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印心需要明師的力量(十四集之十) 2021.10.20

2021-11-29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所以,我不想再當美國總統了。還記得華盛頓嗎?(噢,是的。)他們希望他能永遠繼續連任下去。但在第二任期之後,他就辭職。(是的。)他說:「不再連任。任期應該已足夠。」

他們不讓川普總統做很多事情。如你們所知,例如,有經費可用於軍事、可用於某事,但他們沒有用到。(是的。)所以他把它改成建圍牆(是,對的。)保護美國邊境,這也像是安保。(是的。)軍隊也是為國家安全。(是的。)所以他建圍牆。比每五公尺派一名軍人駐守在那裡好,(對。)派雷恩大兵在那裡。(是。)且就地理性考量不可能,(是,不可能。)因中間也隔有水。(是的。)還隔有山、還隔有沙漠,各種地形。還有多風的沙漠、沙子飛進飛出你的眼睛,等等。(是的。)

只要築起牆來,從長遠來看會更有效率。他們完全不讓他做,(是,他們不讓。)他們批評他將那軍事預算挪作他用。但目的是一樣的。(對。)軍隊只是為了保衛國家。不是嗎?(是,對的。)牆是一樣的作用。(正確。是的。)而且那面牆並不在乎是否有人射擊他。(對。是的。)但軍隊會冒生命危險。(是的。)如果圍牆一部分倒塌,我們可以重建起來,但如果軍隊或士兵死亡,這是件可悲的事情。(是,師父。)

錢我們可以賺,我們可以更換圍牆,人死不能復生。(不能。)所以,一些邊防巡邏隊也會遇到危險,甚至可能被殺。(是的。)也許不是最近,是之前。有一名官員或邊境人員在幾個月前死亡,(是。)因移民的事。出了一些問題。

噢,美國總統無法做的事情非常多。如果是在韓國,他們有這麼多錢、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早就做了。沒有人會說什麼。(對。)因為他們尊重他們的領導人。

在美國,他們稱呼川普各種名字,嘲笑他,甚至嘲笑他的皮膚、(是的,師父。)或他的談話方式。他們甚至稱他為沒受過教育的人,因為他沒有按照他們的那樣說話。(是的。對。)但有三億美國人,對吧?(是的,師父。)他該有三百種口音來取悅所有人。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是的,師父。)

而且他很聰明,他超越他們的時代。所以,他們無法理解他,他們不想理解他。他們想固步自封,(是的。)墨守成規,爭論不休而至各執己見。就像他們現在所做的一樣。(是的。)

所以,我不想再當美國總統了。還記得華盛頓嗎?(噢,是的。)他們希望他能永遠繼續連任下去。但在第二任期之後,他就辭職。(是的。)他說:「不再連任。任期應該已足夠。」但在他之後,在另外幾位總統之後,有一位總統連任四屆。(是的。)他是誰?我忘記名字。(富蘭克林·羅斯福。)富蘭克林·羅斯福,他連任四屆。(是,他連任了。)那是唯一的一次。(是。)後來,他們說只要兩屆就夠了。實際上,誰能承受四屆?我不知道。那傢伙一定很堅強。(是的。)他是一位好總統。對吧?(是,師父,是的。)人們喜歡他,所以他們讓他連任下去。

如今,如果川普贏了第二任期,就已到處動蕩。他們每天都會攻擊他。幸好一天只有廿四小時,不然,我不知道。不知他能不能眨一下眼睛。(是的。)天啊,可憐的傢伙。他們不顧一切地攻擊他。他們編造故事和各種各樣的事,像有某本新書問世,告訴全世界川普那樣、梅蘭妮亞這樣的。但有其他人,他們採訪了所有員工。事實並非如此。(是的,師父。)大都是謊言,撒謊,恬不知恥地撒謊。我看了這位女士,她看起來是如此,太粗鄙了。我之前看過其他安全顧問,噢,天啊,他看起來就像是有人欠了他數百萬美元且沒償還。(是的。)波頓,是嗎?(是,約翰˙波頓。)例如。他們看起來很粗鄙,粗鄙的人會做出粗鄙的事情。(是的。)當然,我無法驗證,我無法引證任何東西,但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梅蘭妮亞的以前的許多其他員工都說:「不,絕無此事。」這是我在新聞上看到的。(是的。)

所以川普在那裡被人們欺負,(是的。)並利用他和取笑他,以犧牲他為代價來取樂和賺錢等等,利用寫書和寫假新聞。(太可怕。)他們仍這樣做。啊,可憐的傢伙。(是。)所以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理解和原諒他。真的。只要理解他。他真的很無奈。

