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播放

其他節目

人心可使地球化險為夷 2020.11.06

2020-11-10
用語:English
摘要
下載 Docx
閱讀更多

多數美國人也會問你們問的這些問題。(是的,他們想知道。)許多世人也想問你們所問的問題。(是。)但願我的答覆能釐清他們的思緒,對他們有所幫助、安慰。

 

師父,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是。(許多美國人民對此憂心忡忡。他們該擔心嗎?

當然該擔心氣候變遷,而非擔心那份協定。我讀過了。大略讀過。我讀得想睡覺,因為平淡無奇,文筆精湛卻內容空洞。完全沒提到具體做法,比方說,製造電動車。推廣有機農業。(是。)禁止畜牧業以避免產生甲烷。因為甲烷是熱吸附最強的氣體,甲烷目前是地球升溫最主要的因素。(是。)這些都沒提到,就像在敷衍小孩一樣,「要乖喔,要告訴我,你有多乖。」就這樣,類似這樣。讀了就知道。(是的,師父。)也許你們讀過,而且跟我有同感。難怪美國人要退出協定。毫無用處。(是。)我覺得沒有用處。(懂。)不過一篇文章而已。也許可以贏得文學獎,如果在文學方面頗具價值的話。天啊,我覺得好挫折。(噢。)不曉得簽署協定的人是否了解所簽署的內容,因為內容華而不實,對於該怎麼做毫無實質指示,也毫無具體建議。(是的,師父。)只說:「盡量減少氣候變遷排放。」諸如此類的話。到底排放什麼?(是。)

我以前講過。以前在某次會議中我告訴過大家。我說可以保留一切飛機。(是的,師父。)可以保留一切船舶,可以保留一切汽車,可以保留一切火車、鐵路、公車,甚至原有的一切都照舊。只要遏止畜牧業產生的甲烷。因為排放二氧化碳固然不利於空氣,卻不如遏止甲烷般急迫。(是的,師父。)因為甲烷是熱吸附最強的氣體,消失的速度也最快。遏止甲烷,氣候就會降溫。(是的,師父。)在此同時我們也能處理二氧化碳。(是。)否則,二氧化碳可存在空氣中一千年,再加上甲烷的話,噢,你們談論、問我這個,我就感到不寒而慄。

我不該感到膽戰心驚。我應該鎮定冷靜、從容安詳,我做不到。我無法平靜,因為攸關現在、過去和未來數百萬人、數十億人的生死,因為吃肉,因為吃肉造成的苦難,因為折磨導致的痛苦,以及,天啊,對動物的虐待。(是。)你們看過所有影片。(是的,觸目驚心。)看過所有剪輯就知道。我什麼都不必再講。因為再說的話,我會尖叫。(是,懂。)

我不曉得世界是否還能救。老實說,我很心灰意冷,對牛彈琴,又啞又盲的「牛」。記得有位猶太拉比,有本著作《面對盲者》。盲者什麼都看不見。你們懂我的意思。(是的,師父。)站在盲人面前,他們看不見你。(對。)多數世人就是如此盲目,包括所有政府和領導人,抱歉。我實話實說而已。說實話何必感到抱歉?(了解,師父。)我知道你們不常看到你們的師父這個樣子或聽到我口氣如此焦慮。(是的,師父。)我並非焦慮,只是很挫折,對地球狀況難過不已,對人類在新冠疫情期間的絕望、落寞和無可奈何感到很心痛。(是的,師父。)政府的政策卻毫無幫助、毫無改變。

我講過這個世界的系統表裡不一。我確實講過。(是的。)假仁假義。因為他們一邊簽署保護動物法,禁止人們傷害動物、禁止造成動物恐懼,或造成任何痛苦。另一邊卻在做什麼?每天大量屠殺動物。每天屠殺數百萬動物。每天要動物的命,也要人類的命。我跟你們講話的每分鐘,有數百萬動物被殺,包括魚、空中的飛鳥、蛋裡未出生的小雞等等。(是,師父。那很可怕。)我怎麼能坐在這裡告訴你們:「噢,他們很英明。他們正盡力而為。」他們根本毫無作為。相信我,他們是偽君子。我甚至想起訴他們違反自己訂定的法令。但我是修行人。我不該提出訴訟。但是我痛苦不堪。我好痛苦。(是的。)內心痛苦萬分。一部分的我已然垂死,因為這些苦難的世界、無助的動物和人類淪為戰爭和屠殺的受害者,無故被虐待和折磨。我一想到這些,胃就不舒服,懂嗎?(是的,師父。)我已經欲哭無淚,因為每天都哭。我每天淚流滿面甚至想離開這個世界,(噢,師父。)因為這個所謂的世界無異就是個血海。有人類流出的血,有動物流出的血,由於人類各種暴行、各種瘋狂惡行而汨汨流出的淋漓鮮血。

