改變事情,可以讓事情變得更好。(是的。)但我不曉得,許多總統到處發動戰爭,耗費大量的金錢和人命。(噢,是。)不僅是敵人的生命,還有美國人的生命。像那樣那麼年輕、英俊又漂亮、純潔的生命。很理想主義。

他們相信甘迺迪所說的,他說:「別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噢,他們認為那很理想主義。(是的。)他們都支持這一點。他們真的很尊敬他,很尊敬他的話並銘記在心。(是,師父。)很多美國士兵,他們為了理想主義的夢想入伍,當他們面對現實時,全都是謀殺、殺戮、監禁、毒害、轟炸和射擊。所以他們真的感到十分地失望和沮喪。(是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說美國軍人的自殺人數至少是戰鬥中官方死亡人數的兩倍。就像在阿富汗。(對。)他們是這麼說的。

人們之所以如此沮喪是因為有時他們碰巧不得不殺死平民,由於失誤或情況使然。(是的。)有些孩童死了或有些婦女死了,有些無辜的老人和嬰兒死了。噢,他們無法忍受這些,因為他們實在太善良了。他們是如此年輕、天真和富有理想主義。(是的,師父。)他們沒想到他們會為此而來。(是的。)他們會在軍隊中訓練防禦、殺戮等等,但現實中他們無法面對。當按照理論訓練和情況並不一樣時。(對。)你和你的同事一起訓練。他們不是你真正的敵人。你們不是來互相殘殺的。(是,沒錯。)但在現實中,在戰場上是不一樣的。你們都知道,對吧?(是的,師父。)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