不知他為何又要競選,天哪。他還能再忍受四年嗎?我四個小時也受不了。你們了解我,對吧?嗯。(您其實一直都很堅強,總是堅定地去做事,即使您受到攻擊或遭受痛苦或任何事情。您總是做正確的事。)所以你把我和他相比。是的,但我不在白宮。(是,師父。)不是一直被非朋友包圍,至少非朋友,只有敵人。(是,師父。)

他甚至不能信任他自己黨派的人。(是的。)(還有他自己的家人。)他自己的家人,他也無法依靠。天哪!(是的。)他甚至依靠他女婿比他自己的家人、親戚朋友還要多。(是的。)若可以、若合法的話,他們會活剝他的皮。(是,師父。)這很糟糕。不知道他是怎麼處理這些尖銳的能量,就像刀子一直對著他。(是。)

天堂保護他。諸神保護他。所以他才能活到現在。宇宙諸神,(是的。謝天謝地。)高等級強大力量保護他。但他們仍不放過他。(是的,師父。)

他所做的一切都很好,都合乎邏輯。例如,「留在墨西哥」的政策和申請,他們現在恢復了。(是。)法院支持該政策。(是。)法院下令這樣做。(是的。)還有其他的。我忘記那是什麼了。沒關係。其他的,記不清了。他有一大串好政績。(是。很好的清單。)還有一些絕妙策略。還沒公布出來。藏在那裡。

「Trump Farewell Address:為了我們的國家,且為了我們的小孩,最好的將要到來。」

即使川普再次成為總統,不知他能否堅定地決定幫助韓國。(是的。)我不知道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能否同意其他要求(是的。)先決條件。(是的。)

還有什麼令他們生氣?因為我記得他們炸毀在北韓用於統一談判的聯絡處。北韓人把它炸了。(是。他們做了。)這當然不是金正恩主席做的。也許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是的。)我記得。我想是的。她下令炸掉它。她和他一樣有強權。(是的。)第二順位。(第二把交椅。)是的,第二把手,強硬的指揮官。(是的。)可能比他強硬。(噢。)比大哥還強硬。

(師父,她聰明嗎?)你為什麼問我這個?你要我和她為敵?(噢,不。)我不想和任何女人為敵,除非她是真的對其他人有害。(是,師父。)

女人,有時她們看問題視角不同。(是的。)她們更仔細。她們有時更大膽。如果她們無所畏懼,那麼她們在行動、演講、示範或表達方面更大膽。(是的。)男人有時會重新思考。所以,他們更容易講道理。(是的。)但如果是女人,當她決定做某事時…哇!如果你擋她的路,祝你好運。你知道這一切。對吧?(是的。)噢,你不知。你沒結婚。你怎麼知道?你可以閱讀。二手的知識。(是的。)總比沒有好。(是的。)

那還有什麼呢?他們對川普還有什麼期望?(我認為他們希望美國解除制裁。)啊,解除制裁。(對他們的經濟制裁。)當然,當然。但在此之前,美國人要求他們無核化。(是。)所以,雙方都要求對方不願意給的。(是的。)那就是問題所在。

悠樂(越南)對柯林頓總統來說比較容易。噢,祝福他。只是他生病了。(是的,他在醫院。)我為他祈禱,他剛出院。而且他也已經老了,已七十五歲。而且他的前實習生還拍了一部關於他幾十年前犯下錯誤的劇情影集。(是的。)

你們明白嗎?女人!告訴你們。我是說,何必呢?他已很虛弱,已離職。(是的。)還給出許多壞名聲、許多不利評論和聲譽。為何還要那樣背後刺他一刀?現在他已無力反擊。(是的。)現在幾乎太老、太孤單無助。只是一位前總統。事情已經過去。就讓過去成為過去。(是,師父。)(正是。)

也許一些狂熱的共和黨人可能想詆毀和削弱民主黨人。有可能。(是的,師父。)他們做的這一切。兩黨都會做一些事情來損害對方。不然已幾十年了,為何還要提起?(對。)(是,就是這樣。)還在責備他:「都是他的錯。」不!探戈需要兩個人,這就是人們所說的。(是的。對。)沒有人用槍指著她,強迫她做她所做的事,她已超過廿一歲。(是。)那時她廿二或廿四歲。已經成年。(是的。)如果她不喜歡他,她不會對他做什麼的。(是。對。)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