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師徒之間

內在一切彰顯於外(四集之三) 2020.11.12

2020-11-18
用語:English

劇集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有些人有特殊能力。(了解,師父。)有些人看得到或遠或近的過去和未來。比方,好幾年或幾十年,或幾百年前的事,或未來幾百年的事。有些人能讀你的心,有些人在遠處就能聽到你的談話。

 

現在你們知道了。所以我告訴你們,如果我跟你們說川普總統是好人,你們應該相信我。(是的,師父,我相信。)若你問強‧沃特先生,他也會這麼說。(是。)因為他看到了,明白我的意思嗎?(明白,師父。相當令人訝異,強‧沃特竟會那樣說,通常美國人不會那麼說。)也許他不是美國人,他是美國人嗎?(是,據我所知。)他是演員,也許他是美國人或好萊塢明星,對吧?(是。)好,怎麼說呢?有些人有特殊能力。(了解,師父。)有些人看得到或遠或近的過去和未來。比方,好幾年或幾十年,或幾百年前的事,或未來幾百年的事。(哇。)許多人像諾斯特拉達姆士,懂嗎?(懂。)或你們在古預言節目中播出的預言家。(是的,師父。)有些人辦得到。有些人能讀你的心,有些人在遠處就能聽到你的談話。人們有不同的能力。

 

(師父,如果川普總統是好人,為何他並未明確勝選而且至今仍一片混亂?)我也問同樣的問題。業障,懂嗎?天堂告訴我他早就贏了。(噢,哇。)但我當然不想告訴你們,通常我不想這麼做。我只為他祈福,懂嗎?(了解,師父。)因為即使大選聲稱有舞弊,但現在也很難證實了,懂嗎?(懂。)而且任何原因都有可能。可能是人為的,也可能是機器故障,懂嗎?(是,了解。)機器就像我的電腦一樣,因為我對電腦不在行,所以有時它會找我麻煩。(了解,師父。)有可能是非專業人士造成機器故障,懂嗎?(噢,了解。)後來機器已修復,但所有選票已雜亂無章,混在一起了。(是,師父。)好,當時我也想:「為什麼?」天堂那樣告訴我,現在卻是這種狀況,懂嗎?(喔。)

但這就是業障,懂嗎?(懂,師父。)能怎麼辦?(是,我很擔心我的國家,我知道師父不想評論拜登先生,但請師父多告訴我們川普總統的事,好嗎?)並非我不想說,而是通常我不想談論別人不好的事,你們了解嗎?(是的,了解,師父。)因為對那個人不公平,懂嗎?(懂,師父。)每個人都有機會,即使是壞人也如是。情況改變時,人也會變。好。(是的,對。)每分鐘都有可能,有時人們只要一悔改,馬上就變成好人,了解嗎?(了解。)

有些人生來就是好人。或是有好心腸,或這已然存在於他的命運藍圖中。有些人天生如此,有些人卻不然,懂嗎?有些人天生也是好人,後來因為受到不良影響才變壞。(是。)所以我從來不願斬釘截鐵地評論任何人。(是的,我知道,師父。)因為人總是有機會改變。等一下,我會回來,別關掉。(好,師父。)風扇太吵,我關了它。頭痛,(噢。)稍微而已。不用擔心,我會好的,不用擔心。所以你們了解,不是我想隱瞞什麼,或不給你們滿意的答覆,了解吧?(是,師父。)

 

關於川普先生,你們還想知道什麼?還有其他有關他的事,但我不便透露。我講過,等我們有空喝茶的時候會私下告訴你們,好嗎?(關於川普總統,您是否還有其他可透露的?因為您曾提到他是好人,而且他周圍有五位天使。)對。(還有嗎?)有天眼通或靈力的人都看得到,這很容易。(了解,師父。)有天眼通的人也看得到人們的氣場,以及此人是否有天使或魔鬼圍繞或陪伴。(噢。)就是這樣。你們知道吧?(知道。)

若事實證明某人一直在行善,你有看到吧。(是,師父。)他停止對伊朗報復行動是何時的事?因他想營救約一五○位戰爭受難者,該行動若持續進行,那些人就會喪命?他是何時停止行動的?何時發生的?(是二○一九年。)二○一九年,好。(是。)所以那可能是非常臨時的決定,因為它並非受大選影響。(對。我想大約在展開行動的十分鐘前,他下令終止行動。)噢,天啊。(是的。)噢,感謝上帝。(是的。)感謝上帝幫忙,是。殺生萬萬不可,我一直都這麼說,無論如何都是如此。(是,師父。)我們永遠都能設法找到拯救生命的方式。我不知道還要講什麼。因此從他所做的事就看得出他是好人,他也始終致力於和平,那對世界也有好處。不只對貴國好,懂嗎?(懂,師父。)因為如果貴國捲入戰爭,人民也會喪命(是。)或在某方面受到傷害,明白我的意思嗎?(明白,師父。)有戰爭必有死傷,傷者失去手臂或雙腿痛苦不堪,變成殘廢,還有種種不幸,懂嗎?(懂,師父。)不僅士兵受害,家人、妻兒、父母或朋友也都會受影響。噢,會牽連到很多人,懂嗎?(懂。)而且業障會持續運作。然而若能終止戰爭,業障就會停止,不會有更多因果循環的報應,懂嗎?(懂,師父。)由此可見,他是一個良善之人。(是的,師父。)不僅是一位總統。一位總統若將其權力用於良善之處,就是一個良善之人。不被榮耀和權力遊戲(是的,師父。)或金錢蒙蔽雙眼。(是的,師父。)當權執政還能悲憫他人,很難做到吧?(是。)不論你們是否相信我,他必定是一個善良的人,證據一目暸然。(是的,的確。)