我是指,我不怪美國人退出這個所謂的《巴黎氣候協定》。(是的,師父。)協定內容自相矛盾。毫無具體行動,白紙黑字都是理論,不告訴人們怎麼做。只說:「必須嘗試。」給個摘要就了事。(是的,師父。)而且一再老調重彈,所以我才說我幾乎睡著,因為十分枯燥乏味。(是的,師父。)索然無味又毫無用處。我對此協定不予置評。他們搭乘飛機或其他運輸工具去巴黎,只是浪費時間又製造更多汙染而已。到巴黎後,吃肉喝酒,口若懸河。更寫得頭頭是道。真的令我生氣。所以我在這裡講話才不客氣。(是的,師父。)

 

這個世界太虛偽了。(是的,師父。)虛偽的世界,還有統治各國的偽君子。我不說抱歉。連半句都不說。(是的,師父,了解。)我終究要說出這項事實。我不想再保持沉默了。我不想再客氣了。(是。)因為這些都沒有用,以前都沒效果。人們似乎既盲又聾且啞。(希望他們會聽師父的話。)你希望如此。在你夢裡會吧?在我夢裡也會,是。我們只能做夢和希望。(謝謝師父的鼓勵和幫助。)我盡力而為,親愛的。我盡力而為不然該怎麼辦?

我們只能繼續,只能繼續抱持希望,希望事情會改變。(是。)已稍有改變,是人們有所改變,而非立法者。(是。)他們自己寫下法令。本身卻不依法行事。他們自己每天違法讓動物受苦,准許屠殺、虐待,並折磨無辜、無助且無害的動物,動物是人類和眾生最好的朋友,真正的朋友。(是。)是。因此,締造改變的不是政府,唯有人心才能使岌岌可危的地球化險為夷。(是的,是的。)人們看影片,看無上師電視台,會了解其中的道理和慈悲的意涵,他們可能因而改變內心,從而改變在地球的生活,並拯救我們的世界。政府,沒有用。我這麼說絕無歉意。

政府在某些方面有用,在這方面卻毫無用處。最重要的重點和問題是,我們必須保住這個星球和星球上的人類與眾生,全都要保住。必須確保他們都平安,那就要藉由使氣溫如氣候變遷前一樣正常。至少也要遏止氣候變遷惡化。我沒看到任何政府以實質行動阻止氣候變遷導致的一切災難。阻止畜牧業導致的疫病之苦,禁止監禁畜養動物、禁止殺害畜養的動物。政府應該禁止這些,一切自會早日好轉無恙。(是,師父。)

除了其中有些締造和平。締造和平已經很了不起。(是的。)這些人愛好和平的努力將使他們備受讚揚。確實下了功夫,縱然處境或傳統艱難,他們仍跨出傳統框架做自認為正確的事。我讚嘆並為這些人喝采,也祈禱天堂多幫他們。(是的,師父。)至少他們做到我的一半要求。純素世界,世界和平。其他人則毫無用處。真的沒有用。浪費納稅人的錢。(是。)我是這麼認為的。(是的,師父。)

 

(師父,畜牧業是排放甲烷的元凶,)是。(也是氣候升溫的罪魁禍首,)是。(《巴黎氣候協定》對此為何隻字不提?)啊!因為他們放不下魚、肉、蛋和乳製品。他們當然不會提。因為他們尚未遭逢災難。也許有些已歷經災難卻非多數。因為他們住在受保護的安全環境。他們全都受到政府法規和特權的保護。所以不在乎他人的苦難。你們了解嗎?(是的,師父。)所以我才說政府沒用,或假仁假義。現在明白了嗎?(是的,謝謝師父。)好,不客氣。

 

還有問題嗎?(是的,師父,川普總統閣下在一場記者會中談到這次的選舉舞弊。)是。(僅少數主要新聞媒體報導這件事。為什麼?)就是盡可能在反對川普總統閣下,你們提到有人出書抨擊他,許多媒體反對他,連網路社交平台也反對或打壓他,刪除他的貼文,或隱藏他的推文。媒體在最後一刻轉而支持前副總統拜登閣下,因此,川普總統若落選誰都不該驚訝。全國半數人民支持他已經是奇蹟了。我不曉得他怎麼有勇氣出去演講、造勢、競選連任。男眾真的很堅強,是吧?(是的,師父。)

