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印心需要明師的力量(十四集之十一) 2021.10.20

2021-11-30
開示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但這是美國。(是,師父。)有自由。它有好有壞,就像一個硬幣有兩面。能怎麼辦呢?你必須為這世上的一切付出代價。

假設你不喜歡一個女人,你會想去碰她嗎?即使她是你的老闆?(不會,師父。)

對我來說,不會!我不會碰那個女人。我同意你的觀點。我的意思是,即使有人是我的老闆,若他又醜又老又愛抱怨,對我還有身體上的要求,我會拒絕,除非我喜歡他。(的確是。)

像是古莫,他嘗試多次,都失敗了。也許他不再年輕好看了,就像當時的柯林頓。(是。)因為他年輕的時候娶了甘迺迪的女兒。你們知道嗎?(是的。是這樣。)甘迺迪家族的一個女兒,甘迺迪家族很響亮。(是。)載入史冊的傳奇女兒。所以並不是說他娶不到任何人,於是他誰都娶。他和甘迺迪家族聯姻。(是的。)他們龐大、延續多代,不是只有一次像約翰甘迺迪總統那樣。他們家族繼續活躍在政治舞台上,很龐大。

所以,因為他現在較老些,更多皺紋,說話不再像他年輕時那樣流暢了,看起來也不像年輕時那麼英俊,所以他們就,我不知道,在他的背後中傷他。我是說,一些可笑的…甚至連叫她「甜心」也是罪過,(是。)或擁抱她都有罪!即使他帶著這種性能量,那只是荷爾蒙,天啊。這個人不由自主這麼做。但不意味著他想要她或什麼的。不一定。(對。)就是那樣的荒謬。或者只是問她的性取向,她是喜歡年輕男人還是喜歡老男人,就這樣入罪了!(是。)

而他們都用這些起訴他,只是些小事,都是些芝麻小事。如果我是法庭的法官,第一點,我不會審判他。第二點,證據在哪裡?(是。)即使他們宣誓,誰知道他們說的是真話還是謊話?(是的。)(對。)人們不會因為有人發誓說那個人是罪犯,就在法庭上評判某人或審判罪犯。在人們給他定罪前,他們需要證據,(是的。)確鑿的證據。(是的,師父。)所以即使許多犯罪者,即使他們知道是他幹的,他們因仍然沒有證據,所以不得不放了他。(是。)

但這是美國。(是,師父。)有自由。它有好有壞,就像一個硬幣有兩面。能怎麼辦呢?你必須為這世上的一切付出代價。然後就這樣,他們把他弄得很糟糕,以至於他不想繼續工作。一位好州長,走了。(是的。)他經驗豐富,為紐約人做了很多好事。(是的。)而他們還是背叛了他,背棄他,玷污他的名聲。他什麼都沒做。(是,他沒有做。)不足以把他踢走。(對。)擁抱一個女人。「甜心,我能親妳嗎?」「妳在性方面愛年輕人還是年長的男人?」就這樣!就出局了!

天啊,什麼樣的國家!太多自由了。女人太強大了。當她們聯合起來指控一個男人,他注定完了。(是的。)即使他繼續當州長,繼續再說上一百年,也沒人相信他。(是的。)他們相信女人們。(是的,師父。)因為女人是只在身體上弱小的族群。(是的。)

天啊。我仍為古莫感到遺憾。但這是他的生活,他決定自己想做什麼。他退出了。我也會退出的,因為我無法忍受每日、時時刻刻、每月、每週站在所有人面前,在所有鏡頭面前試圖自保,(對。)而且知道可能會輸。你會退出的。(是的。)因為那麼多人指責你,你不可能贏。(是的,沒錯。)

在悠樂(越南)我們說:「一隻強壯的老虎很難打敗一群狐狸,」意思是一隻強壯有力、孤獨的老虎無法打敗一大群狐狸。(啊,對。)他們是一個團體。(是。)然後他們一起集體攻擊。而那隻強大的老虎無法戰勝他們。而媒體等等、以及他所謂的朋友或同一黨派成員,都已經放好了他的斷頭台。(是的。)

因此,我認為他知道自己會輸,無論他是否無辜。而這就是美國。不公平,又能怎麼做呢?(是的。)他退休了也是好事,這樣他就不必連續爭論幾個小時了,反正沒人相信他。只是讓情況更糟。(是。)(是的。)

在中文裡,有一個諺語,說:「越辯越明。」意思是你越為自己辯護,看起來你的罪就越凸顯。(是的。)因為如果人們已經在說閒話了,已經到處都在說了,你越說自己是無辜的,你就越顯得有罪。(是。)他們是這麼說的。(是。)

天啊。美國被寵壞了。太驕縱了。他們為所有事走上街頭,而警察什麼也做不了。(是的。)如果警察比罪犯更弱,而罪犯碰巧死了,那麼警察就會進監獄。已經發生過了。你們知道,對嗎?(對。)

那位警察,他身形比佛洛伊德先生瘦小。(是。)所以他不敢讓他走,我猜。(是的。)因為沒有人,即使是最愚蠢的警察也不想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所有盯著他的公眾面前殺人。他知道後果是什麼。(是,周圍有攝影機。)他身上有攝影機,且周圍有幾百個攝影機到處照,錄下他的聲音、他們的聲音、所有情况。