 

有時你們感到納悶,為何一個好人無法一生順遂。就像那樣。這個世界的靈性發展還未達到高等意識,能讓一切平安順逐。(了解。)是啊!相較於耶穌或佛陀的時代,現在已經好很多了。(是。)是啊。或是其他先知的時代,是啊。(是的,師父。)好。(謝謝師父。)不客氣。

 

師父,關於這次選舉我讀到一些報導,因其備受爭議,或許川普總統無須承認敗選。)哦?(一旦選舉有問題,可以訴諸最高法院或國會眾議院,他們會投票選出總統。)喔,好。(而且每州會有一張選票。目前挺共和黨的州較多,我想川普總統可能會贏。)好,好。(所以他還有機會,他無須就此讓步。)是啊,或許是那樣。也許這是為什麼在大選計票前,天堂告訴我他會贏,懂嗎?(哇。)天堂告訴我,他贏了,在人們得知計票結果前,天堂就告訴我,他贏了。我心想:「好,這很好,非常好,非常公平公正。」(是。)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我睡得安穩,也吃得好。本該如此,是嗎?(是的,師父。)

 

即時新聞快報!

為我歡呼!為我歡呼!舞弊!舞弊!舞弊!

什麼?!

由清海無上師編導,匿名者製作插圖。世界會會員都吃純素,全持純素!

(事實上贏得三大獎,三大類別:無關緊要、胡說八道及不幽默的喜劇。一致由清海無上師親自投票!)

 

但後來消息對他不利。事情有可能會翻轉。(是,我仍抱著希望。)一位好總統值得讚許,值得擁有更多機會來造福世界。(是的,師父。)當然你擔心你的國家,很多人也擔心。(是的,師父。)投票給各候選人的數千萬人民會擔心。(是。)至少我沒投票給任何人。我不太擔心。只是順便討論這些事,不論結果為何,都是依天堂的旨意與人們的業力而定,好嗎?(是的,師父。)當然,我們可以祈禱。(是,師父,謝謝您。)好。

 

很多美國的靈媒,他們也都看到了。(是。)有些政治人物會讓靈媒幫助他們應對情況,做某些決定,知道如何贏得選戰,或誰會贏之類的事。藉此而選擇某人而非其他人。(是的,師父。)比方說在一個政黨之中。這不只是在華盛頓特區,許多國家都如此。(是。)他們自己無法分辨,所以仰賴靈媒,好的靈媒,來告知他們未來之事。很多靈媒真的有這本事。(是的。)有些真的不錯,並非江湖術士。

我因緣際會遇過幾位。就像有一次我在…椰林在哪裡?是在美國嗎?對,在邁阿密!(對,應該是。)就在那附近,對嗎?椰林,大概半小時車程。非常有名,(是,我聽過。)你聽過吧,在佛羅里達州。我有時會經過那裡。不記得原因了。也許只是去看看,吃點東西,或去看電影。有時徒弟們帶我去那裡,他們來為我介紹,做觀光導覽。我跟他們同行,途中被兩位靈媒逮到。對方說:「來,讓我看看您。」我說:「噢,不,女士,我真的不需要。」但我的友人想要。(是。)我的徒弟友人大概想測試我什麼的。「走吧,走吧,去瞧瞧。」(是。)我說:「在這裡,不要叫我師父。稱呼師姊就好,或隨便一個名字。」但那位靈媒都知道。她沒多說些什麼,之後我們就付錢離開了。

然後隔天,或是另一次,我遇到另一位。只是經過而已,她也說同樣的話:「喔,您是…天啊!您是…讓我看看您?」我說:「不必啦,我沒什麼好看的。」她說:「不,沒關係,您不必付錢,請過來一下。」於是我就過去。那時另一位靈媒經過,她告訴我,那位正在看著我的手,用塔羅牌幫我占卜的人,她小聲告訴我:「她想要接近您,偷您的能量來獲得利益。」但我什麼也沒說。我還年輕,(是,師父。)不太深究這些東西。所以也就聽聽而已,不太在意。(是。)但後來她繼續說出,我過去和現在做些什麼,以及我是誰,天啊!我非常地驚訝、震驚。她甚至說:「喔,請您來我的辦公室。」我問:「要做什麼?」她說:「人們喜歡您,我想邀您來我的辦公室,我可進一步幫助您。可以告訴您更多,請您加持我的辦公室。」我說:「喔,我不確定,我無法承諾,好嗎?現在我們要去趕場電影,也許下回再見。」她說我有寫書,我很出名,有好多天使環繞在旁。我無法說什麼,我說:「謝謝,謝謝你的誇獎。」她說:「這不是誇獎,不是恭維。」我說:「我們該走了。」我不太在意這類事情。(是,師父。)實際上當時,我也沒寫什麼書。那時候我剛開始我的使命。(了解,是。)我說:「我沒寫書。」她說:「也許不是您親自寫,但別人會為您寫,或有人已經為您寫了,或者就是您。即使還沒有,之後您將會寫一些書。您會有一些著作,會寫一些書。而且您會非常出名。」還有其他等等,講了很多事。(是。)彷彿對我認識得很透徹。所以我需我的同伴友人,說:「走吧,遲到了。」我們付了錢,然後離開。