 

師父,這次總統選舉真有舞弊情事嗎?)我無法向你們證明。(是的,師父。)別人關起門來背地裡祕密行事,誰都不得而知。(是的,師父。)不過,也許美國的憲法體制能提供幫助。可能會進行相關調查。好嗎?(是,師父。)真相可能水落石出。即使我知道,也不能置喙。(是的,師父。)我未必有時間查看這些新聞。我也沒有新聞應用軟體。我只有幾個應用軟體瀏覽主要、著名的頻道。好嗎?(是,師父。)我主要是必須追蹤疫情。所以不曉得美國其他頻道或新聞是否會刊登什麼事。目前報導不多。我看到他們並未刊登或報導有關拜登先生和他兒子貪腐事件的聲明,(是。)媒體也把言論壓下來了。(是的,師父。)他們所作所為自有理由。他們握有刊登大權。報導與否,他們說了算。我們無能為力。然而川普總統閣下的多數政績,他們卻壓制言論不太刊登或報導。不提他所做的許多事。比方說,新冠肺炎防疫方面,媒體說他沒做什麼。但是他做了很多。比方我讀到報導,他立即召開緊急會議與美國企業界人士商討,指示他們迅速改變方向,生產口罩和個人防護設備。(是的,個人防護設備。)我平常不曉得多少年沒看新聞了。但是為了疫情,我關心民眾的安全、關心小孩和老年人,所以必須持續瀏覽新聞,因而順便看到這些。

 

媒體壓下許多川普總統閣下的良政。(是。)他們也壓下關於對手拜登先生與其家族的一切醜聞。可是他們卻刊登川普總統閣下的傳聞,即使是空穴來風,或就算是不好的事,但也只是些芝麻小事。懂我的意思嗎?(是的,師父。)即使是芝麻小事,媒體卻只刊登或報導他的負面傳聞。他們對於拜登先生的事卻著墨不多。(是的,確實如此。)雖然我們不知道事情是真是假,但是他們提出許多證據,書面證據或電腦佐證、網路等等。媒體報導了一部分。(是的,師父。)福斯新聞報導了,其餘,多數卻都噤聲不語,甚至在網路社群媒體將報導壓下來。(是。)媒體不讓川普總統發文,甚至刪除他的言論,批評總統先生提出的選舉舞弊是所言不實。他在得知選舉結果前就提出來了。(是的,師父。)而非他知道大勢已去才阻止計票。他下令停止計票。即使如此也沒人知道,沒人能證明川普總統閣下所言是否屬實。懂我的意思嗎?(是的,師父。)至於媒體,他們對國家元首的言論,應該如實刊登、報導。因為他們無法證明總統所言是否屬實。他們的工作是記者,報導新聞就好,是吧?(是的,師父。)但是他們有時反而散播假新聞。

川普先生有許多好事,媒體都沒怎麼報導,不為他加油打氣。比方防疫這方面。媒體說他沒有建樹。把美國的染疫死亡人數怪到他頭上。但他為防疫做了許多事。他在疫情之初就立即召集商界人士,指示他們改變生產方向。改變以往的生產方向,(是的。)無論做毛毯或衣服,現在必須改做口罩,改做個人防護設備供醫院的醫護人員使用。是。(是的。)他也下令製造許多呼吸器,讓需要的人不會被拒絕。這是根據美國副總統彭斯的說法。他說川普總統先生讓他感到與有榮焉。(是的。)憂心人民並照顧人民。當時,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院」院長佛奇醫生表示不需要發口罩給人民。總統先生要給。(是。)佛奇醫生卻說不需要。佛奇醫生阻止這件事。

川普總統關閉邊境杜絕境外移入染疫病例。拜登先生還嘲笑他,說他是膽小鬼,意指他沒勇氣。畏首畏尾、膽小如鼠。拜託,他照顧人民而已。(是的。)結果遭到全面抨擊。佛奇醫生應當是美國最頂尖的醫生才能在其位、司其職。(是的,師父。)如果這些報導屬實,我聽說彭斯先生表示川普總統先生為防疫做了許多事。他打算在全國各地發放數十億個口罩。每個人民應該可以免費獲得五個口罩。結果口罩卻遺失,因故被阻攔了。(是。)也許有人和佛奇醫生持有相同的看法,阻攔了口罩的發放。已經運出去了。卻遭阻攔。(是,師父。)如果這都是事實,如副總統彭斯所言,川普總統的新冠肺炎防疫舉措讓他與有榮焉。許多人沒什麼防疫建樹,甚至強迫所有病患回養老院,導致更多虛弱無助的老人遭感染。老人家已經又病又虛弱。相關單位不希望這些老人留在醫院。不想負責任。是某州的州長。這是正式報導的新聞。(是的,師父。)我在某處看到的,他後來好像為此道歉。