他只是不知道佛洛伊德先生—願他在上帝之愛中安息—他不知道佛洛伊德先生已經有潛在疾病。(是。)而且因為他在商店裡使用假鈔,所以蕭文先生無法再相信他了。所以無論他說什麼,他都認為是假的,(對。)只是為了找藉口跑掉或回擊他什麼的。這是我的想法。(是。)這是我的想法。

就這樣,他只想把他困在那裡。警察不想冒險讓自己受傷,被任何方式攻擊。(是。)但他沒有意識到佛洛伊德先生是一個溫柔的、溫和的巨人。他塊頭大,但很溫和。人們這樣評價他、他的家人和朋友。(是的,師父。)

但當然,警察不可能認識每一個嫌疑人。(對。)他不是心理學家。(是。)他也不是醫生,(對。)不知道佛洛伊德先生的潛在疾病,也不知道佛洛伊德先生是個溫和的人。他是個彪形大漢。只是基於之前使用假鈔的紀錄。

而對於一個警察來說,他只想履行自己的職責抓住所謂的罪犯,他知道這個罪犯已經有一次不誠實的紀錄。但佛洛伊德先生可能不是假鈔的製造者。有人傳給了他,(對。)然後他怎麼會知道那是假的?因為他們製作如此精良。(是。)像那樣。所以兩人陷入這種情況,事情就這麼發生了。(是,師父。)(噢,是的。)

但沒有哪個愚蠢的警察會想在所有人面前殺人,在所有路人的攝影機前,當著旁邊人的面殺人。(是。)(對。)(當然。)所以,不管怎樣,他們把他逮捕入獄。因「黑人的命也是命」,事件鬧太大了。(是。)他們都跑出來了,到處製造抗議,佔據所有城鎮的一些地方,比如,在西雅圖紮營好幾週。(是的。)而且沒人說什麼。警察不去那裡。那裡就像是警察的禁區。還有其他更憤怒的人,他們去搶劫、破壞生意、燒毀房屋、非法侵入私人領地,拿走東西、還殺人。(是的。)一些人因為所有這些抗議行動而被殺害。(是的。)另外警察也受傷了。人數並不少。(是。)

所以大家都損失了。不僅僅是一兩個人,不僅是警察,也不僅是佛洛伊德先生的家人。失去了一位家庭成員是非常痛苦的。這就是事情的真相。沒人真正想看到其發生。(是。)沒有人真的想讓悲劇發生。(是的。)

人們還說他也在服用「芬坦尼」。這使他病情惡化。(是。)他的身體已經有病了,已經有潛在的健康狀況。如果他—如果的話—如果他也吸毒,那麼…誰知道呢?不管怎樣。沒有人可以再說什麼了,因為如果我說一些正確或真實的東西,我會有麻煩。(噢,是。)人人都隨波逐流,除了我已多次逆流。(是。)但我只為大家感到遺憾。明白嗎?(明白,師父。)

為此,他的家庭已經得到補償,(是的。)非常非常豐厚,儘管這不能買回他的生命。(對。)但他們對待美國黑人非常好。有另外一個人在某地的特斯拉公司工作,他聲稱自己的同事取笑他、騷擾他、用N開頭的那個字來稱呼他、(是。)並做各種事或嘲弄他等等,騷擾他。然後他們給了他,我想一億多美元,對嗎?你們查一查。(是,會的。)很多,一大筆錢!天啊!一大筆錢。(是。)如果用這筆錢來做無上師電視台能做很多年。(是。)一些年,是的。

噢!為什麼我說這麼久?之前問題是什麼?啊,禁運。(是,經濟。)是,順便說一下。天啊,柯林頓,然後說到這個故事。

我確定柯林頓總統是自由選擇娶他的妻子,甚至不顧他家人的反對。但我認為柯林頓夫人也非常美麗。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她甚至在年輕時就很美。(是,師父。)當然,比現在更美。看看我,你就知道了。對嗎?(您非常美。)每個人年輕的時候都看起來更漂亮。(是。)但誰在乎呢,就這樣。

我認為他們愛彼此,(是。)而且他的妻子總是堅持和他在一起。這是真愛。男人也可以愛女人,但當他出於某種原因受到誘惑時,那只是男人的問題。(是的。)不知何故,他們必須在地球上繁殖;他們把這當自己的使命。(是的。)而且他們認為他們應該愛任何一位對他們有所表示的女人。(是。是的。)

但我也告訴過你們,女人的一舉一動都很容易被誤解成是表達感情的信號。(是。)但即使這樣,女人也可以說:「不。」(對。)天啊!這並不難。不是嗎?(不難,師父。)只要跑開並說:「不,先生。」對嗎?(是。對。)天啊。這是美國!不是其他什麼地方讓你必須害怕你的老闆。不是嗎?(對。)美國的老闆們害怕他們的員工。如今,他們追著員工跑,因為很多人由於強制疫苗接種而辭職。(是的。)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