後來,我又再碰到她!她剛好在附近走動,我在外面看鸚鵡玩一些把戲,給他們一些錢,(是。)用一些藉口幫助他們,懂嗎?然後她來找我,說:「噢!我記得您,請一起走吧,我們聊一下。」她那麼熱情又真誠,我不知道如何拒絕。那時候我獨自一人,沒有其他人。(是。)沒有藉口,我也不想說謊。我沒要看電影,沒什麼要做…我不知道為何會去,不記得為何去那裡,也許是美味的披薩,純素的瑪格麗特披薩。她說:「我請您喝點東西。」我說:「不,不,應該我請你,我們走吧。」她那麼慷慨仁慈。(是。)她看起來很仁慈,不像是黑神通巫婆。我之前遇到的第一個,就比較怪異。(是。)還有她說話的方式,她想叫我的朋友到旁邊,私下告訴她一些事,而不讓我知道。但我沒問,我一點也不在乎。我當時很年輕,並不在意。因為徒弟不多,我的想法很單純。(是,師父。)我的頭腦還很單純。(是。)不複雜,沒有憤恨,毫無懷疑、猜忌、心無罣礙。

所以我們去了一家餐廳,她點了一杯飲料,我想幫她買單,但她不讓我付。她說:「好。」然後她說:「我要為您做一些事。我無法在辦公室做,因為您沒來我辦公室,所以我就在這裡進行。」我說:「你要做什麼,你手邊什麼都沒有,你要做什麼呢?用秘咒嗎?」她說:「別擔心,我不會對您做不好的事。放心,我向上帝發誓。」我很相信上帝。我不怎麼相信她,但我相信上帝。(是。)我說:「前幾天,我遇到的另一個靈媒,也說同樣的事。」她說:「不,那是我母親,我和我母親不是同道人。我比較…」意思是她比較好。(是。)她比較正直、善良。「…而我母親不一樣。」我說:「喔,我懂了。」好。

然後她請服務生拿一瓶水給她,乾淨、未開封的水。(是。)全新的。她叫我拿著那瓶水,搖一搖瓶子,搖一搖。我們去洗手間做這件事,因為她不想在餐廳客人的面前施展這個法術。(是,師父。)我們去女士洗手間,她叫我搖一搖瓶子,我搖一搖,她也搖一搖,然後她叫我自己打開。那個瓶蓋還很緊。(是。)我必須用力打開,就像是你打開密封的瓶裝水。我打開瓶子,裡面的水全是黑的。(噢。)在我們搖之前一分鐘,水還是清澈的。(是。)我沒有看到她手裡有任何東西,她並不知道她會遇到我,我們沒有約定時間,什麼都沒有。只是偶遇。我看她手上沒有東西,而且是當著我的面搖,懂我的意思嗎?(懂。)我一直拿著那瓶水,然後她叫我打開。我打開瓶子,水全黑了。我說:「怎麼回事?」她說:「我施法,延長您的壽命十二年。」我說:「為何對我這麼好,你為何要這麼做?」她說:「因為您會利益這個世界」。(噢。)噢,天啊!我簡直不敢相信,但我認為那變黑的水也許是從徒弟來的業障。

然後她就離開了,她不想拿錢或任何東西。她甚至付了小費,給服務員五塊美金,我記得很清楚。我想是因為,她只喝了一杯水,我也喝了果汁之類的,那些她已經付了。但她付了五美元小費,我當時想,她真的很慷慨。(是。)所以我才會記得。(是,師父。)就我所知,不是很多人會給五美元小費。我在餐廳看到的,也許給一美元小費,或什麼也沒給。有些甚至給五十美分。有時他們把找零都收下,沒給服務員小費。我不是怪他們,不是說他們很壞,也許他們沒有多的可給,懂我的意思嗎?(懂,師父。)不是每個用餐的人都會給五美元、十美元當作小費。(是的。)我的意思是,因為這樣,我認為她很慷慨。所以我才會記得,然後她就離開了。(哇。)祝福她,祝福她。(太神奇了。)若她往生,我一定會幫助她上天堂,至少到第四界,解脫。(哇。)許多幫助我的人都到第四界去了。

觀看更多
劇集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