總統先生還做了很多事。他召集所有製藥廠商即刻進行研究,並裁撥大筆經費請他們研發疫苗。(是的,師父。)而且親自不斷敦促。持續追蹤進度並敦促。(是的,師父。)許多這類的事,有些媒體加以報導,有些則沒有。(是。)也許因為他們有偏見,也許仰賴另一個政黨所做的承諾,表明他們會有種種作為,因應氣候變遷。

不過就像我說的,你們的第一個問題關於《巴黎氣候協定》,這協定對我而言就像水。(是的。)隨時都會蒸發,因為並沒有提出必須採取的具體措施。(是的,懂。)如果我是與會者,我會說首要之務就是杜絕一切畜牧業,因為畜牧業傷害地球,是排放甲烷的元凶。而且日益惡化。氣候一直在持續惡化,所有證據都顯而易見。連五歲的小孩都知道氣候變遷深深傷害我們的星球,傷害我們的同胞,對一切都造成傷害。

 

『別再漫不經心地傷害我們的星球,這世界是我們唯一僅有。』

 

也不要怪那個產業。不要怪石油相關產業。只要人類不再養殖牲畜就不會再排放甲烷。(是的,師父。)如果不再排放甲烷,氣候很快就會降溫。(是。)然後我們就有時間處理二氧化碳的問題。(是的,師父。)不過,他們的做法卻像隔靴搔癢。避重就輕,比如禁止開採煤礦 或是停止採油等其他產業。做這類的事。即使飛機、船、火車、汽車…所有運輸工具的碳排 加起來都不算什麼,比起甲烷的暖化效應那些只佔很小的百分比。這些你們都知道吧?(是的,師父。)我只是再次提醒你們以及外面可能會聽的人。這樣明白我所說的嗎?好嗎?(是,師父。謝謝您。)

 

所以,川普總統閣下真的是好人,更可以說是好總統。他很關心人民,(是。)他做的事,有許多並未見諸網路,或是被壓下來而未報導。(是的,師父。)這樣有失公平。所以無論他說什麼,他們根本不在乎。有些人只憑表象判斷,或事情並未投其所好就不喜歡他,有些人則是支持另一個政黨。(是。)或者他們相信另一黨候選人會守諾言。噢,競選諾言我看多了。這種諾言聽多了。你們不也是嗎?(是。)從未兌現過。至少川普先生是誠實的。他信守諾言,說到做到。(是。)

他執政的短短四年盡忠職守。在反對者環繞的情況下。受到種種無情、無止境地抨擊。(是的,師父。)他仍然做了很多好事。我盛讚他,也為世界和美國感謝他。即使他落選,我仍感謝他,我依然認為他是史上稱職的總統。希望我們有更多這樣的總統。我相信要是他更深入了解氣候變遷或肉品業,就會廢止這類產業。一如他幾乎立即就終止其他不好的事。(是的,師父。)所以若是他落選,我會覺得很遺憾。我無法向你們或任何人證明他所聲言的事。他那麼做必然有理由。(是的,師父。)

 

我們不能奢望這個星球上的任何人都誠實公正。(是的,師父。)所以我們只能眼觀美國和世界的業障會帶給這選舉什麼結果,及發生在世界上的一切。懂嗎?(是的,師父。)我也很難過。他們是世界第一強國,經濟首屈一指,對嗎?美國是第一強國吧?(應該是,是的。)還有中國。但我很遺憾,這個在經濟、政治和所謂自由民主方面都是世界第一強的國家,也做不到公正公平。就從媒體開始說。媒體理當不偏不倚,堅定道出真相,報導真相。(是的,師父。)但我認為媒體並未克盡職守。有些媒體兢兢業業,我感謝並讚揚他們。有些做得不好,大多如此。許多都有失本分。這是很可悲的事,因為美國應是民主國家。應該是民主國家。首屈一指的民主國家。卻僅僅為了「空想」,為了「空中之花」等永遠無法實現的願望,就像空頭支票一般;或由於偏頗的判斷而須擊垮對方…或擊垮一個好人,真正善良且有愛心的人。

 

我很難過。但願尚有轉圜餘地,也許川普先生會勝選,因為這世界需要他。需要這樣的人。(是的,師父。)是他主張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對嗎?(是的,師父。)他率先這麼做,對嗎?政府對此也表示同意。他並非「不關心氣候」,而是他「不在乎」這種「如水般的」協定。(是的,師父。)隨時會「蒸發」。內容對我而言也沒意義,空談罷了。

 

就像保護動物的法律也沒落實。(是的,師父。)也許執行了一點點,各方面執行比例約一%,○‧五%,還有野生動物等等。僅此而已。(是,師父。)少之又少,而其餘的…只是間接地允許、鼓勵,或容許屠宰場和畜牧業進行這些殘酷、不人道和野蠻的行徑。你可以看到豬必須躺在那種籠子。(對,很慘。)十五或廿公分寬。整天整晚,畢生如此。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是的,師父。)能想像若那換作是你?設身處地想想?想想看,你受得了嗎?(受不了。)他們還用電棒戳動物、踢動物、割喉還有…天啊。還把動物活活剝皮等等。你們都知道那些。所以我想我們無法相信任何這類政治制度了。我要看到行動才會相信。我不相信任何承諾。(是的,師父。)我也不相信任何成文法那類的法律。他們沒按照自己制定的法律行事,而那些法律是國家的法院、律師、立法者所擬定、同意簽署並蓋章的。(是的,師父。)從保護動物法講起。噢,天啊。這些法律對所有天地、所有的天使,以及所有識字和正常理解力的人而言都是笑柄。(是,師父。)

 

我忘了你剛問我什麼?天啊,我說個不停。因為每次我想到動物就…我可能會痛苦不已而死。懂嗎?(是的,師父。)彷彿如此受苦的是我。天啊,好。問我別的問題或是還有問題嗎?你剛剛問什麼?我回答了嗎?(師父,您回答了。是關於選舉舞弊的事。)喔,好,會的。即使目前沒人能證明。(是,師父。)我無法證明這些。我人不在美國。我在美國沒有權力。只是我多次獲頒榮譽公民,對此我很珍惜,也很感激。(是的,師父。)也因此我有時才會稍微談談你們國家。(是,謝謝您。)因為貴國給我莫大榮耀。(是的,師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值得,但是我很感激。所以我盡己所能在各方面都幫貴國一點,不過僅止於此。(是的,師父。)

 

在這個世界上我沒有政治權力。除了無上師電視台,我無法改變什麼。我們日以繼夜辛苦工作。我們只有那個工具。除了我的開示,還有我們做的其他事。發傳單、貼海報。

 

好,還有嗎?(師父,我聽新聞報導有人在燒選票。您聽說了嗎?)我在瀏覽疫情標題時也看到那則新聞。我看到那些新聞的畫面。(是的,師父。)光看標題就知道了,根本不必看內容。我剛才講過了。(是,師父。)如果屬實,總統先生的聲言當然就多少獲得證實。因為無法確定被燒了多少選票。而且是投給誰的選票。我還看到記者和川普先生的一些支持者也被禁止進入計票區,所以他們根本無法監票。(是的,師父。)而拜登先生的支持者卻在場,(是的,師父。)他們正在計票之類的,然後不讓川普先生的支持者和媒體記者進去監票。(是的,師父。)我也看到一些重複計票。因為他們想要郵寄投票,類似那樣,(是的,師父。)比方,不親自投票,就可郵寄投票,可填寫表格後郵寄選票。他們起初告訴民眾,先寄出選票看系統是否正常。(噢。)所以那是第一批。等他們說「沒問題」,一切正常時,選民就可再郵寄一次。那意謂重複投票。(是。)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是的,師父。)事後他們當然可以丟棄不想要的,保留想要的。那也可能導致重複計票。也許因而才會燒選票,重複計票,並禁止所有記者和川普先生的支持者去監督計票。

我在新聞中看到,(是的,師父。)賓州也有一些可疑的舞弊事端。(是的,師父。)賓州,「賓州州議員要求該州最高選舉官員辭職。」(哇。)還有,他們說,「據報導郵政人員發現未送達的缺席選票。」(哇!)有人沒送達缺席選票。我想是郵寄選票。(是的,師父。)有一位郵務人員發現有人沒把選票寄出去。了解嗎?(是。)所以,川普總統所言可能是真的。是嗎?(是的,師父。)我並未指出是否屬實,但是極有可能,因為很多證據顯示,就如我們剛剛所提到的。(是的,師父。)

還有另一則新聞。等一下。好。在內華達州,他們對選票舞弊的案例也有些疑慮,他們說,「內華達共和黨已將案件轉給AG巴爾…」「AG巴爾」,那是什麼意思?(AG是指司法部長。)啊,好。(司法部長巴爾。)啊,好。「內華達州共和黨已將案件轉呈司法部長巴爾,他們已收到至少三○六二起選舉舞弊的報告。」很難說。我們只能為總統祈禱。(是的,師父。)為現任總統祈禱,祈禱他能幸運翻轉結果。(是的,師父。)也許川普總統因而宣稱其中有舞弊。有可能。(是的,師父。)(了解,師父。)目前的態勢是有可能。藉由媒體,以及社群網站的壓制。(是的,師父。)還有焚燒選票以及重複計票,如果這些全部屬實,還有阻止記者核實計票工作,諸如此類。選舉舞弊有可能是真的。只是我無法向你們證明這一點。(是的,師父,了解。)我也沒有職權,你們很清楚,我只是美國榮譽公民。我真的只能盡力而為。(是的,師父。)

 

我為你們的國家祈禱,(謝謝師父。)也為現任的好總統祈禱。(是的,師父。)無論如何,都是美國人民的共業。(是的,了解。)還有上帝的旨意,我是指因果教主會根據情況調整。所以我們只能祈禱。(是的,謝謝師父。)我們不會責備任何人,無論輸或贏。了解嗎?(是的,謝謝師父。)都是因果業障,貴國人民的業障,因果律依據業障來執行。好了,現在高興了吧!現在都好了吧?(是的,謝謝師父。)很遺憾,美國人處於如此混亂的局面,甚至可能面臨法院訴訟這類問題。對人民、國家而言,這不是很穩定的局勢。讓人憂心、焦慮,也許經濟也會受到衝擊。還有疫情和許多重症多少也會被忽略。(是的,師父。)

   

因此我也鼓勵大眾戴口罩保護自己。因為如果染疫者過多,許多其他疾病患者就會受到忽略。(是的,師父。)攸關他們生死的問題會被忽略,因為醫院不堪負荷,醫生、護士與醫護人員會筋疲力竭或過勞致死。許多人已經殉職,許多有才華、經驗豐富、好心的醫生、護士、醫院工作人員等已經殉職。(是的,師父。)這也會波及超級市場和許多其他企業,那些員工必須整天與顧客頻繁互動的企業,儘管有各種保護措施還是面臨著可怕的風險。(是的,很可怕。)總是有疏忽的時候。有時他們忘記,會抓撓自己的臉。只是自然的反應。(是的,師父。)或是揉自己的眼睛,而病毒就從那裡侵入。

病毒傳播很快。你們已經從一些已知的證據中得知,無上師電視台也播過。因此我不明白為什麼人民不戴口罩,不保護他們自己。(我也不明白。)這是為了保護每個人,為了保護地球,因為患病的人很多,我們也耗盡了地球的資源,中斷了所有的商業活動。然後國家會破產。許多國家無法繼續負擔失業人民的補助。(是的,師父。)幾十萬、幾百萬人失業甚或數十億人。(是,師父。)這會拖垮經濟,和國家儲備資源等等。(是,師父。)

總之,不能永遠坐在那裡光吃不做。悠樂(越南)有句話說,「坐吃山空。」意思是,吃光了,(是。)連山也會被吃光。(是的。)這很合邏輯。天啊!真擔心我們世界,但我能做什麼呢?(謝謝師父所做的一切。)我們盡力而為,但我希望我能做更多。(是的,師父。)(謝謝師父。)

 

謝謝你們問這些問題。我認為這很重要。(是。)對大眾而言,多數美國人也會問你們問的這些問題。(是的,他們想知道。)許多世人也想問你們所問的問題。(是。)但願我的答覆能釐清他們的思緒,對他們有所幫助、安慰。希望你們現任的總統,萬事如意,得到天地司法系統的最佳援助。(是的,謝謝您。)上帝保佑。(謝謝師父。)上帝保佑你們。上帝保佑總統。上帝保佑美國。(謝謝師父。)上帝保佑我們的世界。

觀看更多
播放清單
分享
分享到
嵌入
開始時間
下載
移動端
移動端
蘋果
安卓
用手機觀看
GO
GO
App
掃描二維碼,下載應用
蘋果
安卓